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10离婚
宁缺毋滥
蓝狐魅恋
1713
历史久远

蜜思在房间里混乱了好久,直至,听到房门磁卡的开门声,她犹如被雷击中,快速地躺在床上,盖上被子,闭上眼睛装睡。 她听到,安福平稳的脚步声在房间里走动,然后走到行李箱旁停下,拉开链子…… 再然后,是安福拿衣服的声音,最后,是淋浴间哗啦啦的水声…… 如常,没有风吹草动。 之前的时间,蜜思随是失眠,但是每天到了早上5点左右,她就坚持不住睡着了的,可是,今晚,她哪里睡得着? 明天,就可以回广东了,回广东后,安福会停留5天再出去国外。 ****** 安福这件事,蜜思在回到家里后,毫不犹豫的就对她妈妈张婶说了! 恩,如遭雷击,张婶几近痴呆,还没能在这个冲击中缓过神来。 回过神后的第一句居然是:“你是不是有了别的男人?” 蜜思一愕,随即眼泪泛滥!这就是她的妈妈!在这种情况下她居然还想着让女儿嫁给一个这样的男人! 张婶看着蜜思疯狂落泪的脸,心底泛痛!血浓于水,看着女儿这么绝望心碎的表情,她又怎能不心疼?自己,真的太过自私了!太多偏心了!内疚,满满地向她袭过来!半晌,张婶懊恼心疼地开口问:“你打算怎么办?” “离婚。”蜜思飘渺地说。 这两个字,对张婶一个60年代的农妇来说,无疑是连想都不会想的问题!张婶那个年代,离婚对一个女人来说,就是死亡。 张婶的嘴都张大了。 ****** 安福家门外。这是一栋4层高的独立住宅,很大,平日里都是空落落的,因为安福一家子都在国外。而今天,这屋子,周遭都充满了磁能量。 因为,安福在里面。因为,蜜思和张婶站在门外。 “进去了。”蜜思看着张婶,想要从张婶的眼里寻找勇气。 可是,张婶的眼里满是退缩,满是惶恐。对她来说,这是一个心理挑战。 蜜思伸手,拉住张婶的手臂,不想,张婶缩了缩手臂,没让蜜思拉到。 蜜思失望地看着自己的妈妈。 张婶不敢看蜜思,声音低不可闻:“我在这等你。” 蜜思看了张婶几秒,叹一口气!她知道,张婶是不好意思面对安福,觉得这么做对不起人。可是,是安福欺瞒在先,要怪也只能怪自己。 蜜思收回手,说:“我自己上去了。”转身,拿钥匙开门(蜜思一直有安福家的钥匙。)推开门,蜜思调整一下繁乱的心跳,跨进去! 突然!蜜思的手被拉住了!她回头看—— 只见张婶拉住蜜思的手臂,仍然没看蜜思,却低声说:“我和你一起上去。” 这一刻,蜜思终于感受到了,母爱。到底,妈妈是担心自己的。 ****** 二楼大厅,安福正在看电视,看到蜜思和张婶一起上来了,诧异不已。 “阿姨,你来了,坐。”安福在张婶面前倒是很识相客气,立即起身客气地说。 “好。”张婶看着安福“老实单纯”的脸,心里的内疚更加大了。 蜜思也在安福的对面坐下来了,沉默。 “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情吗?”安福和气道。看着蜜思和张婶严肃的磁场,安福自然也嗅到了不好的味道,只是,他誓死料不到,蜜思会这样做。 蜜思暗暗地深呼吸几次,努力让自己镇定,可是,说出口的时候,语气还是显出了明显的慌张:“我们离婚吧!” 安福的脸部肌肉僵硬化。 张婶的嗓子胆提在了胸膛。 破罐子破摔!蜜思心一横,没看安福的表情,嘴里吐出的话快得像机关枪:“我觉得我们不适合现在也没有摆过酒席行过礼也没有几个人知道我们签字结婚了我也还没出到国外就当没这回事发生过你会找到一个合适你的在这期间你用掉的钱我会赔偿给你的!”蜜思一口气全说完,连标点也省了。 安福和张婶的脸同时一阵黑一阵白,瞪着眼睛看着蜜思说着,直到蜜思停下来了,两人的眼睛还没恢复。 还是,安福淡定,几秒之后,他的脸从不可置信变回了平静如风。目光撇向张婶,他似是安慰似是掩饰:“不要担心,没事的。” 张婶看着安福的脸,心里完全不是滋味!复杂到,她不能形容!失望?愧疚?懊恼?惶恐?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胸口像被一颗大石头砸住,透不过气! 蜜思一口气把话说完,心跳都飞到嗓子胆了,她也不敢看安福,目光闪烁着四处飘。但是,坚决离婚的磁场丝毫不减!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 终于,蜜思受不了了,她站起身,她想立刻逃离,可是,她必须再重申一下,她看着安福坚定地说:“我先走了!我希望你出去前办好手续。”话落,也没看安福,蜜思拉起张婶的手臂就快步走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