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6章
与警官厮混的日子
小小居里
3424

雷诺整整睡了三天三夜,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真的死掉了,若不是张医生说他是因为过度劳累而在昏睡,苏少卿朕恨不得把他给活活埋了,而他醒来的第一句话竟然不是问为什么混到,或者这是什么时候,而是我饿了。

“爷,我是真的饿了,我就还不信你这么大的别墅竟然一点吃的都没有,就算没吃的,你好歹也给我弄点喝的成不?你也说我睡了三天三夜,我是个活人,三天三夜不吃东西我会饿死的,以后谁还给你鞍前马后。”

见苏少卿站在原地不动,佣人没有收到指令值得说没有吃的,雷诺饿的前胸贴后背,两眼冒金星。

“算我求你了成不,爷,难道你朕忍心看我活活饿死?”

雷诺坐在床上,若不是因为饿的他没有力气,他朕恨不得把这家伙的皮给剥开,看看他的心是什么颜色。

“你还好意思说饿?我警告你,五分钟内不把事情的前后始末讲清楚,你就再给我饿三天!”

苏少卿可不是吃素的,要知道他这三天来提心吊胆,生怕雷诺有个好歹,可没想到他人是醒了不错,什么都不记得,怎么晕倒的,看到了什么全都不知道。

他缺心眼是不是,缺心眼的人不配饿。

“爷,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这些天我一直和你在一起,我也纳闷呢,我怎么就晕倒了呢,一定是良夜,就是她干的!”

把所有责任推卸到良夜身上,雷诺双眸诚恳。

反正那女人此刻不再这儿,他想说什么都可以。

“哦?良夜,可我怎么听某个大夫说,你是因为纵yu过度?”

“你说什么?”

看到苏少卿满脸欠揍的表情,雷诺不可思议怒吼,如果不是站在面前的人是他多年的兄弟,他一定认为这个人是要来陷害并且谋杀他的。

他雷诺,这辈子从没一个女人的他竟然被传出纵欲过度?

“靠!哪个老不死的在造谣生事?爷,我是什么人你清楚!”

他跪在床上无语望苍天,谁知苏少卿却瞧着二郎腿满脸无害。“我不清楚!”

是的,张医生没得出那个断定前,他一定会认为他很清楚雷诺,因为他俩从小穿一条裤衩长大。

然而现在,他蒙了,他发现他对雷诺一点儿都不了解,这家伙什么时候出去鬼混他竟然都不知道!

难怪这些天他神神秘秘神神叨叨,原来是趁他不注意出去搞姑娘!

“爷,我冤枉!”

雷诺急的快要哭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放掉了刚才的吊儿郎当,他正襟危坐。

“我记得良夜冲我杀过来,我原准备将她拿下,可她似乎对我做了什么,我就晕倒了,其余的什么也不记得。爷,你说良夜跑了,但是我相信就是她干的!”

雷诺一口咬定是连夜所为,苏少卿自然相信自己的兄弟,只是让他好奇的是,如果良夜对他做什么的话,那为什么他会没事?

“她放弃证据跳窗而逃,我原本以为她还会再次来访,可三天过去没见到人,我记得你以前说过,良夜在魅色很除名,是因为她调出来的酒?”

“没错,良夜虽然是调酒师,但很神秘,据说喝了她的酒,可以让人意乱情迷,意识不清,可若是一般的酒又怎么会有这样的功效?爷,我怀疑她身上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人迅速如此。”

雷诺分析着,苏少卿陷入了沉思。

他想起了,是她的玉佩!

可是,那究竟是块怎样的玉佩呢?现代社会怎么会有那么迷信的东西?

“还有三天即将开庭,良夜一定会再过来,这一次务必要抓住她!”

苏少卿断言,起身就要离开,留下雷诺一个人还跪在床上大吼,“爷,我的饭!”

然而没等苏少卿完全走出去,一个佣人慌慌张张来报,气喘吁吁的,似乎很是着急。

“不好了苏少,清一会……清一会把他们的老大接出去了!”

“你说什么?这不可能!”

雷诺也不觉得饿了,只觉得外面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苏少卿帅气的脸也神经紧绷,原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但很快他知道这是真的。

“真的,警察局那边传来消息,清一会找到了证实老大是清白的证据,还有我们事先保护起来的证人突然不见了!”

属下的话犹如晴天霹雳,将苏少卿和雷诺的打击的心灰意冷。

“爷,您不说证据还在咱们手中吗,清一会的人是怎么做到的?”

雷诺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来,不可思议的望着苏少卿,慌忙跟在他身后。

打开书房的凹槽,证据果然还在里面不错,良夜明明没有带走,可为什么会这样?

不,不可能。

“给我查,半小时内我要知道结果!”

苏少卿连忙带着兄弟去了警察局,得到的答案果然是一致的,

上级领导得到消息,清一会的老大在十分钟前已经走了,再想捉到他难如登天!

