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1章
重生之女配更配
陌上锦年
3521
2017-05-02 19:23

肖家之后发生了什么,林语珠不在意。密室被盗,有肖境池与姚芳作证,任谁也不会怀疑到她身上,而且开启书房暗室的法子还是上一世姚芳临死前告诉她的,那么打一个家族,内里的龌龊不会比林家少,他们最多怀疑出了内鬼。

与林语心走到今天是不可能和解的了,而林语心言行越发谨慎,渐渐淡出她的视线。

时间在打坐修行中到了年底,中土大陆四大宗门来到临海城挑选外门弟子,除了各个修仙世家,最为兴奋的是临海城周边的普通人及散修的后代,他们没有强有力的背景、修炼资源又被各家族们占领瓜分,纵然资质优秀也没有合适的修炼法诀,好的修真心法都垄断于门派与世家手中。若被宗门看上,有了门派庇护,他们的后代起码不用为了灵石和低阶丹药劳命算计。

不同于各房孩子们的兴奋,林语珠此时的感觉很微妙。一直和她合不来的林玉颜躺在床上了,就是这几天的事,本家已经通知林父与姜氏前来收敛。原来,林玉颜与二房支族庶子林玉祥闹矛盾,在斗法中被对方扎破心脉,等众人发现不妙时,早已元神不稳、经脉寸断,只凭一口灵气强撑着。

毕竟闹出人命,陈氏狠狠罚一番,收回二房不少权利。作为叛出大房,曾与二房林玉倩合谋害过她的林玉颜,在本家的权利交锋中沦为炮灰。林语珠叹口气,她从未妒忌过任何人,却唯独羡慕林玉颜的肆意张扬,似她这种人不可能像林语心那样拿得起放得下,也不像林玉芝那般城府隐忍,有着心高气傲的心却不过五行杂灵根的命。

“你又是何必呢?忍一忍也就过去了。”林玉芝抓着林玉颜的手哽咽。

林玉颜孤傲一笑,咬牙道:“我只剩下一口硬气,在家时,父亲母亲只看重你,我资质差,原也没什么。到了本家,人人都当我是废物,随意可欺凌,大房不给我撑腰,我索性帮着二房那边去,哪怕到头来谁都没正眼瞧过我。”

林语心低头冷笑,道:“资质差,不躲在一旁好好修行,出头鸟似的整天在别人眼根子底下晃荡,你以为这里是林府,任尔妄为。”

林玉芝气愤指着她:“你······”

林语心拽住她的手冷冷不语。

林语珠叹口气,道:“林语心,你先出去吧。”

林玉芝怒道:“不用你假好心。”

林语心看了她一眼,又讥讽地对林玉芝挑眉,扬袖出门。

林玉颜淡淡道:“玉芝你先回避一下,我有话要对语珠说。”

林玉芝欲言又止,警告看了一眼林语珠,推门出去了。

回想这个美貌不逊于林语心的女孩,曾将低阶引火符打在还未引气入体的她身上,让她狼狈不已。那明媚嚣张的姿态仿佛还在昨天,如今却苍白病弱躺在床上,没有资质又太真、太好强的她,注定如此。打从离开林府开始,林语珠就知道她的下场不会有多好,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而已,林语珠有点唏嘘。

“看你脸色,不会是同情我吧?呵呵,我最不需要这些了,尤其是你的”林玉颜努力想坐起来,最终只能捶着床板无力喘息。

林语珠坐在她身前,淡淡道:“省着些力气,毕竟你体内的灵气马上就要消散了。”

“你一定不忿我母亲抢了你母亲的男人吧,其实我小时候最恨的就是你。明明我是父亲的孩子,明明你母亲已经死了,因为你和林语心的存在,你母亲的侍女却阻拦我们住进林府。母亲认识父亲在先,却只能躲在外面,从我记事起,我瞧着母亲睁眼等啊等,一直等了百千个夜,晚上玉芝害怕,我只有安慰她:不哭,母亲在等父亲,等父亲来了,我们就有人陪、有人疼了。你什么都有,高贵的金丹生母、父亲的嫡女!刘姨娘的守护,而我不过是连区区散修的孩子都敢爬墙骂的私生女!有时候我真希望我是你,那样我不会活的那般自卑,极力证明我的存在,哈哈,可到最后,不管是父亲母亲还是所有人,没有人在意过我,我是五灵根的废柴,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看着林玉颜流泪哭笑,林语珠淡淡道:“有时候我多么希望我是你,我出生不过一个月母亲就没了,我甚至不知道她的样子,而父亲更是从未在意过我,你们母女自从进了林府,我遭了多少算计白眼,若是心智软弱,只怕早成灰了。至于你说母亲抢了父亲,若母亲真的爱重姜氏,哪会巴着母亲又将姜氏养在外室?若不是得了母亲相助,林府哪有如今光景?长辈们的恩怨我无法置喙,但母亲才是真正的受害者,毕竟姜氏得了父亲的宠爱,如今又坐享林府的一切。”

林玉颜苦笑着摇头:“这些于我都无关了,语珠,我虽和你有不快,也曾欺负过你,但我也知道你是个有情义的,我希望以后无论如何你别动我母亲,就算母亲伤害了你,她也只是憋了一百多年的怨气,还为我们鸣不平。”

