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7章
宁为玉碎
墨芊颜
3043
历史久远

她浑身在颤抖,是不是怀孕的女人情绪波动都比较大,怜卿有时候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到底怎样,你才不会胡闹的?”冷严看着脸色苍白的女孩冷冷地说着。他喜欢这小女人,想对她好也没错,只是有些东西他就是给不了。

怜卿忽地抬起头,然后眼中闪着泪光,猛地推开冷严就朝着门外奔去。

“shit!”冷严慌忙地跟着冲出私人会所。怜卿跑的很快,冷严一把抓住挣扎的女孩,“别闹了!”

怜卿痛哭:“冷严放开我,你放开我,为什么是我……那么多女人愿意跟着你,为什么是我,呜呜……为什么。”冷严深吸口气,然后将她抱起,毫不客气地放在车里,然后紧紧地抱住焦躁的小东西。

“你走,你走,我不要见到你。”怜卿耍赖一样地哭泣,完全像个小孩子,冷严此刻算是明白了,就他妈欠她的,一时间聪明绝顶的自己竟然没了主意,只好闷声闷气地抱紧她:“好了。”

他压着她,然后大手摸着她的腹部,轻轻摩擦,“小心宝宝。”

怜卿睫毛颤抖,眸子带着泪水,“都是你不好。”她这个样子,不都是冷严的杰作吗,现在装什么好人,怜卿不说话,早就哭花的小脸低着头,无视掉冷严。

怜卿的反应令冷严心底怪怪的,她的表情怎么就成了莫名其妙的可爱呢。总是闹,加上上次的惩罚又知道她怀孕,冷严就很少碰她,这段时间他又没有碰别的女人,被怜卿折腾的够呛,心里明显就不爽。

冷严将车子的座位按钮放平,两人倒向车后,怜卿惊呼一声。条件反射地搂住冷严的脖子。

“你跑什么?”两人靠的很近,冷严的话语很温柔,怜卿有片刻的失神,然后又想到他的恶劣,难免不高兴:“要你管。”

冷严慢条斯理地解着扣子,然后看着身下的女孩,“是么,你看看我该不该管。”

“你还让我不开心呢?”怜卿顶嘴。蹙眉说着。

“我补偿你。”冷严轻笑,嘴角暧昧地抬起,然后温和地看着怜卿。这小东西要温柔地摸,不然会咬人的。

“怜卿,相处这么久,你真觉得我是坏男人么?真的对你不好么?”冷严问着。

“我知道你心里介意什么。”冷严看着她:“我说过会给你个交代的。”

苏怜卿沉默不语。

大院儿的卧室,冷严面无表情地看着怜卿,她觉得自己很可怜,很委屈,很无助,于是忽然跪下来,抱住冷严的腿:“我求你,求你放过我吧,我是人,是有感情的人,不能爱你,就别这样对我……我求你……”

怜卿卑微地哀求放下所有的自尊,带着点自我厌弃地哀求着冷严,“放我离开,求你……”

冷严有些心烦,他不知道在怜卿逃跑的时候为什么如此震怒,可是就想把她留在身边,折磨也好,磨难也罢,即使相互折磨也不想放手。

听到怜卿绝情的话,冷严本就冰凉的心变得更加冰冷无情,好吧,即使做了这么多,她还是想要离开,还是那么不顾一切。

“起来……”其实他根本不想放开的,答应怜卿不过是为了她安心生下孩子,他不想放开她。

女孩子低低的哭泣声:“求你……”

她要受不了了,爱着她的身子却凌迟着她的心,可是她也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啊,她爱他……早就来不及了……无法回头,只能看着自己一步步地沉沦,清醒地看着自己一步步走向深渊。

冷严握紧拳头,然后好像不认识一样地看着地上瘫坐的女孩,“可以!生下儿子,你可以走!”他将她抱在怀里,眼中带着复杂的神情。

这一夜,怜卿的思绪很乱……没有头绪,情况也不稳定。

她安静地等待着宝宝的出世,安静地恢复着心底的创伤。

冷严是她无法抗拒又忘不掉的劫。

这期间男人回来过几次,她均是不咸不淡。害怕再刺激到她,冷严只是望着她出神。

当一个男人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爱,一个女人又苦苦地求不到爱人该有的表现时,两个人的情绪都会很不稳定,怜卿挺着肚子安静地每天重复着看书画画的生活,日子仿佛又平静下来。

