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34章
情深缘浅:绝代芳华
淡漠如夏
3142
历史久远

五月初八,宜嫁宜娶的好日子,这天对于南国的臣民来说也能算得是一个大日子了,因为他们的‘战神’常将军今天要迎接夫人了,陛下早已经下旨将颜贵妃的义姐‘义平公主’指婚给常青,特封一品‘诰命夫人’。

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数十里,红妆高挂锣鼓喧天,沿途观礼的百姓早就已经排了好长长的队伍,早早的就守在了长街两旁,等待着迎亲队伍的到来。

“娘娘,袭香姐姐我先在外面,有事你们就喊我哈。”

“嗯。”

出去事的绿昔体贴的将宫门再次关好,诺大的宫殿里就只剩下黎颜冰和袭香两个人,紧挨着袭香坐了下来,仔细看着铜镜里的人儿,胭脂淡抹的脸上柳眉轻描。

就是这个人,就是这个人陪了自己这么多年,最艰难的时刻都是她陪着自己走过来的,如今,她终于要嫁人了,除了不舍之外最多的是该是感动了。

这个对自己亦亲亦友的人,今天终于能嫁给自己所喜欢的人了,她真的为她感到高兴,虽然以后她就不能再随时随地的陪在自己身边了。

但是想到以后也有一个男人能像袭香照顾自己一样去照顾袭香了,黎颜冰就真的打从心底里为她高兴。尤其是常青这个人的为人,所有的人都看在眼里,将袭香交给她,自己该是最放心的了。

“突然有点能明白那些母亲嫁女儿的心情了。”

明明一直以来就是袭香在照顾自己,但是在这一刻黎颜冰突然有一种为人母的感觉,难道这是女人的天性吗?想到这里黎颜冰不禁有些好笑,没想到自己居然也会有这样的一番见解。

“即使奴婢出嫁,但只要小姐需要奴婢的时候,奴婢也一定会站在小姐的身边,不离不弃。”

回转过头目光坚忍的看着黎颜冰,只要黎颜冰需要她便可以随时站在她的身后,即使天下人都背弃了黎颜冰,她也不会背弃。

“傻丫头,怎么还自称奴婢,陛下已经册封你为我的义姐,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姐姐,我就是你的妹妹,我们之间,不再是主仆的关系。”

以前一直想要打破这层关系,但是倔强如袭香,却从来不会肯唤自己一声妹妹,生怕其它人诽议。而如今这已经是明正言顺的了,不会再有人说了,她能唤自己一声妹妹吗?

看着黎颜冰眼里的期待,瞬间泪如泉泳,一直一直以来她都是自认是一个坚强的存在,不管外面流言如何传,她总是第一个站在黎颜冰的面前为她遮挡这些流言蜚语,从心底里她早就已经把黎颜冰当成自己的妹妹了。

只是,自幼习惯了自己奴婢的身份,在她眼里黎颜冰永远是一个高贵的存在,如今突然的和她成为了姐妹,说实话她真的一时无法接受,只是黎颜冰的期待却让她动摇了。

“冰冰,冰冰,妹妹!你可知道,在第次见你的时候,我就一直想这样叫你?!”

直到将军府迎新的车撵过来,黎颜冰都一直陪着袭香,第一次真正的敞开心扉说着心底最深处最想说的话,也许这次过后她们再见的机会会很少,但是这次之后她们就真的是真正的兄妹了。

“袭香,以后,你要好好的,我也会好好的。”

紧握着袭香的双手,即使看不见霞帔下的那张脸,但是就端现在的光景也知道里面人的神情。

“吉时到!”倚门看着袭香缓缓离去的身影,眼泪就那样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终于,终于自己最重要的人也成了亲。

“一定要幸福,这样我才能安心。”

“若是真那样不舍,大不到了朕下旨让义平公主常住宫中陪你好了。”

不知何时夏侯焰出现在了黎颜冰的身后,像是习惯性的一样自然的将黎颜冰搂在怀里。这段时间忙着边境的战事以及一些其它的大大小小的事情,根本就没有时间过来陪黎颜冰,不过几日不见竟生出了一种恍如隔世一样的感觉。

明知道自己是帝王不该对任何一个女人产生这样的感情,但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对黎颜冰的感情。

“陛下今日怎么有时间过来?”

初闻夏侯焰的声音有一种不相信的感觉,毕竟这些时日夏侯焰都没有再出现在自己的毓秀宫,每每问起就说边境战事纷乱,陛下忙于战事没有时间过来毓秀宫,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点不适应,但是久了也渐渐习惯了,所以也就根本就没有想到今天这个日子他会过来。

“今天是朕之爱卿大喜之日,朕就算是再忙都要抽身出来。再则,多日不见爱妃都不想朕吗?”

