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0章
新婚旧恋
芳草悠然
3680
历史久远

到底不想因为这样细微的事儿影响了两人的感情,辛妍耐着性子询问:“你怎么了?是工作不顺利吗?”

或许是辛妍的表情太过温柔,也或许是安泽恒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语气态度有些过分,终于软了语气:“没什么,只是有些累了,今晚去哪了?”

“出去吃饭了,不知道你会过来,你吃过了晚饭了吗,我给你下碗面条?”辛妍没有多想只是以为安泽恒是工作不顺,顺口问道。

安泽恒走过来在沙发上坐下,看着与平常无异的辛妍,觉得是自己想太多了,可是看了那个陌生号码发过来的照片,他又不可抑制地多想,辛妍跟顾南睿坐在靠窗的位置,俊男靓女,顾南睿脸上是温柔宠溺的表情,而她却也是言笑晏晏,那个画面太美好,他无论如何都舒服不了自己辛妍只是跟平常的异性朋友出去吃顿饭那么简单,尤其刚才看到顾南睿把辛妍送回家的画面,顾南睿坐在车里注视辛妍的身影,直到看不到她的背影才离去。

“我吃过了。”看着那个美丽的面孔,安泽恒回答,心里挣扎着,最后还是控制不住地问出来:“今晚有应酬?”语气是尽量的平静如常。

安泽恒自己收敛好情绪,语气也很平常,辛妍没做他想,点了点头简单的应了一声:“嗯!”并不打算多说。

“跟谁?”安泽恒追问,她越是平静他就越无法平静。

辛妍诧异,不过还是回答:“跟Astories的顾南睿。”

放在腿上的手紧紧握拳,安泽恒用平稳的嗓音问辛妍:“你跟顾南睿很熟?”眼睛盯着辛妍不放过她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变化。

尽管安泽恒表情无异,只是毕竟相处了几年的人,辛妍还是很敏感的察觉到安泽恒的异常,微不可见的蹙眉,“见过几次面,不是很熟,泽恒你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刚才看到顾南睿送你回来随口问问,你累了吧,先去洗澡吧,我还有一点工作没做完,去书房用用电脑。”安泽恒说完不等辛妍反应过来起身大步往书房走去。

辛妍原地站着,看着安泽恒走进书房然后房门关上,很显然他的情绪不是因为工作上的事儿,却也闹不明白他那个情绪从何而来,沉默地站了几秒,辛妍去厨房倒了杯水喝完,然后去洗澡。

等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安泽恒正坐在卧室的床头,听到她出来的动静歪着头看着她笑,等辛妍走近的时候一把拉住她圈在怀里。

脸埋在辛妍劲窝处,深呼吸嗅了嗅辛妍身上刚刚沐浴出来身上清新的香味儿,不可抑制地在她白皙红润的皮肤上吻过,缠绵悱恻,原本清新的空气慢慢染上情‖欲的味道。

辛妍没有兴致,在安泽恒从她的脖子往上吻到耳垂,又一路缠绵往下,快要扯开她的衣服继续往下的时候挣扎了一下推开他。

虽然兴致正浓,不过安泽恒却也没有忘记自己原来的目的,辛妍挣扎的时候他顺势松开她,趴在辛妍的胸口深吸口气,将她身上的馨香全都吸收,然后才压抑着自己哑着嗓音道歉:“刚才是我态度不好,妍妍你别往心里去,嗯?!”

她本来也就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只是没什么情绪,不过安泽恒这么说了,辛妍顿时心软下来,转身坐在他腿上,伸手抱住他的脖子,“我没生气。”

“妍妍你真好!”安泽恒轻笑,趴在辛妍胸口的脸蹭了蹭,其意味儿不言而喻。

辛妍皱眉,不过却也没有推开安泽恒,接下来是顺理成章的一室旖旎。

高潮过后两人都低喘平复,辛妍瘫软在安泽恒怀里,悄悄平复了呼吸,“泽恒,下个月我爷爷寿辰,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安泽恒一怔,他以前不是没有提过去辛妍家拜访的事儿,只是一开始被辛妍以他们关系还不稳定为理由先搁浅了,后来两人工作都忙,所以这件事情一直都没有被提起过。

“怎么突然想起带我去你家了?以前不是一直都拒绝的么,嗯?”

