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4章
曼珠沙华
lxglrg
5329
历史久远

第十六章

俞落天叫的肯定是鲁悦了,朱曼莎还有这个自知之明。她冲着鲁悦颔首而笑,鲁悦也回复她一个像是抱歉像是无奈的笑容,点了点头。

朱曼莎不清楚俞落天对鲁悦说了什么,但是鲁悦从里间出来后就开始介绍她的工作内容。

看的出来,鲁悦虽然只是个司机名头,可俞落天很是信任他。

既然如此,为何不给他个秘书、助理的头衔,这不都是俞落天一句话的事情么?这种话还是不方便问出口的,朱曼莎不动声色地听候鲁悦的吩咐。

出乎了她的意料,以后她要负责的竟然是俞落天的行程管理。不过想必其他三个董事长助理皆是精英人物,这份工作内容的确重要,由她如此的总务部“新人”却是十分合适。

“你对面位置的女强人叫做上官宏,宏伟的宏,很符合她的强悍气质。”鲁悦一一为朱曼莎做起了介绍。“她负责公司所有部门递上来的资料审核,只有她认为有必要,文件才会呈给董事长过目。”

“娃娃脸的叫做陶涛,别看他长得小,目前是总务里年纪最大的。”鲁悦看到朱曼莎抿嘴一笑,也是言笑晏晏地继续:“他是负责与公司大型国外客户的沟通交流工作。他也是个能人,光是外语就会十多种。”

“经常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是韦协敏,他不是助理,而是董事长的贴身保镖。他并不是时时刻刻跟在董事长身边的,只有在被传唤的时候才会过来。听说他是少林寺入室弟子,很厉害。”

鲁悦又想起什么马上补充道:“如果没有必要不要和他说话,打招呼也不用。他性格比较暴躁,易怒,唯一的爱好就是睡觉,所有打扰他睡觉的人都是——”鲁悦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朱曼莎被他可爱的样子萌到了,轻笑出声。

“你以后负责了董事长的行程,和我打交道的时候就多了。不明白的尽管来问我。我没什么本事,但在董事长身边时间最长,只有这点可取了。”鲁悦谦虚地承认。

“你太谦虚了,我以后要向你学习的地方还多的是。”朱曼莎马上认真地表示。

“小丫头,加油吧,以后可有的你忙了。”鲁悦竟是直接拍了拍朱曼莎的头。

朱曼莎呆了一下。她长相娇媚大气,十二岁的时候就有一米六八的身高了。在加上她遭遇变故之后,一夜之间心思成熟了太多,再也没有动过怒,从来都是言笑自若,少变表情。这般被当做“丫头”看待,还是第一次。

似乎很久了,久得连朱曼莎都以为是上辈子发生的事情——也有一个人喜欢这样拍着她的头,“宝贝宝贝”地唤她——那就是她的父亲。

“我等下会把董事长的行程计划表发到你邮箱,你确认一下,然后最好记到本子上,比较方便。”鲁悦回到了他的大办公桌前,打开了电脑。

“噔噔噔噔……”电脑启动的开机声响了起来。

朱曼莎的眼神又恢复成一片清明。她回身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好的,谢谢。”她的脸上再也找不到迷茫的痕迹。

第十七章

午休时间,朱曼莎一个人到了餐厅。

现在她也算是绿染里的“名人”,从小小的前台无端被提为董事长助理,不被人指点都难。

有人说她和哪个大领导睡过了,看她那一脸妖精样;有的说她是家庭背景那是杠杠的,早就给她安排好了,刚开始坐前台不过是做做样子;也有的人真相了,说她就是着了狗屎运,偏巧张经理受贿的实情隐在这件事里,她的出现正好成了导火线,正中董事长想要找理由朝张经理开刀的念头。

有些人就是这样,明明说话的声音很大,还偏要装作窃窃私语的样子,不知道是他们是当局者迷,还是故意找茬。

这些话,朱曼莎当然是听得清楚。她神情自如,端着饭盘,自己一个人坐到无人的饭桌旁。

“哐”

朱曼莎的眼前先是出现了他人撂下的饭盘,接着王琼的脸贴了过来。

“你是董事长的亲戚?”王琼的杏眼睁得特别大,一脸好奇。

还是第一个碰上这么勇敢扑上来就问她的人。朱曼莎忍俊不禁:“不是。”

“啊?!你和人家睡了?!”王琼提高了嗓门,周围不少人忘了过来。整个食堂里瞬间安安静静地,似乎都在等着朱曼莎的答案或者是想看她的笑话。

王琼的性子就是这么脱线没脑子。朱曼莎也没有怪她,淡定清丽的声音回响在大家的耳中:“不是。”

