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作品相关 第6章 你说话就是在放屁?
殿下,王妃娘娘太败家
阿筝@十音
2078
2019-09-04 11:22

“文府区区一介小厮,几时这般嚣张了,我柏家堂堂嫡小姐还要被你们呼来喝去了?我还当你们是什么了不得的主子呢!”

柏宁缘眸子里闪过一丝狠厉,把手帕重重丢在地上,强大摄人的气场吓得对方一抖,神色怯懦,再不敢多废话。

逆来顺受的人,是原先的柏宁缘,不是她!

那个一身大红嫁衣的少女,缓缓的撩动鬓角的碎发,稳稳的别到脑后,漫不经心的朝着那个小厮看了过去。

一道眼神,堵得那小厮张口莫言,慌乱无措。

是,柏宁缘是不受宠,但是她好歹还是柏家的嫡小姐,文尚书府家的小厮敢嚣张,都敢骑到柏家头上撒野了?

这句话,要是处理不好,柏家跟文家刚刚建立起来的姻亲关系,怕是就要断了。

“你少颠倒黑白……我家公子已经娶了柏府大小姐做夫人了,你还来做什么?堂堂的柏家小姐,难道就这么不要脸面!”

小厮虽然是被柏宁缘适才的气场震慑到,但是原主软弱可欺的名声已经远扬,那小厮只稍稍惧了一瞬便恢复过来。

街上已经围了些人古来看,倘若真的依了柏宁缘的话,认下文府小厮不把柏家放在眼里,只怕是到了主子面前,没他好果子吃!

“你也知道文世卿娶了我堂姐?我来看看我堂姐如何就成不要脸面了?这就是你文家的待客之道?你就是这么狗仗人势的?”

小厮面如菜色,被众多人指指点点说他狗仗人势欺负人,还说文家怎么养了这么一帮下人。

顿时整个文尚书府门口,热闹异常。

文世卿牵着柏修仪从内院走了出来,两人举止亲昵,春风满面,过门槛的时候,文世卿还特意护着柏修仪的手,让她小心一点。

那恩爱劲,还真是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文世卿刚刚出来,就看到自己门口一片混乱,几十个人围着指责他家小厮,而大门口的中央,站着柏宁缘。

她一身红衣,身形消瘦,面色诡异。

看的他扶着柏修仪的手一顿,当下就想要抽回去。

“你,你是人是鬼!”柏修仪抬眼看到柏宁缘的瞬间,直接吓得脸色突变,下意识的躲在文世卿的背后,嗓音尖锐的问道。

其他人不知道情况,她柏修仪是清楚的,昨日成亲,她母亲和婶母分明就合计好了把柏宁缘敲晕带出去活埋。

昨天半夜就解决了的事,柏宁缘今日一大早的,怎么能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说话?!

柏宁缘冷笑,缓缓上前了一步,歪头,故意对着文世卿背后的柏修仪,咧嘴露出了一个渗人的笑,白森森的牙齿异常亮眼。

“我刚从死人堆里出来,你说我,到底是人是鬼?”

她声音低沉,嗓音沙哑,眼底闪过狠厉。

“堂姐,你不好好看看我?”

她想要凑上去,想要让柏修仪看清楚她现在的样子,好让她记清楚,她今日得到的一切,到底是谁给她的。

柏修仪吓得尖叫,花容失色,小手抓着文世卿的胳膊,死死不放。

文世卿反手抓着柏修仪的手,对上了柏宁缘的眼。

“够了,宁缘, 不要闹了。”

文世卿原本就是个文官,一身书生气质,温文尔雅,就连呵斥人都说的温柔异常,柏宁缘冷笑,也难怪前面那个傻子会被这样的虚伪男人给骗了。

“我闹什么?”

柏宁缘反问,甩了甩衣袖,衣袖上沾满了水露,此时一甩,那水露就朝着文世卿身后的柏修仪身上甩去,在她的新衣上,留下了好几个显眼的印记。

“你不是说了这辈子非我不娶的吗,为什么到头来却娶了我堂姐?难道你文世卿说话都是放屁?骗鬼的?”

她这次来,就是要把这件事情做个了断,文世卿也好,柏修仪也好,但凡是他们两个搞在了一起,那就是掉进了泥坑里的肉包子,哪怕是再香,也只能丢给狗吃!

“宁缘!”

文世卿脸色一变,又羞又恼,听着柏宁缘那语调咄咄逼人,跟往日里的绵软娇憨形成强烈的对比。

“你一个姑娘家,怎能说如此粗鄙的语句?”文世卿脸上很难看,他好歹是在朝为官的,被人听见柏宁缘指着他说“放屁”,日后脸面要不要了?!

“哦?”柏宁缘冷笑,心道原来这文世卿还知道要脸,语调格外阴阳怪气道,“文公子你是读书人,你说话不粗鄙,那你倒是与我讲讲为何先前同我山盟海誓,如今又反悔不认?”

“……”文世卿脸上青黄不接,瞥了一眼围观的人群,皱着眉道,“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我一直都钟情于修仪,定是你自己误会了,我如今已是你姐夫,还望自重。”

一番话,倒是将他自己摘了个干干净净!

柏宁缘冷笑,她一眼就能看出来文世卿的躲闪,看得出来这个男人不愿意面对他,而且,那双眼底,根本就没有什么爱护跟仰慕,有的只有优柔寡断。

跟柏修仪成了亲就恩恩爱爱,看到她回来还不想让人知道他们之间的旧事。

柏宁缘啊柏宁缘,这就是你到死都放在心上的人!

恨铁不成钢的捏了捏有点抽痛的胸口,柏宁缘昂着头,挺直了背脊,直视文世卿。文世卿伸手想要过来拉柏宁缘,但是被她飞快的躲了过去。

“没想到,柏家的沅小姐竟对自己的姐夫存着这等心思……”

“人不可貌相啊。”

“唉,只是委屈了柏家大小姐,有个这样的妹妹……”

周围看戏的人全都兴味十足的品头论足,一时之间各种情感纠纷的版本顺着这些人的嘴里,传了出去。

文世卿眉头皱了皱,今天可是他带着柏修仪回门的日子,可是大事,要是被柏宁缘给耽误了,恐怕到时候外面会说的更加的难听。

“阿沅,这些事情我一会再跟你解释,我与你姐姐都要会柏府,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回去?”

文世卿避重就轻,想让柏宁缘跟他们一起回去。

“凭什么!”

被吓得不敢说话的柏修仪听到文世卿居然让柏宁缘跟他们一顶轿子回去,顿时就嫌恶的看了看柏宁缘一身肮脏的衣服,厌恶的皱起了眉。

“对,凭什么?”

大家都在看
重生之军媳
重生之军媳
重生 军婚 婆媳 励志 苦情
重生之毒妇难弃
重生之毒妇难弃
重生 宅斗 爽文 嫡女 霸道 权谋 架空历史
重生之再为将军妻
重生之再为将军妻
复仇 萌宠 古言 深情 甜宠 HE 婚后
毒后重生:鬼医庶小姐
毒后重生:鬼医庶小
扮猪吃虎 王妃 庶女 正剧 重生 女强文 现代生活 宅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