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冬莲篇 第12章
永恒
rockszq
3148
历史久远

冬莲篇(十二)

张淼他们离开时已是下午,之后齐冬莲就一直靠在丁香树旁画画。她这次是在设计自己的小院,像之前想的那样她准备在院子里种满鲜花。她需要合理地搭配颜色,让整个院子看起来像花园一样。黄昏不知不觉侵袭了半边天空,越来越微弱的光逼迫齐冬莲收起纸笔返回屋内。

当她准备做晚饭时,窗外传来了张滢有特色的大喊声:“冬莲——不好了,哥哥丢了。”

齐冬莲扔下手中的菜盆就冲出屋外。一同前来的还有林中兴。

“你说什么?什么哥哥丢了?”

“下午从你这离开后哥哥说要去办点事,自己一个人走了,直到现在还没回来。”

听到这个消息齐冬莲脑袋嗡的一声好像要炸开,张淼哥可千万别出什么事啊。

“我已经安排刘小六带人去找了,你知道他有可能去哪里吗?”张滢问。

齐冬莲现在完全没有头绪,小树林?泪湖?学校?张淼哥到底在哪里?

“现在这种情况,她很难有思路吧。”林中兴这时变得稳重可靠,“我们应该继续发动人去搜寻,翻遍整个石虎村。”

张滢、齐冬莲、林中兴以及后来赶到的王梦涵带着娘娘庙的两名弟子前往泪湖搜索。听闻消息的凌若兰和许圆圆领着初中部同学在村内找寻。由教导主任徐大石组织教职员工和高中学生奔向小树林。刘小六带领着石虎社的人进入深山中探寻,连无人愿去的采石场都没放过。

快天亮时,最后一队去深山中寻找的刘小六队也回来了。同样,他们也没带来好消息。

一个大活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呢?齐冬莲实在想不明白,找了一夜的他们疲惫地在齐冬莲住所暂作休息。王梦涵被庙里的弟子先护送回娘娘庙,出了这种事情主持担心她也是应该的。张淼哥为什么会失踪?齐冬莲完全想不通,那么温柔善良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找不到呢。难道……她不敢再往下想。

敲门声将因过于疲惫而昏昏入睡的众人惊醒,开门后李勇和林德寿又进入屋内,虽然这时没人会欢迎他们。齐冬莲并没有再为他二人搬来椅子,李勇对此也并不在意,开门见山问道:“张淼失踪前最后见到的人就是你们吧?”

“张滢,你没和张淼一起回家吗?”显然没人愿意现在回答他的问题,于是他特意点名张滢。

“没有,走到一半的时候他说有事,就独自离开了。”

“哦,这样啊……”李勇从上衣兜里掏出烟,习惯性地要点燃,却被林德寿制止了,他这才意识到不妥。“没说去什么地方,或要办什么事吗?”

“没有,怎么我们是嫌疑犯吗?”张滢似乎对他的询问颇为不满。

“不要误会,我们都只是想尽快找到张淼。”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林中兴一眼,“以及杀害齐冬莲姑姑姑父的凶犯。”

“你的意思是张淼的失踪和杀人案有关?”齐冬莲不安地问。

“仅仅是猜测,我们甚至怀疑去年齐冬莲父亲的死亡以及废弃采石场看门人老王的失踪和这都有关联。”站在一旁的林德寿终于开口说话,“中兴,我希望你能把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们。”

林中兴显得很疲惫,头都没抬回答道:“我们唯一知道的就是你们在浪费时间,有功夫和我们闲聊不如去组织警力找人。”

“你这小子。”林德寿似乎要发作,却被李勇拦住。

“好了,我们没什么可问的了。几位也找了一夜,最好好好休息下。我们会全力去做搜寻工作的。”李勇说完便和搭档离开,在关门时李勇突然回头面色变得暗淡。“不过你们最好有心里准备,最坏的打算,张淼已经……”

“张淼绝对不会有事的!”齐冬莲大声喊了出来,“他一定会回来的!”

“真为张淼好的话,最好和他保持距离。”齐冬莲想起了凌若兰曾经给自己的警告,“会给张淼带来厄运的。”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张淼哥才失踪的吗?真是这样的话她绝不会原谅自己。或者,真的有恶鬼从落鸟潭出来?他们杀害了姑姑、姑父,掠走了张淼……绝不可能!张淼哥一定会回来的,一定。我们会再次聚在一起,站在泪湖边看夕阳,我会一直等着,等着张淼哥回来。我会变得坚强,不再成为大家的负担,我会等他回来的那一天,无论要多久,付出什么代价。

九月的秋风开始变得寒冷,吹拂着石虎村广袤的大地,将青草变得枯黄,把树叶从枝头扯下。夹杂着呜咽的北风灌满采石场空旷的楼道,在泪湖掀起阵阵波澜。张淼就这么消失了,无声无息地从人间蒸发,带着人们的思念和牵挂在泪水中蒸腾,变得无影无踪。

