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3章
新婚旧恋
芳草悠然
3470
历史久远

辛妍一愣,完全没有意识到安泽恒会这么问,嘴角上挑,颇有些自嘲的意味儿,垂下眼皮遮去她眼底的情绪,低着头没有去看安泽恒,只是语气淡淡的反问:“你想要我说什么呢?”

安泽恒听不出她语气里的情绪,又因为她低垂着头他看不清她的表情,更无法跟她对视,烦躁的甩了筷子,深吸了两口气,才堪堪维持住他从小养成的风度。

“呵!”冷笑一声,安泽恒暴躁的撸了一把头发,目光冰冷的看着辛妍,“我想要你说什么?你问我想要你说什么?!”

辛妍也没有了食欲,放下筷子静坐在那里看着安泽恒暴躁的模样,她木着脸看着安泽恒,直到他情绪稳定下来之后她才用平静的声音说:“我们暂时分开吧。”

在安泽恒回来之前她还不敢确定,有些胆怯不敢去面对但是又忍不住去卸开那层纱,直到安泽恒开口之前她都还抱着一丝丝的期盼,只要他不开口,只要他解释,他们还是可以继续下去的,前面的困难又算什么呢?她都可以解决的,他的家人要的无非不就是能够配得上他的一个身份背景罢了,那又有何难得呢?只是安泽恒一开口辛妍就知道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有什么地方变了,已经不是身份之间的差距了。

似乎早已经预料到这个答案,又或者他一直在等着这个时刻的到来,听到辛妍说分开,安泽恒居然很平静,辛妍说完之后她没有继续,安泽恒沉默,原本不大的房子此刻却显得空旷静谧,有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

安泽恒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点燃,吸了好几口,然后才哑着粗噶的嗓子说了一个字:“好。”

沉默太久,安泽恒突然出声,辛妍慢半拍的接收,半秒之后她笑起来,无声的笑,笑着笑着刚才压抑着的眼泪终于顺着眼角流下。

安泽恒抽了好几口烟,沉默的看着辛妍又笑又哭的模样,却又没有一丝的声音,更加烦躁的灭了烟,紧紧握着拳,忍不住要安慰却又要硬生生的忍住。

无声的流泪,好一会儿之后辛妍才仰着头深吸口气,颤着呼出来,如此几次之后才收住了奔涌而出的泪水,“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我原本以为只要我们都坚持就一定可以继续走下去的,即使你的家人那么的不喜欢我,可是那一切我都可以克服的……”辛妍突然顿住,嗤笑一声,“现在说这些都还有什么用呢。”抹去眼角的水,她抬眼看向对面一直沉默的安泽恒,目光里有前所未有的绝决,“你已经决定了吗?”

被辛妍的那有那个的目光看得心下一跳,仿佛只要他点头,一切就都会改变,而且再也不会有回去的机会,安泽恒垂下目光,刻意去忽略那一刻的不适,缓缓地点头,一个简单的点头动作,他却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痛苦难过的同时又有一种释然与刺激的快感。

辛妍问出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丝她自己都不易察觉的期盼,直到安泽恒点头,她最后的期盼才化作失望,她紧咬唇,把就快要溢出来的声音压回去,她不允许自己在这个时候哭出来,带着不易察觉的哽咽声:“好,只要你点了这个头,我们,再也没有以后了。”

安泽恒压抑地低吼:“再也没有以后了?只是因为我点了这个头吗?你有在意过吗?!”

“我难道还不够在意吗?我难道没有努力过……”有许多的话要说,但是最后却只是疲惫的沉默,“既然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们好聚好散吧,我不想跟你吵。”

“呵呵……”安泽恒冷笑,“你不想跟我吵?!你是不屑于跟我吵吧?认识这么久你永远都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已经厌透了你这个淡然的模样!为什么你就不能表现出对我多一点的关注,多一点的依赖?!只要有那么一丝一毫,我或许就可以继续坚持下去……”

“那样的坚持我也不会要。”安泽恒没说完辛妍轻声打断,她说的声音很轻,却意外的情绪激动的安泽恒听清楚了,收住还没有说完的话,嘲讽一笑,语气里是从来没有过的尖酸刻薄:“是啊,你不会要的,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找到下一家了?是不是有一个比我优秀的人出现了,所以你这么爽快的放手?!今天的一切恐怕都是你期待这的吧!”

