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5章
重生之女配更配
陌上锦年
4803
历史久远

陈士廉领着众人到外门长老处安排事宜。外门长老名唤刘君信,是百兽峰峰主真光道君的弟子,因外出历练不慎伤了经脉终身无法进阶金丹,故离了内门跑到外门当个掌事,为人最是公正。

千道宗符阵、炼丹、御兽、练剑四派系皆开辟山门,作为外门弟子,在哪处居住,筑基后也大抵会加入其山门。肖华金灵根资质自是选了啸剑峰,林语珠见林语心毫不犹豫跟着,冷笑一声。

林玉仙选了兴夷道君掌管的千机峰,肖升犹疑好一会儿还是选了百兽峰。林语珠毫不迟疑选了万药园。

刘君信倒是很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道:“你资质不错,为何入那万药园?去了那边的外门,你根本没多少时间修炼,筑基后更是只能做丹修了。”

林语珠道:“多谢长老提醒,弟子心意已定。”她虽于符篆阵法上天资不错,上辈子更是花了一生时间钻研,是修真界出了名的破禁制高手。然而,她身负火木双灵根,又有一个载着息壤的芥子空间,不学炼丹她自己都觉得浪费。而且成为炼丹师,她的锻体诀进阶所需的灵药找寻起来更加容易。

至于修炼时间,她很满意现在的进程,要知道欲速则不达,她才修炼不到两年就已经炼气三层,她现在才六岁,她打算十八岁时筑基。太早筑基身子骨骼没长好,对以后修炼会有很大影响。

领了这个月的份例:一个储物袋、两块下品灵石、一瓶辟谷丹、一件外门弟子的服饰。林玉仙对林语珠道:“进了外门,以后见面的机会就不多了,你脾性太软,可别被人欺负了,没得丢我的脸。”

林玉仙这是完全将她当做自己人了,林语珠哭笑不得忙道:“哪里就这般不济,倒是肖升,居然不跟着你进千机峰,不过百兽峰离你那儿还是蛮近的。”

林玉仙娇嗔道:“他那榆木脑袋,分得清朱砂和夜明砂么。若以后真的和他结为道侣,总要有个人懂的。”

林语珠望向懵懂盯着林玉仙的肖升,淡淡笑了。

林玉仙又敲了一下她的头:“虽说我已经给母亲发了传讯符,可肖华现在毕竟是你名义上的未婚夫,他和别人走的近,你也不管管。”

林语珠淡淡摇头:“他哪值得我上心,瞧着吧,等林语心熟悉了千道宗,第一个被她甩开的便是肖华。”

林语心是二房出来的,林玉仙对她向来不喜,只嗤笑一声,便也丢开了。

广草道人是万药峰的金丹长老,也是众多山门中唯一一个非元婴期确能执掌一个山门的长老。无他,炼丹师常年与丹炉为舞,哪有时间参悟修炼,更何况是高阶炼丹师,广草已经是七品炼丹师,整个中土大陆都少见,修为虽略微低了点儿,耐不住人家一手丹药练得好,掌门甚为看重。

千道宗修士修炼的丹药来源大多出自万药峰,因此万药峰内外门弟子比起别家来修为虽低,却也是无人敢惹的。

陈士廉带着林语珠进入万药峰,饶是不是主峰,外门山腰处的木灵气比她的空间不逊几分。林语珠深吸一口气,感觉每个细胞都活过来,要不是陈士廉在旁边,她真想就地坐下吐纳。

千道宗每五十年收一次外门弟子,每次只收数十人。和她一起来的还有陈小小兄妹,见陈士廉并不怎么理会他们,识趣的站在一旁。

进了被分配的屋子,林语珠拜谢陈士廉,将领取的灵石丹药放在石床上,开始整理。

陈小小见陈士廉走了,忙问:“姐姐和陈师叔是什么关系,师叔真照顾你。”

林语珠不欲与她多说,淡淡回道:“他是内门弟子,我也是第一次见,怎会知道。”

陈晓晓道:“可见师叔很是青睐你,能帮我引荐一下吗?陈师叔长得真好,又温柔细心。”

林语珠皱眉,她又不认识陈晓晓,这副自来熟是怎么回事。再说了,人家一内门的筑基弟子,她有几分面子帮着引荐一个才炼气二层的小女孩。林语珠厌恶看了她一眼,整好床位后道:“我要靠窗的石床,这里用水都是自己打的,就在山脚处,我先出去了。”

见林语珠不给自己好脸,陈晓晓愤怒咬着唇,暗想,一定是这妮子与陈师叔有一腿,不然,同是刚进宗门,怎么她对这里这般了解,定是师叔告诉她的。不过长得一般的丑丫头,陈晓晓捏拳, 计划在心底闪现。

对于陈晓晓的误会,林语珠不知道也不在意,在她看来,这些都入不了心里。她来到山脚河边,河水清澈透明,拘了一抔,淡淡的水灵气透过掌心凉凉沁入肌理。

娶了一个玉葫芦,胡乱装了一些,林语珠望着千机峰发呆。她一身本事有一半来自兴夷道,君兴夷虽不是她的恩师,却对她影响更为大。上一世她不听兴夷告诫,执意介入肖华与林语珠,最后身死道消。她上辈子没有对不起谁,唯一有愧的,便是将她当作小辈疼爱教养的兴夷道君。

“林语珠,刚来千机峰,你怎么到处乱跑,迷路了怎么办?”