中兴篇(一)

1991年9月14日

一年一度的石虎娘娘庆典就在今夜,四处洋溢着节日的气息,小吃摊的商贩们早早就支起摊位,准备好笑脸迎接客人。卖烟花的老董也开始吆喝,人们脸上都挂着欢快的笑容,可林中兴却高兴不起来。他有不详的预感,于是从傍晚开始就跟踪张淼。从张家门厚墙高的庄园到泪湖,最后尾随进入小树林。

张淼随身携带的长条背包让他很在意,露出的一小节木柄像极了铁锹把。进入小树林后张淼的行动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林中兴并不敢跟得太紧,因为这附近并没有其他人,很容易被发觉。张淼的背影在前方漂浮不定,时常被杂乱生长松树遮挡。在经过一颗树干粗壮并枝繁叶茂的槐树后,张淼的影子突然消失了。林中兴紧忙向前赶了几步,越过大树才看见张淼就藏在树后,盯着自己。

“跟了这么久,不嫌累吗?”

“你不是也跑了这么久吗。”

“回去吧,”张淼靠在树上,双手抱在胸前,“陪张滢他们参加庆典。”

“怎么可能,无论你现在想做什么,都放弃吧。”

“这是唯一的办法,我认真考虑过了。”

“无论如何我都要阻止你,哪怕和你动手。”林中兴说着掏出平常插在裤兜里的右手,摆好架势。

“阻止我?”张淼笑了,可那笑容让林中兴感到害怕,“你有这个能力吗?”

林中兴瞅准时机突然快步上前,对准张淼头部就是一拳。张淼身体向右一偏,拳头打在树干上,振得树叶沙沙作响。林中兴见一拳未中,抬起右腿一记上边腿扫了过来,张淼轻轻低头让过一脚。林中兴右脚踢空落地后马上以右脚为轴身体翻转,左脚脚跟随后就到。张淼左脚向后撤了半步作为重心,身体向后倾倒,林中兴的二连踢擦面而过。林中兴左脚再落地时整个人已成侧身站立,张淼毫不犹豫,之前后撤的左脚发力,猛地一记边腿正中林中兴腹部。林中兴来不及躲闪,只能腹部用力向后弓腰,以化解强劲的踢打。即使这样他仍被震得连退两步,要不是腹肌保护可能已断了根肋骨。

“你还是回去吧,”张淼并未追击。

“怎么可能就这么放弃。”林中兴站稳,用手捂了会儿被踢得发疼的腹部,再度摆好架势准备上攻。

“这次不会手下留情了。”张淼眼神变得凌厉。

林中兴抢步上前,向右倾斜躲过张淼的左拳,借着他拳势未收的空挡,对准后脑猛力击打。张淼低头弯腰,躲过这一拳后人已在林中兴后方,飞起一脚踢中他小腿。林中兴右腿被踢中后站立不稳,单腿跪地,张淼的第二腿又奔头部袭来,他只能就地躺下,连滚两圈化解危机。满地的落叶和污泥把林中兴变得污秽不堪,可他已管不了这些,一咕噜爬起再次来袭。这次林中兴直接冲向张淼,像是要破釜沉舟,可到近前却突然身体向下,躲过迎面来拳,再突然站起全力击出右拳。这正是他的拿手好戏,在对战李俊峰时曾用过的那招,后来林中兴为它起了名字叫“突袭拳”。

可林中兴拳头没等挥出头部就被张淼用单手按住,向下猛力一压,同时右腿膝盖一击正膝击,正中林中兴下巴。一阵头晕眼花后他终于失去了意识,再醒来时自己已被绑在老槐树上。粗针的麻绳勒得他胳膊,腹部和下颚仍不时传来阵阵疼痛,林中兴需要这疼痛来缓解自己的眩晕。

“可能会有轻微脑震荡,”从树林里走出的张淼一边拨开挡路的树枝一边说,“不过你的话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无论你接下来想做什么,都别去。”

“箭在弦上了,”张淼走到切近在林中兴耳边轻轻说,“你要好好照顾张滢和齐冬莲,我回来的时候要是看到她们受伤绝饶不了你。”

林中兴无论如何也忘不了那夜小树林里的风声,在林间呜咽着像是男人的哭泣。张淼布满血丝的双眼像是恶鬼的凝视,在那双眼的背后林中兴看见了无尽的愤怒。用张淼特意留下的水果刀割开绳子后,天空已变成黑蓝,满月在薄如纱帐的云间向世界投来光明。林中兴便借着这月光辨别方向走出小树林,前往举办庆典的娘娘庙。“拜托了,兄弟。”张淼临走前的话一直在他耳边萦绕,这像是诀别的语气让他非常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