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冬莲篇 第7章
永恒
rockszq
3407
历史久远

永恒——冬莲篇(一)

1991年9月3日

不知为何,石虎村的九月总是多雨,就像齐冬莲的心情般忧伤个不停。去年9月父亲去世后,她的世界也下起了永恒的雨,眼泪似乎在那个九月流干。由于还有亲属,福利机构将其送到姑姑和姑父家收养。

雨滴如细丝般在空中拉起长线,轻摸树木的枝头叶梢,那样的温柔、柔软。雨水滋润着万物,却难以打开女孩沉重的心扉。

在学校齐冬莲受到班里同学的冷落,也难怪,谁愿意和克死父亲的人在一起呢?孩子们背地里议论她,说她是害人精,与他亲近的人都没好下场。甚至还有谣言说她被恶灵附身,害死了自己的父亲。被人冷漠的对待,遭受恶毒的流言蜚语,齐冬莲承受着这一切。因为至少还有张淼。

“哎,下雨天又不打伞,又想像上次一样去医疗所吗?”一个温柔,充满磁性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齐冬莲笑着回头,眯起眼睛回答:“才没那么容易生病,是吧。”

齐冬莲笑眯眯地看着张淼和他外号叫“胡子”的同学一前一后走来。张淼为齐冬莲撑起伞,摸着她的脑袋说:“都淋湿了,一会带你去我们班拿毛巾给你擦擦。”

张淼不规整的短发被雨水淋湿,脸上的笑容像阳光一样耀眼,有时齐冬莲甚至不敢直视。林中兴则完全是另一幅样子,留着中分长发的他一脸痞气,虽然和张淼一样身材高大,却总爱弓着腰。出身警察家的林中兴和黑道世家里的张淼身份对调下才像话。

连绵细雨将教学楼的红砖墙冲刷得愈加发红,齐冬莲觉得那颜色刺眼。高中部在二楼,张淼和林中兴停好自行车便带着齐冬莲上楼。楼道里已经来的学生们开始纷纷议论,很多女同学投来羡慕和嫉妒的眼光。毕竟在这小村里很难见到像张淼这样俊美的男生。仰慕张淼的女孩们开始窃窃私语:“那个灾星总缠着张淼不放,讨厌死了。”“是啊是啊,明明都把自己父亲都克死了,还总跟着张淼,真怕会带来什么厄运。”“就是了,自己什么都不是却总赖着张淼,真不要脸!”

直到林中兴龇牙咧嘴地瞪着交头接耳的学生们时他们才渐渐散去。张淼在前,林中兴殿后,齐冬莲就这样在二人的保护下来到二楼高二班教室。张淼进屋从教室最末端的学生储物柜里拿出一条毛巾,递给齐冬莲。“谢谢张淼哥。”齐冬莲开心地接过毛巾开始擦拭被淋湿的长发。

“傻丫头,你和我亲妹妹一样,说什么谢谢。”张淼英俊的脸上露出无比温柔的神情。

“老哥呐,那我是谁的妹妹啊~”大嗓门张滢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教室后门喊道。

“当然是我妹妹了。”张淼冷静地回答。

张滢猛地扑上来,抱住哥哥的脖子,张淼把她抱起,转了一圈才放下。“都多大了?还这么淘。”张淼微笑着教训妹妹。“快上课了吧,都回去吧,别闹了。”

张滢切了一声从后门溜出去,临走还不忘踩林中兴一脚。齐冬莲把毛巾递还给张淼,怯生生地说:“对不起,把你毛巾弄脏了。”

张淼依旧保持着迷人的微笑,用手梳理着被齐冬莲擦乱的头发说:“先放你那吧,雨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齐冬莲傻笑着攥着毛巾说:“我一定会洗干净后再还回来的。”边说边跑下楼。

林中兴斜靠在门框上坏笑着说:“张淼,她指的是毛巾吧?”张淼并不理他,回到座位上扭头看向窗外,快到关门的时间了,教导主任徐大石已摇着半秃的脑袋站在门口等着抓迟到的学生。

齐冬莲回到教室,仔细把毛巾叠起收好,心中充满快乐幸福的感觉。“喂,扫把星,把东西交出来。”一个冰冷严厉的声音打破了她美好却短暂的感觉。把手支在课桌上的漂亮女生用鄙夷的眼光看着她,这个叫凌若兰的女孩一直喜欢刁难齐冬莲。

“什么东西?”齐冬莲紧张地问。

“还装傻!当然是张淼给你的东西喽,你怎么配拿他的东西,只有若兰才有资格。”站在凌若兰身旁叉着腰说话的女孩叫许圆圆,体态和她的名字一样也挺圆。

“只是借用下而已,洗完就还回去。”齐冬莲解释道。

“那也不行,会给张淼带来厄运的!”凌若兰比她的朋友身材好得多,纤细的身躯画出美丽的曲线,身材高挑的她总是打扮的很入时,是班里为数不多用化妆品的姑娘。

“还不回到座位上,想被送到徐主任哪里去吗?”张静老师站在门口说道,解救了陷入困境的齐冬莲。

齐冬莲不知为什么自己命运会如此悲惨,在父亲过世后一切都变了。曾经要好的朋友逐渐疏远她,同学在背后议论她,凌若兰总是找茬欺负她……不知这一切何时会结束。齐冬莲感觉自己的悲剧就像这窗外的秋雨般连绵不绝,没有终点,没有尽头。

