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4章
宁为玉碎
墨芊颜
3007
历史久远

“严这就走啊?”陈昊摆弄着手qiang,眯着眼睛,才入了夜,就等不及了。

“能不能对小美人温柔点啊?”陈昊咧嘴笑着,笑得很无耻。

冷严起身,整理了下jun装,扫了扫肩zhang,带好了帽子,转身看着陈昊,眯着眼睛,带着几分挑衅地说道:“你见过?不然怎么知道我不温柔?”

声音霸气,冷然。带着一丝理所当然和莫名的魄力!

陈昊愣住,眨着眼睛看着冷严:“走走走,最难消受美人恩。”

林澈在一边优雅地笑着:“真是出息了,还会用词儿了。”

“这个时候应该送到了。”冷严看了看自己定制的手表,眯着眼睛,看起来心情不错。“这么乖巧柔美的女孩,你说,不值得期待么?”

“哎呦,严你可要关机啊,可别被小婉查gang,再说可悠着点,小美女那小身子骨,可经不起你这么折腾。”陈昊大笑。什么话都说。

冷严将苏怜卿的照片放在胸前口袋里,眯着眼睛:“你们自便。”

这才迈开步子,朝着楼下走去,门口两个士兵始终拿着枪,见到冷严,齐刷刷地喊了声少帅,这才开着车子,朝着大院儿开去。

车子开的很稳,夜已深,今晚的夜色很好,也……很撩人。到了地方,大院儿门口的士兵们皆是站在一旁,手里拿着长枪,有序地对着车子里的人行李。

庄严的大门缓缓打开,冷严的车子慢慢地开了进去,才停到大院儿的楼下,张妈便急忙忙地走了出来。

“少帅……少帅。”张妈小声说着,神色慌张。

冷严下了车子,士兵将车子开走,他才转身,英姿笔挺地看着张妈,张妈是家里的老人儿了,冷严便是被张妈一手带大的。

“怎么?”他低声说着,那嗓音总是带着几分磁性,不过分张扬,却叫谁都揣着几分害怕。

“家里送来个女人……说是少帅的朋友。首长大人正在照顾老司令,这事儿……”张妈小心地说着,因为大院儿这么多年,还没送来过什么女人。尤其冷严,不喜欢将人带回家。

冷严笑笑:“不是什么大事儿,不要惊动老爷子他们了。”说完朝着远处的别墅小楼走去,进了大厅,脱了外套,嘱咐几句:“你们不用在这伺候,都下去吧。”

“是!”副/官们合上房门,下人们也一一回避。冷严眯着眼睛,心底竟然升起一抹奇异的感觉。

苏怜卿迷迷糊糊地伸手,然后又歪在他怀里,沉沉地睡着。一点都不认生。冷严微愣,眼中带着一丝宠溺,洗干净之后抱着她回到大chuang,“睡吧。”男人低声说着。

苏怜卿睁开眼睛,还有些意识,她蹙眉迷迷糊糊地看着男人。“你是谁?好看……”

她嘀嘀咕咕的,以为自己在做梦。冷严淡淡地端详着她的睡颜,闻着她周身的馨香。

“苏怜卿……”冷严钳着她的下颌。心情很好地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轻轻地吻上她的,甜腻的酒

怜卿肚子。

她无力地转身躲开,微微颤/抖,冷严拿起遥控器调高室内的温度。

冷严本就风流倜傥,倒是挺喜欢这丫头。说不明白。

夜很深……

整整一夜,怀里的小女人软得一塌糊涂,美得动人心魄,冷严抱着她,翻了个身,让怜卿睡在自己胸口,他感受着余温,看着胸前的小女人,仿佛一只乖巧的猫。

今天……不想欺负她的,可是……她迷迷糊糊的挺缠人。

确实有些疯狂。她很美好,竟让人到了食髓知味的地步,欲罢不能。

群号:227969859 留言:19楼即可

明媚的阳光洒在大院儿,普通人还没睡饱,士兵便开始了一天的训练。冷家的人自然有早起的习惯。

他醒得时候,女孩儿还在安静地沉睡,大手将她抱在怀里,破天荒地没有出门。看着她乖巧可爱的睡颜,皮肤滑腻腻的美好,冷严眼中带着几许探寻。

昨晚很疯狂……

她的表现出奇的好……

大手轻轻地摩挲着她的小脸,好像是看着自己专属的宝贝一般。她的所有,他都印象深刻。

“少帅!”门外副官来唤人。

冷严蹙眉,没有吭声。外面的人便识趣地走开了。苏怜卿觉得很累,很不舒服。身子仿佛散了架子一样,沉沉的。她睁开眼,意识回笼。才看到身边英气逼人的男子。

他正望着自己,眸子里带着说不出的看不懂的东西。只是怎么跟着她梦里的人挺像。

她伸手摸着他的脸颊,随即忽地全身绷紧,抱着被子,带着几许防备。她她她……心忽地漏了一拍,差点晕过去。他们……不是吧?

