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5章
宁为玉碎
墨芊颜
3258
历史久远

“混蛋!”苏怜卿脸颊爆红,这辈子没经历的事情,一整天她都经历了。

“闭嘴!”冷严不悦,然后踢开浴/室的门,将她丢在水中,口气不善地开口:“自己洗。”

苏怜卿湿漉漉地咳嗽了一句,扑通着坐起身子,又溅了一地的水。热水缓解了疼痛,心脏砰砰直跳。捂着小脸呜呜地哭了起来,有些崩溃。

冷严站在门口,看着她委屈不甘的样子,心头也是一阵气闷,这个女人嫌弃他。

苏怜卿舀起水,朝着冷严挥去,大喊道:“出去!”

冷严蹙眉,看着她,叹了口气:“苏怜卿,男朋友欠了赌债,将你带给我们,你还不明白么,你被他出卖了,只不过我看着你舒心,便留在身边,你情愿跟那种人,也不愿意跟我,你自己好好想想。”男人沉声说着。

随即离开房间,嘱咐下人看好屋内的小女人。

苏怜卿愣住……方威?赌债?出卖?她回想着前两天的事情。觉得蹊跷。

苏怜卿双手摸着脸,擦干脸上的泪痕,大脑陷入一片空白之中,从未想过,她会遭遇这样的事情。

“方威……”苏怜卿缓了缓心神,眼中带着明显的受伤和恨意,直到水凉了,她依旧傻傻地坐着。

“小姐,您该出来了。”下人在门口提醒。苏怜卿眯着眼睛,柔声开口:“知道了。你出去吧。”

听到了关门声,苏怜卿才缓缓地起身,擦干净身上的水,看着镜子里有些微肿的双眼,可怜兮兮的模样,才一天,她的精神状态便如此的不佳。

穿好了衣服,她面无表情地推开门,一句话不说地朝着楼下走去,眼中带着一片漠然。

“小姐,你不能离开这栋房子。”佣人拦着她的去路,眼中带着一丝紧张。门口的士兵目不斜视,完全无视掉屋内的情况。

“让开!”苏怜卿生气地说道,眼中带着几许不满,不过是一夜而已,她……不至于怎么样,有些事,她要弄清楚,也……不能再跟这个男人有什么瓜葛。

没一会儿,冷严便面色不好地走了进来,穿着jun装,冷着脸,看着面前的苏怜卿。“闹什么?!”

这女人怎么这么不省心。冷严眯着眼睛,伸手轻轻捏着她的下颌,黑亮的眼眸带着几许警告,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苏怜卿倔强地回望着面前的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崩溃了,19楼抽高级回帖打不开~~~累死了,明儿继续

冷严眯着眼,看着面前的女人,居然有女人胆敢这么质问他?他冷笑然后指着苏怜卿说道:“不好好休息,闹什么?”

苏怜卿别过小脸:“我要离开这里!”小脸带着几分倔强,丝毫不肯退让。

“你是的我的女人。想去哪?”冷严闹着性子说道,本来没处理完事情,张妈就派人寻了他,说是新来的小姐再胡闹。乾京大院儿是什么地方,怎么能容许一个小丫头这样闹的?

“你胡说!我不是!”她气恼地开口,声音带着几分颤抖。

“呵,我胡说?”他将腰间的手qiang,啪地放在一边,上前一步,一手轻轻捏着怜卿的下巴,眼神微微眯起,所有的信息都在说明这个男人在生气。

“宁愿跟着那个方威也不跟我?苏怜卿,你要知道,我是什么人。”一屋子的佣人和士官,安安静静,苏怜卿也吓的不行,她想逃开,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样下三滥的男人,也值得你如此?”冷严看着她,安静的时候极美,尤其过了昨晚,更是美的那么动人心魄。她这么不情愿,冷严有些郁闷,他连方威都不如?

胸口有些闷,忽地将小女人拉到身边,直接带到了卧房,轻轻一甩,她便栽倒在床上,苏怜卿挣扎着起身,扬起小脸,蹙眉看着他。

仿佛……厌恶他到极致。

关门声传来,冷严解开jun装脖颈的扣子,眯着眼睛,想着该如何处理这个不听话的小女人。

扯开被子,便发现床上的一抹红色,冷严烦闷的心情才稍稍舒缓了些。安静地坐在一旁,看着苏怜卿。

本以为他会亲自收拾她一顿,苏怜卿微愣,瞪着冷严,不知道对方要玩什么把戏。

冷严看着她,眼睛肿肿的,然后不自然地伸手,揉了揉她的发,低声开口:“好好呆着,不许胡闹。你能相信那种男人,为什么不信我?”

“我要回家!”苏怜卿握着拳头,她才当上通讯员,还有妈妈的花店,怎么能被这个男人关起来呢。

冷严似乎没了耐心,牵着她的下颌,冰冷开口:“不听话,你将一无所有!”说完便拿着配枪,转身离开屋子,没等苏怜卿起身,她就听见门口站了士兵,守着她的屋子。

冷严处理完事情,便觉着有些烦,说不出的原因,变换了衣服,开车去了陈昊的地盘。

“我说……少帅啊,这是啥子表情?”陈昊原本跟着林澈说着什么,瞧着冷严走了进来,打趣说道。

冷严坐在一边,微微垂着头,拿起红酒,一饮而尽。陈昊狗腿地坐在一边,好奇地问着:“怎么样?怎么样?小美人的味道如何?”