林语珠回过神:“大头师叔,你怎么在这儿?”

“刚去外门住处找你,陈晓晓说你出来取水了,我就找过来。啊,我不是为了和你说这些的,我们回千道宗途中不是遇到埋伏,灵舟被人篡改阵法,还遇到了一个大能者嘛,就你和林语心没被那灵兽刻下灵符印记,掌门传召你二人了解情况。”

大头是千机峰峰主兴夷道君的儿子,兴夷的道侣金丹后期才怀了大头着一个,怀孕期间自是什么好的都紧着吃,结果灵药补过头,生他时难产,饶是广草在场,也是好几天后才将他生下来,辅一出世,广草见那婴儿被进补的硕壮的头部,惊叹了声:“好个大头娃儿!”

从此,大头的大名景镶就被人遗忘了,认识他的人只管叫他大头。他生性开朗,也不生气,她爹妈又只有他一个孩子,自是舍不得他吃一点苦。就连筑基也是央着广草一颗极品筑基丹才堪堪达成。

这次大头拉着陈士廉跑到凡介随方海收徒,第一次出门就差点折在十万大山的结界口,兴夷自是震怒。掌门人看了那块大能者赠与的玉符,才拿在手上它就化为飞烟,众人具惊,皆道那修士端的好本事。听得方海叙述事情经过,真光又仔细查看灵舟残骸,直言那阵法被篡改的巧妙,除非发动,一般人根本无法察觉异常。

最后,众人的眼光集聚在那两个外门女弟子身上。

除了啸剑峰的海妄真君,三大峰主与掌门皆在堂上端坐,又有方海立在一旁。见方海给她使眼色,林语珠抿嘴,不予回应。

林语心定定瞧她,暗道,林语珠已经知道我有生命空间的事儿了,只有死人才不会撒谎,一有机会,我定然会除掉她。

林语珠看出她心中所想,似笑非笑看她一眼,道:“弟子拜见掌门师祖,拜见各师叔祖。”

“听说你二人识海被下了禁制,又入了一位大能者眼,才护着宗门人入了大陆?”

林语珠道:“掌门严重,我与家妹被下禁制是真,那大能者不过一时好奇查探一番,至于为何出面保我们安全无虞,我确实不知。”

那方海为了推卸责任,居然样说,哪有入了不知修为修士的眼却还巴巴进了千道宗做小小外门弟子的,她不过双灵根而已,方海却忌惮打压,说这些诛心之言简直是将她置于炭火上。

她自是知晓那大能者将带有自己气息的玉符赠与众人,不过是给大运气加身的林语心面子罢了。

方海欲言又止,倒是大头点头道:“师伯,林语珠出自临海城林家二房支族,再也清白不过。”又狠狠瞪了一眼方海,宗门才处置一个来历不明的奸细。

掌门慈爱看了他一眼,不再追究,多兴夷道君道:“既然景镶无事,便不要再大兴人手了。”

兴夷点头,淡淡道:“内子爱子心切,叫掌门看笑了。”

林语珠看着兴夷道君会心一笑,兴夷顺着她的目光看过来,林语珠忙低头。

“咦?骨骼清奇,周身居然有一团绿色祥云绕身,是长生长寿之兆,可否如我千机门,得我传承。”兴夷觉得眼前这个普通的小姑娘甚是面善,他于符篆道阵一面精通,天机感应甚强,眼前这个小姑娘又是有机缘加身的,当下起了心思。

“多谢师叔祖厚爱,弟子入了万药门。”,林语珠躬身道。

“哈哈,有眼光,你筑基之后直接入我门下药园吧”广草和兴夷关系不错,林语珠入了他的眼,又见她目前在万药峰,便如此说道。广草的真传弟子才三个,林语珠得了这个承诺,不管是否筑基,以后外门弟子之中,却是无人敢欺了。

林语珠突然得了这个造化,方海神色复杂,抱拳道:“恭喜了。”

林语珠忙还礼,林语心叹口气暗自歆慕林语珠,她虽刚进门在外门弟子中是拔尖的,可却没见到过峰主。她只是不平林语珠什么都没做却得了这么多人的喜爱,自己和她资质不相上下,她已是炼气四层,又是穿越人士,明明她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怎么那些本土人士的目光老集中在无关配角身上。

掌门道:“兴夷,你且看看他们识海中是何种禁制,能否影响到我千道宗。”

