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3章
宁为玉碎
墨芊颜
2985
2017-05-19 20:07

陈昊意识到冷严不是说着玩的,微微蹙眉:“我说……你这是闹哪样?”

冷严将jun帽摘下,看了看两个兄弟:“老爷子着急。小婉不想生。”

“……”

两人都知道冷严口中的小婉,是他的青梅竹马,李竹婉。酷爱舞蹈和音乐,两人迟迟不肯结婚,更不想要孩子。

可是对于冷家来说,子嗣十分重要。也不知道冷严怎么想的,居然想找人替小婉生。

到底是爱呢,还是不爱呢。他们俩的事儿,陈昊和林澈倒是知道一二,弄得很是纠结。

如今冷严开口,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张昊便点点头:“那好吧,哥们也不缺妞,你难道认真一次。”

“人家女孩又不是商品。”林澈低声说着,眼中带着一丝缱绻。“别作孽太深。”

“你懂啥,你不喜欢男人么?别馋和。”陈昊大咧咧地说着。

卧/槽!林澈在心里暴了下粗/口,真是有些无法忍受。

冷严俯身沉思,低声开口:“老爷子盼着抱孙子,再说冷家是什么人家你们清楚,干净的好女孩才能留在我身边。”

所以这个小女人很合适。也不会太麻烦。“昊,前几天进的德国qiang/支随便挑一支,算是感谢。”

三人沉默,想到冷严和小婉的事儿,两人心里都有些低沉。

方威带着苏怜卿敲了门,怜卿便觉得不对劲儿。“我们到底要干嘛去?”

男人别过眼睛,有些不自在。

怜卿……对不起。要不这样,我就没命了。我欠了好多钱……

别墅内部十分庞大,怜卿险些迷了路,跟着方威进了屋子,只看到三个男人坐在沙发上,正望着他们。其中一个便是方威口中的“少/帅。”

苏怜卿带着几分好奇,却有些害怕他们身上的气场,稍稍地朝着方威身后靠了靠。

“算你懂事,可是带来了。”陈昊调笑地看着两人,怜卿微微抬头,眼光闪烁地看了眼说话的人。

冷严靠在沙发上,目光悠远,更没有抬头盯着他们看,倒是不紧不慢地摆弄着陈昊的jun/刀,好像事不关己一般。

“我……我带来了,我把人带来了,求求你,求求你绕我一命。”方威狗腿地说着,完全不理一旁愣住的怜卿。怜卿看着屋里的场景感到莫名其妙。

“我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她蹙眉,柔 弱的声音,令人十分舒爽。屋子的男人令她很不舒服,也未敢细看。

“来人,带这位小姐出去。”冷严听到小美女说话,挥了挥手,叫人将她带走。

苏怜卿看着两个穿着jun装的男人走了进来,站在她身边,弄得她内心很纠结,更加害怕。

“我……我不走……”苏怜卿微微侧头,安静地呆在方威身边。这里她只认识这么一个人。

闻言,冷严抬起英俊的脸庞,黑亮如宝石的双眸盯着她看。果然是纯美的小女人。很容易激起男人的征服欲。

“你说什么?”他淡淡开口。

苏怜卿内心紧张,垂着头,不敢答话。张昊见了嘿嘿笑着:“美人,我们都很斯文的,去吧,男人间谈事情,你要跟着?”

方威轻轻地推了推苏怜卿:“去吧,没事儿。”

女孩蹙眉看了他一眼,转身淡然地离开。她穿得很美,走起路来自然灵动,多了几分青春少女的馨香。

怜卿被带了出去,方威一人站在包厢,胆战心惊。陈昊这人自然叫人害怕,可是少帅也在,估计没有人敢在少帅面前放肆了吧。铁血男儿,沾了沙场气息的男子,还有着高贵的血统,怎么不叫人臣服。

“算你小子明白。”陈昊掐着腰,看着面前唯唯诺诺吓得半死的男人,他最看不上这种男人了。

“陈少爷,您看……您看……”他瑟瑟发抖。陈昊不爽一个大男人这样,直接踹了他一脚。

“真他妈给男人丢脸!我要是你,为了自己女人,肯定宁死不屈,孬种!”

