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5虚荣心的陷阱
宁缺毋滥
蓝狐魅恋
1851
2017-05-17 17:49

安福,就是名副其实的成熟稳重,活了这么多年,要是不成熟稳重就是白活了,蜜思的不愿意,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分析现下的形式,虽然自己不是蜜思的菜,但是他有蜜思家人的支持,这可是很重要的。

第一天,家电,红包,安福很识相地往蜜思家里送。

第二天,和蜜思去到咖啡店,表现得温纯善意体贴。

第三天,和蜜思吃完饭,笑得很腼腆说想送东西给蜜思。蜜思问他为什么?他说:就是想送点东西给你。他送了枚戒指给蜜思。可以说,安福是披着猪皮打感情牌,从语气到表情都天衣无缝地显示出真诚。果不其然,蜜思觉得抛开一切,就凭一个真心对自己的男人,这份情谊也是值得尊重的。

第四天,再和蜜思去咖啡店培养感情,蜜思不再那么的一脸抗拒。安福乘胜追击,表现得更加的无害和体贴。

第五天,安福致电张婶说想到她家吃个便饭,张婶自然的欢迎。红包,礼物,自然少不了,把张婶和姐姐哄得全程笑眯眯。看着妈妈开心的表情,蜜思突然觉得自己很不孝。

第六天,张婶就找蜜思谈话了。

张婶看着蜜思复杂的脸,低声问:“考虑得怎么样?”

蜜思的眼神依然的暗淡:“妈妈有什么看法?”

“安福人很好,很老实,对你也体贴,是个好老公的人选。”张婶眼里的期待,悉数放大在蜜思的脸上。

蜜思沉默了好久好久,眼前不停飞着天鸣和陈彪的脸。是啊,有什么关系呢?在这个物质的社会,爱情就是方便面里的调味料,只是点缀一下味道而已。

“我听妈妈的安排。”话出,力消。蜜思犹如看到了死刑的宣判。

******

这天的天空,暗沉暗沉的,婚姻登记处的大门,在蜜思看来,和阎王殿没有分别。

老天真是对我不薄啊!蜜思心底绝望地笑,一张脸,挤不出一丝丝的笑容。

蜜思不知道她是怎么进的门,她回过神的时候,看到了安福的护照......

那里,写着,安福的出生年月......

蜜思努力睁着眼睛看清了,如遭雷击!

张婶一路都陪着蜜思,只要她走远一步,蜜思就如溺水的婴儿,紧张地喊她,张婶是寸步不离蜜思的身旁。此刻,安福的出生年月,张婶看得一清二楚。

只有蜜思清楚,一路走来,她多么的希望妈妈奇迹般拉过她的手,对她说:小思,这婚,不结了。

可是,没有。没有奇迹,雷击倒是有了。

安福的护照上,清清楚楚地证明了,他,比蜜思大了足足18年。

真相来得太突然,蜜思和张婶定在当场。

蜜思什么都看不见了,仿佛被某个物体遮住了眼睛,牵住了神智。

她不知道当时她为什么会签了名,不知道怎样照了结婚照,不知道怎样回的家......

她什么都不知道,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是罗安福的合法妻子!

******

罗安福回国的时间很紧迫,登记后的第三天,他就飞出了国外。

法律上,是合法夫妻了,却没有实行过任何的夫妻之实。也许是心虚,登记后,罗安福都没有约蜜思见面。直至出国的前一晚,他终于约了蜜思,还是在咖啡厅。

看着眼前自己的合法妻子,罗安福知道蜜思还没有缓冲过来。

从入座到结账,蜜思几乎没有说过话。

罗安福:“我明天就出去了。”

蜜思:“嗯。”

罗安福:“你的证件给我,我找人办手续。”

蜜思从手袋拿出证件,放到罗安福的面前。

罗安福口袋掏出两万块,放到蜜思面前:“手续办好大约要半年,这些钱你拿着用,用完我会再寄钱回来给你的。”

蜜思:“嗯。”

******

蜜思觉得对于罗安福来说,就如一只宠物,那一纸婚纸就是一个形式。

罗安福到国外后,除了每个月寄钱回来给蜜思会打个电话,其余时间,销声匿迹。

一个多月时间过去了,蜜思总算是回过神来了,然后,她又继续雷击了。

此时的她,只懂得震惊痴呆,完全没有意识到,罗安福这样的行为,已经构成了骗婚醉。不,不是骗婚罪,因为,签字之前,罗安福的年龄,是有目共睹的。只能说,罗安福赌蜜思和张婶不会当场离开。事实证明,他赌赢了。只要蜜思签字了,想离婚,那是愚公移山,手无缚鸡之力的蜜思一家,没有胆量去赌。

开始的时候,蜜思拼命安慰自己,只要罗安福对自己好,她认命了。可是,罗安福的冷宫处理法,实在让蜜思如履薄冰。蜜思觉得,这辈子,她的人生都毁了。

福不双至,祸不单行。人生往下跌的时候,就像一块陨石,跌下去了,还会碎。一切就如一个绝症,蜜思不停地接受治疗,每一次,一只脚在阎王的殿内,仅存求生的本能,让她硬是留着一口气,继续残存。 蜜思誓死想不到,更精彩的在后头,一波接一波。

自暴自弃,绝对是不成熟的表现,可是,除了喝酒,蜜思几乎想不到能缓解她破裂的心脏的方法,即使一秒,她也想抛开一切。她狠狠地喝酒,狠狠地醉!她觉得她在用自己的身体玩火,可是她不介意。人生已经这么坏了,还差更坏吗?她的下半生已经毁了,她还差更毁吗?还能更毁吗?

蜜思绝对是在玩火,抱着引火自焚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