脑海里忽地闪过苏怜卿那美丽的小脸,挂着梨花带雨的泪痕。小嘴轻轻地喘着气,乖巧有魅惑。“你说呢?”冷严放下酒杯:“性子不好。”

林澈一直淡笑不语,摇了摇头,小丫头被欺负,性子好才怪。严有时候也不懂女人,感情还这么纠结。

冷严这家伙在jun中雷厉风行,铁血强势,对付女人倒是不如他和陈昊。也不知道哄哄呢。

陈昊凑近冷严,这厮不是在回味吧。“那啥?你吃完了,也不说哄哄?”毕竟想好好对人家,怎么也得把人哄好了才行啊。

“哄?”冷严蹙眉,有些不悦。他需要哄女人吗?一向是女人哄他,再说……要怎么哄?

陈昊贼眉鼠眼地笑着:“哎,严,你不会霸王硬上弓了吧,啧啧。”

林澈推了把陈昊:“你就别在这儿幸灾乐祸了。”

“一个女人,难道我还收服不了?”冷严转头看着陈昊,眼中带着警告。啧啧,少帅发威,整个乾京城抖三抖啊。“她会乖乖听话的。”

损友说话真欠揍。

“我没有玩,是认真的。”冷严表情淡淡的,他心里很乱,如果不这样,不给冷家生个孙子,那么父亲和母亲一定逼迫自己小婉分手,他还不想分手,也不知道自己坚持什么。如今跟分手其实没什么两样了。

至于苏怜卿……他就是第一次见到她,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单纯的想留她在身边,还是喜欢的吧。自然他也不会亏待了她。

在冷严的感情世界里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发展罢了,从小到大都没有为女人心烦过。

小婉知道,却也不过问。一直都不过问,到底在乎他么。

以前那些女人,哪一个对他不是怜爱有佳……哪像这个,脾气这么差。再说……他只有在特别想念小婉的时候,才会碰女人。

“这丫头如果性子也能像她人一样,就好了。”冷严淡淡地说着,抬眼看着外面的天空。陈昊和林澈挺了解这个男人的,怎么说呢,万众爱戴的型号,从来没遇到个难缠的小女人。

再加上冷严对女人的心态也很奇特。两人想想,估摸着是被小婉折磨的。

苏怜卿待在大院儿里,唤了张妈,稳了心神,给少帅播了电话,声音缓缓的,男人听完她说话,便挂了电话。

苏怜卿这才注意到门口的士兵撤走了。她跟着张妈打了招呼,急忙忙地离开了大院儿。

身子到现在都还疼着,也不舒服。

苏怜卿走在宽敞的马路上,泪水睡着眼眸流下,有些控制不住,好像做了一场梦一般。如同残破的娃娃被伤害,被丢弃。内心在牢笼里不断地,不断地撕扯着,无休无止。

走过a大,她回了花店,勉强跟着母亲打了招呼,以后都住在学校了,是的,她不想母亲见到她的伤口和落魄,这样太残忍了。

“自个儿好好照顾自己,课业忙,就别老往花店跑,倒也不是那么累。”苏母笑眯眯地看着苏怜卿,自家的女儿真的很有出息。

苏怜卿笑笑:“妈我知道了,那我回学校了。”见了母亲,她的心里也好过了一些。

走在a大的校园中,她的脚步异常沉重,方威把她骗了,还将她卖给了少帅?她想弄清楚,一定要弄清楚,方威不会这样的!她拖着疲惫的身体,踩着平底鞋,朝着方威租住的小屋走去。

扣了扣门,门口的热心大娘见了她,笑道:“小姑娘,你男朋友走了啊,说是出差去了,你不知道吗?”

出差?苏怜卿垂眸,眼底带着看不见的忧伤。为什么骗她去那种地方,为什么少帅说自己是他的了……

“房钱都退了啊。”大妈笑笑,然后瞧着苏怜卿一声不吭,摇摇头,进了屋子。

苏怜卿面无表情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机响了,她葱白的手指划过,上面只有三个字:“对不起。”

对不起谁呢?真是笑话……

没有解释,没有分辨,彼此拉黑,事情已经酿成了,她被他卖了,又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多么可笑,她竟然被男朋友出卖。多么可笑……

天下就没有比她还傻的女孩。那么容易相信爱情,那么可怜,怜卿甚至觉得好笑。

游荡了好久,这才回到了宿舍。

大家都在看
沉香屑
沉香屑
豪取强夺 婆媳 腹黑 架空 深情 民国文 宠文 沉香 强势
奢望
奢望
甜文 豪取强夺 高干 错爱 婚恋 现言 强势 豪门 无线基金大赛
暖暖日常
暖暖日常
治愈 温馨 萌宠 甜文 深情 婚恋 浪漫 宠文 暖文 婚后
女配是知青
女配是知青
军嫂 女配 萌宠 军婚 空间 豪取强夺 腹黑 婚恋 种田 HE 现言
军嫂重生之睡定兵哥哥
军嫂重生之睡定兵哥
治愈 重生 军婚 甜文 高干 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