想着脸色忽地惨白,无法接受。

冷严面无表情,看着她的反应。大手却自然地揽着她,不许她逃的太远。

“我们……我们……昨晚?你是谁?不对……你是少帅,你……”苏怜卿慌张的不行。脑子乱乱的,昨晚她在喝酒,怎么会这样……被前男友出卖了?

她懊恼地看着面前的男子,然后愣住。“少……少帅?”这个她见过两次的男子,却叫她印象深刻,可是……她跟着他这样躺在一块算什么啊……怜卿崩溃中,也明白昨晚发生了什么。

“恩。”冷严酷酷地开口:“以后,你便是我的人。”

不是商量,是通知。带着惯有的不容反抗的口吻。

苏怜卿有些崩溃,她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漂亮的双眸瞪了眼身边的男子,小手哆嗦着去够一旁的衣服,显得有些无助狼狈。

“做什么?”冷严伸手握住她的小手,将她带到怀里。心情很好,这样灵动的丫头真好。

苏怜卿挣扎着,眯着眼睛,大声嚷嚷……“放开!放开!你这个混蛋!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这叫趁人之危!你给我松开!”

任何一个良家女孩,被再好看的男人非礼,心情也不会好的吧,再说她有点发蒙,只能恼羞成怒……只想着逃离,好好地缓缓神儿。

她知道,身边的男人,她根本惹不起。再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冷严原本很好的心情,顿时被破坏,这世界还没有他要不到的东西,更没有女人反抗过她,大手收紧,眼中带着一丝警告,带着惯有的强势和气魄。

“闹什么!委屈?”他看着梨花带雨的小女人,自己也有几分挫败感。无数的女人想要跟在他身边,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操心的一个。

还是他自个儿主动找的,这算什么事儿。在女人方面冷严确实没花什么心思,女人也从未叫他觉得麻烦过。他更不会哄女人,唯一放在心上的,想娶的,不过是曾经那个人。

能叫他觉得心烦的女人……苏怜卿算是第一个吧。大清早的胡闹。而且,昨晚上,要不是她……他也不能。那么粘人谁受得了啊。

苏怜卿一听,想要挣开他的怀抱,完全不理人。男人蹙眉,轻轻翻身,便将她扣在身下,望着她可怜兮兮的小脸,拧眉。

他真有那么差劲?冷严低声开口:“别闹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混蛋,无耻!流氓!”苏怜卿吼道,心里想着所有恶毒的词语。她绝对不要做这种事情!绝对不要成为别人的玩物!再帅的男人都不行!

冷严握着她的小手,俯身着她的小嘴儿,吵的好烦……

然后揽着她的,贴紧自己。

“不要……不要!”苏怜卿推搡着,瞪大眼睛,她害怕。吓得眼泪直流。这种事情已经超出了她长这么大的经验范畴,不知道该怎么办。

冷严顿住动作,是真的生气了。粗喘着气,将她的小手交叉,自己的一直大手狠狠地扣住,将她的双手制服。瞪着眼睛,本来想跟着她好好地说说话,谁知道,哎。

苏怜卿大口地喘气,她活了这么大,从未跟着一个男人这么近的相处过,而且还是这么有气场强健的男人。

被她这样压着,怜卿似乎很害怕,娇俏的小脸带着星星点点的泪痕,对上他的视线那么楚楚动人。

冷严沉默地看着身下的小女人,轻轻一个翻身,就可以轻易征服。

“走开……”她细声说着,别过小脸,清浅的呼吸扫在他的脸颊。分外撩人心炫。

大清早的……是个正常男人都不会放过她吧,更何况,是个这么清纯的小女人。苏怜卿看冷严在观察自己,眼中带着浓郁的黑。那么的容易叫人沉醉,她莫名心慌,不停地扭动着。

硬得不行……软得总行吧。

“少帅……少帅你放我吧……”苏怜卿低声哀求,她愈发的害怕,慌乱。哪里顾得上好好说话。

冷严不算温柔地拭干她眼睛的泪,低低开口:“放你去哪?”

没等她回答,男人将她抱在怀里。

折腾过后,她只觉得很疼……这种疼,她会记住一辈子。

是身上这个毫无预兆出现的男人给予的,刻骨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