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中兴篇 第19章
永恒
rockszq
3988
2018-05-28 13:27

第九章

1993年9月14日,星期二

在午夜,被恶梦惊醒的林中兴再难入睡,直到天光方亮才又浅浅入眠。快到中午他才再度醒来,窗外阳光明媚可他心中却如覆阴云。昨夜的梦境让他胆战心寒,至今张淼惨白悲凄的面孔仍浮现在眼前。他不知这梦意味着什么,自己明明送走了张淼,他怎么可能被关在地牢里?那咬断自己喉咙的野兽又代表了什么?林中兴试着去理清被扰乱的思绪,可仍一无所获。最后他索性不再去想,把它单纯当个恶梦。

吃过午饭林中兴又返回床上休息,他现在的状态差极了,实在不想以这种状态去参加晚上的庆典。当林中兴再度醒来时已近傍晚,偏西的斜阳像团炙热的火球在空中烧着,被偶尔路过的厚密云层遮盖。他穿上白色长袖体恤,外面套一件深灰色夹克。今天会很晚回来,山间的夜风已变得冰冷。

到达娘娘庙时王梦涵正在大殿内练习最后一遍仪式舞,长达三十分钟的祷告和吟唱后王梦涵会以现任娘娘庙主持身份出席,用特制的祭祀法器祈祷,跳出独特的祭祀舞。整个流程下来要四十多分钟。在和王梦涵打过招呼后为了不影响她练习,林中兴踱出庙门,蹲在庙门外宽平的石地上。一直到他看见张滢、郑磐和齐冬莲一起上山。

人们陆陆续续地前来,好在娘娘庙建立之初就是为了让全体村民瞻仰的,因此外院和前殿无比宽敞。可平日看起来占地颇广的大庙此时也变得拥挤。铁板鱿鱼摊张大叔的吆喝声和四溢的烤味增加了节日气氛,做棉花糖的赵家二姐身边总是围满了馋嘴的孩子。此时王梦涵也完成了排练,挤在排队买棉花糖的队伍里。

又是一个热闹的庆典啊,林中兴好久没有这么好的心情了。“哎呀,四人组……不对,是五人组又凑齐了啊。”这是林立的声音,他今天仍旧带着那顶不灰不蓝的帽子,身穿黑色长袖t恤,外罩一个满是口带的马甲,像极了导演。在他身边一同前来的是漂亮的女所长杨珊。淡紫色小西装下白色尖领衬衫裹着一对浑圆的,淡咖啡色的毛料短裙映更显她

白皙光滑。

林立这家伙还真是有福啊,林中兴心想着和他打招呼,眼睛不时向那双修长嫩白的大腿瞄去。一旁的张滢撇着嘴来揪他的耳朵,大声道:“大米饭粒,又在想什么龌龊的事了吧,你这是犯罪!”齐冬莲尴尬地向杨珊医生和林立打招呼,郑磐也过来问好。王梦涵甚至把买来的棉花糖递给杨医生,问她要不要吃。杨珊迷人地笑着轻摸王梦涵的头,真是不错的医患关系。

“啊——决定了,今年我们五人要吃遍所有小吃,玩遍所有游戏,最后一名要听从第一名的任何指示。”张滢话说完人已经到烤鱿鱼摊前,“大叔,来份鱿鱼。”齐冬莲紧随其后,率先要了份炸串。林中兴抱起王梦涵就跑,再次挤到棉花糖二姐旁边又要了个棉花糖。只有郑磐自己在原地发呆,等他反应过来时已被众人落下一到两个摊位。

本来最能吃的是林中兴,可他还要照顾王梦涵,所以张滢最先完成了全部任务,获得冠军。林中兴和王梦涵紧随其后,接着是齐冬莲,她在用气弹枪打气球的环节耽误了不少时间。郑磐毫无悬念地成为最后一名,面对摩拳擦掌的张滢他似乎很紧张。不知道这个大小姐会想出什么主意折腾自己,他可是因为做游戏输了被逼穿上女生校服回家过。

