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冬莲篇 第8章
永恒
rockszq
3306
2018-05-28 13:27

冬莲篇(三)

1991年9月7日,周五

也许昨晚练习骑车练得太累了,齐冬莲今天起的比平日要晚。起床后她快速穿好校服,拎起书包冲出门向张家庄园跑去。刚跑出门没多远,就看见张淼、张滢兄妹骑着车从不远处往这边赶。

“齐冬莲呐,终于被我们堵家门一次啦,天天出门就看见你等着心里充满罪恶感呐,”张滢边骑车边挥手大喊,一副胜利的样子,“让女孩久等可是犯罪,我可不能总当犯人呐~”

转眼间二人已来到齐冬莲身前,张淼随手理了下被风吹到一边的头发,一脚点地挺住自行车说道:“身上还疼么?这几天没少吃苦,真是难为你了。”

“才不是,”齐冬莲感觉羞愧难当,“明明是为了教我骑车,给你们添麻烦了。”

“唉?麻烦?没看出来哥哥和胡子很开心的样子吗?”张滢也下车,撇着嘴说道。“话说胡子那家伙真的没问题吗?怎么看都是一副犯罪分子的嘴脸呐,不会对冬莲有什么企图吧?”

“不会啦,林学长他人其实挺好的。”齐冬莲很珍惜每个把她当朋友的人。

“切,”张滢一脸不屑的神情,“也就你把他当好人,要小心呐。”

“冬莲,昨天看你练的不错了,以你现在的状况应该可以骑车上路了吧?”张淼边说边从自行车上下来。“要不今天你骑张滢的车试试?”

“啊?”齐冬莲有些不知所措,“那个……在院子里骑倒是还行,不过上路的话,遇到行人会很害怕,是吧。”她更喜欢坐在张淼车后座上,拉着张淼哥的校服衬衫。很多次她都想保住这个温柔的哥哥,把头贴在他宽广厚实的背部,不过一直没好意思行动。有时齐冬莲会想:能这么一直下去就好了。和朋友们在一起,她有着难以描述的快乐感和安全感,这感觉在父亲过世前她才拥有。

张淼已经把妹妹的车拉过来,示意齐冬莲坐上。“我会在后面把着你的。”他说。

齐冬莲小心翼翼地坐上这辆亮黑色的自行车,电镀的车把因为磨损失去了原有的光泽,脚蹬也摔掉了一小块。她在练车时没少摔,大多数时候她人都会被张淼扶住,但张滢的车就没那么幸运了。好在张滢对此表现的毫不关心,但齐冬莲仍下定决心以后一定攒钱给张滢买个新自行车。

齐冬莲可以感觉到张淼在身后扶着车货架,耳边传来他熟悉温柔的声音:“骑吧,你没问题的。”齐冬莲鼓起勇气瞪起自行车向前行去,起初还歪歪扭扭掌握不大好平衡,不过速度上来后感觉就好多了。

“怎么样,和在院子里差不多吧?”身后传来张滢的喊声。

齐冬莲兴奋地对身后的张淼说:“张淼哥,我学会骑车了,是吧。”可没得到任何回应,这是她才发现车的重量不对,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张淼已经不在了。她顿时乱了方寸,本来平稳的车把也变得不听使唤。这时一只健壮的手臂按在了她腕子上,那么的温暖。张淼载着妹妹已经追上来了,“别担心,我们就在你身边,只管骑就是了。”他说着松开了按在齐冬莲身上的手。

是啊,有张淼哥在有什么好怕的呢?齐冬莲放松了心情,车也稳定下来。秋风在耳边拉起她的略微卷曲的长发,女孩在风中肆意地笑着,无比欢快。

到学校后张淼满意地说:“这不是挺好么,看来你骑车已经没问题了。”

受到表扬的齐冬莲格外开心,欢喜地下车后说道:“恩,就差车了,明天周六我开始去县里打工。”

“那要到等什么时候才能买自行车?”张滢从车后座跳下来,“交给我们吧,周六我们和你一起去县里。”

“啊?教我学车就够添麻烦的了,我绝对不会再让你们给我买车了,绝对。”

“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我们可没说给你买车,我们是去赢车,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张滢神秘一笑跑上教学楼。

齐冬莲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严厉的教导主任徐大石对小学部六年级的王梦涵格外照顾。就算她迟到也绝不会被罚站,虽然王梦涵有着乌黑顺直的长发和洋娃娃般娇小可爱的面容,但徐主任绝不是会轻易放水的人。齐冬莲带着好奇问了张淼哥,张淼笑着告诉她那是因为小梦涵家族是历代侍奉石虎娘娘的,所以在村里很受尊敬。张淼还告诉她对王梦涵感兴趣的话,中午可以来二楼高中部吃饭,张滢很喜欢那孩子,经常中午会“抓”她上楼一起吃午餐。

被邀请一起用餐了,齐冬莲心里美滋滋的,只有最好的朋友才会被邀请一起分享食物吧?女孩的世界里仿佛又添加了几分色彩。

上午的时间好像变得很漫长,每一秒都走的拖泥带水。齐冬莲怀着无比憧憬和忐忑的心情期待着中午一起用餐。张淼哥能喂我吃饭就好了,就一口,一口就好。女孩幻想着大哥哥让对她说“张嘴啊

