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6章
宁为玉碎
墨芊颜
3230
历史久远

苏怜卿不想跟着少帅纠缠,也无法叫心底的伤口这么快痊愈,她想转学,换个学校,或者换个城市生活。

想着母亲,她才收起了轻生的打算。跟着媛媛说了话,收拾了东西,便回了家。

跟着母亲说起分手的事儿,又想着换一个学校读书。从小很多事情都是苏怜卿自己拿主意的。

她不是冲动无礼的女孩,做事又十分踏实,母亲也理解宽容。

晚上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昏昏沉沉,想着要去买点biyun药吃才行,她心情不好,又有些发烧不舒服。

这边恍恍惚惚,手机却响了起来。

陌生号码……本能地接了起来。

“你在哪?怎么办了离校手续?”低沉的充满磁性的男子声音传来。

怜卿微愣,“对不起,你打错电话了。”

“苏怜卿,你现在在哪?”男子显然有些不耐烦。

“你是??”怜卿心中产生不好的预感……

“没在学校,应该在家吧,明天我去接你,我们聊一聊。”

苏怜卿忽地坐起身子,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是……少帅,他怎么会有自己的电话,她的一举一动,他居然都知道,为什么要缠着她不放……真的……喜欢她?

苏怜卿心底是怕的,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太过强势霸道,阳刚深沉。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苏怜卿便拎着箱子,跟着母亲道了别。打算去机场,她是a大出来的学生,又是优秀的通讯员,很多学校都是乐于接收的,不过她要自己去看看才行。

她穿了高领的奶白色衬衫,掩饰锁骨下的吻痕。

淡蓝色的背带裤看上去青春阳光,初经人事的她更多了些楚楚动人的美丽。清纯里夹杂着些许魅惑。

冷严自然是知道她的行踪的,坐在停在拐角处的车子里,摇下车窗。

他清晰地看到怜卿柔美的身影,那种美好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他要这个女人。

见她拖着箱子走着,便悄悄驱车跟在怜卿身后,她微低着头,眼中带着丝丝哀伤。

时而微微叹气,时而摇头,她的举止神态,通通落入冷严的眼里。

冷严似乎没了耐性,驱车拦住她的去路,看着苏怜卿:“上车。”声音安静清冷。

没想到会看到他……苏怜卿有些慌张,本能的反应却是急忙忙拖着性子逃走。

冷严停下车子,几步走了上去,握住她的手腕,望着她柔美的眼眸,淡淡开口:“上车,我们谈谈。”

他不想吓坏了小女人,也不喜欢她的倔强。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苏怜卿嘀咕一句,却挣脱不开。

“你走不了。”冷严霸道地说着:“没有我的命令你走不了!”

“我不是你训练的兵!你管不住!”苏怜卿生气,这个男人怎么这样呢……他太强大,她连报仇的心思都没有。

冷严犀利的目光注视着怜卿,她十分不安,甚至带着深深的害怕,再加上昨晚休息的不好,整个人更是可怜的像只受伤的猫咪。

“你现在是我的人。可以不必这么辛苦。”冷严慢慢开口,将她的行李丢在车子上,又把怜卿推进副驾驶,驱车离开。

怜卿不能示弱,“是方威欠你的,我不欠你什么,也不是你的什么人。少帅,您贵人是忙,何必和一个小女子纠缠。”

脑子倒还好用,冷严轻蔑地看了怜卿一眼:“你想去哪里,我查过了,你是通讯员,怎么说……我也算得上你的上司……”

是最上头的一个……八竿子打不到一撇。苏怜卿沉默着,有些不自在,想着他们缠绵,觉得心虚又难受。

“你要带我去哪?”苏怜卿说着,冷严穿着合身的外头,看着英俊挺拔,少了穿军装那种的威慑力。多了几分亲和。

“会所。”男人开口,扫了眼一旁不安的小女人。心里琢磨着,为什么会这么害怕自己,以前也有人把女人送到他的床上去,每次之后,那些女人都是欢欢喜喜的,有的拿了钱,有的喜欢珠宝,可是还没遇到过怜卿这种……嫌弃他。

有些话,自然也该跟着小女人说清楚。

苏怜卿坐在一旁,表情淡淡的,看也没看这富丽堂皇的会所。

冷严看着她:“饿不饿?”

“不!”她倔强地说着。

男人蹙眉:“我有事情跟你说。”

苏怜卿抬起小脸看着冷严:“少帅,我们小门小户,惹不起您,您要做什么只管做,哪里有我们说话的份儿。”

呵……这该死的性子,冷严喝了白兰地,看着苏怜卿,想着她的美好。淡淡开口:“因为跟我睡了?所以不高兴?”

