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4章
新婚旧恋
芳草悠然
3323
历史久远

用了半天的时间把房子里所有关于安泽恒的东西都收拾出来,本来是要给他发条信息叫他过来拿的,只是想到昨晚他说了都扔了,想必是不会过来拿了,而她也不想再继续跟他有任何牵扯,既然断了就会一次断干净,虽然都不是什么很贵重的东西,但她还是无法直接扔了,想了想辛妍直接给安泽恒邮寄到他公司。

等收拾好,辛妍松了口气的同时看着干净的房子一时之间居然有种无所适从的感觉,太过压抑的感觉让她逃似的出门,出了门之后却恍然发现自己其实除了公司跟那一所跟安泽恒一起住的房子之外再无其他可以去的地方,原来她的世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变得这么狭窄了。

漫无目的的走了不知道多久,辛妍腿都酸了,才在路边的石凳上坐下,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人行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悲春伤秋的想着自己似乎是格格不入的,自嘲一笑,注意到旁边一团黑影压下来,辛妍下意识的抬头看过去,由于太过突然,她嘲讽的表情没来得及收拾好,就这样硬生生的映入靠近的人的眼睛里。

不知道是心情恍惚亦或是她根本就不屑于去掩饰自己此刻的表情,辛妍看到已经站在自己面前的顾南睿,西装革履,一丝不苟的模样,是从公司出来又或者是正要出去应酬,轻抿了一下嘴唇,她看着顾南睿在她面前站定,然后在她旁边坐下。

顾南睿刚从公司出来,今晚却是有场饭局,只是在等红灯的路口突然看到一个娇小熟悉的身影,他原本是不打算停下的,只是那个傻愣愣坐在这里发呆的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忧伤又消极的气息是在太浓烈,只是一眼,这个背影却让他觉得孤寂无助,他从没在辛妍身上看到过这样的情绪,直到红灯过去,后面的车辆一直在摁喇叭,他才咒骂一声,开出去靠边停了车。

“要不要去喝酒?”顾南睿坐下来,没有问辛妍为什么心情不好,没有问她为什么一个人呆坐在这里,他看了眼对面开始亮灯的酒吧,侧着头看着辛妍问道。

若是其他时候辛妍必定会直接拒绝,可是现在的她却只是回头跟顾南睿对视然后她听到自己轻声说了一声:“好。”

顾南睿没有喝酒,只是安静坐在辛妍一旁看着她一杯接着一杯地喝,从悲伤压抑的情绪到醉眼朦胧的样子,不过从始至终她都是安安静静的一个人喝酒,闲适的靠在一旁的沙发上,养眼的男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直到旁边的女人垂着头靠在一旁安静的睡着。

辛妍第二天是被喉咙里干渴得快要冒火的难受感弄醒的,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她下意识的揉了揉发疼的额头,抬出脚去找鞋子准备去厨房倒杯水喝,脚在床下扫了一圈没有找到鞋子,这才睁开眼,发现自己身下的被单颜色很陌生,然后她猛的惊醒,抬头扫了一眼整个房间,不是她的房间,一时之间有些心惊,然后想到昨天最后跟她在一起的人士顾南睿,一刻心又落回原处,并不是她有多信任顾南睿,只是他高傲的人是不会做出趁人之危这样的事情。

检查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还是昨晚的那套,没有动过,除了原来的平平整整变成现在的皱巴巴……

没有找到鞋子,辛妍不知道自己昨晚是怎么样上的床,只能赤着脚,她已经站在房门出,手都已经摸到门把,突然意识到什么又收回来,先去了一趟洗手间,看到镜子里的那个自己,辛妍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镜子里的那个女人双眼浮肿,眼球里还有血丝,因为宿醉,面色苍白,头发乱糟糟的,果然已经不是一般的堕落了,辛妍直愣愣的看着镜子里的人,两秒钟之后松了一口,还好没有直接这样子出去。

在洗手间里略略收拾了一番,辛妍才出来,没有看到顾南睿,也没有听到房子里有任何动静,这房子应该是顾南睿一个人住的,她在客厅的沙发旁顿了一下,环视整个房子,很干净利落的装修,单调中带着奢华,跟顾南睿给人的感觉一样,最后目光落在厨房上,辛妍走过去,找了个杯子接了杯水喝下去之后才觉得舒服了许多。

喝完水,辛妍又在她刚才住的卧室找了一圈,连带着客厅的沙发都没放过,不过没有找到她的手机,不知道是不是昨晚醉酒之后弄丢了,顾南睿估计是去上班了,没有手机,她有没有手表,顾南睿家里没有钟,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辛妍略略一思索,正准备先走了,以后见到顾南睿再谢他也不迟。

辛妍才在门口的玄关那里找到自己的鞋子,才换了一边鞋子,辛妍听到她身后的门又打开的动静,她诧异的抬头,然后看到推开门的顾南睿,以及他身后不管是身高相貌还是气质都不相上下的……辛雁南?!