——”的温柔神情。

经过漫长的等待和众多美好的幻想,终于盼来了中午放学的铃声。徐大石手中摇晃的下课铃声此刻在齐冬莲听来仿若天籁。她抓起饭盒就往楼上跑,在缓步台转弯处因为速度过快险些摔倒。到达二楼时,正看见张淼和林中兴从教室前门出来,她赶忙整理头发,平稳气息。

“冬莲来啦。”张淼笑着和她打招呼,“张滢刚从另一侧的楼梯下去了,她要到小学部把王梦涵带来。”

小学部就是校园北部的平房。

等张滢拉着王梦涵回来时,张淼和林中兴已经开吃,只有齐冬莲等着。张滢把王梦涵推进教室嚷嚷着:“怎么样?怎么样?小不点可爱吧,真让人受不了啊~”

小梦涵尴尬地笑着,白净的小脸蛋染上一抹晕红,这倾倒众生的可爱模样看着就让人怜爱。长大后必定是个秀美的倾国美人,更让人奇怪的是她身上散发着神秘的味道,若有似无,在她身边会让人心神平静,充满安全感。

“人到齐了,”张滢大声宣布道,“我们五人将组成一个队伍,参加县里的学生比赛。优胜奖励就是——自行车”

齐冬莲此时感觉很幸福。

冬莲篇(四)

1991年9月7日,周六

周六上午的晴空像大海一样湛蓝,零星散落在天际的云朵像是海水掀起的浪花。齐冬莲随着张淼兄妹走走前往大巴车站的路上,她的心情也像这少云的天空般明亮。张滢穿着深色牛仔短裤,特意还把裤脚向上挽起,使得本来就不长的短裤更加短小。她哼着当地古老的歌谣走在最前,齐冬莲和张淼紧随其后。

到达车站时,林中兴和小不点已经先一步到达,他俩家离着较近。脱去校服的林中兴更加像混混,及肩的中分长发配上一脸不屑的神情,像极了石虎社的打手。但他叔叔明明是县里刑侦科的警司,是个富有正义感、严肃的警官。很难想象他叔叔看到自己侄子这幅样子脸上会是什么表情。

王梦涵换上了紫色的连衣长裙,袖口和裙边都滚着蕾丝花边,洁白的圆领将她乌黑顺滑的长发映衬的更加美丽迷人。张滢像见到猎物的母豹般扑向小不点,把她揽在怀里轻轻蹭着她润滑的脸蛋。

周六乘坐大巴去县里的人不少,五人无法找到完全连着的座位,张滢抱着王梦涵在车前部抢到靠窗的好位置,林中兴则在中间占到一个孤座,张淼和齐冬莲在车尾角落里坐下。虽然车尾会很颠簸,但能和张淼坐在一起,齐冬莲觉得很开心。

客车在发动机的轰鸣声中缓缓启动、加速,在省道上奔驰。风从半开的车窗内灌入,带来清爽和凉意。齐冬莲有意无意地把头靠在张淼哥肩上,享受着快乐的时光。

大巴车到达北山县时已近中午,为了全力以赴应对下午的比赛,齐冬莲等人需要找个地方吃午餐,并商讨作战计划。比赛是由县里的商户举行的,每年赞助的商户不同奖品也会跟着发生变化。今天的赞助商是自行车行,奖品自然是自行车。从9月的第一周开始,每个周六周日都有比赛,每天一场,时间都是下午2点。比赛一直持续到9月最后的一周结束,每周都会产生两个优胜队伍,获得奖品。

比赛规则很简单,双方各自组成五人队,分成前锋、中军、大将、谋士四种类型。除了中军分配二人外,其他一种职业一人。比赛时举办方会拿出对应的抽签筒,让双方队员按照前锋、中军、谋士、大将的顺序出阵,从抽签筒中比赛项目进行比赛。每个抽签筒内的项目不同,前锋筒中一般是比较简单的比赛,比如跳高、跳远、掷垒球等。中军筒里则是双人团体运动,如双人毽球、躲避球、双打羽毛球、乒乓球。大将赛是纯格斗类,通常是自由搏击。最后的谋士比试绝对不会出现运动相关的项目,纯是比智力,常见的是棋牌游戏。前四场比试完如果没有获得三场的队伍出现,则会进行第五场团体比赛,全员上场,进行劫营比赛。

吃完盘子里的炒面时,作战计划达成。前锋齐冬莲,中军由张淼、张滢兄妹二人组成,大将为林中兴,谋士由体力最弱的王梦涵担当。

“我当前锋真的可以吗?”齐冬莲显得很没信心。

“放心吧,只是试探下对方虚实,不必在乎输赢。”张滢倒是信心满满,“后面由我和哥哥解决,再加上林中兴的大将局就可以连胜两局。”

张滢说着看向正在吃饭后甜点的王梦涵。

“可别小瞧小不点哦,她是我见过玩棋牌游戏最厉害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