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7章
宁为玉碎
墨芊颜
3239
历史久远

苏怜卿蹙眉:“我不要给你生孩子!”她生病才好,有些头晕。冷严沉默起身,随手将她抱了起来,一把扯开她的睡衣,眯着眼睛朝着浴/室走去。

虽然长在军中,他还是挺爱干净的。苏怜卿环着身子,别过头,半咬着唇忍着……觉得有些羞辱。

冷严叹了口气,看着苏怜卿,将她放在热水里。自己坐在一旁,欣赏着面前的小美人。眼中带着男人特别的浓浓的yu望。

“你出去……”苏怜卿恼火。报警吧没用,逃跑吧,不可能。自杀吧……又不至于,冷严对她又好奇怪……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想着他的话,不是冷严,或许她已经千夫所指,人尽可夫了……

这种情绪太复杂,如果他们正常相遇,如果他没有这样强势霸道地占/有她,苏怜卿不会对他这样冷淡吧。她自己都搞不懂自己了,无法原谅,无法接受,又不得以。

“我给你时间适应。”冷严看着她走了出来,目光炯炯地说着:“我不喜欢等太久。”他凭着性子要了她,她接受不了,他已经迁就她了。也愿意给她时间适应。

陪着苏怜卿吃了饭,冷严才起身离开。她傻傻地坐在厅里有些茫然。张妈是大院儿的老人儿了,看着她笑笑:“苏小姐,前途无量啊。咱们家少帅,对你可是真心的好。”

苏怜卿听了,小脸一红,好什么……没安好心。这才转身安静地进了房间,收拾一下,也离开了大院儿,这里很压力,她很害怕。

事务繁忙的时候,就算是陈昊和林澈都见不到冷严,再加上他最近对苏怜卿感兴趣。三人更是有几日没聚了。

今儿冷严抽了空,穿着黑色的风衣,气派地带人去寻陈昊他们。有些聚会,某些人注定是焦点中的焦点。冷严便是这种人。

他的到场,引得女人倾心,男人钦佩。

“见一面真是不容易啊,整日醉在温柔乡了吧。”陈昊瞧着二郎腿,左拥右抱,看着冷严来,故意塞给他一个女人。

冷严扶了一把女人,淡淡开口:“去陪陈少。”

这群大爷喝酒闲聊,冷严和林澈安静地坐着,眯着眼睛,瞧着陈昊跟身边的美女打得火热。

“他受什么刺激了?”冷严一饮而尽,对着林澈说道。

“还能是什么,家里呗。”林澈笑笑:“陈昊那祖宗,叫他作吧。”

“我说少帅啊,这里又没有别人,来来给你准备了一个妞!”陈昊笑着招手,只见一个冰清玉洁的小女人推门而入,站在三人面前。

冷严盯着她看,没说什么。“还不过去?”陈昊倒是了解冷严的喜好。

“少帅……”小美女凑了过去,乖乖地依偎在他的怀里,眼中带着渴望和崇拜。冷严沉默不语,放下酒杯,侧头对上她的眼睛。

一个乖巧的小女人。很可爱……脑子里忽然闪过苏怜卿的小脸。女人和女人之间真是大有不同。

以往他根本没上心观察过,。昨晚抱着苏怜卿睡了一夜,加上这两天也没碰什么女人,那丫头不情不愿的。

如今倒是想了,毕竟是重yu的男子。

林澈看着冷严:“要不要出国去看看小婉,你们……也好久没见了吧。”这个青梅竹马,倒是聚少离多,换了那个女人舍得丢下冷严。难怪他越来越不对劲。貌合神离,那么不对劲。

平日沉默寡言,甚至换人生娃这事儿都干得出来了,内心是多曲扭了啊,这厮还不愿意承认自己的介意在乎,爱的这么奇怪。冷严内心都快曲扭了,得好好拯救下。

“她忙事业,我去添乱么?”冷严点了一支烟,靠在一旁,舒缓着yu望。

“那你家里那个呢?最近搞到手的?”陈昊问,冷严这样少见啊……

“不情不愿的。”冷严淡淡开口。

陈昊和林澈相互看了一眼,心里直打鼓。

哎,最在乎的女人常年在外,还总把这个大好男人扔在家里,想了就来,不想就走。事业比男人还重要。

最重要这男人明明心里难受还不说,全然宠爱着,这么多年,到了如今愈发的无法无天。

家里倒是有个相中的,还不情愿……

这……

乾京城的少帅到底是多憋屈……身子和心灵都是无法满足啊这……平日那么忙,除了他们两个也不喜欢接触太多的人。

冷严控制欲本来很强,对心爱的女人却这样放纵,倒是永远偏离心底所想,越来越……变态?陈昊想着。

对于这个男人,还真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要不换个女人陪你?”陈昊呵呵笑着:“小美人性子烈?惹咱们少帅了?换个犒劳下呗。”

