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5章
神女要出嫁
木幸之
3893
2019-08-01 16:30

第二十一回 猜忌﹠逃避

「喂,虽然说副科在咱们学校基本就是个摆设,但是你也不用这样明目张胆的翘班吧,弄得我这样一天五节课的倒霉鬼实在是心理不平衡啊!」莫笑笑刚刚坐到自己的办公桌上,苏静就顶着一对怎么也掩饰不住的黑眼圈,怨念的向她抗议。

「这个…」她实在有种有苦说不出的憋屈感。

「我去」苏静一惊一乍的发出感慨,引得周围几位老师头来探寻的目光,她压低了嗓门,以一种杀人越货般神秘的语气在莫笑笑耳边低语「老实交代,做什么去了。瞧你一脸春意盎然的样子,不说有奸、情,都对不起广大群众明亮的眼睛!」

「额…」莫笑笑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恩,从生理学上来说,我的确是履行了物种繁衍的正常职责,但是就结果而言么,并没有完成繁衍下一代的任务。何况,我们是正当的男女朋友关系,应该不算奸、情吧!」

「……」

苏静一脸踩到大便的表情「还要不要人活了,这么明目张胆的秀恩爱」

莫笑笑只能耸了耸肩,收拾起自己的办公桌。当然,除了那些摆的横七竖八的教案和笔记本,实在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她的位子刚好邻窗,在整个办公室的角落,并不引人注意,她喜欢坐在这个位子上,因为朝窗外望去,除了楼下那丛花圃外,还能看见稍远一点的操场。孩子们总会在下课后第一时间聚集在那里蹦蹦跳跳,让人看了都觉得充满了活力。

今天其实她只有两节课,却分别在上午和下午,也就意味着,一整天的时间都将要呆在学校。她同往常一样,打开电脑开始查一些资料,顺便再浏览一下新闻。

突然有一则新闻就这样突然的闯入了她的视线,瞬间她的脸色变得苍白,她点开网页,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张无比熟悉的脸,就在今早,她睁开眼睛还看见了这张脸,她的双手甚至在这张英俊,却其实又更显得张扬跋扈的脸上。

然而,此时她所看到的他,与她的印象中,又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样子。他在她面前,更多的时候,虽然非常的独断专行,却总是会顾及她的感受,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的温柔,紧紧的包围着他。

然而,眼前这个出现在新闻头条上的他,更多的,是一种睥睨天下的霸气,他的眼神坚定,目光中透出一股杀伐决断的果敢,似乎在宣告着他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戾气。这样的眼神让她害怕,同时她也突然明白,尽管她与这个男人之间,有过最为亲密的关系,但是事实上,她对于他可谓是一无所知。

她只知道他与沈峰琉熟识,应该家境不差,能力上或许也不错。但是她未曾想到过的是,他原来并不像她以为的那样,只是一个还算不错的富二代,事实上,他远比她想象的来的复杂的多。

他的确是富二代,因为他的家境背景使然,但是他同时也来自着她无法企及的家庭,这也就意味着,他和她之间,隔着的,或许远远不止高山与海洋。

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那么他明明清楚这一点,却来招惹她,究竟是为了什么?爱情么?她苦涩的摇了摇头,怎么会,她有那个自知之明,她一点也不特别,怎么会引得他的注意。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了,他只是觉得新鲜,玩玩而已。

鲍参鱼翅吃多了,总要换一换口味,试一试清汤小菜吧。

刚刚她还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正当的男女朋友关系,现在却仿佛被迎头浇了一桶凉水——或许,这一切,不过是她自以为的罢了。他不曾给过什么承诺,只是她足够傻的一头扎进去罢了。

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胡为两个字在屏幕上闪动,然而她却像被定在了那里一样,完全无法移动。

她的确期待过爱情,但是她并不需要这样完全不对等的关系,他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所谓的在一起,根本就是空中楼阁,她不知道该去相信什么。但是,她清清楚楚的知道,他的世界太过复杂,不论他是真的爱她还是玩玩而已,都是以她的智商完全招架不住的。

她仿佛被猛的惊醒,像是关掉什么脏东西似的叉掉屏幕,同时将手机关机,若无其事的翻开教案。

她的胸中其实早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但是她不断的自我催眠,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我什么都不知道……

木木有话说:开学了啊!!!

