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4章
时光如梦,花为谁容
小雪满楼
3033
2018-05-28 13:27

在鬼都时间像是被无限的拉长。南宫璟池换了一个舒适的姿势坐在绘着曼珠沙华的雕木椅上,绿色清冷的眸子一直凝视着空中飞洒的落雪。日夜不断的风雪让他已经忘记了“阳光”,“生机”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

一阵寒风涌入,吹散了铜炉里摇曳升腾的青烟。一捧飞雪掠过他如墨发丝,并不温暖的怀里有几片残雪没有化开。黑色层叠的衣袍垂在黑色水晶的地上,衣服上繁复刺绣的红色花朵在雪夜中凝结成一片妖娆的血色。

宽大的衣袍被风挑开,露出他苍白如雪的肌肤,在血红色花案的衬托下,他是如此的倾城妖娆。盛放的曼珠沙华也不过是他指尖落下的豆蔻朱丹。风雪似乎更适合他的气质,他坐在椅子上,静若沉睡。修长的指节抚着太阳穴,轻薄如蝉翼的睫毛上粘着细碎的飘雪。如果不是他鲜红嗜血的唇,他就像冰雪堆砌成的人偶。

谁也没有真正懂过他。安静独处的时候,他像是一阵寒风或是一片落雪,冰冷而又静谧。展现在世人面前的他却是嗜血的修罗,残暴狠厉是一朵开在黄泉路上绝艳的曼珠沙华。

鬼影无声的出现在他的身边,黑色的长袍拖在水晶地板上悄无声息。“主人,圣女已经接受了命令。漓国那边‘花千阁’进行的也很顺利!”

鬼影单膝跪着冰冷的黑色地面上,他们没有南宫血脉。南宫一族是对寒冷,疼痛都没有感知的奇特种族,同样他们的血液也不会因为极寒而凝固。而这些选拔出来的鬼影只是普通人,在风雪不断的“鬼都”你可能不被杀死但是只要你走出“鬼塔”,你必定会被冻死在外面。

南宫璟池一直没有回答,跪着的鬼影一直静止不动。他门作为“鬼影”同样也被喂了蛊虫,比起正常人,他们有更强的忍耐力和意志力,最敏感的还是洞察力。他能感受到“主人”的心跳,睫毛微微的颤动,他知道南宫璟池是醒着的。

一段时间的沉默寂静之后,铜炉里的余火已经被寒风吹灭。他慵懒冷淡的开了口“独眼给她们的训练怎么样了?”

“她们都很出色。”鬼影嘶哑的声音响起。

南宫璟池知道自己想打听的人是花妗,但是他从不会轻易透露出自己的感情。他就像“鬼塔”用厚实的黑色水晶包裹着,外表冷血无情,内心却没有被冰封掉。

苍白的手腕轻轻一挥,“下去吧。”不出意外听到骨头脆裂的声响,跪在地上的鬼影发出一声闷哼。但是主人的命令必须执行,他颤抖的站了起来,黑色的衣袍带着膝盖上的血肉被活生生的冻在水晶石板上。

他不喜欢自己沉思的时候有人打扰。在飘雪的漠北之巅,他居然想起了那趟漓国之旅。草长莺飞的江南。

血液汩汩流出,惨白的骨头暴露在寒冷的空气里。这只鬼影用披风掩住鬼脸面具,蹒跚的走到房间阴影中闪过一阵黑烟就消失了。南宫璟池看着地板上的血污,尘封不变的容颜露出厌恶的神情。

他轻轻拍拍手,从阴影处又闪现出两个鬼影。“帮我弄干净地上的血迹”说完,南宫璟池就灵活飘逸的越过雕木椅的椅背,一双苍白的脚踩在黑色的水晶石板上,没有声息的离开了,只剩下绣着红色花朵的冗长衣袍在风中飘展开。

鬼塔的某个甬道,里面都是黑色的水流,湍急的水流中间是黑水晶石雕刻出来的曼珠沙华,旁边有四朵小一点的曼珠沙华。一道人影闪过,南宫璟池抖开冗长的衣袍,脚尖轻点站在中间。旁边四朵曼珠沙华上面不知什么时候也出现了四个人影。在阴暗的水道中,看不清楚模样。

站在中央的南宫璟池,目光清冷。他对待朝中元老的“四鬼”从来没有过敬重,他们身上同样流着南宫一族的血脉,或多或少的血脉羁绊都让他们有资格藏着野心,等到羽翼丰满除掉王一统漠北。

东边角传来银铃般悦耳的女声,“璟池哥哥,好久不见。你的‘血魔’训练的还好吗?”她这一声“哥哥”如春风化雨一直到骨子里,令人难以想到漠北的极寒中还有宛如黄鹂的悦耳软语。

