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6章
花开半夏
山东岳瑞
712
2017-07-26 16:36

(42)“萧大哥….”林默抬眼一看,连他自己也怔住了,那小子和自己长的真像.身材,眉眼,那脸上的表情都像.只是他更年轻了些.看年龄,叫男孩还比较合适.

“这是林默,我们都是同学.”

那个男孩的嘴角只是扯了扯,算是对林默笑了.眼神早已关切的放在趴在萧腾腿上的张仪身上.

“怎么又喝成这样…..知道自己一喝就醉嘛,还来这种地方.”那男孩边唠叨,边扶起张仪.体贴的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又轻轻的蹲下,把她放在自己背上.一用力,背了起来.

“萧哥,林哥,我们先回去了.等张姐酒醒了,我告诉她.”说着,朝两人一颔首,背着张仪向停车场走过去.

“喂,你说,怎么会有长的和我这么像的人?”林默纳闷的说道.

“不可思议哈,我刚见到他的时候,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只是,呵呵,林默啊,张仪要找到这样一个像你的人,得费多大功夫啊.”萧腾满是醋意的打趣道.

“什么啊,你说那女人找这司机,都是因为我,都是拿我当模子去找的?不可能,你这开什么玩笑.算了算了,不说她了,不早了,你还是回吧,要不,明儿娟又把我要人了.”

“那我回了,你不回啊?对了,你又为啥事这么晚不好好睡觉,蹿这儿来?”

“没事,心里郁闷,出来放松下.呵,这么巧就遇到了她.”想起刚才自己对雨络的失态,林默这心里就不针扎似的舒服,自己到底是犯了哪门子混了,做的那都什么事啊?

“你先回吧,我也回了.”

“你没喝多吧,不用我送你?”

“不用,我是谁,再喝这么些也没事.你放心回,别让你老婆明儿再埋怨我.”林默打趣道.

“去你的,那我回了,你路上慢点.”萧腾看林默没什么事情,便驾车离开.

萧腾离开后,林默坐在车里,却怎么也没勇气踏进那个家.他把座椅摇平,本想休息下,没想到竟睡了过去.

(43)、正值初夏,张仪的寓所里泛着一股甜甜的合欢花的香味.她喜欢这种花,却不是因为花本身,而是因为一个男人.一个自己喜欢了那么多年,不曾得到,却又不曾忘记的男人.只因为他喜欢,所以她就喜欢了.她的寓所里种满了这种花,只要她闭上眼,就仿佛他站在她身边一样.

孙健把张仪轻轻的放在她的大床上.

洋酒的后劲大,张仪就那么忽忽悠悠的,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只觉得肚里一阵难受,她急忙把头伸到床边,干呕起来,却个么也吐不出来,孙健见她难受,忙把垃圾桶放在下面,用手轻轻的替她拍打着后背.

张仪把头伸到床下,胃难受的紧,又干呕了几下,还是吐不出东西,眼泪都难受的出来了.看她那副模样,孙健心疼的紧紧握住她有些发凉的手.

“你这又何苦,是我不好,我不好,我不该发脾气.明知这么多年,你都拿我当个替身的,我就应该承受的是不是,又何苦跟你发脾气,让你把自己做贱成这样?”

孙仪翻了个身,又重新仰面躺回床上.嘴里不停的吐着酒气.

“水….水,好渴…”

孙健起身替她倒了一杯橙汁,并细心的放上了冰块,又顺手拧了一块湿毛巾,替她轻轻的揩去脸上的汗珠.经过一番折腾,她脸上的妆都有些花了,看着那么憔悴的张仪,他心里酸酸的.他慢慢扶起她,把杯子递到她嘴边,她竟不顾形象的捧着杯子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慢点,慢点,小心点呛到.”孙健拿起毛由替她揩了揩嘴边的汁水.

“头好难受,扶我坐会.”张仪把一只手搭在了孙健手臂上,他便一用力,把她半抱着,靠在了床的靠垫上.张仪用手捏了捏有些发胀的太阳穴.

孙健在她旁边坐了下来,点了一支烟刚想抽,却被她一把抢了去.她拿嘴唇轻轻地贴住金黄的烟嘴,烟丝不断的着,一股子白色的烟被她猛然吸入肺里,伴随着剧烈地咳嗽,从口中吐了出来.咳的有些撕心裂肺,是啊,很难受,眼泪都随着流着出来.