“不需要。”冷严喝酒说着,他其实只是喜欢看中的女人而已,不怎么玩。觉得不干净。也不尽兴。

活了这么大,还没见过哪个女人不拿冷严当宝贝的,偏偏最喜欢的总是无视他,而身边这个又不乖巧听话,看着倒是挺乖……哼。

一时间,心里难免有些烦躁。

冷严不收养情人,小婉不在,也都是三两天的找些姑娘舒缓一下。苏怜卿算是他养在身边的第一个女人吧,莫名奇妙地收下了,也挺喜欢。

林澈看着冷严,这么下去,情绪都於在心里了。“不如把小美人叫来,我们也认识下,上次……都没来得及说几句。”

能让冷严不对劲儿的女人,苏怜卿也算是一个了。

原本在教室发呆的小女人,接到电话,心底有些怕,却还是被人带着上了车子。有些不安,闷闷不乐。

进了会所,苏怜卿觉得不舒服,大厅里站着几个女人,花枝招展,低声细语,她被人带着去了包房,等在外面。不想进去。

“进来。”冷严听人吩咐之后,低声说着。

陈昊起身,开门笑呵呵地看着面前的丫头:“来来,我说小美人,要不是严,你可就是我的了呀。”

苏怜卿脸色微白,想到冷严的话,又看着匪气十足的陈昊,吓的不行。

“你别逗她了。”林澈笑笑。

冷严出门,扫了眼苏怜卿。她穿的很普通,也没有特别的打扮,那种清新的气质却是极好的。梳着蓬松的马尾,长发如海藻一般,明艳动人。

“坐着。”冷严拍了拍身边的沙发,目光灼热地看着面前的小女人。“陪我喝酒。”

苏怜卿不动,蹙眉说着:“你叫我来,做什么,我在看书。”

果然挺厉害……陈昊和林澈笑笑,不出声。冷严起身,面无表情地拉着她。然后塞给她一杯酒,搂着苏怜卿说道:“喝了。”

林澈笑笑,看着苏怜卿说道:“不用紧张,我们都很斯文。”

斯文败类吧……苏怜卿想着,不接冷严的酒杯,男人抱着她,大手微微用力,她蹙眉抬眼,看着他眼中的警告,这才生气地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不常喝酒,有些被呛到了。

陈昊眯着眼睛,咧嘴笑:“好看,真好看。当初怎么就让给你了呢。”离得这么近,苏怜卿真的挺漂亮,素颜带着一股子纯净。

“别闹!”冷严不悦地说着,眼中带着不满。

包房里几个女人再次进了屋,陈昊一边笑着,一边说着极为粗俗的话语。看不出平日里倒是个厉害的人物。

才跟着冷严亲热的女人也涩涩地走了进来,本以为她们都走了呢。苏怜卿觉得浑身不对劲,就好像她也是她们中的一个似的,惶恐,还带着点明显的不安。

林澈为人斯文,倒是不喜欢这些,比不了陈昊左拥右抱,冷严搂着苏怜卿,黑亮的眼眸扫了站在一旁站着的女人。

“过来。”冷严淡淡开口,小女人乖巧地依偎在他怀里,苏怜卿本能地甩开冷严的手臂,坐远了一些。

她不喜欢这里,充实着上流社会的腐败浮夸。

冷严瞧着,苏怜卿是不喜欢极了他,偏这样,他偏是不想放过了她。

“喝酒。”男人淡淡开口,自己也喝了不少,他搂着怀里的小女人,看着苏怜卿,看着她一杯杯地喝着高浓度的酒。

“严,不是打算要孩子?你们都别喝太多了。”林澈瞧着,出声圆场。苏怜卿只觉得身子轻飘飘的,讨厌极了冷严。

冷严看着她,淡淡开口:“求我一句,会死么?”已经这么难受,却还是不停地喝,他忽然有些气闷,不爽地看着苏怜卿。

然后忽地起身,扯着她的手腕,脸色不悦地预备朝着外面走。

“走开!你身上的香水味真难闻!”苏怜卿蹙眉说道,被他拉得一个踉跄。

“严好好照顾小美人。”林澈摇摇头。陈昊傻在一旁。

“松开!松开!你这个混蛋种马!还是少帅!少帅才不应该是你这样的!”苏怜卿絮絮叨叨地说着,栽歪在他的怀里。

“闭嘴!”谁他么是种马?居然敢这样跟着他说话!不想要小命儿了?

坐在军用的车子上,怜卿有些想吐,转了几个弯,她终于熬不住地握住他的手,“停下。快停下。”

“你不要太过分。”怜卿眼含泪水,十分的不舒服。

“是么,不想好好的人是你!”冷严心情不好。他的耐心一向也不高。总是被小女人挑战,不爽极了。

“你们下车!”冷严吩咐着司机和士兵,男人们面无表情,走开车子附近,挺拔地站着。

苏怜卿摇晃着他的手,难受的不行。

都是自找的!冷严怒,将她抱在怀里,扔在后座上,倾身拉过她娇小的身子,热烈地着她,温度顿时升高,她的口中还残留着红酒的味道。

这吻太美好了,原来只有这个小女人才能给他这样的感觉。碰了,就欲罢不能。

心里飘飘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