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2章
祖母
严菇凉
2051
历史久远

那夜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那一年我考上了城里的大学,满怀雄心壮志的离开了生我养我的农村老家,毅然走进了繁华亮丽的大都市。我梦到工作后第一年回家,祖母拉着我的手,问大城市的事。我梦到祖母心疼我瘦了,给我熬了锅香喷喷的骨头汤。

我梦到我职场得意,连续三年忘记回家,再回家,祖母的身体已经不行了,躺在床上湿润的眼睛瞅着我,让我早点讨个媳妇。

她说,她怕看不到了。再后来,我和妻子结婚了,我们一起回了老家,一起去看望祖母,可祖母却指着我问:你是谁?

梦醒了,我抹了把有些湿润的脸,起身到阳台上点燃了根烟。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妻子便坐上了回家的火车。中午太阳高照的时候,我们踩着泥泞的山路,一步一步的朝记忆中家的方向走去。

远远的我就看到爹妈站在那里朝着我们挥手。按照我们村的规矩,晚辈来祭拜长辈前是不能吃饭的。于是我和妻子便也不进了家门,直接跟着我爹去了山头。山里跟不好走,来的时候还有一条条走出来的小道,这会就全部都是喇人的草木。

夏天本来就热,我们穿的又都是短袖,难免会被草木刮伤,我心疼妻子是城里人,哪吃得了这些苦,小心翼翼的走在前面替妻子开路。

我爹看到了笑道:“你奶奶要是还在了,指不定又要怎么骂了,娶媳妇就要娶能吃苦耐劳的,手不能提肩不能抗,养在家里生蛆啊。这话你娘可没少被说过。”我笑笑,这话确实是祖母爱说的,妻子对我吐吐舌头,也笑,小声对我耳语:“朗,你祖母果然像你说的那样,只对你一个人好。”

“到了!”爹在前面朝我们喊了一声,我们赶紧走了过去,面前是一个高高的土包,村里死了人都是这么埋得,没有名字也没照片,谁家的人谁自己记得。爹让我和妻子把带来的鸡鸭鱼肉撕碎包在纸里送给祖母吃去。

我们不敢怠慢,连忙蹲下干活。妻子多少有些不适应却没有多说,跟我一起将食物放到了祖母坟前。“朗儿啊。”爹唤我:“给你奶奶磕头!”闻言,我端端正正的在祖母坟前跪了下来。

我跪在祖母坟前好长时间,毕竟我有太多的话想对祖母说了。但我却没想到当我抬起头时看到的确实这般景象——那个事业有成的我不见了,温柔贤惠的妻子不见了,日渐衰老的爹也不见了。

似乎都只是南柯一梦。我低头看着自己黝黑瘦弱的手,破破烂烂的衣服,一瞬间有些分不清了梦境和现实。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抽两根烟再狠狠地灌上两瓶二锅头,然而这些却都没了。“朗儿啊,还在那趴着干嘛呢,该回家了!”妈的叫唤声从院子传来,我胡乱应和一声赶紧朝外奔去。

“正好,小朗儿也来了,你们兄弟姐妹,一人亲奶奶一口,亲完跟奶奶说再见了。”姑姑在那掩着嘴笑:“快去啊,还嫌弃你们奶奶不成。”祖母……奶奶!奶奶还在!就算我现在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成年人,也无法阻止我此刻的想冲上去抱住祖母,狠狠亲吻她脸庞的冲动。我还是我,祖母也还是祖母,她的脸还是黝黑并且有一条条难看的皱纹,可是我真真切切的亲了上去,满脸的皱纹似乎有魔力一般,我能感受到那温温的热度。奶奶的脸渐渐远了,我猛地想抓住什么,一回神,却是在奶奶家的院子里,奶奶坐在躺椅上,没了牙齿的嘴笑起来弯弯的很好看:“朗儿什么时候缺个媳妇带来给奶奶看啊,再晚点奶奶就看不到喽。”

我一愣之下便笑了:“是,奶奶想看孙媳妇,孙子便给奶奶看。”其实这个时侯妻子早已是我的女朋友了,当初我觉得没有必要,所以直到结婚都没有带回家去一次。现在我为我的不懂事而忏悔,感谢老天给了我这次机会。

我给妻子打了电话,奶奶和她用手机视频了,我可以感觉到奶奶对妻子很满意,因为我看到她嘴角的笑越发慈祥了。真好,我看着夕阳下一脸笑容的老太太——我的奶奶,心里像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是前所未有的安心。

我忘记是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叫我那个一辈子都活在农村里的老太太祖母了,也忘了是什么时候我又叫回了她奶奶。我总认为生活在大都市的我没有被那个混乱的染缸染上不该有的色彩,却不知,我最重要的亲人需要的并不是看似虔诚的祖母而是那一声满含深情的奶奶。

“朗,你没事吧。”妻子一脸担忧的扶着我:“怎么好好的就晕了过去,可把我和爸吓坏了。”周围仍然是满是蚊虫的树林,奶奶的坟墓静静的竖在着山头之中。

我静默了一会,抓起妻子的手:“来,我们一起给奶奶磕头,奶奶喜欢你。”妻子似乎有些惊讶,但仍然顺从的和我一起给奶奶磕了三个响头……妻子住不习惯农村,下午我们便坐上了回城的火车。火车上,妻子紧挨着我而坐,她望着我的神情有些担忧:“朗,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我回到了过去,看到奶奶了。”我摸了摸她的头发,脸上露着舒心的笑:“我亲了奶奶,她的脸温温的,很温暖,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你还能穿越时空?明明是睡着了做了个大美梦吧。”妻子笑着取笑我:“谁让某人半夜不睡觉跑去阳台抽烟。”

我一愣,随即了然,原来昨晚妻子早已醒了,只不过聪明如她,只是给了一个在染缸中染满颜色却还不自知的可怜人留下了一点点卑微的空间。我吻了吻她的发梢:“也许真的只是场梦,但是我却了却了一桩心愿。我感谢上帝给了我这次机会。”妻子躺在我的怀里温顺的睡着了,可我却没有一丝困意,凝望着远方依稀璀璨的霓虹灯,我突然想回头再看看那泥泞的山路……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