郑磐最后一个游戏项目是用竹制圆圈套地上的奖品,只要套中奖品就归他。林中兴注意到了摆在地上的奖品中有一把制作精致的水枪,真有点小聪敏啊,想套中水枪送给张滢来博取好感吗?可怜的郑磐掷出的竹圈稳稳地套住了一个老虎玩偶。那老虎呆头呆脑,睁着圆眼仿佛在等郑磐的笑话看。

郑磐拿着获得的奖品来到张滢身前,把玩偶她怀里。“唉?送给我?总觉着不太合适啊,还是送给齐冬莲……”“谁说不合适了?”郑磐打断她的话,“我眼里张滢是一个温柔漂亮的姑娘。”

“我呸,”林中心心里暗骂,“郑磐这小子为了不受折磨还这是什么话都敢说。”不过他看着郑磐一脸认真的表情,真开始怀疑郑磐说的是真话了。

张滢一脸诧异的神色,脸涨得通红。“你……怎么突然说出这种话,很奇怪的感觉。”张滢开始下意识地避开郑磐的目光。正在这时,宣布庆典正式开始的钟声响起。浑厚响亮的钟声在娘娘庙内回荡,人们开始聚集在主殿外搭起的祭台前。王梦涵忙跑向大殿后的偏房里去更换衣服,为一会儿的祭祀舞蹈做准备。人群不断涌过来,林中兴和大家被挤散,淹没在人潮中。

正当人们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庆典台上穿着传统服装翩翩起舞的年轻女孩们时,林中兴看到有三人往人群外走。那三人正是林立、杨珊和郑磐。庆典刚刚开始他三人要去哪里?满腹狐疑的林中兴也挤出人群,悄悄跟在他三人身后。只见三人退出内院,顺着高大的庙墙向右走去,接着往内拐,一直到一堵高大厚重的红色院墙拦住他们去路才停下。

翻过这道墙便是娘娘庙后院了,穿过后院就可到达后山。娘娘庙后山一直是村里的,是身为主持的王梦涵都不能进入的地方。他们来这干嘛?林中兴藏在暗影里观察着,娘娘庙的院墙极为高大,他们三人不借助工具的话很难越过高墙。这时只见林立从身上马甲的口带里掏出一个小包,从包内取出几样工具,接着对准墙壁操作。林中兴这时才发现,在墙角不显眼处有一个小门。木门也刷成和墙壁一样的暗红色,不仔细观察根本不会注意到它的存在。

不多久,传来咔嚓的门锁打开声。因常年无人使用,解锁后木门仍无法打开。林立用身体使劲撞击门板数次后才得以打开。他很绅士地请杨珊先入内,然后自己与郑磐尾随其后,进入后院。林中兴心中更加疑惑,这三人是要干什么?林立作为作家好奇也就算了,郑磐怎么会跟他们在一起?这是娘娘庙的禁地,从传说和电视中看擅闯禁地通常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他几次想要喊住郑磐,让他别去。可严重的好奇心导致他并没这么做。因为他脑中又浮现起那个可怕的梦境,阴冷的地穴、被囚禁的张淼……也许这里可能找到一些线索。毕竟张淼失踪后娘娘庙后山禁地是唯一没搜寻过的地方。

虽然林中兴之前认定张淼已经逃走隐匿起来,但自从做了那个恶梦后他心中便有些动摇。倘若张淼真被人关起来怎么办?如果这是救张淼的机会,他无论如何也不想放弃。于是林中兴下定决心要跟着林立、杨珊和郑磐三人一探究竟。看看这娘娘庙后山禁地究竟埋藏着怎样的秘密。

第十章

今夜的冷月已趋于圆满,像面银盘悬于被闪烁星光映衬的黑蓝色夜空中。在晴朗少云的深空里,圆盘般折射着淡黄色光芒的月亮显得格外清晰,可见的月表谷地暗纹将平日看似平滑温柔的月亮变得丑陋狰狞。夜风悄然吹起,越过娘娘庙的深红色高大院墙,鼓动着林中兴不安的心。

林立、杨珊、郑磐三人从小门进入后院立即将门虚掩——旧木门配的是老式门锁,只能从外面上锁。听三人脚步声渐远林中兴才敢将木门拉出一条缝,接着月色观察,确定三人已走远后才敢开门进入。娘娘庙后院似乎疏于打扫,散落一地的秋叶将石地变得一片狼藉。也难怪,自从去年王梦涵的父母意外身亡,失踪了三名弟子后庙里仅剩下熊志忠一名弟子照顾王梦涵。两人勉强维持娘娘庙运转已经不易,哪里有精力去管后院呢?