沉默了一瞬,辛妍低声开口:“没什么,以前不是才刚交往吗?关系不稳定,我爷爷说过要我带个未来孙女婿回去给他瞧瞧的。”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从安泽恒的怀里抬头去跟他直视,“等我手里的项目做完了,我们先定下来吧!”

安泽恒一愣,沉默了一会儿,虽然只是一会儿,辛妍却觉得那么的漫长,她就躺在他怀里,两个人都是不着寸缕的,他身上所有的变化她都能在第一时间感受到,即使只是那么短暂的一瞬间,辛妍还是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枕在身下的肌肉有一瞬间的僵硬,她似乎已经知道答案了。

安泽恒抬手将辛妍的头压在自己的胸口,迟疑了一下才开口:“不是说这两年先在公司打拼吗?怎么突然有这个想法了?”

看不到安泽恒的表情,辛妍沉默,满眼的无奈与嘲讽,闭了眼深吸一口气,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缓慢呼出,情绪已经平静如常。

辛妍唇角微勾,推开安泽恒的压在她后脑勺的手抬起头来看他,满眼带笑声音明快:“没什么,只是今天看到一个以前高中同学的结婚照,很漂亮,突然就有些羡慕了而已。”

安泽恒抬手,曲起是指很中指捏了捏辛妍高挺秀气的鼻子,眼带宠溺的笑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冲动了?!嗯?就不怕以后会后悔?”

辛妍点点头赞成安泽恒的说法:“我确实是冲动了。”说完趴下去将脸窝在安泽恒的胸口,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才明快的笑意,声音闷闷地传出来:“你说的是,也许真的会后悔的吧!”后面那半句声音太低,安泽恒没听清楚。

她今天,确实是冲动了。

安泽恒暗暗松了口气,轻拍辛妍的后背,他想跟她在一起,只是他们之间的困难重重,他爸妈坚决反对,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没用,他觉得现在还不是他们定下来的时候,而他也无法放开一切跟辛妍在一起。

辛妍闭目养神,佯装没有察觉到安泽恒刚才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最近都很忙,等忙完这一段时间我们出去放松放松吧!”辛妍安静,安泽恒心里顿觉愧疚,大手在她光洁细腻的后背抚过,低低的诱哄。

“等我们都有时间了再说吧。”辛妍没有多大的兴趣,兴致怏怏的说道。

“好,都听你的……”安泽恒纵容地说着,大手开始不老实地往下探,一边往下一边轻柔的打圈,他慢慢低头在辛妍额头上亲吻,意思不言而喻。

辛妍皱眉,兴致缺缺的推开安泽恒,“不早了,明天还要工作。”

安泽恒抬头看她,见辛妍确实没有兴致,脸上也是怏怏的表情,无奈的收手,“累了?那睡觉吧!”

“嗯!”低应了一声辛妍顺势从安泽恒怀里挪出来,转过身去背着安泽恒安睡。

似乎还是原来的样子,可是他们却都知道有哪里不一样了,安泽恒伸手关了灯躺下,睁着眼看着天花板,好一会儿之后确实烦闷的睡不着,悄然掀开被子下床,轻声出了卧室。

直到卧室的房门打开又关上,辛妍才在黑暗中睁开眼睛。

第二天辛妍在七点钟准时醒来,她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人,一旁的床是冷的,她不知道安泽恒是什么时候起床的,亦或是他昨晚根本就没有回来睡。