“你这又何必呢?何苦这样做贱自己?”孙健从她手上抢过烟,放在嘴里抽了一口,忽然发现,这样算不算间接性接吻?想到这,他自嘲的笑了一下.

张仪白了他一眼,又从他手里抢过来,抽了一口,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开口说道

“我愿意,要你管.”

“我见到他了.确实很不错的男人.”孙健没有看她,目光空洞的落在前方,自言自语倒.

“哦…..哦?你说谁?”张仪不由的睁大了那双漂亮水灵的大眼睛望着孙健.

“你说你看到谁了?谁是很不错的男人?”张仪焦急的追问道.

“林默.”孙健淡淡的吐出两个字,又从她手里接过那支烟,继续放在嘴边吸了起来.经过她嘴的烟,带了一股甜甜的味道.

“噢…噢…”张仪愣愣的噢了几声,怔了好一会.

“知道,我一直知道他在这的.”

“你说,你看到他了?他跟我在一起??他怎么会跟我在一起??”张仪猛的掉过头,盯着孙健,急急的问.

“你为错失了一次机会感到可惜吗?你为这样出现在他面前,觉得失态吗?”孙健紧紧盯着她的脸,他的眼神好可怕,似乎要把她吞噬了一样.

“我一直知道他在的.萧腾就一直在他身边,我没想见他.”被他盯的脸上火火的感觉.她不由的低下了头,轻声的嘟喃道.孙健那眼神让她觉得害怕,也觉得心慌,心脏呯呯的加速跳动.

“是,我只是长的有些像他.我能待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也是因为我像他吧.我还真托他的福了呢.”孙健把手里的烟头狠狠摔了出去,烟头在地上打了几个滚,那唯一的一点红色,也熄灭了.

“不是,你别误会,我,我真的一直拿你当弟弟的.我….”张仪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说什么合适,她想解释,却又觉得无从解释,她不知道现在说什么才是合适的.只是把他的头轻轻揽到了胸前.

(44)孙健把头深深的埋在了那两团柔软中间,她身上那特有的香气,让他从脚底升腾起一种酥麻的感觉…他顺势猛的把张仪推在了床上,一甩腿,狠狠压在了她身上.一把扯下了她肩上的丝带,一件很薄的白色蕾丝内衣包裹的的

就暴露在了他眼前,他猛的把内衣的带子一拉,迫不急待的把她的内衣推了上去,随着身下的张仪一声哀叫,一对雪白的就跳到了他面前.他紧紧的搂住了张仪丰满,

,而又微微颤动的身子,一只手,狠狠抓住了那柔软而富有弹性

的白嫩的一团.一只手却伸到了她的裙子里,在她穿着丝袜的大腿上了一阵,然后用力一扯,那丝丝薄薄的裙子便被扯开了一边,露出了她只穿着白蕾丝内内的

.张仪那天恰巧穿了一条带蕾丝花边的丝袜,格外衬托着她的肌肤发出诱人的光泽,透过那薄薄的内内,里面的春色就那么若隐若现的在他眼前.

他觉得喉咙一紧,呼吸愈加浑浊,不由的大口喘起气来,一股燥热自小腹升腾而起,在他体内左冲右撞,迫切的需要一个出口.他张开颤抖的唇,向她的

吻去,张仪却猛的把头一偏,他使吻到了她腮边那行清泪上.清凉,苦涩.

他猛的一振,心一抖,才下意识的去看躺在床上的她.她一双眼睛紧紧闭着,泪水,把散乱在脸上的头发都打湿了,牙齿狠狠的咬在那的粉唇上,都隐隐的渗

丝来.

“啪”张健狠狠的打了自己一个耳光,清脆的声音,在黑夜里格外的刺耳.张仪慌忙睁开眼,一把拽住了他的手.她也不懂自己是怎么回事,有时,可以接受素不相识的人,却一直不能接受眼前这个男人,是因为太像他,还是因为太不像他,她一直纠结着.

张健轻轻手来,随手把夏凉被扯了过来,盖在了她那

在空气中,散发着极大诱惑力的上,自己翻身下床,朝洗手间走去,一会,拿凉水狠狠的冲在头上,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舒服点.他觉得心里憋屈,却不知道是恨谁,张仪?那个男人?或许是,或许都不是.

