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同居小男友
同居小男友
锦心小猫 著

现代言情

类型

2013-10-11

上架

8706

已完结(字)

本书由九阅小说发行
©版本所有 侵权必究
指南
第1章
同居小男友
锦心小猫
2107
2019-10-09 14:29

咚! 咚咚!——咚咚!!—— 急促细密的脚步声来回走在半夜空旷的走廊,这时窗户外面传来女人嘤嘤的啜泣声,光听这声音就让人辗转难眠,似乎走廊外面随时会有人破窗而入! 卧室里躺在床上的年轻男子蓦然睁开眼睛,骇然转头望向紧闭的窗户,窗外有个黑影脸贴在窗户往屋内窥探,下一秒即将爬进屋—— 他顿时吓得脊背发寒,立即坐正看向窗户,壮着胆大喝一声: “谁……是谁在外面!” 窗户的黑影抖动一下,眨眼就消失了。 发胀的头,他嗫嚅低语:“我这是怎么了,珍儿?” 再度转首看向窗户,寂静依旧,可是刚才他明明看见窗户那边有人……或许是错觉吧!他是被梦中所见惊醒,继而产生的错觉…… 梦见许愿池旁,年仅十七岁的他和初恋女友珍儿面对许愿池许愿,当时他不敢对珍儿透露自己要去法国的事,睁开双眼看向身边沉默不语的人,他突然吓一大跳,只见珍儿披头散发双目含怨瞪视他,厉声责备他有多么残忍抛弃她,然后他看见珍儿面目狰狞的凶样扑向他,他吓得哀嚎一声从梦魇中爬出来,刚才看见的黑影肯定是错觉了!想到死去的珍儿,他胸口隐隐作痛。 再也无心睡眠,索性下床,披上睡袍坐到客厅单人沙发上,为自己倒上一杯威士忌压压惊。台几上零散堆放服装杂志、求职简历和一盘水果……视线瞥到台几唯一的空置地,那儿静静地摆放一个玻璃相框。 定睛看去,年仅十七岁的珍儿婷婷玉立,站在一棵芭蕉树下,单手举网球拍正笑吟吟地注视前方。说不出的青春活力和迷人。 他浑身一震,默默凝视相框里朝气蓬勃的女孩,陷入长久的回忆中。 半个月前见宇从法国回来参加工作,这次他回国的主要目的是寻找五年前失去联络的初恋女友珍儿。 见宇年满17岁那年随家人移居法国,仓促之下没来得及和珍儿告别,这个遗憾压在心头多年,想再见珍儿一面的渴望一天比一天强烈,半年前见宇毕业于巴黎某名牌服装学院,突然辞退优越的工作回国发展,另一面暗中寻找珍儿。 为了更快找到珍儿,见宇在珍儿家附近的小区租了套一室一厅,一去五年昔日的景象完全变了样,凭记忆线索摸索终于寻到珍儿家,开门是珍儿父,气势汹汹的架势让人生畏。 “谁啊?敲什么敲?这里没人……”珍儿父的脾气还是这般恶劣。 站在门外的见宇歉意笑笑:“伯父您好,我是珍儿的朋友苏——” “别说了,我家没你要找的人!”粗俗地打断不速之客,作势要关门。 见宇立即一脚抵住门槛,门框,急急忙忙说:“伯父您不记得我了吗?我是苏见宇,是珍儿的……中学同学呀?!” 珍儿父犹豫地上下看着他,拢眉,瞪眼,咬牙,再重重跺脚喊:“我管你是中学同学还是大学同学,总之,她死了,你要找她就到地府找她的魂魄去!” 随着“砰”一声巨响,铁门无情阖上,将他的身影与铁门内的世界阻挡。 见宇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才伯父说什么来的?说珍儿……死了?! 望着禁闭的铁门,想敲门的手悬在半空又缓缓放下,转身走下长满青苔的台阶。 哪有父亲会诅咒自己女儿死的道理? 见宇失神落魄缓缓走向隔壁邻居家,坐在瓦房门槛的老太太眼神近乎呆滞瞧着某个方向。见宇唤她好多声然而对方都没反应,尴尬沮丧之下抱一线希望,到最后他用尽吃奶的力气冲老婆婆的耳朵大声喊对方才木然收回视线瞅他。 回应他的还是一双呆滞无聚焦的眼神,看来这个老太太是个老年痴呆人,四周安静得跟他住的小区犹如不是同一个世界。 就在见宇万分失意走开时,背后响起老太太突兀尖锐的声音。 “他们家死了女儿——” 见宇脚步一顿,转回头看见老太太张着嘴望着他呆呆地傻笑,顺着她枯瘦如柴的手指方向望去,仍是那扇紧闭的铁门。 这一刻,见宇彻底惊呆了,脑袋轰轰作响。 死了……死了…… 他一心一意要寻回失去五年的时光就这样夭折掉?他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两天后的下午,天灰蒙蒙的,亦如见宇此刻的心情,忐忑不定,既期待接下来要见的人又惴惴不安。 某家粤式菜馆里,见宇找到在这里洗菜的珍儿母,来到正在厨房洗菜的珍儿母面前,看着这位两鬓微白仍在辛勤工作的老妇人,见宇有些不忍心,惴惴地钉在原地,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开口,看到她缓缓站起来,边捶腰边收拾菜篮子,见宇再也看不下去,迅速上前来接过菜篮子。 “阿姨,让我来吧!” 中年妇人抬头看到他,笑了笑:“谢谢了。” 见宇将地上整理好的菜叶分别放进菜篮子,抬头询问: “这些菜要放到哪里?” 她指了指前面一扇侧门。 “喏,把这些放那里面小仓库就好,等下我来收拾!” 跟在他身后默默打量他身穿灰色西装挺拔的背影,妇人忍不住问:“小伙子是新来的饭堂经理吗?” 见宇把东西放好,整理好情绪,再面向她,眼神期待地反问:“闵阿姨认不出我来了吗?” …… 妇人一怔,仔细打量对方。 “如意饭店?小男孩?”见宇用手比划着提示她,希望珍儿家至少有一人还记得曾经的他。 “你是?”妇人双手迟疑地问。 “我小时候最爱听闵阿姨讲故事了!武松打虎,精卫填海,还有葫芦娃和白蛇传!” 说到这,见宇露出会心的笑,满怀期待注视这个老妇人,感叹五年的时光可以改变好多人好多事。 珍儿母的记忆库渐渐有了眉目,注视眼前这个俊朗挺拔的年轻男人,脑海浮现一张青涩的脸庞,记忆中她在酒楼工作遇见过一个小男孩,总喜欢缠着她讲各种各样的神话故事。 “啊!你是……你是苏老板的儿子苏见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