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2章
时光如梦,花为谁容
小雪满楼
3266
2017-05-19 19:46

剩下的五个女孩被抬出了阴暗血腥的地下室,这是所有人噩梦开始的地方却不是噩梦终结的地方。南宫璟池的黑色长袍在阴湿冰冷的地板上拖过,干架上的女孩都忍着剧痛看着这个夺目的男子,深绿色的眼睛藏着寂寂的深潭,没有波折的眼神从她们身上划过最终落在了一身白衣朵朵血墨点染的花妗身上。

寂静的眼波深潭是被吹皱的一泓春池,他蹲子握住她因为剧痛而冰凉的双手,语气柔和“花妗,你没事吧!”这些被一号看在眼里,她的心中涌过一丝波动,她们这里所有女孩的生死,卑贱的不过是南宫家族长袍下的一抹尘土。

她开始嫉妒被妖魅倾城的男子手中握住的“花妗”,一开始她就如此的与众不同,自己的坚持忍耐只是不想这样的死去。在她的眼中只是永远不变的平淡与漠然,她不在意自己的生死,那么为什么她要活下来!被南宫璟池握住的少女没有说话,她似乎不会说话,谁也没有听过她开口讲话。

听到呼唤的花妗,转过头用金色的眼瞳看着他,只是一片迷茫纯净的金色,没有任何情感的金色。南宫璟池站起身声音变为鬼都的主人,冷漠高傲的语气“把她,给我抬进我的房间,我亲自照顾她!”

抬着担架戴着鬼脸面具一身黑袍的仆人,不敢抬头只是同一声音的回答“是!”绝对的主仆关系。

熟悉的房间,黑色水晶的地板依旧是一尘不染,昏暗的太窗外面仍旧是终年不变的飘雪。紫貂的暖被,床下燃起的火炉中黄红色的火舌也是如旧,唯一多出的就是床头的案几上摆上了一束插在透明琉璃瓶中血色的曼珠沙华。这是黑白色的视野中最为夺目的色彩,在一片混沌毫无意义的黑暗中悄然绽放的血色。

南宫璟池抱着白衣的花妗走进了房间,眼睛瞥见了那一团灼目的血红,冰冷的脸上闪过一抹残忍的笑意“杀戮已经开始了!”轻轻地把花妗放在床上,看着她的一双小脚已经被白色绷带包扎的严严实实的了。绿色的深潭里闪过阳光的波纹,南宫璟池伸出苍白的手轻轻地上她的脸颊,“花妗,我知道这样会很为难你,但只是唯一的办法,你能留在我的身边的唯一方法。”

床上面色惨白的少女似乎陷入了昏睡,没能看见她的主人目光中的心疼,他此生仅有一次的心疼。南宫璟池静静坐在床上,与她十指相扣就像他从噩梦中惊醒的夜晚一样。守着她,看着她熟睡中皱起的眉头。看着天窗外的飞雪,回忆起送她去地下炼狱时说的话,他是那么的担心。担心她会死在里面,几十个里面能活着出来的寥寥无几。他所能做的只是凝视着她的金眸操纵着她的心蛊,重复着一句话,你一定要活着回到我的身边。他不知道她明白了没有,从她没有丝毫起伏、绝色孤傲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进去吧!”他话音刚落,黑发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她毫不犹豫地转身推开炼狱场的铁门走了进去,留给他一个决绝毫不留恋的背影。“或许她听懂了”南宫璟池冰冷的脸色忧虑还在,现在眉宇间只是多了一份期待。期待她回来,期待她的蜕变。

三天后是杀戮训练,三天的时间很短。从飞雪的夜幕中飞入一个黑色的身影,黑色的斗篷沾满落雪戴着鬼脸的面具。声音独特的嘶哑“主人,进攻漓国的事情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五个‘血魔’人选已经...”南宫璟池转过头看了一眼在熟睡的花妗,将手指放在嘴边“嘘”的手势,戴着鬼面具的男子,轻轻地退到了阴暗的角落中消失了。他们的身影犹如鬼魅,除了从窗外带来的一股寒气没有丝毫的证明表示他们存在过。

南宫璟池倾城的容颜在橘红色的炉火中镀上了温柔的光辉,嘴角的笑容也柔和了几分。他雪白的双足踩在黑色的地板上毫无声响,走到床边盯着她苍白的脸“花妗,对不起,可能要牺牲你们了。”熟睡的少女在梦魇中遇见什么痛苦,闭紧的眼眶中滑落两条泪痕,南宫璟池满脸的惊讶想要伸手去帮她擦去,指尖碰到她温热的泪时缩回了手,不管是什么样的痛苦都是自己带给她,自己有什么资格为她擦去眼泪呢!

