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5章
古代地主婆的幸福生活
Miss、Z_19
3049
2017-05-02 19:28

从自己醒来到现在,李春天一直都在看着这个男子,只看这他沉默的作着琐事,即便是后来将吃食拿进来与自己说话时的神色,都只是淡淡的,像他这个人一般沉默平和。

饶是看着年纪并不大,可李春天依旧觉得眼前这个男子的身上有一股旁人没有的淡漠沉稳的气度。

只是李春天没有想过,这样的一个男子忽然会这样与自己说出这般话来。

虽然他极力隐藏,虽然他的声音几乎听不到任何的起伏,可李春天依旧能从他的眸子里看到一丝藏不住浓烈的感情。

在这一刻,李春天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念头,似乎他刚刚那一番话不是对自己说,又或者不是对自己这具身体的前身说,而是说与了他自己听。

只是李春天却并不打算问什么,有些事情,旁人既然想要隐瞒,那么自己便要当作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猜不到,揭人伤疤的事情,并不讨喜。

更何况听他刚刚说来,即便不清楚前因后果,李春天大大致明白了自己的境遇并不算太好,亦或者说很糟,原都是同命相连的天下可怜人而已。

只是李春天一时间却不知道了怎么言语了。

自己知道的真的太少了,几乎到了问什么错什么的地步,这个男子从一开始与自己对话便没叫过自己名字,以至于自己是谁,李春天到现在也不清楚。

思虑片刻,这才道“你说的我都明白,只是那眼泪早已在昨日苦干了,哭净了!今日便是再要半分也是没有的,我全当自个儿昨天便已经是死了,没了!

今日活过来的便是另一个人,与那些个人都再无瓜葛了!”

李春天这话说的讨巧,虽将不能说的都遮掩了,可也算真真的将自己的境况给说了明白,这身体的原主怕昨日是不是死了就是穿越了,而今日的自己可不就是另外一个人吗?

这是顾行亦却是不知道李春天的想法,只道她是想明白了,淡漠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并不明显的温色道:

“你能这般想便是最好的,你且好好休息,旁的事情不用担心。

我这屋子与村子离的远,最是偏僻,且平日里也无人与我亲近,一时间定不会有人注意到你。”

“谢谢你,只是这般麻烦你,我......”

“你且宽心就是,旁都不必多想,这几日你,睡里间,我会在外头,你若有是叫我便是。”

“嗯。”

李春天心里也是很想赖在这里的,不过该要矫揉造作的装一下的时候,总还是要装一下的,要不然显得自己太汉子了也不好。

虽说一个女人不明不白的住在一个陌生男人家不合适,可是如今她的状况怕是去哪里都不合适。

李春天虽不聪明,可女人天生的直觉还是有一些准的,从一开始,李春天便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十分可信,在自己对这个世界彻底弄清楚之前,赖在这里便是唯一的选择。

傍晚,顾行亦送了夕食进来,依旧是熬的烂熟的稀粥和馍馍,只是这次却多了一盘烤肉。也不知是加了什么料在里头,那肉被烤成诱人的酱红色,且带着浓烈喜人的香气。

顾行亦是个细心的,烤肉被送进来之前,便已经顺着肉质本身的纹理,被细细的切成了薄片状,吃起来并不费劲。

李春天穿越前是个地地道道的食肉动物,可是如今这身体却虚弱的不行,大概是因着生病的关系,对着油腻的荤食却并没有太大的兴趣,饶是那肉做的滋味着实不错,却也吃不了太多,稍稍填了填肚子,李春天便道:“我...我应该要怎么叫你才合适?”

李春天其实想要问名字的,可这个男子与自己明显是认识了,太直接了恐怕会穿帮,便换了一种讲法。

叫他?称呼?顾行亦一愣,是呢,该叫自己什么好呢?

顾行亦忽然觉得有些漠然,村子里的老人曾与自己讲过,自己的名字是当年他爷在他出生之前,花了银钱寻里镇子上的教书先生给起的,叫行亦。

顾行亦其实自己也不清楚这两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也没人与他说过,只是他知道这是他爷留下的,是个极好的名字。

只是这极好的名字从多久开始就没人叫过了呢?

大抵从自己有记性开始便没有了吧,儿时的事情,顾行亦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他不知道是自己刻意忘记的,还是真的已经忘记了。只是忘记了便忘记了与如今的他没有半分的关系。

从七岁开始自己便常年独自一人在小安山上打猎,得了猎物便送去镇上托人卖了,日子虽不算富裕,却也尚可,平日里很少与村子之人有所交集,即便是平日里与自己做买卖的也不够称呼一声顾家小子。

所以,是有多久没人叫过自己了呢?沉默了片刻顾行亦道:

“并不讲究,你平日里叫我行亦即可。”

行亦?邢亦?