“起来。”冷严不喜欢在自己的地方发生这种事情,再说外头还有小美女等着,这种男人实在不必他们花太多心思。脏了自己的手。

“她是你女朋友?”冷严继续开口,岔开腿,锃亮的皮鞋干净厚重。

“是……是……我们在一起,一起不到三个月。我们除了牵手,什么都没干过,什么都没干过……”

“我替你还了赌债,在给你十万块钱逍遥快活,前提是你滚出乾京城,不许回来,你看如何?”冷严不想废话,这男人真叫人鄙视,那么漂亮的女人怎么会跟他一块。想不明白。

方威震惊,本以为保住小命就很好,居然……少帅居然给他钱?连忙说好。“谢谢少帅,谢谢少帅。”

冷严打了两个电话,面无表情,不一会儿,便有人将合同送来,方威签字画押,拿了支票,他跪子,连连求饶感谢。

陈昊眯着眼睛,很想揍他一顿,却也不想坏了冷严的事情。

“这个地址,带着她去,不要吓到她,恩?”他龙飞凤舞地写好了地址,丢给面前的男人。

方威瞧了一眼,吓了一跳,带……带怜卿去乾京大院儿……他担心他是否能进得去。

“拿着我的手谕,送到这里就好。”冷严说话冰冷冷,带着几分疏离。

方威诚惶诚恐地接了钱,预备着离开乾京城。这几尊神都惹不起,而且闹成现在这局面,他也没脸见怜卿。反正女的都喜欢有钱人,怜卿她……他也算没有对不起她吧……这些都是有钱的主。

“不要出什么差错。”冷严说着,侧头扫了眼方威。看起来薄情淡然。

男人诚惶诚恐地离开,陈昊这下子坐不住了。“我说少帅呀!”某人说话阴阳怪气。

“你这一看就是老江湖,没少干这事儿吧。”

冷严拿着酒杯,跟着林澈碰了碰杯,这才伸脚踹了陈昊一下。

“还没吃到就这么怜香惜玉,我还想着,就在这包厢里玩……”说陈昊无耻,绝对没有任何人反对。真的是什么事儿都能做得出来。但是动气真格来,未必会这么做。

冷严眯着眼睛,看着陈昊:“这丫头看着挺舒服。”怎么说……跟别的女人也有区别吧。

看着舒服,家世又普通,很好。倒是也不怕她闹。女人么……还能有拒绝他的女人?

“你家老爷子就这么着急?”陈昊蹙眉:“小婉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冷严低声说着,一饮而尽。林澈眯着眼睛:“不是冷叔着急,而是老司令病着,一直心里头盼孙子,严和小婉相处了这么久。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们的事情……都离分手不远了。”

陈昊咕咚喝了一口:“就严太宠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换了我,直接压倒,不要也得要,就得跟我生孩子!哪里需要这么宠着!多少年了,你们还这么墨迹。”

“你懂什么。”林澈扫了眼不吭声的冷严,继续喝着。

怜卿坐在坐在偌大的休息室,手里捧着茶,眼中带着一丝迷茫。心里也觉得怪怪的。

看着方威走过来,她忽地站起身子,蹙眉问道:“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不过是见见老板……楼下有宴会,我们去吧……”男人低声说着,对宴会没什么心情,两人稍稍坐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了。

“怎么了?你身子不舒服吗?”怜卿不知道方威在想什么。

“没有。”他低声回答。

苏怜卿眯着眼睛,长发随意地散在肩头,妩媚动人。拄着下颌,淡淡开口:“我有事问你。”

“恩。”男人心不在焉。

“你……是不是去赌钱了?”苏怜卿叹了口气。

方威蹙眉,坐在计程车里,没有说话,有些手足无措。怜卿知道了什么?他不能功亏一篑,不然他自己的性命都不保了。

“以后不会了……”男人别扭地说着。苏怜卿感到一阵失落,也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的爱情为何会是如此模样。

“方威,我们分手吧。”媛媛说得对,长痛不如短痛。

听了苏怜卿的话,方威心里顿时觉得不爽,扫了眼面前漂亮的小女人,生气地说得:“走,分手也得好聚好散不是吗?咱们喝酒去!”

苏怜卿以为他情绪不好,便也没说什么,两人去了酒吧,坐在一边,怜卿小口地喝着甜甜的酒,一句话也不说。

她才进入a大,又是特别不好考的tong/讯/员。看似什么都好,可是……她为什么觉得心里难受呢,生活很悲伤。

“我……头晕。”苏怜卿看着方威,拄着头,想着这酒劲儿还真大,晕晕乎乎的,本身她就是不能喝酒。

方威见此,眯着眼睛,喉/结轻轻滑、动:“怜卿,你睡一会儿,我们这就回去。”

没错他就是下了些药,今晚送走她,他卑鄙无耻也好,一个女人么,哪里有命重要,之后,他也要离开乾京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