“爷,什么也没有查到!”

不可能,这么大的事情不可能一点纰漏都没有。

“良夜,一定是良夜!”

证据只有她一个人看过,只有她知道他的证据内容还有证人,否则保护保密了近一个月的证人怎么会突然消失不见?

“我现在就去查!”

雷诺始终相信是良夜做的,忙带人去了魅色,可无论他怎么彻查,魅色内外都没有良夜的人,老板也说她失踪了,已经好几天不曾出现,天大地大,她似乎就这样凭空消失。

“派苏家的人查,无论她在哪儿,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苏少卿愤恨的拳头直接砸在了茶几上,脸色苍白的他浑身都在冒火。

他苏少卿这么多年从未失败过,没想到竟然会栽在一个女人手里!

苏家没有他找不到的人,查不到的室。

良夜,我一定会找到你!

小小居里在这里恭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 心想事成。

本人人在国外,无法定时更新,敬请大家谅解

大家,新年快乐

清一会的事情原棉洛母,良夜也被禁锢在庄园内整整七天。

每天尹浩宇都会坚持来看她,但都会被她轰走,除了佣人可以进入她的房间送饭菜外,明浠辰是第一次出现。

“对不起,夜儿,义父知道委屈你了。”

明浠辰依旧是那身休闲装,却掩盖不住他浑身散发的霸气,他虽然孤傲,但却是外冷类热,也许在整个组织里没有他会关心的人,但良夜绝对是第一个。

看着窗外,良夜没有做声,第一次见到义父时她没有冲过去投入他的怀抱,而是背对着他一言不发。

她讨厌他,莫名的,不想要见到他。

“夜儿,难道你打算一辈子再不理会义父了么?”

明浠辰柔软的声线跳跃而来,双手不由自主搭在她薄弱的肩头,温热的气息洋洋洒洒扑在耳旁,令良夜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动声色躲开。

“我像一个人静一静。”

言外执意就是,你可以滚了。

“夜儿,我知道你很不开心,但我希望你知道,义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如果他不这样做的话,清一会就会追杀她,没有K组织的庇佑,良夜早晚会出事,那是他不想看到的结果!

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这么多年,良夜是他唯一一个喜欢的女人,动心的女人,想要呵护在心口一生一世的女人。

他怎么可以容忍自己所爱的女人出事呢?

“为了我就是把我软禁在这里?为了我就不让我出去?义父,我发现我越来越搞不懂你了,就好像我一直询问你为什么长生不老一样!我不想看到你!”

转身,冲着他怒吼,良夜猛地涂开他的身子,顺着敞开的大门飞奔而去。

第一次,她不想呆在这个庄园,她觉得所有人都在欺骗。

明浠辰抬起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耳边还回想着她刚才的死后。

不想看到他?

夜儿,你真的不想再看到我了吗?

我这是在保护你啊!

夜儿,你可知道我多么想听到你喊我的名字,而不是义父。

夜儿,我相信早晚有一回你会主动回来,投入我的怀抱。

夜儿……

我的夜儿……

一气之下从庄园冲出去,良夜就像是脱缰的马儿,四处狂奔,生怕义父的人会从后面追出来,她不敢停歇,直到离开了庄园数里之外。

“还说是为了我好,我看分明就是瞒着我,我讨厌你,讨厌你们!”

站在山脚,良夜径自嘀咕,气鼓鼓的小脸喋喋不休。

她讨厌这样的义父,讨厌什么都瞒着她的义父,讨厌变得越来越奇怪的义父。

“哼!你们越是不让我知道,我反而越套搞清楚,这天底下还没有能瞒得住我良夜的事情!”

倔强的撇过头去,良夜得意扬起唇角,然而却在余光处发现一道闪光。与生俱来的戒备令她全身紧张,不由窜紧了拳头。

碰。

一声轻响,一直被安装了消声器的枪口在冒着青烟,良夜利落旋转,子弹顺着耳边呼啸而过,打洛了她一缕秀发。

“你们是什么人?”

望着不断向自己靠近的黑衣保镖,良夜精明的眸子变得犀利。

大悦数十人,每个人身着黑色西装,高大魁梧,脸上带着莫名的杀气。

他们想取她的命!

“良夜?”

为首的嗓音冰冷,那犀利的眸子看起来很不友善,对着她步步紧逼。

良夜不但后提,这里四周是山坡,唯一逃跑的路被她们堵死,而她身后是上坡路,套破对她来说是大大不利的,这些人看来早已埋伏再此。

“你们是清一会的?”

预感告诉他,是清一会的人要杀人灭口,否则的话又怎么会知道她这个时候会下山?除了清一会有那么多无用的人,谁有那个时间在这里浪费?

“抱歉,你永远不会知道答案!”

数十人蜂拥而上,将良夜团团包围,丝毫不注意她是个女子而对她手下留情,她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她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