冬莲篇(二)

从凌晨开始哭泣的天空终于在傍晚停止流泪,齐冬莲的世界也仿佛迎来了久违的晴朗,给她带来温暖阳光的就是张淼。张淼身上永远撒发着迷人的味道,像阳光般耀眼、温暖,永远保持着微笑,对待任何人都显得彬彬有礼。

被雨水浸过的土地变得有些发粘,踩上去不再那么坚硬、无情。那柔软的感觉会从脚一直传到齐冬莲身上,让她感到安心。突然两辆自行车从她身边擦过,然后横在前面拦住去路。来的正是凌若云和许圆圆。

“跑的还挺快。”许圆圆边说变笨拙地下车。

“在学校有老师盯着,现在看谁来救你。”比齐冬莲高出小半头的凌若云冷冷说道。

齐冬莲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许圆圆上前一把抓住她肩膀说道:“赶快把东西交出来,否则别想回家。”齐冬莲把装有张淼毛巾的书包紧紧抱在胸前,拼命摇头。

“动手!”随着凌若云一声令下,许圆圆开始抢夺书包。齐冬莲死命抱住书包,任凭她怎么拉扯都不肯松手。

“看来不给她点颜色是不行了。”凌若兰说着扬起了涂着指甲油的手。还没等她手落下,就被只肤色健康的手在空中拦住。拦住她的是张滢。

张滢目光凌厉,许圆圆吓得不敢动。凌若兰气势也大减,只是嘴上还死撑:“张家小姐,她和你有什么关系。难不成要用家里的势力压人?”张滢嘴角上翘冷冷一笑道:“还用得上动用家里势力?少看不起人了!她和我什么关系?这不明摆着么,她是我朋友。这件事不想让我哥哥知道的话就离齐冬莲远点。”

“我们走。”凌若兰将许圆圆喊过来,毕竟和黑道家里的小姐作对不是明智的。凌若兰摸着被捏的发疼的手臂蹬上自行车走远。

张滢扶起诧异的齐冬莲,帮她整理被扯皱的衣服。“谢谢你……”齐冬莲重新把书包背到身后说。

“啊?不用客气了,我们不是朋友嘛。”张滢显得毫不在意。可这句话却触动了女孩长久不安的心。

“真的可以吗?真的可以和你做朋友吗?”齐冬莲张大了眼望着搭救自己的并愿意和自己做朋友的人。

“唉?脑袋是不是被那个胖妞敲坏了。淼哥都说你和妹妹一样了,自然我们就是朋友吧。”

齐冬莲再也控制不住在眼里打转的泪水,兴奋地抓住张滢的手,激动得说不出话。“这是什么情况?难道真的被打坏了?要不要去医疗所看下……”张滢显得不知所措。

“对不起,明明很开心的,可是却控制不住,对不起……”齐冬莲喜极而泣,泪水突破长长的睫毛,从美丽的大眼睛里流出。此时她心中的雨终于停下,她的世界迎来久违的晴朗。

“不用为这种事情道歉啦,”张滢拍着她肩膀说,“刚才的胖妞和凌家的丫头应该不会再找你麻烦了。哥哥最讨厌欺负别人的家伙。想必她最不愿意被哥哥讨厌吧。”

齐冬莲和推着自行车的张滢并排走在村路上,九月的长风在阴雨过后总能带湿的味道。乌云散去的天空显得格外高远、清明。黄昏把树木的影子拉长,从叶缝里斜

地面上,带来一片金黄。在平静的村庄里,在的斜阳下,一切都显得平和、安详。齐冬莲仿佛也感觉出有幸福的味道。

“齐冬莲,你家并不近,怎么不骑车?以后骑车吧,这样可以和我们一起上下学。”在快到家时张滢问道。

“我……不会骑。”其实齐冬莲也买不起,她零用钱都是靠积攒没人要的饮料瓶换来的。

“这种事情不用担心啦,”张滢丝毫没注意到穷困女孩脸上的尴尬,“交给我们就是了。”

看着张滢进入高大院墙内,齐冬莲心中泛起阵阵酸楚。在学校要穿校服,所以没人注意到她一年没穿过其他的衣服了。姑姑和姑父无论如何都不会出钱给她买自行车的,那可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姑父嗜酒如命,家里本已贫困不堪,收养自己多半是因为可以得到政府和福利机构的补贴。可每个月补贴金一到手马上就会被他挥霍一空,现在只是勉强维持生活而已。

不过张滢马上从落寞的心情中走出,以后休息的时候去县里打工好了,据说新开了一家咖啡厅,去当服务员的话会有不错的收入。毕竟今天交到了朋友,她不单有张淼哥哥,还有了张滢,甚至还被邀请一起上下学,她觉得没有比这更开心的事了。她决定今天不再去捡瓶子卖,回家后要洗个澡,然后美美地躺在她居住的北面小屋里把今天的美好心情记录下来。

今夜齐冬莲兴奋得久久没能入睡,直到弯月越过小树林,夜幕被群星点缀时她才睡着。在梦里她骑着蓝色的自行车追逐着张淼、张滢兄妹俩,在省道的柏油路上飞驰,穿过路旁大片的麦田和原野,一路上都可以闻到花草的芳香味道。她好久没做过这般美好的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