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9章
宁为玉碎
墨芊颜
3013
历史久远

“张妈……呜呜。”怜卿十分难过,她的心碎了,好像连呼吸都很困难。整个人处在一种崩溃的状态,加上身子还未痊愈。一时间有些眩晕。

“哎呦,我说苏小姐。”张妈扶着她进去卧室,“孩子交给少帅才能得到更好的待遇。

你放心吧,少帅不会把小小姐怎么样的。”嘴上安慰着怜卿,可是心底却在想,这事情哎,刚刚当了母亲就要和孩子分开那个女人能受得了。

少帅是在军中呆惯了,什么事情都一副强硬的做派。

可是越是这样,不是把苏小姐推的越远,少帅跟着小婉小姐结婚,从未发过这么大的脾气,倒是对这个苏小姐,真是什么情感都不吝惜地流露啊。

“好好睡吧,等冷静下来也就想明白了。”张妈知道冷家的规矩,也不好说什么。退出房间,将怜卿独自留下,现在的怜卿已经快要哭成泪人。

冷严一直站在外面,听着她的悲伤,她的胡闹,他的手微凉,甚至带着几许茫然的孤独和无助。

脑子里总是闪现她的身影,她抱着孩子,眼神陌生戒备地看着自己。就好像他是恶魔,而她是护着孩子的天使。

她就那么不信任他?冷严虽然没有给她承诺,心里却很闹心。

回到大院儿的怜卿恢复的并不好,心里还在担心着宝宝。本来养胖了些的身子,再次瘦了下去,吃的不多,情况也不好。

她像一个行尸走肉一般呆在屋里,好不容易接受了孩子被抱走的现实,突然发现和冷严没什么好说的了,既然这样,就履行承诺放她离开吧。

她的身体自己丝毫不在乎,还好冷严请的佣人精心靠谱。

怜卿有些绝望,她爱上了魔鬼一般的男人,一切彷如诅咒一般地发生,她真的做了情妇,还心甘情愿,还真的给冷严生了孩子。

然后母女分离。

那么,是不是,她现在也可以走了,可以离开了,虽然心伤,可是总会有好的一天吧。

再次见到冷严,怜卿正坐在柔软的地毯上发呆,他走向她,眼神幽幽地望着苏怜卿。

“把孩子还给我。”怜卿平静地说。

冷严忽地抓起苏怜卿,然后冷酷地看着她:“喜欢小孩是不是?我告诉你,想见她不可能!苏怜卿,你给我振作起来,你看看我!你倒是用心看看!”

“那放我离开。”苏怜卿不反抗,别过头。眼中带着死灰一般的空洞。

冷严微喘着气,“你听着,想走,你想都别想,我要的是儿子不是女儿,你不是喜欢孩子么,你不听话的后果就是这辈子都别想见,而且我会把它丢进孤儿院。让你一辈子难过!”

冷严知道自己控制不住了,他在伤害怜卿,却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气急败坏,他怎么舍得伤害他们的宝贝和她呢……

可是,这恶狠狠的话语,还是说了出来。

“冷严,你混蛋!”怜卿痛苦,然后扑向冷严,“你把孩子怎么了?你说你把孩子怎么了?”

他将她压在身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把她丢进了孤儿院,我告诉你我要的是儿子。”怜卿拼命挣扎,嘶声力竭地叫喊,她不要,不要自己的宝贝如此,“你是恶魔,我恨你!”

冷严面无表情,“对,恨我吧。如果恨能叫你有感觉那就恨。”

心痛么,那就让你更痛一些。陪着我一块煎熬。

其实,怜卿只要正常一些,就会明白,冷严怎么可能伤害自己的孩子。

“你就这么自暴自弃,我就这么让你这么难受!你也别想离开,留在这里直到生出儿子为止!”冷严起身究竟是怎么走向这一步的,两个人居然已经这样。

“冷严!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怜卿哭泣,为什么,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一个月,冷严再未出现,好像一切又归于平静,心中的疼痛渐渐沉淀,怜卿安静地带着这个金丝牢笼,她习惯了他的突然出现和好久不见。

一个月,即使他这样对她,怜卿可悲的发现她的心底还对这个有丝丝留恋,根本割舍不下,她的身子迅速恢复,可是人却瘦了一圈,完全看不出像生了孩子的女人,依旧那么迷人,身材也越发妩媚。