第二十二回 上帝不曾放弃谁

胡为有些疑惑的听着电话里莫名传来的忙音,诶,是没有点了么?他的秘书敲了敲办公室的门,毕恭毕敬的汇报工作。胡为坐在那里,仿佛正在认真聆听,但是他手指不停敲打桌面的动作明显表明,他其实早就神游天外了。

“胡总,十分钟后美方的代表会过来签约,下午还有一场新闻发布会,您看?”于洋做了他三年多的秘书,早就清楚他各种小动作背后的含义,合起文件夹,速战速决的通报了下他的行程。

“好的,我知道了,你先去安排吧。”胡为挥手示意他可以出去了。

于洋恭敬的退了出去,胡为随手翻开桌上的文件,轻轻的敲了敲头,算了,何必想那么多,她也不是个小孩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莫笑笑的手微微颤抖着,她走向饮水机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袅袅的烟气迷蒙了她的眼睛,温热的温度渐渐的侵入皮肤,给了她一些力量。

下课铃声响起,孩子们如同脱了缰的野马,你推我攮的挤出教室,三两成行,高兴的说笑玩闹,仿佛完全没有烦恼一般。

那样的单纯美好,完全不用顾忌的时光,她仿佛不曾有过。

关于童年的记忆,其实她有些模糊。小学时的她是怎样的呢?似乎是扎着一条马尾,绑得不够紧,松松的垂在脑后,因为她只能自己扎起辫子,没有人会帮她。那时她的妈妈,三流影星莫筱雨,依旧混迹于各个片场,演着只有几句台词或是不停被扇耳光的角色,挣得的钱交完房租之后,基本上就去掉了一半。她完全不会烧饭,总是会带着她去附近的饭馆吃饭,点上两三个菜,打包带回来,一天的伙食就解决了。有的时候一个月也没有接到一个角色,她们两个就得赊账,还好总是会在被房东赶出来之前及时的接到角色。

她的妈妈,其实长得的确算是漂亮的哪一类,只是时运不济,从来没有大红大紫过。当年生她的时候,她也只有二十岁不到。那时她带着她出去,总有人会误以为她们是姐妹。她也从来不会辩解什么,莫笑笑自然也不会傻到去撞枪口。她们两相依为命那么多年,直到十岁那年,她带着她嫁给了陆川的爸爸,她们相依为命的生活才算终止。

但是她已经长成了一个完全自我封闭的少女,只对陆川稍微敞露一点情绪。别的一切,她都不会去理,也不想在乎。

女生们忌惮她的容貌,自发自觉的孤立她,男生们在碰了壁之后,也都将她当做冰山美人摆在那里膜拜,不会轻易的接近她。

现在回想起来,她真的不曾有过那样无忧自在的童年,也没有幼时交好的朋友,真是足够遗憾,难怪她当时没有犹豫的选择了这份工作,或许,她想缅怀些什么吧。

现在回想起来,她和莫筱雨之间也没有多少温情的回忆。莫筱雨在生她的时候,自己还只是一个孩子。莫笑笑真的庆幸了很久,她当时能够活下来,果真是一个奇迹。毕竟,她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何况还带着一个她或许根本不想要的孩子。

说真的,莫笑笑从小就明白一点,她的妈妈,或许并不喜欢她,不止一点点。这样说来,或许有些偏颇,毕竟,莫筱雨当年,还是选择了生下她,在她自己都三餐不继的情况下,也没有想过要抛弃她。只是,她很少和她交流,也很少像别的妈妈一样,对她微笑,搂着她入睡。甚至于现在,她回忆起她,只能想起一个模糊的侧影,穿着深紫色的及踝连衣裙,白色的吊衫,长长的卷发披在右耳侧,面目模糊的望着某个未知的方向,那是她在决定嫁人前的一个晚上。

