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6章
谁是凶手
清新的竹
1105
2019-07-29 14:24

大学,读心理学,用尼采,用弗洛伊德,用华生,用海德,用斯金纳,用巴甫洛夫,开解自己,我以为,自己已经康复。而今晚,一切付诸黄河。

我看了看地上的猫,灰色的,从哪来?拉开门,冷风吹,难道我梦游了吗?楼下,对面的墙角,白色的影子,葛吗?急促地下楼,经过转角,到了白影的身边,只见一件白衣,盖在一个躺着的人头上,肯定不是葛,因为,地上的是一个女人。乌黑的长发,露在外面。但,白衣是葛的白衣,这点我确定。

我伸出手,猛地扯开衣服,一张白色的脸庞,惨淡在夜下,是老师宿舍楼下的夜班阿姨田嫂,又是勒死,一根皮带,绕在她的脖子上,黑黑的卧着,像一条冰冷的蛇。

我探了探她的鼻息,没了。理智告诉我,报警!快报警!但我看着那件白衣,那条黑色的皮带,却什么也不做。全身的血都在凝结,不听我的使唤,沉重着我的身体。我立在那里,看着黑夜,空空荡荡,葛,你在哪?

一个小时后,110到来,裘实也同时到达。他们只看到一具尸体,没有白衣,没有皮带。我只和他们说,半夜被猫吵醒,打开门,想赶走猫,却偶然看到了尸体。师兄握了握我的手,眼里却闪着怀疑的光。他悄悄凑到我的耳边说:“竹子,每次你说谎,食指和拇指都会紧紧地捏在一起,对吗?”

我把头扭开,假装没听见。木目警官走过来,问:“有人告诉我,死者养了一只灰色的猫,现在也找不到了。”我的心,紧张得抽筋。师兄紧紧抓住我的手,把温暖传递到我的掌心,他对木目警官说:“猫应该是跑到别的地方去了,受到惊吓还会呆在原地,那是机器猫了。”

晕,这种时候,他还能开得起玩笑。

忙完,天色已鱼肚。

师兄和同事把尸体运到局里,请法医解剖确切的死因。而我,则在吃完早饭后,特意打电话问了07级的班长,要了葛的宿舍地址,小跑,直奔。

我从来不进男生宿舍,生怕瓜田李下,让人想入非非,但今天,心里的那股疑问,必须找到人问个明白。

早上九点,男生宿舍还是静悄悄,该上课早已离去,大部份寝室人去楼空。班长告诉我,他们上午没课,葛会在寝室吗?

6幢302室,门没关,我径直走了进去,但,马上,两声尖叫响起,我飞奔而出,红着脸,前对着门口,喊:“毛小方,你怎么光着身子!”里面发出惊魂未定的哦一声。一会,一个小个子的男生,从里面探出脑袋,怯生生地说:“老师,我穿好了,你进来吧。”

我转过脸,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下,脸红未褪,恼着说:“你怎么开着门,光身子走来走去的。”

毛小方结巴地说:“老师,我没光着,还穿着一条小裤衩呢。老师,您一大早光临,有什么事吗?”

我说:“你那裤衩,都快小得看不见了,重新买一件吧。我来找葛,他在不在?”

说着,葛穿着睡衣,从毛小方的后面出现,他的胸,大块地露在外面,特有一种早晨的慵懒,好像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