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23章
喂!那个白痴是我的
月飘儿
1012
2019-10-09 14:29

第二十六章:暴雨前奏凡伟工作的地方在一家小工厂,思卉在那家工厂见到凡伟的时候,他正埋头工作,一双手被汽油染得乌黑,穿着蓝色的工作服,头发却有些花白。思卉鼻子兀得酸了,她的父亲,原来不是这样的。她的父亲,原来是在办公室拿笔写字的,他的头发很黑,偶尔见到几根白发,也是羞羞的埋在黑发间,可现在……

凡伟对于思卉来找她,有些吃惊。跟一旁的工友低声交代了几句,然后领着思卉去了茶水间。凡伟给她倒了一杯水,然后自己也在一旁坐下,思卉看着递过来的杯子,吸了一口气,然后她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爸,你最近还好吗?”

凡伟低头,笑了,手在膝盖上摩挲着,“什么好不好的,也就这样。”他抬头,却发现思卉的眼睛红了,赶忙说道:“丫头,你别觉得这里苦,其实没什么的,就是看着苦了点,这里跟以前也没什么区别,就是一个用脑,一个用手而已。”

听着,思卉又是要哭了,凡伟伸手就要帮她擦眼泪,却发现自己的手实在是太脏了,这要是擦上去,思卉的脸非得变成猫不可,于是他从一旁拔来几张餐巾纸,塞到她手里,“丫头,爸没事,真的,你看,爸现在身体和以前一样还是这么硬朗。”

说着,他抬手往自己的胸口敲了几下,可也许是力气用大了,没敲几下就咳嗽起来,思卉赶忙握住他的手,抬头道:“爸,我就是心疼你。”凡伟摸头笑道:“没事。”

思卉定定的看他,“爸,我是有事来找你的。”

工厂外的一片浓阴下,一辆黑色轿车静静停着,坐在驾驶座的人,鼻梁上一副墨镜,一张脸隐在树影下,原本温和的下颌有些冷硬,一旁的手机响起,那人看也不看就接了起来,开口的声音那样熟悉,却带了不同以往的轻讽和冷傲,

“电话可真及时。”

“我们现在只是各取所需,你还没资格命令我。”

“别拿我跟他比。你还真是用心良苦,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感激你。”

那边的人不知说了什么,便挂掉了电话。那人轻勾嘴角,思卉已经从工厂走了出来,神情无不沮丧。轿车里的人唇边笑意更深,轿车打了个弯,扬长而去。沐琰啊沐琰,你的软肋太明显了,既然你把它暴露出来,就别怪我了。

——————————————————————————————————————————

飘儿有话说:

现在19楼作者不能互顶了,我不知道有多少读者在看这本文,但还是希望有亲能出现一下,亲们别嫌飘儿更文慢,飘儿真的有尽力了,还有几个月飘儿就要毕业了,飘儿会尽力在上大学之前把这篇文完结的,但亲们出现一下啦,收藏也好,回复也好,都是对飘儿最大的支持。先谢过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