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9章
与警官厮混的日子
小小居里
3734

清淡的嗓音,好像在诉说一件与自己无关紧要的事情。

明浠辰显示瞪大了眼,随即那不可思议的延伸瞬间变得暴怒,他厉声质问,“你说什么?”

他爱的女人怀上了别人的孩子?

而她,还是被他绞尽脑汁,千辛万苦带回来的!

“我要去见他!”

“你不许去!”

见她绕过自己的身子就要离开,明浠辰扣着她手腕的手格外用力,

“没有我的允许你哪儿都不许去!他都不要你了,你还打算为他生孩子?良夜你长点心好不好,你还有尊严吗?”

明浠辰刚刚泛起的同情和后悔在瞬间消灭,他那双要吃人的眼睛似乎要把她融化。

即便他爱的女人怀上了别人的孩子,这个孩子也不可以出生!

她只能是她的,是他一个人的!

“你究竟要关我到什么时候?义父,你只是我的义父!”

这么多年良夜不是感受不到义父对自己的关怀和感情,她以为那是幻觉,但到这一刻她才深刻的发现,他是喜欢她的。

她叫了他这么多年的义父,现在突然让她改口,她怎么可能改得了?

况且,她一直把他当作长辈,当作最信任的人,而现在他却要闯进自己的生活,要占有她。

就算是死,她也不会让他得逞的!

“夜儿,你怎么可以这么说义父?我都是为了你好?苏少卿已经不要你了,他抛弃你了!”

明浠辰不断为她嬉闹,良夜不知道是第几遍听到这样的说辞。

好,就算他不要,也轮不到他来要!

“你住嘴!他要不要是他的事儿,而你软禁我是我的事儿?你以为你能这样惯着我一辈子吗?那样只会让我更加恨你!”

狠狠地关上房门,良夜不想和他多说一句。

依旧把自己关在封闭的空间内,良夜一声不出。

许久,明浠辰顶着紧闭的房门,胸前依旧此起彼伏,无法消气。

苏少卿?

他以为这样可以赢了他的,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

这个孩子,绝对不能出生!

良夜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怀上苏少卿的孩子。

这些天苏少卿一点消息多没有,她恨极了他,直到几日没吃东西导致突然反胃和晕眩时,她才想起来,大姨妈不但推迟了一个月没来,甚至身体有些特殊的异样。

有凤佩在身上,她总是能感受出一些特殊的东西,她知道自己是怀孕了。

或许是因为肚子里有个生命的缘故,她整个人冷静了许多,她开始逐渐不再憎恨苏少卿,甚至从昨天晚上起,渐渐检查自己的手机,果然,电话卡早已不知何时被人划伤,难怪一个电弧也截停不进来。

她的房间内原本有个出口可以通往山庄之外,是当年义父害怕有仇加追杀特意为她开辟的密室,防身之用,可当她打算利用这条通道离开时,果然发现早已被封死。

窗户外也被安装了铁架,如今的她像是被关在笼子中的鸟儿,插翅难飞不说,她哪里都别想去。

“夜儿,吃饭了。义父把饭放在门口,你记得吃。”

明浠辰像是转了性子,不再对她咒骂,也不再劝导,更不会再说苏少卿的坏话,而是按时给她送来饭菜,生怕她饿坏了一样。

不但饭菜丰富,还有营养的水果,良夜心里感动,却同样带着好奇。

她了解义父,按照他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同意她留下孩子,可是他为什么又这样照顾自己呢?

良夜不是笨蛋,或许前段时间她被感情冲昏了头脑,什么都不管不顾、自暴自弃。

但是她现在清楚明白,无论苏少卿要不要她,她都必须留下这个孩子。

这是她与苏少卿爱的结晶,这是身为一个母亲必须有的责任。

她不敢再不吃饭,生怕饿坏了肚子肿的孩子,然而日子一天天过,她终于发现了不对。

每一次义父送来的鸡汤中,都有些特别的味道,起初她还以为是自己泰国铭感,直到内心浮现出一个不好想法,她毫不犹豫推翻了面前的鸡汤。

一直在门外小心观察的明浠辰听到声音,还以为是药物奏效,毫不犹豫冲了进去,果然,他中计了。

良夜完好无损的站在窗前等着他。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她满腹伤心的望着义父,这是她最亲最爱的人啊,竟然用这种下三的手段!

义父从前不是很鄙视这种作为吗?不是说不要滥杀无辜吗?那么他现在是做什么!

“你一直没喝?”

知道自己的手段被她发现,明浠辰不打算伪装,森冷的嗓音不带一丝一毫的感情。

“我哪里敢喝?我最信任的义父竟然给我下药,要毒害我腹中的孩子!义父,你告诉我我还可以再信任你吗?”

良夜不敢冲动,生怕动了胎气,可她依旧忍不住的颤抖着。

她知道义父很厉害,想要杀死她易如反掌。

她当然也不敢造次,那样不但会连累到自己还会连累到孩子,她如今唯一能做的就是保全自己!

看着良夜情绪激动,良夜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知道良夜发现了,自己将什么也做不了,可是若要他亲手毁掉她的孩子,他依旧是于心不忍。

“夜儿,答应我打掉这个孩子,她不能留在你的肚子里!”

“为什么?”

这是她的骨肉,她身上的肉啊,没有做过母亲的人怎么会知道孩子的来之不易。

就算拼了命她也不会放弃的。

“难道你一定要逼我吗?”