她真的好贱,真的觉得自己贱。

失去女儿的苏怜卿如一抹幽怨的幽魂,飘荡在这冷冰冰的别墅里。好像蝼蚁一般,没有人在乎她的好坏,更没有人发现她的存在。

好希望有个人可以抱抱她,叫她别这么痛。她这一生,都是活在地下的女人。

永远看不见头顶的太阳。

天气已经转暖,可是她的冬天仿佛才刚刚来临。门声响起,怜卿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眼前的男人已经潇洒,可是却无情,真的无情。

已经那么久了……他发了疯一般地想她。冷严觉得自己无耻,明明答应了,她也生了孩子,却怎么也放不开手。

冷严沉默着走向苏怜卿,然后将她按在沙发上,还是喜欢她的美好,也只有她……只要抱一下他就会有反应……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怜卿双手护胸,看着这个可怕的男人。

怜卿躺在床上,她想不清楚为什么冷严可以那样对待他们的孩子,即使是个女孩怎样,为什么要抛弃她,怜卿忍着泪水,无法接受。

“今天开始你可以出去走走,但是别想逃走,你是乖女孩,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你明白的。”冷严的话语平静。

“我不是你的工具!”怜卿反驳。拿着枕头朝着男人砸了过去。

“敬酒不吃吃罚酒,怜卿,这是你自己选的路。”冷严起身洗澡,然后优雅地吃起早餐,全然不顾躺在床上劳累过度的苏怜卿。如果她要一直这样不懂体谅,执迷不悟,冷严不怕跟着她继续耗下去。

两人都是性子极强的人,缺乏仔细的沟通和谅解。

直到冷严吃晚饭,才抱起怜卿洗澡,没想到小东西情绪再次失控,抓着他的衣领哭着质问,为什么把女儿丢在孤儿院。冷严别开眼,冷冷地很没有耐心地说道:“我只需要儿子。”

冷严伤心,苏怜卿这样闹……连跟着她好好说话都不行。

原本以为他不是无情冷血的,可是怜卿觉得此刻她错了,这个男人世界上没人能改变他,永远习惯掌控别人……

她爱上的男人却永远都不可能爱上她……

“苏怜卿,你这副样子让我觉得你很爱我。”他的手温柔地划过怜卿的脸颊,“去吃饭!”不是最初的温柔,也不是商量,而是全然命令的口吻。

怜卿幽魂一般地坐在椅子上,好不容易停止的哭泣,吃着吃着再次流下眼泪……她不想的,可是控制不住,想到她怀胎十月可爱的宝宝就那样被冷严扔给孤儿院,心中一片凄凉,她还来不及恨他,居然又开始不停地缠着她,还逼迫她生个男孩。

还没有面对这段悲伤,就已经被带入下一个轮回。

冷严起身,到了进口的牛奶给怜卿,然后拿过她盘子的煎蛋和虾饼,细心地切好,却十分生气地放在怜卿面前,“给我吃光了,不然有你好看!”

怜卿拿起刀叉,她的胃口不好,可是冷严却一再地威胁她,只好如同嚼蜡地吃着食物,悲伤令人枯萎,怜卿想要坚强,可是她好像真的要站不起来了。

什么都没了,她更不愿意去面对心底还爱着的冷严,为什么还要爱,她想恨,真的很想很想恨她。

吃饱了,怜卿自顾自地坐在沙发上,冷严进了书房工作,她拿起手机,“妈……”

“怜卿啊,最近好吗?什么时候回来。花店最近的生意很好?”好像是察觉到女儿的不对劲。“怜卿?”

“妈我很好,你不要担心我。”怜卿压抑着情绪。

“怎么哭了,上学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了?”

“恩,工作上挨了批评。”这个理由还不错,让她在亲人面前哭一下吧。然后两人说了一会儿,她的情绪好了一些。

不管怎么样,她还有自己的母亲。

和冷严相处久了,怜卿也发现这个人骨子里真的是霸道强硬的主,不管外在表现有多么温柔和细心,都改变不了他的本质。

刚刚吃过饭,怜卿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张妈端着汤碗走了过来,“怜卿吃一点,这是少帅吩咐的。”

怜卿看了看,“我刚刚吃过,现在没什么胃口。”

“这……”张妈有些为难,少帅吩咐叫怜卿一定要喝的。“这是补身子的,对生产之后的女人非常好。”佣人显然很有耐心。

可能是不喜欢别人打扰,又想到自己刚刚失去的孩子,怜卿端过碗,大口地喝下去。也不顾烫不烫。

“您慢点。”张妈将空碗放在餐盘里,无奈地摇摇头端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