睁着眼愣怔地盯着天花板看了半晌,直到眼睛发酸才不急不缓的起床洗漱,在厨房的厨台上看到安泽恒留的纸条,说他今天有事儿提早出门了,让她记得吃了早餐再去工作。

沉默的盯着那张纸条上熟悉的字迹,辛妍慢慢的将一杯温水喝完,从厨房出去的时候顺手把纸条放进门口一旁的垃圾桶里。

安泽恒昨晚从卧室出来之后在书房呆了许久,直到两点多才回到卧室,那个时候辛妍已经熟睡,他躺下去,却无法入睡,早晨六点多的时候就起了床,不知道该怎样面对辛妍,索性就给她留了纸条先去公司。

却不想才到公司没多久就接到她妈石晓欧的电话,劈头盖脸的就质问他昨晚为什么不回家。

揉了揉有些发疼的眉角,安泽恒心情烦躁却压制着,尽量用最温和的声音跟石晓欧说话,“妈!我现在在公司,有什么事儿回去再说。”

“还回来再说?你什么时候会回来?不要整天有空没空的就往一些不三不四的地方跑,连家都不知道回了!”

眉心隐隐作痛,安泽恒克制住情绪,“妈!您的什么话,我只是去辛妍那边了,哪里是什么不三不四的地方了?”

“还不是不三不四的地方?!连人都是不三不四的,上不了台面,还没结婚就随随便便跟男人同……”

越听石晓欧说的越过分,安泽恒紧皱眉头,已经听不下去,再听下去免不了跟他妈一顿吵,索性直接挂了电话耳根清净。

这边被安泽恒挂了电话的石晓欧越想越气,把所有的愤怒都转移到辛妍身上,“要不是那个狐狸精泽恒哪里会这么对我?!”

此时正在外边买早餐的辛妍莫名的眼皮抽搐,她眨了眨眼,估计是昨晚睡眠不好所致的。

准备到午餐时间,辛妍正准备把手里的文件整理好然后先去吃午饭,却不想接到张总秘书的内线,说张总找她有事儿要她先去一趟张总办公室。

不得不无奈的把手里的事情先放一放,辛妍往张总的办公走去。

“张总,您找我?”辛妍进去之后开门见山的问张总,她早餐没胃口吃的少,这会儿她的胃有些抗议了。

张总倒是不急着说话,只是微微打量辛妍,随后才试探性的问:“小辛啊,你跟Astoria的顾南睿很熟?”

辛妍蹙眉,“不熟,只是有几面之缘而已,张总为何这么问?”若不是有原因,张总不会贸然这么问她。

张总没说话,只是在桌上的助理文件里抽出一份文件递给辛妍,拿眼神示意她瞧瞧。

辛妍蹙眉,略带疑惑的把文件拿过来翻开,快速的扫了一眼,隐隐有些吃惊,“张总,这是?”

“早上接到Astoria放出的消息,他们想要跟我们公司合作。”张总倒没有继续卖弄官司,直接解了辛妍的惑。

“这是好事儿啊!”张总话音刚落辛妍接话道,单看那个文件里所提到的项目就已经算是今年中厦接到的最大的项目了,这样的项目以中厦的能力还是很难抢到的,就是不知道Astoria是抱着怎么样的目的跟中厦合作了。

“我也觉得这是不可多得的好机会,不过嘛……”张总为难的看着辛妍,就在辛妍疑惑不解的跟他对视的时候才将他叫她进来的目的说出来,“Astoria跟中厦合作的条件是这个项目必须由你来负责。”

大家都在看
沉香屑
沉香屑
豪取强夺 婆媳 腹黑 架空 深情 民国文 宠文 沉香 强势
奢望
奢望
甜文 豪取强夺 高干 错爱 婚恋 现言 强势 豪门 无线基金大赛
暖暖日常
暖暖日常
治愈 温馨 萌宠 甜文 深情 婚恋 浪漫 宠文 暖文 婚后
女配是知青
女配是知青
军嫂 女配 萌宠 军婚 空间 豪取强夺 腹黑 婚恋 种田 HE 现言
军嫂重生之睡定兵哥哥
军嫂重生之睡定兵哥
治愈 重生 军婚 甜文 高干 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