果然,明浠辰控制不住,开始对她发怒。

一直在她面前表现的彬彬有礼的他如今暴怒起来像只发狂的狮子。

他果然有了这样的想法,对她动手,就等于取她的命。

还说什么喜欢她,那种可怕的喜欢根本就微不足道!

“夜儿,义父不想对你动手,义父希望你配合我。别忘了你是凤佩的主人!”

“是主人又怎么样?这个东西本来就是你强塞给我的!”

良夜根本就不稀罕什么凤佩,若不是有这个东西,她怎么会遇到那么多的麻烦。

望着她毫不客气将凤佩丢在自己面前,明浠辰眼神暗淡,如失去了宝贝的孩子。

这个东西别提有多少人想要,可是她既然不稀罕?

难道一定要逼着他告诉她,这个东西只能她一个人拥有吗?这原本就是属于她的东西!

“它是属于你的,哪怕你不要也是你的,既然你是凤佩的主人,你就不能有任何人的孩子,这是你命中注定的因果。”

明浠辰不想把真相告诉她,因为他害怕良夜知道后会吓坏。

他不知道他在这个世界还能存活多久,但是他知道,只要他活着一天,就绝不会让凤佩的主人出事,不会让良夜出事!

“因果?我不会相信的,这一切都是你骗我的,到现在你还不肯告诉我真相吗?义父!”

良夜情绪有些激动,肚子微微疼痛,她面色狰狞,一个人搀扶到墙壁上。

明浠辰想要扶着她,却遭到她的拒绝。

“别碰我!”她才不要得到可怜的触碰,一个想要杀死自己孩子的人,这样歹毒的人不配碰她的身子。

“你只是我的义父,从小到大都是,哪怕我老了,嫁不出去了,一个人带着孩子你也是我的义父,这个称呼我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她渐渐平静,不敢再拿孩子开玩笑。

认真的看着明浠辰的脸,看着他失落的眼睛,她知道自己很残忍。

义父对她很好,如今拥有的一切都是义父给她的。

其实她心里感激义父,如果那天不是有他的出现,或许现在她早已被人追杀,哪里还会配的上苏少卿?

可是义父这些天的行为让她失望极了,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也彻底颠覆。

她不想与他断绝关系,那是她最亲耐的义父,可是,这一切都是他把她逼向了深渊!

望着她残忍的脸,明浠辰心痛的不能呼吸。

穿越到此的这么多年,他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感,直到认识了良夜。

她清澈的眼神,让他忍不住疼惜。

是他没有守护好她,如果从一开始就把她关在笼子里的话,或许,她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真是我的好孩子,但是夜儿,你有没有想过,我可以不动你,但是我可以动苏少卿。”

义父的威胁令良夜瞪大了眼,不可思议的望着他、

义父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了,像个恶魔。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他含笑离开房间,丝毫不将她的愤怒和忧愁放在眼里。

苏少卿,这是你招惹我的!

-

整整二十天过去,依旧没有良夜的任何踪迹,根据那日的监控记录来看,的确是明浠辰带走了良夜。

当苏少卿得知这个消息时,更是担心,但又多了几分放心。

有明浠辰在良夜身边,她一定不会出事,可要想找到她,更是难上加难。

“爷,山庄已经彻查过,这里无人居住,监控记录显示,良夜也没出现在这儿?我们现在怎么办?”

雷诺和苏少卿站在山庄外,望着这如同废墟一样的地方,能主任的话几乎是不可能。

可是他们没有忘记明浠辰的能力。

一个有强大内里而且还会飞的人是一般人吗?

或者,换句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再查,我有预感,人就在这儿!”

二十多天来,苏少卿几乎是彻夜不眠,很少休息的他,人已经苍老了不少,疲倦和疲惫袭上心头,让往日如沐春风的他活生生变成了一位大叔,而他依然没有放弃。

他查过出国和出入记录,良夜没有离开本地,那么任何地方都找不到的话,自然要来她的家里找。

明浠辰想要把她藏起来,自然是一个他怎么也找不到的地方,那就是他的眼皮子地下。

想到良夜随时都有危险,苏少卿担心的不得了,总感觉有个什么东西压抑在胸口,好像随时都会爆发一样。

“爷,什么都没有,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吧。”

雷诺带着数十人在山庄外排查,可依旧是一无所获。

苏少卿闻言,瞬间爆发,压抑的内心终于一口鲜血而出。雷诺及众人吓得忘乎所以。

“爷……你怎么样。”

“快叫救护车,快!”

雷诺吓得不轻,他从未见过爷这个样子,然而就在大家手忙脚乱时,被苏少卿吐出的献血中似乎起了微妙的变化。

“你们看那是什么?”

不知道人群中谁人喊了句,所有的目光瞬间定格吗,随即瞳孔慢慢变大。

所有人以为出现了幻觉,不可思议的望着鲜血渐渐凝聚成一条微型火龙。

活生生的龙,展现在眼前,吓坏了众人,唯有苏少卿好像被什么吸引了一样。

“跟着它,我们就能找到良夜,走!”

不知道哪儿来的信念,苏少卿跟着火龙前行,雷诺不敢怠慢,忙带着人尾随其后。

果不其然,火龙走到了底面的一片树林中,这片林子看起来十分诡异,然而越是往里走越能看出端倪。

火龙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越来越快,苏少卿等人险些跟不上,却剑它在一处封口处停下。

这是一条秘密通道,似乎可以通往哪个地方,苏少卿与雷诺对视一眼,毫不犹豫闯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