说到底,掌门还是有些不放心二人,毕竟才处置过别派潜来的细作。

兴夷道君点头,将神识分为两股朝二人识海刺去,却见那禁制闪烁着五色光芒,混沌中天机乍现,兴夷竟看得入神,待反应过来时已是晚了,神识居然被阐食不少,好在他素来谨慎,探出去的神识不过头发丝粗细,却还是受了伤。

兴夷面色惨白,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道:“这种符文我这一生竟是闻所未闻,且才观看过,现下却想不起来是什么样子了,整个中土大陆,就连大乘期的前辈也不一定能解封。”

掌门担忧道:“那是否会有隐患?”若有个万一,还是将二人逐出去为好,不过两个资质尚可的外门弟子,跟整个千道宗传承比起来还是差得远的。

兴夷道君摇头,见两人面色焦急,安慰道:“我观之那印记以封印为主,并不具攻击,也不会影响修士,还能隔绝他人对识海的查探。有这禁制存在,别人还不能进行夺舍,虽被封了一段记忆,但小女孩的,也没什么经历,仔细说来,你们还是因祸得福了。”

林语珠、林语心忙跪下拜谢。

见问不出什么了,掌门朝大头使了个眼色,大头便领着二人出去了。

“语珠妹妹等等”方海赶上来道:“先前我这般只是为了保护其他人不受苛责,倒是委屈妹妹了。”

好一幅道貌岸然!林语珠冷笑,他怕受带累便将错推脱到她身上,却没林语心什么事,不就是欺她性子好吗。

其实方海这般也是习惯使然,灵舟被篡改阵法险些全军覆没又耽搁了回宗门时间,他身为掌派,自然倾向于选一个对他影响最小的替罪羊顶包。陈氏两兄妹一派、临海城两个散修为一派、林玉仙与肖华是临海城最大两个世家嫡系,没必要他自是不会得罪。肖华资质极好,将来定会入内门,而肖华一路上又对林语心及其照顾,林语珠虽是他未婚妻,资质也和林语心差不多,比较而言,将她推出去相对而言对大家都好。

只是景镶貌似对林语珠各位看重,这次又入了广药道人的眼。林语珠一下子成为九个新进弟子里最不能得罪的了。

林语珠道:“师叔不必客气,语珠自入修真界第一天起就知道强者为尊,人不为己则天诛地灭。”最后一句话几乎咬着牙齿说出来的。

方海讪讪一笑,却是沉了脸。

大头见状道:“之前的事就算了,以后还要多照顾点语珠,要是还敢不开眼欺负她,我景镶的剑可不饶人。”

方海脸抽了抽,就大头那修为,平日里大家都让着他而已。

见他闷闷走开,大头很是得意,又嘱咐林语珠道:“千道宗到处都是这等小人,比起那些暗地里耍钩子的混蛋,他还算不错。就算不喜,语气也别这么冲,平白得罪他们总有不便的时候。”

林语珠点头称谢。

林语心道:“却不知姐姐哪里入了师叔的眼,师叔却百般维护。”

大头愕然:“林语珠是你们几个女孩中长得最漂亮的,我自然怜惜一些。怎的?你不觉得她小小年纪已是天人之姿?”

林语心······

林语珠·······

“额,师叔眼神真真好!”

大头得意道:“那是自然,以后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发传讯符给我。”

林语珠忙道不必麻烦,却见大头已经走远。

路上只剩下林语珠和林语心二人。

林语心沉声道:“入十万大山结界时,你听到前辈说我有一个空间吧?”

林语珠挑眉看她。

“我要你发心魔誓,绝不将此事告诉第二人,否则,便是鱼死网破,我也要斩杀于你。”

林语珠讥笑道:“你虽修为略胜我,可我身上多得是母亲留下的法宝,便是随便爆破几个霹雳弹,也够你魂飞魄散的,你有什么资格密令我?”

林语心咬唇,阴鸷看着她。

虽是穿越而来,毕竟是经历少了些,喜怒行于色,几句话就被她压下了。但回想上辈子林语心逆天气运,林语珠也不想今后一直和这个毒瘤纠缠不清。

“你若也发心魔誓,就算无法于我为友,将来也不可随意算计我,更不能害我性命,那怕是通过别人的手也不能。”

林语心摇头:“若你挡了我的路,却是如何,两个誓言相较,却是你赚了。除非你额外发誓,今后不与我为敌,不害我性命。”

林语珠恨不得离这人形杀器远些才好,上辈子她走到哪,身边的女配跟着死到哪。

大家都在看
魔君霸爱:女配逆袭成仙记
魔君霸爱:女配逆袭
重生 女配 穿越 空间 异能 玄幻 架空 励志 宠文 女强 连载
素女仙缘
素女仙缘
重生 穿越 空间 修真 女强
重生之末世军嫂
重生之末世军嫂
重生 末世 军嫂 种田 异能 空间
末世重生之不做肉文女配
末世重生之不做肉文
重生 女配 温馨 空间 末世 异能 甜宠 宠文 暖文 强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