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中兴篇 第20章
永恒
rockszq
3451
历史久远

藏在暗处的林中兴心惊胆战,他听到了前所未闻的事。顾不得额头冷汗,他顺着墙壁向外走去。林中兴绝不想在这里被人发现。穿过昏暗阴湿的山洞后,他再次呼吸到林间新鲜的空气。比起洞穴内发霉腐烂的气息,这清新的感觉让林中兴感觉舒服不少。他大口大口喘着气,顺着无人的小径飞快往回跑,全然不顾耳边的凛冽夜风和林中不知名飞鸟的鸣叫。因为在他听到里面铁门上锁的声音,郑磐他们也很快会出来。

林中兴一口气跑回娘娘庙后院,穿过月亮门,从半开的小门钻回娘娘庙外院。顺着暗红色的高大庙墙,林中兴重新回到大殿外,挤进正观看台上王梦涵跳舞的人群。王梦涵的祭祀舞蹈已接近尾声,当祭祀舞蹈结束时人们高呼着石虎娘娘的名字行礼跪拜。此时林中兴在人群中见到郑磐和杨珊的身影,他们也回来了。

礼花升天后绽放出绚丽的色彩,然后慢慢扩散最终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参加祭祀的人们陆续在庙里获取油纸做成的小船,他们将小船置于溪中,心里默默祈祷。石虎娘娘的祭祀又被称为发流祭,林中兴一直以为发是发财、发达、梦想成真的含义。可见过娘娘庙后山禁地洞穴内的刑具和听闻杨珊诉说的恐怖故事后,他觉得这个发字更像是头发的意思。

真是知道了不得了的事,林中兴不知自己了解这件事到底是好是坏。令他奇怪的是郑磐为什么会牵扯其中,他明明只进村三个多月,这一切像是个巨大的谜团搅乱着林中兴的心智。他无法和朋友们商量,因为这事牵扯到郑磐,他只能靠自己去解决。看着面无表情注视着缓缓流淌溪水的郑磐,林中兴心中感到无比纠结,像被条粗实的麻绳缚住内心一样。绳子越勒越紧直教他喘不过气来。

第十一章

1993年9月15日,星期三

林中兴昨夜一直难以入睡,一闭眼就会想起梦中张淼惨白的面容。而郑磐昨夜在庆典时和杨珊、林立一起探访娘娘庙禁地的举动更让他在意。漫长的夜黑过后,林中兴拖着疲惫的身躯前往学校。今天他迟到了,到校时大门已关,只留靠着收发室的小门。在校门旁他看见了一辆眼熟的白色轿车,这是他叔叔林德寿和李勇做搭档时常开的那辆。车内前排坐着一位年轻人,想必也是警官。

很奇怪今天徐大石没有堵在门口抓迟到的学生,从靠着收发室的边门进入学校后,他看到徐大石和李勇正坐在收发室里聊天。他来学校干什么?林中兴心中疑惑,可有徐大石在不便进去询问,只能继续前行。身后传来收发室门打开的声音,接着徐大石快步赶上来,拍着林中兴肩膀说道:“终于又逮着你迟到了,不过今天你运气好,我没时间罚你。县里来的张警官要找郑磐。”

他找郑磐做什么?林中兴的神经马上紧绷起来,因为他昨晚刚刚目睹了郑磐进入到那个摆放着刑具的秘密山洞。郑磐不会遇到麻烦了吧?林中兴和徐大石一同进入教学楼,可他却从另一侧较远的楼梯上楼。徐大石将郑磐喊下楼后,齐冬莲也紧跟着过去。林中兴从另一侧上来后在靠窗的位置观察下面发生的事情。他看见郑磐进入李勇的车中,看见齐冬莲在门口等待……

经过短暂的交谈后,郑磐从车中走出,在快到达教学楼门时他突然抬头向二楼林中兴所在的窗边看了一眼。林中兴忙闪到一边,贴着墙边跑回教室,也不知被发现了没有。

回教室后郑磐脸色大变,林中兴心存疑惑,借口去卫生间走出教室直奔下楼。李勇的车还未开走,林中兴敲开车门问里面的李勇:“出什么事了?难道今年的9月又发生了吗?”

“是啊,杨珊医生的遗体在落鸟潭附近被发现。尸体被焚烧过,已经无法辨认。法医是通过牙齿记录确认身份的。”李勇通过摇下的车窗说。

“你认为这和前几年的案子有关联吗?”

“我认为并不重要,今年已经是第四年。现在联邦探员正在介入,今天就会抵达县里,之后案子就由新来的探员主导了。”

“对于两年前张淼失踪的案子我有新的想法。”林中兴不知该不该将娘娘庙后山的见闻告知李勇,“我怀疑张淼被人绑架了。”

“哦,是什么让你有这种想法的?”