辛妍不可思议地看向安泽恒,随着自嘲的笑出来,“我从来没有想到你就是这么想我的,在一起这么久换来就是这样的相互猜疑?即使我表现出对你的百般依赖那又如何?就不会有今天的结果了吗?恐怕只是延期而已,那又何必再继续相互猜忌折磨?”说着辛妍移开目光,看向餐桌上几乎没有动去多少的饭菜,“不管你信不信,我本来已经打算辞职了的,然后带你回去见见我家人,可惜,你最近总是很忙吧!”她语气淡淡的,听不出情绪,却与让安泽恒无法忽略掉里边的嘲讽。

安泽恒无话可说,却只有沉默以对,辛妍说完静下来,好一会儿之后才说:“这样的结果是我们两个人的责任,我不怪你,从今以后若是没有不要,就不要联系了吧。”她本来是想断的干净干脆的说从今以后就当陌生人,只是又怎么舍得呢?这么多年的感情,仿佛昨天都还是好好的,突然就要装作不认识对方了。

依旧是坐在餐桌前,辛妍说完安泽恒只是沉默以对,不反对也不赞同,似乎在默认,只要是她说的他都无条件服从,只是这样的时候沉默却太过讽刺,他没说话,身上的手机却突然响起来,安泽恒烦躁,摸出来看了眼,直接挂断,只是没想到那边还锲而不舍了,被挂断之后又不死心的继续,安泽恒挂了两次之后打三次却还是妥协的接起。

“妈?”他心情不好语气也没多好,不过也还没达到发脾气的地步,这种时候却依然在保持着涵养。

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安泽恒烦躁的看了眼对面面无表情的辛妍,应了一声:“知道了,一会儿就回去。”说完不等那边石晓鸥有任何反应,直接挂断。

辛妍在安泽恒接起来叫出那声妈的时候就已经在心里自嘲一笑,每一次都是这样的,石晓鸥的电话就像是闹铃一样,在他们相处的时候及时响起,然后安泽恒每每却总是妥协。

等到安泽恒挂断电话,辛妍才平静的说:“如果有事儿你就先走吧。”

安泽恒沉默,然后站起来往门口走去,在他弯下腰换鞋的时候在他背后的辛妍用平静得近乎异常的嗓音说:“找个时间过来把你的东西拿走吧。”

安泽恒换鞋的动作一顿,随机又继续,拉开门准备出去之前顿住脚步:“都扔了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去。

听着门被来开又被关上,辛妍木着脸坐在那里,眼睛干干涩涩的,眨了几下眼却也还不能缓解,她弯了腰趴在餐桌上闭着眼,以前觉得不大的房子这个时候显得异常的冷清,除了趴在桌子上的人偶尔抽动的肩膀,再无其他声音。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辛妍摸出手机开机,果然一堆的短信,来电提醒,未接来电,她却是直接无视,只看了一眼时间,任性妄为一次,系数的时候看着镜子里那个双眼浮肿面色难看的人,辛妍勾唇,自嘲的自娱自乐:幸好昨天买的食物够多,今天不必出去吓人!

收拾了一番,辛妍去厨房找吃的,不过怎样都不能跟自己过不去不是?没有食欲她也逼着自己吃了一碗粥,随后去书房上网,先找了房屋中介想要把现在的房子转出去,既然在这边都已经没有任何牵挂了,等她手里的工作收尾她也许就会回去,B市以后兴许大会在这里长住。

又给张总发了一条请假申请,也不管那边同不同意,辛妍直接就下了线,正准备收拾安泽恒留在这里的东西,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辛妍兴致缺缺的过去拿起来一看,居然是辛雁南。

“哥?”辛妍才说了一个字,那边辛雁南就已经敏锐的发现她的异常。

“嗓子什么了?你感冒了?”

辛妍懊恼,他怎么这么敏锐啊,“嗯,只是肯能是最近工作忙,加上昨晚不小心着凉了吧,一会儿吃了药就没事儿了。”有些事情她以前是一意孤行,现在头碰南墙了却也不敢寻求慰藉,只能自己一个人默默地舔伤口,“哥,你找我有事儿?”

“没事儿就不能找你?”辛雁南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拿她的话回来赌她,辛妍短时噎住,“辛雁南你怎么这么小气啊?再不说我挂电话了!”

“怎么变得这么暴躁了?”辛雁南轻笑,“我只是提前告诉你明天我去B市,没有落脚点,打算住你那里了,你看着办。”

辛妍抬手揉了揉眉心,“你不是说过几天么?怎么明天就来了?”以她现在的状态根本就没有精力去应付辛雁南这么人精,他要是过来,不说住在她这里,只要相处几分钟顾及就能把她看透了。

辛雁南不甚在意,语气轻慢:“我们兄妹也有好久没见面了吧,我打算提前过去,好好休息两天,顺便跟你培养培养感情。”

“我们感情已经够好了,不需要培养了!”辛妍咬牙,就差没有恼羞成怒了。

辛雁南却是冷笑,“若是感情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你就不会不过一切地抛弃家人跑到那边去了。”

“……”辛妍无话可说,“下个月我就回去。”说完顿了下又补充:“以后不走了,就在家里呆着,你得养着。”

“不差你那口饭。”辛雁南先是顿了一下,语气依然漫不经心,“妍妍,没必要那么累着自己,想回家了就回来吧。”

只一句话,辛妍差点哭出来,还是咬牙忍住,“知道啦,哥,我还有事儿,先挂了。”说完不等辛雁南反应先挂断电话,眼角先是湿湿的,随后她笑了下,那水珠慢慢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