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2章
宁为玉碎
墨芊颜
3056
2018-05-28 13:26

正在苏怜卿在一旁有些心烦意乱的时候,穿着迷彩服的好朋友张媛朝着她走了过来,伸手搂着一边的小女人,咧嘴笑着:“想什么呢?走,待会儿吃什么?”

“随便。”她低声说着,叹了口气。

两人朝着食堂走出,坐在一边,张媛看着苏怜卿,眨眨眼睛:“我劝你还是跟方威那小子分手,你们不适合!”

虽然是大学生,可是参加训练的女孩,多半英姿飒爽,做事儿干净利落。

“媛媛,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你知道……哎。”苏怜卿没什么胃口,叹着气:“这可是我的初恋。”

“噗……怜卿你可别逗了,还初恋呢,你们除了偶尔拉拉小手,还干过什么?亲亲过吗?滚过床单吗?”张媛挽着迷彩服,大口吃着,她长得很现代时尚,不像怜卿那种,婉约范的。“那样的男人也配!”

被她说得,苏怜卿的小脸一阵脸红。

“你给我趁早分了,那家伙最近是不是不陪你了?听说他迷上了赌/博,可别最后闹出什么事儿来,平你的条件,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张媛说着。

“赌钱?”苏怜卿蹙眉,怎么会这样呢?他们才相处了三个月,好好的却变成这样。很多人跟她说过方威不靠谱,可是……

看着变了脸色的怜卿,媛媛一时无语,“明儿就跟着他分手!不行,现在就分!”张媛脾气直爽,看着面前手委屈的小女人说着。随意地将手机丢给她。

苏怜卿拿着手机,眼中带着一丝失望,她不该在自欺欺人了。拨了号码,淡淡开口:“喂,你在哪里?”

“啊?怜卿……我在,我在忙。那个……”方威不知道在干什么,说出的话带着几分惊慌。

苏怜卿叹了口气,低声开口:“方威,我们分手吧。”

“分手?不行,我不同意,怜卿……怜卿,对不起,我以后一定好好的。今晚有个晚宴,你打扮漂亮点,算是,算是我给你赔罪。”

听了他的话,苏怜卿有些心软,又有些郁闷,早知道如此,何必当初呢。

“那,好吧,我们见面说。”

怜卿洗了个舒适的热水澡,吹干了一头乌黑的长发,白净的皮肤衬着湖蓝色的纱裙,淡雅的妆容,十分美丽。

居然迟到?苏怜卿垂着眸,心里有些受伤。或许真的该分手了吧。男人匆匆而至,显得有些狼狈,苏怜卿看着她,蹙眉。“怎么了?”

“没什么,走吧,宴会开始了。”男人眼中带着几分躲闪。“怜卿,对不起。”坐在车子上,他沉默地说着。

苏怜卿看着他如此模样,倒是有些于心不忍,伸手拿过他的钱包,摆弄着:“我的照片呢?”

原本放着她照片的钱包,空空如也。

他沉默,朝着窗外望去。

远处的别墅里,坐着两个高贵帅气的男人,点着香烟,斜躺在高档沙发上,“妈的,那小子,输了那么多,要不是他的妞老子看上了,老子早就废了他。算他识趣,知道颜色。”

说话的男人穿着一身休闲的衣服,长得有些流氓,丢了烟,手里把玩着

jun刀,缓缓起身。一下下地比划着。

穿着黑色的西服,翘着二郎腿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个女孩儿照片。一手吸着香烟,一手轻点着照片,闭目养神。这些个祖宗就没有个省心的。

“昊,严什么时候到?”穿黑色西服的男子笑笑转移话题,这个陈昊,好得不干,专干些经营赌/场,强抢民女的事情。带着一身匪气。

三个人乾京大院儿一块长大,好得跟一个人似的。林澈想着,无奈地笑笑。这小丫头看着确实舒心,不过昊怎么喜欢这个女孩。

“许是被家里的老爹绊住了,冷严那家伙,谁管得起?”陈昊放下jun刀,喝了一杯水,顺带着将身边的女人揽在怀里。

其实他并不难看,甚至带着些硬朗的帅气,只是性子实在恶劣了些,乾京大院儿里脾气最火爆的就是他了。

陈昊的两个兄弟,一个是林澈,一个就是还未到场的冷严。人称少帅,是jun中最年轻的才俊,也是他们三个人的中心。

“这话叫冷严听到小心你 pi gu开花。”林澈笑笑。

“喂,我说,你咋这么向着他,你俩不会搅、基有一腿,早就怀疑你的性向……”陈昊欠揍的说,丝毫有些不耐烦。

“……”林澈眯着眼睛,带着几分警告地看着陈昊:“你说什么?”