穿过后院尽头的月亮门可看见一条细长弯曲的小路,在杂草丛生的野地里像一条蜿蜒的小溪静静流淌。林中兴顺着唯一的小路前行,不时用手拨开挡路的树枝。这是片不小的松林,不知年代的高大松树静立两侧,黝黑的粗糙树皮在暗夜里像被灼烧过的皮肤,恐怖吓人。林中偶尔传来的夜枭悲鸣像是忧怨妇人的哀悼,令人毛骨悚然。

曲径通幽,在小路尽头等待他的是一个高大的洞穴,原本封住的镶着铜钉的厚重木门已被打开半扇。从门缝中可以看见里面火光摇曳,想必郑磐他们就在洞内。林中兴蹑手蹑脚来到门边,侧身潜入半开着掉了红漆的木门。

跨过残破宽厚的门槛,踏在坚硬的土地上,林中兴感到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息。这感觉让他额头冒出冷汗,可现在不能后退,他必须继续前行,看在这洞穴的尽头究竟隐藏着什么。林中兴把身体贴在冰冷坚硬的洞壁上慢慢前行,他不禁又想起之前做的恶梦。这一切像极了那梦境,阴暗的山洞、前方忽明忽暗的火光……林中兴每走一步都提心吊胆。他怕不知何时会从暗处窜出野兽将自己撕碎,就像梦中那样。他不知洞穴尽头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好在这洞穴并不像梦中那般深长,不久他就来到转弯处,探头观看发现前面是另一扇大门。与之前不同,这扇门是由铁条铸成,类似老式监狱铁门。铁门同样被打开,里面闪着明亮的火光。林中兴可以听见交谈声,只是离着较远听不清内容。林中兴屏住呼吸继续前行,在门外灯光照不到的暗影处藏身。这时他可以清楚看见门内别有洞天,里面是一个宽敞的大厅,正中墙壁上被挖出个大洞,里面端正摆放着石虎娘娘的石像。这尊雕像与庙里供奉的石虎娘娘有所不同,容貌更为端庄严肃,手中的柱形法器也变成了一柄长剑。从年代上看,洞中的石虎娘娘神像应该比庙里的泥塑神像更为久远。

令林中兴心颤的是神像下放摆放整齐的数个木桌。这木桌一人多长,上面钉着铁索和用于固定手腕的铁箍,上下各一对。恐怕是用于固定人用的,这哪是木桌,分明是刑具。老旧木板的边缘被干涸的血迹变成暗红色,靠墙的坚固木架上摆放着皮鞭、钉着铁钉的木棒和生了锈的锯齿弯刀。空气中的恐怖气氛将林中兴包围,使他动弹不得。混入腐朽味道的空气仿佛也变得,他嗓子发紧像被人钳住一般,呼吸变得困难。

“看到了吧,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听声音是杨珊。

“啊,果然令人惊讶,这下又有好素材了。”有个浑厚的声音回答,想必是林立。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刑具?”林中兴听得出这是郑磐的声音。

“为什么?当然是用来处理被恶鬼附身的村民啊。”杨珊用甜美的声音回答。

“处理?就是杀害吧!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被允许。”郑磐声音提高了许多。

“数百年来石虎村就是这样的,神社侍奉石虎娘娘的王家负责指出被恶鬼附体的人,而张家和齐家负责将人抓来,在这里进行拷问、残杀。然后由王家的女性举行祭祀仪式,之后三个家族的族长会饮食死者的血。最后他们会将死者的头发绑在油纸船上,放入从山顶倾斜而下的小溪中,让载着头发的纸船流入泪湖献给石虎娘娘,完成整个活祭。”杨珊用妩媚成熟的声音诉说着恐怖的故事,在门外的林中兴被惊的目瞪口呆,难道这就是石虎娘娘庆典的真实来源吗?这实在……太残忍恐怖,太令人难以置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