边说着右手食指便挑起黎颜冰的下巴,那话里竟带着几分之意。而黎颜冰被夏侯焰这样的举动弄着面红耳赤的,到底是多久了,这样的举动,这样的言语。

他们之间似又回到了最初时的场景,却又有些什么不一样了,看着黎颜冰那副娇羞的样子,夏侯焰的心思一动目光竟隐隐燃起火光。

“可是朕却是十分的想念爱妃了。”“啊,干什么啊,现在还是白天啊!”外面虫鸣声不断,这个夏天才刚刚开始。

原本还庆幸袭香终于得到幸福的黎颜冰第二天就不淡定了,因为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就在义平公主和常将军成亲的第二天,边境传来战报,西齐国竟然偷袭南国大军,眼看兵临城下却没有一个能用得上的将军出战,混乱之中陛下立即下旨让才新婚的常将军立刻远赴边疆指挥作战。

于是,一场高高兴兴热热闹闹的婚宴,在还没有来得及喜悦就变成了依依不舍的离开,而刚刚出嫁的袭香,原以来终于苦尽甘来,却没想到又是一场命运开的玩笑,原本新婚第二天该是和相公耳鬓亲密呢喃的时候,却不得不目送心爱的人离开自己。

热闹的将军府立刻变成冷清,所有的人都在为这位新的将军夫人感到惋惜,但更多的是同情,毕竟哪个女人会在成亲第一天就被迫和自己丈夫分开,更没有人会想得到的,他们这一次的离别竟成了永别。

看着依旧热闹的毓秀宫,这里什么都还是和从前一样,只是少了袭香这个知冷知热的人,不过还好,她嫁得不是很远,如今自己也已经得到了幸福,而袭香也已经嫁人,再也没有什么比这更能让自己觉得开心的事情了。

“娘娘,东西已经准备好了,您也累了一整天了,还是早点沐浴休息一下吧。”“嗯。”点点头,绿昔不说自己还真不知道自己累了,一想到终于可以安安心的睡个好觉了就真的觉得自己累到了。

“绿昔你出去吧,我一个人就好。”“是,娘娘若是有什么吩咐就唤奴婢就好。”放下东西绿昔看了一眼站在浴池里正闭目养神的贵妃才放心的放下纱帘走了出去,细心的将一切都安置好了之后才将门也随带的带上,像个侍卫一般的守在门外。也许是池子里的水温真的太舒服了,不知不觉间黎颜冰闭上了双眼难得的享受着如此轻松的时光。

刚刚从御书房出来的夏侯焰在经过毓秀宫的时候看到里面的灯还未熄不禁有些疑惑,一般这个时候黎颜冰都已经睡下了,怎么今天这个时候还没有休息,出于好奇的他走了进去。

“颜冰,颜冰?”烛火未熄,但是奇怪的是宫中似乎并未有人的身影,这个时候黎颜冰不在宫里睡觉还在哪里?来来回回的夏侯焰将整个毓秀宫翻了个遍却没有看到黎颜冰的身影。

“绿昔,绿昔。”夏侯焰试着再唤了两个婢女的名字,但是偌大的宫殿里却依旧没有一个人回答自己,这个时候了,黎颜冰究竟去了哪里?而且居然一个宫婢都没有,若说是黎颜冰心情不好出去散散心他可以相信,但是一个宫的人同时消失了,那这件事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怀着无限的好奇夏侯焰又来了毓秀宫的后花园,却依旧是一个人影也没有,突然有股不安的情绪涌上了脑海,他不相信一个宫的人会突然之间的消失,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如此。

“哈哈哈,好好玩啊。”“再跳再跳!”就在这时一阵欢悦的声音传了进来,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夏侯焰找了过去,一下子原本突然消失的众人立刻出来了在眼前,只是怎么感觉好多人自己都不认识似的?不过夏侯焰顾不了这么多了,一双鹰目在众人间来来回回的扫视,只为寻找那抹熟悉的身影。

“花开之期,万向争艳,雪山之巅,凤舞倾城……”一时间乐声四起,一名白衣女子飘飘洒洒的落在众人中间,如莺唱般的声音唱着不知名的曲调,随风起舞,回眸间,看到那熟悉的脸宠,惊讶之色浮现眼眸。

“颜冰!”“陛下陛下!你怎么了?”刚想上去拉起那人的手的夏侯焰被突如起来的呼声唤了回来,睁开眼一看自己早已经不在毓秀宫了。“这里是哪里?”有一瞬的反应不过,现实和梦境还有些分不清楚。

“回陛下,这里是御书房。”“御书房!那朕刚刚是?”皱起眉头,这里是御书房,那自己刚刚岂不是在做梦?只是那梦境怎么如此的真实。“来人,摆驾毓秀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