苏怜卿闻言,脸颊爆红,握着拳头:“你混蛋!”有些恼羞成怒。

冷严看着她,倒是没什么表情:“你很害羞,也很在意,我会负责的。”他低声说着:“跟了我,有什么不好,你要知道方威欠了赌债,不是欠了我。他把你抵押出去,给人做玩物,做情妇,也许……玩够了,还会再丢给第二个,第三个……”

“你胡说!”苏怜卿小脸煞白,知道冷严没必要骗她。

冷严想着这些事儿,陈昊绝对能干得出来。

“你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跟着我?你还不知足,如果改变不了,就要去适应,苏怜卿,某种程度上,我是救了你。”

冷严是什么人,不懂女人,不代表不懂世故。一些道理,这个才出茅庐的丫头应该知道。摊上了某些事儿,是躲不开的。

他丢了一份合同给苏怜卿,怜卿看过之后,浑身无力,不是少帅要了她……那么她现在的下场会更惨?忽然觉得可笑。夺走她宝贵东西的男人,居然还变相救了她?这是什么逻辑。

“你们都是混蛋!”苏怜卿不满地说着,别过小脸。

“怜卿,整个乾安城,只有你敢这么跟我说话。”冷严有些不悦:“我收了你,自然是想好好待你,想让你帮着冷家生个孩子。至于原因你不必知道。”

苏怜卿垂眸:“我不愿意。”

“由不得你。”冷严看着安静地看着她。

苏怜卿有些激动:“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她的未来才有了希望,她不要这样给人当情妇生什么孩子。

“跟着我,你也不用被人强迫入了风尘场,怎么不行?”冷严喝着酒,看着苏怜卿:“女孩子,太倔强不可爱。至于为什么,我多少还是喜欢你的。”

苏怜卿说不过冷严,也没想到能跟着乾京城少帅说这么多的话。

“我……”苏怜卿苦笑。有点脸红。

“怜卿,我长这么大,没有跟着我不开心的女人。”他起身离席,留下怜卿一个人想事儿,没一会儿便再次回来,这次,他换了jun装,看起来英气逼人,肩章异常闪亮,炫耀了怜卿的眼睛。

“待会儿我要处理jun务,你乖乖的,不许胡闹。”

求电脑顶贴,求评分,求支持么么哒~小颜爱你们!!

冷严看着苏怜卿,笑了笑:“我不限制你的自由,明天,自己过来。”说完他带着军帽,自然地扫了扫袖口的灰尘。帅气地转身离开。

苏怜卿起身,觉着累。想着冷严的一番话,心也凉了半截。她不能回花店,不然母亲会担心她的,只能再次回了a大。

退了手续,浑身无力地躺在宿舍的床上,觉得头痛异常,口干舌燥。

各种场景在脑中交错,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

“呀,怜卿回来啦”媛媛推门进入,看着苏怜卿没什么反应,这才意识到苏怜卿生病了。

“怎么好好的发烧了,不是办了离校了?”张媛拿着桌上的文件,看了看,怜卿这是决定又回a大,她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连续两天张媛一直照顾着苏怜卿,她稍稍好些了,便看着张媛说道:“媛媛,谢谢你。”

“你这是怎么回事啊,病的这样急。刚才有人打电话来,我说你病了。”张媛将饭放在一旁,看着苏怜卿:“注意休息,我晚上回来。”

“恩。”苏怜卿乖巧地说着,面上有些虚弱,脸上却挂着笑意。

苏怜卿累了,许是药物有着安眠的成分,她便沉沉地睡了过去。再次醒来已经过了几个钟头。

冷严换下了军装,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床边看着她安睡。

本能地瞪着眼睛,裹紧了被子。男人看着她戒备的模样,低声开口:“起来吃饭。”往日他都是跟着士兵副官们一块用餐的,如今得了这个小女人,倒是勾起了他的心性。

屋子里的餐厅不大,冷严坐在一旁,看着苏怜卿,他不喜欢那种奢华的餐桌,两个人好像隔得很远似的。

苏怜卿许是饿了,安静地吃着粥,热腾腾的汤饭,映得她的小脸红扑扑的可人。冷严坐在她身边,不自觉地拿起餐巾纸轻柔地给她擦拭着唇畔。“慢点。”

这么亲昵的动作叫怜卿一愣,呆呆地看着身边的男人,然后懊恼地垂眸,心烦。“你吃你的……”她小声说着。

好一会儿,两人吃饱了,冷严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撤了桌儿,便跟着苏怜卿进了房。她顿住脚步,有些不安。“你出去……不然……我出去……”苏怜卿逃不开他。

他是乾京城只手遮天的少帅。

她只是一个身家普通的女孩。

冷严笑笑:“这是我的家,你叫我上哪去?”观察着小女人的反应,看着她的各种表情,好像比猫儿狗儿有趣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