“切。”男人倒是不怕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妈的,这方威不会放我鸽子吧,要是带不来小美人,老子一刀捅了他。”陈昊气愤地说着,嘟囔了一句。

……

怜卿心中隐隐不安,轻甩开他的手,立在一旁,看着面前漂亮的建筑,蹙眉说着:“我们真的是来参加宴会的吗?什么宴会?”

男人迟疑了一下:“我们实习的老板举办的,可以……可以带家属。”

两人话还未说完,只见从拐角处急速驶来一辆jun用跑车,忽地停在别墅的门口,一名穿着jun装的男子从跑车上走下来,他身材修长高大,眉眼带着几分英气。闪亮的肩章极为高调。

“少……少帅。”方威震惊,没想到今儿居然能看到少帅,乾京城里传奇的人物,最有出息的杰出才俊。带兵打仗是一等一的好。

怜卿完全被对方强大的气场震住,甚至有些恍惚,一个完美的,穿着jun装的男人。几个副官站在车子旁,手里拿着……枪。

来人在两人面前顿了顿,犀利的双眸扫了眼苏怜卿,便一声不坑地走进别墅。

方威收了心神,胡乱地扯着怜卿的手,低声说着:“我们也上去吧,别叫他们等太久。”

“呦呦哟,这是谁来了啊?”陈昊拍着手,笑呵呵地起身,看着穿着冷严走进了包房,忍不住想笑,瞧着模样,一定是才处理完工作的事儿,连衣服都没换就这么赶来的。

不过,冷严倒是挺爱穿jun装的,看起来英俊潇洒。

男人坐在一边,随意地点了一颗烟,眯着眼睛,没有搭理陈昊。这家伙话多欠揍。

“又被老爷子扣下了?”林澈笑笑,动作十分儒雅。

“才处理完事情。”冷严淡淡开口,眼中带着几分光亮。陈昊站起身子,蹙眉说了句:“那个小畜生不会放我鸽子吗?妈的,叫本大爷等他?”说完将jun刀狠狠地丢在地上,有点不高兴。

冷严抬眼,低沉的目光扫在陈昊脸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琢磨着。叫他来说看好戏?能有什么好戏。

陈昊这个人,讲义气,做事儿果决,性子极为张狂火爆,喜欢各色美女,口味倒是不挑。冷严比他好些,口味没那么杂……也不喜欢泡妞。偶尔睡两个,算是发/泄旺盛的荷/尔、蒙。

林澈这个人,在圈子里更是奇葩,从来不玩女人,性子温柔绅士,到底也有大批的爱慕者。

林澈拍了下冷严,无奈地笑着:“这小子又要干强抢民女的事儿。”

冷严俯身,将烟蒂安在水晶的烟灰缸里,蹙眉看着陈昊。

“来来,严,这个妞是你喜欢的类型。怎么样,被我搞到手了。听说还是个处。”陈昊将照片丢给冷严。眼底带着兴/奋。

有人追文吗?(*^__^*) 嘻嘻……欢迎大家来群里玩哦。227969859

冷严扫了眼照片,微微蹙眉,想到楼下遇到的男女,他将照片丢在茶几上,若有所思。

女孩子淡淡地笑着,有着甜甜的酒窝,睫毛缱绻,皮肤白皙,穿着衬衫背带裤。

“他男朋友赌钱输了好多,要不是老子看上他女人。老子早废了他,孬种!”陈昊张望着。

“恩?”冷严蹙眉,肩章异常闪亮。不知道在盘算什么。林澈喝着红酒,瞥了眼冷严,嘴角噙着笑。

“恩什么?他要感谢自己有个漂亮的女朋友,老子喜欢,不然他的小命儿都没了!”陈昊坐在一边,话里带着几分无赖。

“别人的……女人?”冷严眯着眼睛:“不干净。”

“哎哎,严这个你就不懂了,这个妞很干净,其实也不想干什么,就是瞧着照片美,想叫来看看。听说他们除了牵过手,连kiss都没打过,不然我至于这么嗨皮么。”

陈昊咧嘴笑着:“欣赏美女的事儿,谁不喜欢,对美女要礼貌,这是绅士分度。”

“干净……”冷严撩了下装,眯着眼睛靠在身后,然后淡淡开口:“我要了。”

“啥?你你你!咱们虽然是哥们,可是不带这样的……那有跟着朋友一块抢美女的。”陈昊有点郁闷,他自个儿还在兴头上呢。

“不会亏待你……”冷严轻笑。“这丫头我看着舒心。也许收在身边,给我们冷家生孩子,也不是不可以。”

陈昊和林澈瞪着眼睛:“你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