而南宫璟池紧锁的眉头没有因为这一声娇滴滴的“哥哥”而舒展,反而皱的更深。

“南宫琴殇,现在我不是你的哥哥……”他语气冷漠,绝美的脸上一片寒气。

南边的曼珠沙华的花座上传来戏谑的笑声,“琴殇别闹了,他是王,我们只是臣子,你还不明白吗?”空气中闪过柔和的光芒,南边角落的黑暗一下子被驱散开。一张令人难忘的柔和俊美的容颜在微弱的光线中慢慢浮现。几只闪着淡蓝色光线的蝴蝶在他周身飞舞着,翅翼煽动后的光线萦绕不去。

只有西边和北边花座上无声无息,他们在浓稠的黑雾中似有似无。只有挥之不去的寒意着在场其他人敏感的感知。他们在这,他们带着最为冷冽的寒气,他们才是漠北真正令人害怕的“怪物”。

南宫璟池不悦的在空中伸起手,五个指尖轻轻划动过,空气中响起“嗡嗡”声。听到这个声音南宫慕月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变得惶恐痛恨。下一秒,纷飞的蝴蝶都变成淡蓝色的粉末洒在南宫慕月的脚下。

这个威慑很是有用,本来躁动不安,心高气傲的南宫琴殇和南宫慕月都安静下来。他们的长袍在吹进密道的冷风中舞动,黑色流动的浓雾重新填满他们之间的空隙,谁也看不见谁的表情。

散发蓝色幽光的蝴蝶,代表着“执念”。只有在鬼都的禁地才能找到一两只,想把它们驯化成能被差使的“蛊”简直是妄想。在开满曼珠沙华的鬼道上它们不是花粉的传播者,而是曼珠沙华的天敌。它每一片翅鳞上都带着剧毒,只要它们飞舞而过,就会有大片的曼珠沙华死亡。在传说中亡魂会受到曼珠沙华的指引回到地狱进行轮回,而它们却会迷惑亡灵让他们想起生前最在意的人或事情,停留在鬼道上不愿轮回。

南宫璟池在片刻的寂静之后,语气平淡的开了口“冷将军,我们的人马有多少?”

浓雾的西角传来中厚威严的声音,他的语气不卑不亢,却给人无形的压迫感“王,我们的人马五万人左右,但是这些人数远比不上江南国家。严寒一直是生育低的重要原因,而且我们的兵马并不适合在温暖湿润的江南战斗。这些不足都不容忽视……”

听完将军的如实禀报,南宫璟池轻轻挥舞一下即将碰到水面的长袍,苍白的赤足闪过,他稳稳的坐在曼珠沙华的中间。一双修长结实的腿垂下,他的脚尖轻点着甬道中湍急的暗流。

冷酷邪魅的绿色眼睛闭上,他修长的手指按住太阳穴。看来踏平漓国,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难道还真的要靠一个女人蚕食离析了这个王朝,真是难堪。

“给那些士兵喂下蛊,能不能以一当十?”他觉得有些累了,声音也变得慵懒起来。

谁也没有说话,“镜祭司,您选出来的圣女也该有用了吧?”不觉的南宫璟池的语调变得嘲弄不屑。

“王好心急。不过魇儿的能力我是知道的,她自然能孕育出各种各样的蛊,只是不知道那些士兵能否驾驭。”他的声音年轻优雅,像泉水叮咚的声响。仔细听来这分优雅中更多的是冰冷无情。

一直没找到机会开口的南宫琴殇,开口就是清脆动人的笑声“镜祭司,为什么只选一个圣女,明明候选人那么多。要是孕育出五万只蛊虫估计魇儿姐姐就没命了,祭司大人不会心疼吗?”

祭司,圣女是南宫王朝中的神官。他代表着最高的力量,而圣女代表着至上的纯洁。南宫琴殇的话分明是对祭司和圣女的亵渎。在鬼都谁都知道圣女到死都不能有感情,她们是最圣洁的存在。必须是南宫直系的血缘,从始至终的处子之身。这样才能表示对神的敬意。

南宫璟池微闭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冷光,他在黑暗中无声的伸出苍白修长的五指该给轻狂无知的妹妹一点惩罚了。

就在他即将动手的那一刹那,祭司优雅温柔的声音传来“魇儿是我一手教大的徒儿怎么会不心疼,只是就算有其他候选人资质上也比不上魇儿的分毫。”

在黑暗中他的气息平缓,心跳正常。谁也不会怀疑南宫镜的回答,他的存在就相当于“神”的存在。只是浓不见五指的黑雾中,他透彻的眼神里闪过一丝与他身份不符的复杂。

琴殇偏偏要掀开某一段尘封的历史。没有人比她更恨坐在中央位置上的南宫璟池,越是痛恨她的声音就越发的纯真无邪,银铃般的笑语连成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