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七章 霹雳(二)
冷宫策
雾雨花殇
899
历史久远

冷宫。

“娘娘,要不您就跟王爷离开这皇宫吧。”小晴劝慰着依旧不能下定决心的洛鸢,心中的急切却是火烧一般,让她窒息难耐,有一种再不离开就没有机会了的感觉。 “娘娘,您可不能再迟疑了啊?!皇上这般对您了,您何必还……”

后面的话却是堵在了喉间,洛鸢转过头看着小晴满心关怀自己的神情,轻叹一口气,说道:“小晴,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只是,我还有我的家族,这不是我轻身一人的事情啊。“

“王爷定会帮您想好后路的,娘娘,保住孩子要紧啊!您可不能在这个时候退缩了。奴婢不知您和王爷说的第二条路是什么,但是,让王爷带您出宫这对您对孩子,都好便行了,娘娘当时不是说过,拼尽一切保护孩子吗?”

洛鸢双眸一凝,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腹部,轻缓的,仿若也同时在她紧蹙的蛾眉一般,慢慢的舒缓了下来。这派平和宁静的姿态竟似也吸引了屋外的微风,吹进屋内,了洛鸢宁和下来的心绪,片刻之后,洛鸢才淡然地吩咐道:“小晴,将我的雪玉笛取来吧。”

小晴面上一喜,十分高兴地到里屋取来雪玉笛,刚要交给洛鸢,门外却是传来一沧桑的声音,喉间的沙哑竟像是压抑着千斤的重鼎,“不用了。”

洛鸢与小晴同时转过身来,首先看到的便是端阳王沉郁的面色,洛鸢担忧的问道:“端阳,你怎么了?“

端阳径直走到洛鸢身旁,不做半分歇息,一字一句,一词一顿,沉声说道:“洛鸢,我们只能选第二条路了。“

凝滞的气息一分分压重,洛鸢犹如被魔怔了一般,呆呆立在那里,一动不动,良久,才恍若惊梦地迟疑问道:“你说……什么……”碎不成音的字句犹如她片刻被敲碎了心一般,难以立刻恢复完整。

端阳却也是发疯了一般,不可抑止地双手抓住洛鸢的肩胛,低沉的嗓音犹如压抑着怒吼之音的雄狮:“皇上下旨诛杀洛家九族!所以我说我们只能……弑君了!”

洛鸢浑身一颤,失去了所有心智般,一把推开端阳的双手,跌跌撞撞退后,不可置信,“怎么会?怎么会?端墨怎么会这样!”

声音到最后越来越小,低浅的呢喃犹如魔咒,附骨之蛆一般,随着她一遍遍的呢喃缓缓渗入骨髓之中。

怎么会,端墨怎么会如此对我,端墨!

屋内静悄悄一片,唯有洛鸢低浅如泣如诉的呢喃之音,缓缓的将屋内本已凝滞的气氛凝结的更加实质,让人难以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