她当时说的话,莫笑笑想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彼时她为了抗拒她的婚姻,躺在床上装作熟睡,她坐在她的床边,轻轻的叹息,眼中是她从没看到过的颜色,像是迷茫又像是期待,她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吐露心声“笑笑,我从没有后悔过。”

她应该后悔什么呢?固执的追求不会实现的梦想?仓促的将自己交托给一个不值得交付的人,任性的与家人断绝联系,独自抚养她,还是,屈从于现实,嫁给一个她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讨厌的人?

上课铃响起,莫笑笑收拾了书本,起身站起来,穿过办公桌之间长长的走廊,走出了办工室。走在教室外的走廊时,刚好阳光穿过层层的白云倾泻在了她的眼前,温暖的黄色光线,驱散了原本的阴影,她抬起头来,远处的操场上,泛黄的秋草,因为这光线而变得金黄,一阵风吹过,颤抖着摇摆。

她收回目光,转身走进了教室。。。

“笑笑,都下班了,不走么?”苏静揽过她的肩膀,意外的发现她的面色不像上午看到时那样的红润,而是微微的泛白,像是强忍着什么痛苦一般“怎么了?”她脱口问道。

莫笑笑轻轻挣扎出了她的桎梏。

“没有什么,不太舒服而已。”说完,强撑着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苏静皱了皱眉,一把拿过她准备背起的包包,“笑不出来就不要笑了。”

莫笑笑试图去夺下自己的包,苏静却皱了皱眉“别逞强了,你该庆幸,我今天没带多少东西,不然我可提不动,只能帮你call你的男朋友了。”

听到男朋友三个字,莫笑笑的眉头微不可查的蹙了蹙,却没有反驳什么,只是顺从的跟着她走了出去。看着苏静那几乎称得上娇小的背影,莫笑笑突然觉得眼睛有些泛酸,喉头似乎堵住了什么,眼泪就这么毫无预警的掉落下来。。。

苏静听着背后突然没了动静,疑惑的转过头,却在看到莫笑笑满脸的泪珠时傻愣住了,只得喃喃道“别吓我啊,笑笑,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么?。。。我去掐死丫的!”

莫笑笑被她故作凶神恶煞的表情逗得破涕而笑,伸手胡乱的抹着眼睛,泪珠还是不停的流下,她却完全没有办法止住。心中满满都是感动,她其实一直寂寞,非常的寂寞,她有多么的故作孤傲,就有多么的期待朋友的关怀。

现在这样一份友谊突然这样突兀的摆在她的面前,在她最为无助的时刻,她突然意识到,上帝从来没有放弃过谁,一直以来,是她自己放弃了自己。她本该有更加美丽的人生,但是她选择了逃避,她本来可以选择争取母亲的关爱,但是她自己首先就放弃了,她本来可以的,只是她从来没有选择过相信。

那么,对于胡为,她真的要这样,丝毫不争取的就放弃么?

毕竟,她现在爱他,远比她以为的要爱。

她突然,想要和妈妈说说话,她想要问她,究竟是为了什么,选择独自把她生下来,从来不曾放弃,甚至,从来不曾后悔。。。

大家都在看
沉香屑
沉香屑
豪取强夺 婆媳 腹黑 架空 深情 民国文 宠文 沉香 强势
奢望
奢望
甜文 豪取强夺 高干 错爱 婚恋 现言 强势 豪门 无线基金大赛
暖暖日常
暖暖日常
治愈 温馨 萌宠 甜文 深情 婚恋 浪漫 宠文 暖文 婚后
女配是知青
女配是知青
军嫂 女配 萌宠 军婚 空间 豪取强夺 腹黑 婚恋 种田 HE 现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