辛妍傻眼,以为是自己宿醉之后的后遗症,出现幻觉了,她闭了一下眼又睁开,这回儿的辛雁南不再是刚才入目之时的平淡表情,而是似笑非笑的睨着她,根据辛妍多年来跟辛雁南相处的经验,这是他要发怒了的征兆。

“哥?你怎么在这里?”辛妍看看顾南睿又看看他身后的辛雁南,诧异的语气非常明显。

顾南睿耸了耸肩,回头看了眼身后的辛雁南又看向满脸窘迫的辛妍,戏谑地说:“看来是不需要我介绍了!”

“呵……”辛雁南一大步从顾南睿身旁跨进来,“你说我怎么在这里?”然后一双锐利深邃的眼睛像个雷达一样的在辛妍身上扫过。

“呃……”被辛雁南那样逼迫性的看着,辛妍很不自在,颇有一种被当场抓奸的尴尬感,赶紧转移了话题,“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她不提还好,这一提起这茬直接触了雷点,只听辛雁南颇为嘲讽的语气轻蔑的冷哼:“早?都可以吃午饭了,你居然还好意思说早?”

辛妍很是懊恼,她又没有看时间,不过可不可以一见面就这样阴阳怪气的跟她说话?!原本心情就不是很好,火气一上来抬头去瞪辛雁南,正要呛回去,不想半路遇上顾南睿饶有兴致的正在打量她的目光,辛妍顿时一囧,脸上发热,偃息旗鼓了,“呃……顾总,昨晚谢谢你了。”

顾南睿看完戏反手关了门,听到辛妍这么客套似乎根本就没上心,不过语气倒是很戏谑:“举手之劳,辛小姐不必客气。”

“……”辛妍一呛,今天对她来说肯定不是个好日子,怎么一大早起来一个个的都这么阴阳怪气的,“我先走了。”斗不过她躲还不行么!

顾南睿不可置否直接往厨房走,倒是辛雁南一听辛妍说要走火气就上来了,“等等!你想去哪儿?”

准备拧开门把的手顿住,辛妍无奈地回头看她哥,“我回去换身衣服。”浑身酒气,她自己都受不了,更何况旁人呢,平日里她也最讨厌满身酒气的人,所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辛雁南讽笑,“你还知道换衣服啊?我以为你已经彻底堕落了呢,看看你把自己弄成怎么样了?能耐了啊,都学会买醉了,才多久不见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辛雁南!”辛妍火了,声音一下提上来,气势汹汹地瞪着同样满脸火气的辛雁南:“你到底什么了?一大早的吃火药了?!有话不能好好说吗?干嘛非得这样阴阳怪气的!”

辛雁南确实是吃火药了,尤其是刚刚一眼见到辛妍那一副面容焦悴的样子,肺都要气炸了,从小就被全家人桥生惯养的女孩儿,离家之前多娇气啊,这才离家多久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昨天听闻安凯跟陈氏联姻的消息时,他真是恨不得马上飞过来狠狠揍安泽恒一顿。

正巧顾南睿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两杯水,站在原地看着正在互掐的两兄妹,轻咳一声刷了一下存在感,在那两兄妹同时看过来的时候无辜的耸耸肩,“要么进来喝水要么直接出去掐。”说完不管那两兄妹是什么表情,直接往客厅那边走去。

“……”辛妍无语,看看顾南睿挺拔的背影,又看看眼前自家哥哥英俊的脸,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现在可以肯定是的辛雁南跟顾南睿关系绝对很好。

她一点都不想跟这两个人精继续呆下去,正要说你自己先回去换衣服,却悴不及防的被辛雁南拉着手臂往里走,压着她在沙发上坐下,“先坐一会儿,一会儿送你回去换衣服然后一起吃午饭。”

辛妍看看对面慵懒的靠在沙发背上的顾南睿,再看辛雁南不容置疑的模样,认命的老实坐着,她其实不敢跟辛雁南多呆是担心一会儿他追问自己为何醉酒的时候她不知道怎样回答,当初不顾一切离开家人的庇护,却换来现在这个局面,她不知道怎样开口。

辛妍才坐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在心里做了一番斗争,然后才迟疑的问顾南睿:“顾总,不知道昨晚从酒吧出来的时候顾总有没有看到我的手机。”

顾南睿睨了辛妍一眼,漫不经心的模样:“辛小姐真是太客气了,我怎么会看到辛小姐的手机呢?”

不知道是不是辛妍的错觉,总觉得顾南睿在辛小姐那几个字上语气咬的特别重,从他低沉醇厚的嗓音里叫出来总以一种眷恋缠绵的韵味儿,如果没有里面那种意味深长的戏谑就更好了!

辛妍一口气噎住,“顾南睿!”一双大眼瞪着顾南睿,非常不满,若不是顾忌辛雁南,她真想直接甩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