应该不是姓邢吧?李春天有些摸不清楚,不过也顾不得这般许多,能有个称呼不会出错便是:

“行亦哥,怕是我还要在你家中多呆几日了,若是不唤名总是有些不方便的,以后我们便直呼名字可行?”

李春天问的有些小心翼翼,可顾行亦却全然没有在意点头道:“嗯,听你的便是。”

上面这番话,李春天讲的刻意,目的便是希望这个叫行亦的男子能直接开口唤自己,自己也能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叫什么名字。却不想得到的竟然是这般一个答案,自己且不是白问了?

李春天有些泄气,此时的她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地下工作者,正在冒着生命危险紧张的与敌人周旋,可是敌人不知是天生脑子木还是太过狡猾,半天都不上当。

“行亦哥,你可是不知我名的?”

“不是,我知的。”

“那为何却不唤我名?”

虽说这般问显得有些轻佻,可已然是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了,李春天也顾不上忌讳什么了。

“嗯?”

顾行亦显然没想到李春天会这般直接,当下一愣,只是半晌后依旧轻轻的唤了一声:

“春桃。”

从院子里拿一块前段时间刚刚腌制的野猪肉,细细的切成小块的丁状,又寻两条玉米切成等分的块状,这才一同倒进锅里熬着。只等那腊肉和玉米一同熬嫩熬软了,熬出诱人的浓香后,又切了山药块与白菜一同放进去煮。

其他菜都已经上桌子,就差这最后一盘了,春桃将土灶内的火灭了些,又将锅盖盖上用小火细熬着,这才出了木门站在院子处往小安山方向张望。

顾行亦已经进山三天了,说是要在大雪封山之前再寻些活物出来卖,好安安心心过这个年。

怎么还未回?

李春天,又或者说是现在的李春桃有些心焦,出门前,行亦哥是与他说好的,出去三日便回,最晚也是今早便能回来,可怎生到了村中吃午食的时辰还未回来?

春桃想出门去寻寻,可一想到自己如今的身份便又犹豫了。

虽说这些日子里行亦哥什么都未与自己说,自己也未曾出门一步,可时日久了总是能从不经意的言语间感觉出什么来的,春桃不算聪明的女子,可着实也不傻,多少便也猜出了些什么。

春桃知道顾行亦平日里对自己很好,从不与自己说难听,也不让自己做些什么,饶是自己抢着做些吃食,他也会帮着烧火,虽然言语不多,却是实实在在的好人。

可即便是这样的好人,在他每次出门打猎的时候都会顾左右而言其他的千方百计找各种借口让自己别出门,若不是确定是他回来,不管是谁敲门,自都万万是开不得院门的。

虽说春桃每次都是装作不在意的答应着,可心底里还是明白,李春桃在这个村子里名声狼藉,饶是她从来没有做错过什么,可命便是如此。

从前的春桃是怎么被逼死的,如今的自己只要敢出现在众人眼中,也不过是被逼死的命。

不是李春天胆子小,而是在这未知的世界里,如果不能有足够的实力保护自己,那么就得先遵守这里的游戏规则,要不然你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

家中后院下的地窖里,已经存了大半的吃食,前几日出门前顾行亦便带着春桃下去看过一次,里头除了大量被晒干腌制的肉食,也有与村人交换得来的粮食和各色素菜。

旁的不说,就是这村里寻常人家最常见的吃食苞米粉便有足足六大麻袋,糜子也有四大袋子,稷米粉两大麻袋,饶是金贵的粳米也有一大袋子的。

这处的麻袋与春桃前世见过的那种不一样,不但在材质上更加些,饶是尺寸上也足足大上两倍有余。

这般多的东西,莫说只有他与春桃两个人吃,就算再加两个都可以足足吃上半年有余。

春桃这几日一直很疑惑,按理说不过是过个年,早应绰绰有余才是,可这些时日里,行亦哥每每看天色,眉头便会不自觉的蹙的更深,好似会发生什么大事,却什么也不与春桃说。

大家都在看
许你山河万里
许你山河万里
重生 穿越 甜文 宫斗 契约
宠妻
宠妻
重生 穿越 古言 暗恋 架空 种田 暖文 腹黑王爷冲喜妃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多指教
朕心爱的丑姑娘,请
轻松 权智谋斗 甜宠 种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