“只是……有这种感觉,也确实有这种可能性吧?”林中兴决定继续隐藏娘娘庙禁地的秘密,毕竟这牵扯到郑磐。

“这个嘛……任何可能都会发生,不过我需要证据。没有证据的话,我什么都做不了,这就是当警察麻烦的地方。”

“啊,放心吧。我会继续调查,无论是张淼的失踪还是叔叔的身亡,我会探个水落石出。”

“要量力而行,发现有不对劲的地方随时联系我。别忘了,你叔叔就是在调查石虎村连续死亡事件时意外身亡的。狗屁意外事故,我绝不相信那老家伙会从山上的铁索桥上摔下去。他可是一拳能打躺下我的家伙啊,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死在那种地方……”每提到老搭档的时候李勇都会变得很激动。

昨夜淅淅沥沥的小雨至今仍在地面留有痕迹,地面凹处残留着些许雨水。被滋润过的土地变得不再那么坚硬,踩踏时鞋底会浅浅陷入泥土中。林中兴推着自行车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不想骑车,他想感受下脚踏实地的感觉。下午林中兴就请假回家,因为午餐时的尴尬气氛让他感到很慌张,张滢不再大嚷大叫,齐冬莲变得拘谨小心,郑磐则面无笑容。这是怎么回事?大家究竟怎么了?

林中兴实在难以忍受那古怪的气氛,于是决定先离开学校。他有种不祥的预感,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在这个被阴云笼罩的9月。这种糟糕的预感和张淼失踪前的感觉像极了,他必须去阻止这一切,至少这次不能再输了。回家后林中兴换上行动方便的运动服,将一节铁索藏在腰间。自从见过李俊杰皮带的威力后他就决定也要利用武器,有时候光靠拳头并不能确保胜利。

进入娘娘庙后山洞穴的一共有三人:林立、杨珊和郑磐。现在杨珊已经确认死亡,恐怕接下来是林立和郑磐有危险。从他们一路前行的习惯来看,林立是负责开锁的,他将阻碍前进的门锁打开后会请杨珊先走。从平日里二人进出习惯和祭祀当晚打开通往后院小门的情况来看都是这个顺序。说明杨珊是第一个进入石洞密室的,接下来是林立,最后是郑磐。而当夜杨珊就已死亡,这么说来……下一个会是林立!

林立现在成为解开谜题的关键,如果不能阻止林立发生意外,恐怕郑磐也……林中兴不敢再往下想。他边往外走边思考现在林立可能在什么地方。作为杨珊的准男友,昨夜杨珊被害他现在不可能不知晓。大概李勇已经找过他谈话。问李勇就可以了!林中兴跑回屋内,抓起电话拨打警司的号码。

几声滴滴后电话那边传来个陌生的声音:“你好,北山警局刑侦科。”

“你好,我找李勇科长,我叫林中兴。”

“哦,抱歉。李科长一早就出外勤了,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和我讲,我会留口信给他。”

“有办法联系上他吗?是紧急事件!”

“可以通过电台和他取得联系,有什么话需要转达?”

“就说林中兴找他就可以了,他有我的联系方式,情况紧急。”

“好的,我会马上让总台和科长取得联系。”

挂断电话后不久林中兴家中的电话就响起,结果电话他第一次感到李勇的声音这么亲切。“张警司,你早上告知林立杨珊死亡的消息了吧?你知道他现在会在什么地方吗?”电话那边的回答令林中兴大吃一惊,“我们也在找林立,现在他失踪了……自从昨晚祭祀结束后就再没人见过他。”

林中兴攥着手里的电话发呆,林立居然失踪了。作为关键人物的他在这个时候突然失踪!一切都向着可怕的方向发展,林中兴不知自己应该去做什么,他不知怎样才能挽救下一个面临危机的郑磐。

第十二章

电话里继续传来李勇的声音:“喂?林中兴,你还在吗?”听到李勇的声音林中兴回过神来,对着话筒说:“现在林立是关键,一定要想办法找到他。”

“这个嘛……已经安排人手去找了,无论是在他北山县的住所还是常去的地方都没有影子。现在有辆巡逻车在前往泪湖,他们会进入小树林搜寻。因为人手有限,预计今晚才会得到结果。”

“好,我也会收集情报,有进展会及时和你联系。不过……我有个问题想问。”

“恩?问吧。”

“今天早上你和郑磐在车里都说些什么了?”

“啊?你怎么会知道,果然是林家的人。其实也没什么了,就是正常询问。毕竟他是昨晚最后和杨珊在一起的人。经过调查我们发现有人看到在庆典当晚他和杨珊、林立一起外出了一阵。”

听到这里林中兴心头一紧,他以为出了自己没人注意到这些。没想到还有别人发现了这点,不知那人有没有发现自己也外出了一阵。虽然心存疑惑却不能开口问李勇,这让林中兴感到有些压抑。可他转念一想李勇现在很有可能并不知道自己也离开祭祀场地了。因为石虎村是一个较为封闭的大型村镇,村民们数百年来生活在这三面环山的谷地里。虽然常日里有些矛盾,但对待外人石虎村是非常团结的,从反对建设采石场的事件就可以看出。至于有人将郑磐、杨珊、林立的情况透露给李勇是因为他们三人都是外人。

想到这里林中兴略微松了一口气。“最后一个问题,杨珊是在落鸟潭附近被杀害的还是死后被抛尸过去的?”

“从现场来看,是死后被移动到落鸟潭,然后又进行了焚烧。真是残忍。”

“好的,如果发现新的线索我会及时和你联系。”

大家都在看
神医妻主
神医妻主
穿越 空间 甜文 暖文 战小楼
我是恶毒女配
我是恶毒女配
女配 空间 后宫 绿茶 架空 嫡女 女强 种田 强势 连载
渣男从良记
渣男从良记
重生 欢喜冤家 问鼎IP之战 甜文 古言 青梅竹马 腹黑 架空 女强 强势
庶女再嫁
庶女再嫁
宅斗 天才 穿越 女佣 领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