转眼三天云烟已过。花妗一身的白衣不沾尘土,被南宫璟池送到炼狱场的门口。门口是铜制的图案一朵盛开到极致的曼珠沙华,暗黑色的旧铜色,雕刻的细节处都是用黑红色的颜料填满,整朵花说不出的巨大与诡异。

“花妗”他扳过她的身子对上她金色的眼睛,认真的眼神像是在许下一个一生一世的誓言“记住,要走出来!”花妗人偶的脸上没有一点的变化,他相信她明白了。其他的四个女孩也来了,一号看见南宫璟池对二号女孩特别的关心与呵护,甚至她们的衣服都不一样。自己的骄傲变成了怒火,她有什么资格享有这么多的东西!脸上原本不动声色的表情微微变得扭曲。除了花妗,其他四个女孩的衣服都是血红色,是被崇拜的曼珠沙华的血腥之色。

这次仍旧是阴暗潮湿的地下室,不同的是中间挂着了一个巨大的圆形擂台,黑色的背景下绘着枝叶繁荣的血色曼珠沙华。“上去!”独眼的男人吼着,五个女孩从绳制的垂梯上爬上了凌空摇晃的擂台。“手背后面!”同时五个女孩动作整齐叉开双手背在腰后,独眼还是比较满意的,至少她们懂得顺从才是活下去的唯一办法。

“今天教你们的是搏斗术,不过在此之前,先模仿我的姿势做五百个俯卧撑”擂台是用五根粗壮的钢丝吊起悬挂在空中的,一直在空中晃动,但是五个女孩仍旧俯子,做着俯卧撑。“以后每次都要做,在学习新东西之前先要的是身体的底子!”

独眼坐在高处的看台上,俯视下面的一切。脚上的伤都没有好,三号绷紧的脚掌鲜血不断涌出,尖叫一声倒在了擂台上。独眼看着,竖起右手做了“上”这个动作,一个男人粗壮结实的胳膊抓住绳梯,一个倒挂。头朝下脚尖先点在了擂台上,松手的同时脚尖用力一瞬间立在了擂台上。他一步一步走进,手中握着鞭子,三号的瞳孔因为恐惧而放大。三号恐惧的继续趴下继续做俯卧撑,脚掌的鲜血顺着悬空的擂台一滴滴掉落在地面上,被鲜血染红的曼珠沙华图腾越发的

迷人。

五个人做完后,用力的脚掌都是鲜血淋漓,独眼嗅着空气中血液的芬芳一脸的陶醉,站起身子铿锵有力的说着:“今天我要教你们的是搏斗术,第一要注意对方的空门与弱点,第二是躲闪保护自己,第三是借力使力。在守的时候就要懂得伺机而动,抓住弱点后立马进攻,强大的对手暴露出自己的空门弱点只有一瞬间,你们进攻的机会也只有那么一瞬,所以攻的时候就要出手狠、准、快。最难掌握的就是借力使力,你要将对方给你的力量嫁接返还给对方,这个需要的不是力量是这里”独眼指指自己的脑袋。“必须协调好自己的身体,还需要看清对方的出手力道,攻击你的位置,想象你就是一个弹簧,他给你,你要弹还给他。”

独眼继续勾勾手指,从黑暗中走出另一个上身健壮魁梧的男子,“看好了!”那个男人先出了手,重重的一拳先打向了独眼的左脸,独眼撇过脸躲过。下一秒沉重的拳头从右边挥来,独眼快速的低下头,低头的瞬间从对方伸出两只拳头攻击自己,而毫无保护的胸口掠过风速狠命地出拳往上重击在对手的下颚上。清晰的碎裂声传来,男人倒下了,下颚骨被打碎了,满嘴的鲜血吐了出来。

看擂台上观望的女孩们都恐惧心寒地捏紧了拳头。阴暗中另外两个男子出现带着鬼脸的面具,将这个被打碎下颚骨的男人拖了下去。

“看明白了吗?”独眼眼神狠烈泛红的盯着下面的女孩,大家都温顺地点点头。“很好!”这时,独眼的背后出现了另一个同样的男人,他从背后偷袭。一把抱住了独眼的腰,独眼惊觉狠命地左摇右晃都难以拜托腰间的蛮力。独眼利用腰间的禁锢,翘起

用力一蹬面前的栏杆,一个向后的推力抱着他的男人撞在了后面的墙上。腰间的双手也松了下来,独眼趁机用握膀用胳膊肘用劲撞上背后男子的肩骨,男子吃痛松开了他腰间的胳膊。当独眼站起来的时候,栏杆外跳上另个男子,身体轻盈的站在栏杆上面谁也没动与独眼对视,忽然男子在栏杆上原地一跃,手拍墙壁一个直攻独眼脑袋的劲腿就扫了过去,独眼看清他要攻来的方向,算准他到达自己脑袋的时候,下弯腰躲过这一腿同时伸出手抓住他的腿利用他往后退去的力道,将他顺着惯性的方向扔了出去。

男人被扔出栏杆摔在了地上,了一会就不动了,阴暗中鬼脸的使者出现把这具尸体也拖了下去。

擂台上血色曼珠沙华在幽暗的烛火下泛着诡异妖娆的光芒,这一场杀戮才刚刚开始。无尽黑色的浓雾中,黑色的水池里一朵曼珠沙华吸饱了尸体流出的血液,砰然绽放,血腥的芬芳。周围站着带着鬼脸面具的男人,把手中刚刚拖来的尸体又扔了进去,看着满池绽放的曼珠沙华,整齐地跪在血池边静等救赎他们的神祗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