林语珠道:“姜氏没白疼你,放心吧,姜氏虽可恶,到底算是我长辈,我从没想过主动伤害她。而且,她的心魔愈发重了,此生将无法进阶,就算我不找她麻烦,她也惩罚了她自己。”

林玉颜听呆了,随后自嘲笑道:“我随了母亲,都是火爆刚烈性子,也许我们本就不应该修真的,当初母亲没有认识父亲多好。”

林语珠黯然,她想起母亲姚倩,为了生她难产伤了身子,最后丹碎人亡。若母亲没有遇见父亲也该有多好,世上就没有她,也没有这些纷繁复杂的事,林语珠摇摇头,马上摒弃这些悲观的观念。她一直感激上天给了她新生命,唯一能珍惜的也就是她自己,快乐活着,得证大道。

“玉芝心太大,虽然有些小聪明,可比起世家出的孩子根本不够看,连林玉倩手段都高过她,有那么多资质优于她的人,玉芝想要一条富贵锦荣的路,却没有这个手段。将来,她若遇险,你能保她一命么?”

林语珠惊讶看着她,原来直来直去的她却也看得通透,林玉芝能忍,可资质心机还是不够。她道:“为什么找我,将来林玉芝回了林府,姜氏自会安排好她的一切。”

“我的妹妹啊,想着外面的繁华,不会甘心回到支族为本家效力的。自从到了本家,我知道你必定不凡,角雉馆那般算计你都能躲开,只要你愿意,能拉她一把吗?”

林语珠很想说林玉芝的死活干她何事,可看着林玉颜殷切的目光,不禁想起上辈子她对林语心也是谆谆一片爱心回护之意。她突然不想林玉颜难过或是遗憾:“我尽量。”

林玉颜感激笑了笑,突地一口血,见林语珠衣襟沾染她的血呆呆看着她,努力保持笑容,冷汗自额角流下道:“你一直没变过,真好,多希望你是我妹妹啊。”

“父亲,你究竟有没有真心爱过母亲;母亲,以后不要晚上一个人哭了;林语心······我竟是瞧扁了你”

语毕,那双流着璀璨光芒的眸子灰败了。

“玉颜”像是有感应般,姜氏才走到门口,突然发狂奔进来,抱着林玉颜瘦弱的身子失声痛哭。

林玉芝怨毒地推开林语珠:“你和她说了些什么?”

林父缓步进来,怔怔盯着林玉颜。

林语珠叹气不语,前世今生,父亲从未给她这样的神情。

姜氏涕泗交流,转过头来狠狠瞪着她:“死的为什么不是你?为什么不是你!”

林语珠看她日益明显的老态,以及她怀中的林玉颜,竟不忍心反驳。心中暗道:“可怜你连死都想着你的母亲和妹子,但愿有来生,能为自己活。”

姜氏扶着林玉颜的棺柩回了林府,林父要带走林玉芝,却被她拒绝。林语珠之前若是恨着姜氏的话,先在却连很也没有了,不过都是可怜人罢了。

林玉芝认为林语珠害死了林玉颜,对她横挑鼻子,就连去训诫堂上课也是摆足了脸色,林语珠想着林玉颜的嘱托,并不和她一般见识。

林玉仙倒是莫名奇妙:“林玉颜那个没有存在感的人?死了就死了,之前怎的不见她姐妹情深?这会子倒是作起来了,也就你好性子,由得她蹦跶。”

林语珠笑着不语。

不久,陈氏召见了林语珠,却是肖家为了林语珠的嫁妆而来。

“我记得你母亲有一块手牌,在和你父亲举行双修大典的当天就送到族里保管,一百多年了,若不是肖家族长提起你的嫁妆来,我都忘了这回事。却不知那手牌有何作用,肖家如此重视?”

陈氏努力表现的不经意,林语珠又怎会看不出来,道:“好像是开启什么的钥匙吧,刘姨娘没有细说,就如夫人说的,这么多年过去了,肖家突然提起,而且本家保管的东西怎么可能是语珠的陪嫁?真不知道肖家是在意语珠,还是单只在意母亲的手牌呢?”

陈氏暗道,你一小妮子有什么好值得人家在意的?见实在问不出什么,只得作罢,又道:“肖家的意思是你不用加入宗门,等在本家筑基后直接聘过去,你父亲也答应了。”

林语珠咬牙,道:“我想和玉仙姐姐一样进入宗门,以后也有个帮衬。”

提起林玉仙,陈氏的脸色缓和不少,道:“也不是什么难事,你既然决定,肖家那边我使人去说便是。”

肖境塘接到回复,说是林语珠要加入宗门,且姚倩留下的手牌本家也不会交还给林语珠,气的摔了信函,将肖境池大骂一顿。林家大房将林语珠掌控得死死的,哼,梵天秘境五十年后会再次开启,他有的是时间规划。

见他神色不明,肖境池忙进言让肖华也加入宗门,进一步接触林语珠将其拉拢过来。

要不是为了手牌,林语珠和肖华死活他才不在乎,让肖华去宗门,以他金灵根资质一定会得到重视,他一直压着支族不让他们复起碍着本家利益,为了哄林语珠,却要委屈肖升,肖境塘憋屈得肝火直冒。若当初娶进门的是姚倩就好了,一时间,肖境塘看肖境池越发不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