(45)、林默是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的,他随手拿起一看,是方一婷打来的,他按了拒接键,扭了扭有些酸痛的脖子,车外天色竟亮起来了。自己竟在车里睡了大半宿,他刚要直起身子,“哎哟”腰部传来的酸痛感让他不由的又倒了下去,“唉,真TMD累挺,车子这么小的空间怎么适合睡觉嘛,真搞不懂那些车震的人怎么忍受。。。”他边念叨,边酸痛的腰.忽的想起来,丫头怎么样了,昨儿自己一跑出来就没回去呢.心里一急,也顾不得浑身的不舒服了,开车便往家里驶去.

一推门,一阵食物的香气钻进鼻孔,他不由的摸了摸有些饿的肚子,刚想走过去,一抬头却碰上了雨络那饱含哀怨惊喜和幸福的眼神,他心里微微一颤,心脏莫名的就加速了运动.雨络貌似也没有睡好,那俏嫩的小脸上,有一线掩饰不住的苍白.头发就那么松松的挽着,柔柔的阳光洒在她身上,竟温润如一碧玉,如画中的一帧落落的剪影,他忽然就种想抱抱他的冲动,雪逸,雨络,不断的在他脑中交织,他烦燥的摇了摇头,定了定神,终是终止住了脚步,尴尬的挠了一下头,就往房间走去,”大叔….”雨络慌忙叫了声,”噢…..”他一回头,努力让自己平淡的,不去面对她的眼睛.”….早饭好了,一会下来吃…”她嘴唇蠕动了好一阵,才说了这么一句.她有太多的话想说,她想说,昨儿那不是个意外,她想说她喜欢他,好久了,她想问他昨儿去了哪,她想知道她昨儿和谁在一起,但这些,好像又不能由她来说,来问,所以,憋到最后,只憋出了这么一句.

“噢,不了,我急着回公司,你吃了自己早点去上学,以后这种事,让刘阿姨来做就好.”他平淡的腔调里面,不带一丝感情,甚至连平时最常有的那种亲切和温暖都没有了.

他昨儿定是又去了那吧,昨儿又是和方姨一起吧,心里驻了另一个女人,自然是越来越容不下自己了,”嗯”雨络轻轻的应着,那写在眉眼间的惊喜也随之消散了,解下围裙,关上了火,那煲的正香的粥味便越来越淡,林默忽然感觉左下肋骨的地方隐隐做痛.撕扯样的,久违了的痛.

他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雨络已经走了,桌上却盛好了刚煲好的粥,他端起,轻轻抿了一口,香香的,咸咸的,很合他的胃口.丫头做的一手好饭,更是煲的一手好粥,这么多年,除非很特殊的场合,他才出席,比起那些让人头痛的应酬,他更喜欢待在家里,喝丫头煮的饭,煲的粥,然后一起窝在沙发里吃零食,看电视.那时候,总是他占据着沙发,而丫头窝在地毯上,他喜欢体育,丫头却喜欢动画片,两个人经常为看哪个频道争的面红耳赤,最后他总是失败的一方,便陪着丫头看那些小孩子的东东,不过丫头也特乖,她总在抢到频道后把零食分一些给他,然后趴在他腿上,像只温驯的小猫咪.只是那么温暖的画面,貌似只镶嵌在记忆里面了,他们有多久没有那么温暖的待一起了,一个月,一年,或者更久…..不知何时起,他和丫头之间,有了一层无形的隔阂,努力去弥补,却总是与事无补,陌生感,那么恐怖的陌生感,在他们之间肆意的增长.

手机声把他从那些懊丧中拉了回来,他瞟了一眼,又是方一婷,这个女人这么急着找他,还是第一次,一般是他不接,她便不会这样三番两次的打来.他捉起电话,”喂,林默.””默啊,你怎么不接电话,我有事要跟你说.””很重要吗?我十分钟到公司,我办公室里面说吧.””那什么….喂…”不顾她的唠叨,他扣上电话,开车往公司驶去.他不喜欢在家里面谈公事,也不喜欢在家里面接到这个女人的电话,只是不喜欢,没来由的,他也说不上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