怜卿享受这样的安宁也许距离可以让彼此更好地认清现实。她起身走进厨房,每天张妈都会弄些新鲜的蔬菜水果给她,隔三差五医生还会上门服务,认真地检查怜卿的身体,孩子很健康,有时候怜卿也会纳闷,宝宝真的很强悍,有个那样的爸爸……

居然依旧健康地成长。她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心情不好不坏。

每次和冷严见面两人都很煎熬,她真的不想在这样了,生了孩子,就离开吧。怜卿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

“宝宝,等你出生,就会过上上等人的生活,跟着你爸爸,比跟着妈妈要幸福。”

她都不知道该去哪,更何况宝宝的未来呢……舍不得,却逃不走,怜卿看着一天天大起的肚子,心情就好难过,她还来不及听宝宝叫妈妈呢……

天气转凉了,花儿都渐渐谢了……夜空更加美丽。

她用力过猛的起身险些摔倒,却被一支有力的手揽在怀里。

“小心我的孩子。”他的声音冰冷没有起伏。冷严穿着军装,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走进来的。是的,她最近经常沉思,陷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见到怜卿的反应,冷严眯起眼睛,“怎么见到我很意外?”

怜卿别过头不说话,她咬着牙,为什么还管她,对她坏一点,这样怜卿的心底就不会那么痛。

他的手轻轻地着怜卿的肚子,然后继续用着淡淡的口吻说话:“孩子快六个月了。”

冷严有一种很奇怪的心里,见不到怜卿就会想到这个丫头的各种不好,完全是自己和自己纠结,想好了见到她再好好地教训或者狠心对她,可是每次出了什么状况,只要他站在怜卿的身边,好像所有的情绪就被一种平静的感觉抵消。不仅不会怪她,还条件反射地想要靠近。

冷严揽着怜卿,月色朦胧,天气渐凉,他没有说话,沉默地将怜卿罩在自己的怀里。

怜卿抬起头,这才仔细地看着眼前的男子,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英俊,潇洒,怜卿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五官组合,不管从那个角度看上去都是如此耀眼,这样的人注定不会平凡吧,也注定是女人的伤痛……

冷严没有说话,靠在沙发上思索。看着两人离开,这才起身开车回了大院儿。

一进门,发现苏怜卿穿戴整齐地站在门口,漂亮的大眼睛一脸戒备地看着拦着她的副官。

有了身子,冷严不放心她出门,看着她的小模样,肯定正在捉摸怎么跑出去……

“你要去哪?”男人停了车子,看着门口的苏怜卿。

“我……我想出去。”怜卿声音很小,带着点恳求的意味。天大地大孕妇最大,她真的憋的慌,只要在家里哪里都好……

这么抑郁下去真的能行么……

冷严看了看小东西:“挺着个大肚子,还想去哪!?”

我这样还不都是因为你……怜卿低着头不吭声,心里却十分不痛快。

他双手放在风衣的口袋里,看着的苏怜卿。“走吧。”

什么,答应她出门了?

怜卿微愣,一时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带着她在家附近转转,安静地陪着小女人。苏怜卿却想着,她一个人想出门,完全是想放松一下,冷严跟着没多大功夫,便没什么心情了。

“回去吧。”

冷严点点头,伸手扶着她。

晚宴很丰富,有她最爱的牛排,反正和冷严没什么好说的,还是自顾自地享用美食才好。

“你,你怎么不吃?”怜卿抬起头,发现冷严好看的双眸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听到她的问话,冷严微微皱眉:“这样很难看。”

“什么……”怎么这样啊,性子坏透了,她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怜卿不知道,她接二连三地提出离开,弄得冷严烦躁不安。

“我吃饱了。”怜卿不乐意地放下手中的刀叉,然后蹭到浴/室洗澡,接着她独自进了卧室,完全无视掉仍旧坐在餐桌旁的冷严。

“撤了吧。”他起身。对着张妈吩咐。

怜卿没有睡着,胸口闷闷的,心情也不好。

冷严走进卧室,然后靠在床头,屋里的灯光幽暗,怜卿自己睡的时候,很少完全关灯,她已经渐渐习惯有这种幽暗的小灯了。

冷严抱着她,只见怜卿浑身紧绷着,那种骨子里的抗拒十分明显,这样的举动怎么逃得过冷严的双眼。“我要睡觉了。”怜卿闭着眼背靠着冷严。

怜卿忽地坐起身子,然后没等开口,眼泪就已经流了下来,他们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走到现在这样子,她的心好痛,好痛好痛。

“冷严,你再这样我会杀了你,这算什么,求不得,离不开。”苏怜卿吼道,她快要崩溃了,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