“哦,那你真是走狗屎运了。咋没让我碰上呢?”王琼一脸遗憾的表情。

食堂里这么多人都以为朱曼莎还会解释几句,或者就算不答面色尴尬也该是有的吧。没成想,朱曼莎说了两个“不是”又平静地吃饭。

她一小口一小口地,姿态优雅,气质卓然,仿佛古代的大家闺秀一般,没有一点儿现代女孩儿吃饭还会喷饭粒的样子。

王琼撇撇嘴,拿起勺子也塞了一大口,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和朱曼莎的比差。

“亲,我今晚男朋友还会过来,那啥,你懂的哈,哈哈哈……”隔了几分钟,王琼挪到了朱曼莎旁边,一脸娇羞地抬起手肘碰了碰她。

朱曼莎还真是不习惯别人用淘宝体和她说话。“明白了。”她笑着摇摇头。

“吃完没?走吧走吧。”王琼还真是后来者居上,她的饭盘里已经干干净净。

“好。”朱曼莎也咽下了最后一口,起身和她一起离去。

刚走没几步,迎面遇上了严茵。

严茵抽抽嘴角,似乎想露个示好的笑容,然而没有成功。

朱曼莎和她对视一笑,轻轻点点头,以做回应。

“她嫉妒你呢,估计恨不得扒了你的皮。”她们走出食堂,王琼主动挽住了朱曼莎的胳膊,语气不屑地说道。

“你知道?”如果可以,朱曼莎很想甩开王琼油腻腻的手,但她还是忍住了。

“她这个人啊,蔫坏蔫坏的,在领导面前一副娇气的样子,背后整了不少人。要不是之前和她搭档的前台被她挤跑了,你还没有这个机会被招进来呢。”王琼一副“我是万事通”的得意神色。

“这些你都知道,还真是厉害。”朱曼莎看出她一脸“求表扬”的表情。

“反正你离她远点就行了。不过你现在都上去了,也不用再接触她了。”在绿染里,职位越高的人,办公室的楼层越高,所以“上去”指的就是“升官发财”的意思。

“谢谢。”朱曼莎觉得有这么个包打听的舍友也算是件好事,而且还会免费让她听成人式音频。

“哎呀,不说了,我们那变态部长一会儿看我还没回去干活,又该唧唧歪歪了。拜~”王琼先跑走了。

朱曼莎也听说过后勤部的部长最喜欢折腾下属,连午饭都不乐意让他们去吃。相比之下,俞落天会不会是个“好多了”的上司呢?

第十八章

鲁悦挺奇怪为什么俞落天偏要朱曼莎负责他的行程的。

说是个工作,其实不过是要开车载着俞落天到处处理业务罢了。

所以确认行程的事情一向都是鲁悦自己担当的。他做为司机,又身为俞落天最信任的人,最是合适这项任务。

让朱曼莎来做的话,就是意味着她以后要跟车,跟着俞落天使劲“跑”。鲁悦倒是不担心会被抢了饭碗,只是不明白俞落天到底什么意思。

随车可不是轻巧活,要呆着车里哪里都不能去,多晚都不能睡,多累都要提高警惕。虽然什么都不做,但是精神却不能松懈。

朱曼莎来到绿染的第四天,终于开始加班了。加班的内容就是鲁悦疑惑的问题,她要跟随俞落天到外面去。

然而,到了俞落天要和人见面的大酒店之后,他并没有让朱曼莎一同前往。朱曼莎只得和鲁悦一起留在车里。

莫非俞落天要见的不是客户,而是他的lover?

此时,正是晚饭时间,朱曼莎没有任何准备,干坐在车里。

“喏,给你。”鲁悦递给她一个面包。

朱曼莎突然觉得鲁悦也是挺可怜的,明明公认的俞落天面前的“红人”,却只能窝在车里啃面包。

“今天准备不充分,平常车里还会寿司什么的。”鲁悦又往朱曼莎的身前递递面包。“吃吧,不要紧,总不能饿着肚子。”

“谢谢。”朱曼莎接过面包,将面包隔着包装袋掰成两份。随后,又拉出一张面巾纸包住其中的一半面包,另一半还装在袋子里还给鲁悦。

“喏,给你。”她学着鲁悦随和的口气,举举手里两人唯一的食物。

“谢谢。”鲁悦毫不客气地接了过来,大口咬了下去。

两人的笑声从车里传来出来。一个擂鼓阵阵,低沉而温和;一个清泉咚咚,幽然而欢畅。

“天天都是这样的吗?”朱曼莎需要确定一下。

“恩,董事长也不容易,各有各的辛苦。”看的出来,鲁悦很维护俞落天。

“不如下次我带盒饭来怎么样?做些不怕凉的,怎么样?”

“要不要交伙食费?”鲁悦倒是认真地问。十八岁就出来打工的女孩子,想来家庭也不是富裕的。

“恩,当然,你可以月结的。”朱曼莎也回答得不矫情。

俞落天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到十点。他一脸阴沉,想来今天的“洽谈”并不顺利。

鲁悦先将俞落天送回了别墅。

“今天不用开进来了,我自己走就行了。”俞落天让鲁悦把车停到一边,他自己推门走了下去。

门口的灯光将俞落天的脸照得明亮又模糊,使得朱曼莎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情形。她突然明白了什么——那天为俞落天撑伞的好像就是传说中的张经理。

张经理这样惯常溜须拍马的人,却摸到了马屁股上,真真是“落了马”。

朱曼莎在车里抬头望着俞落天“家”的围墙,说不清是高墙阻了心思不正的人闯入,还是断了自己接近他人的可能。

第十九章

朱曼莎到家的时候,刚好十一点。鲁悦开车的速度还是很快很稳的,但是俞落天住得地方离公司及宿舍实在很远。

她确实有些疲倦了,半只面包也着实当不得饱。

送别鲁悦后,她决定回去就煮袋方便面吃。

开大门的时候,朱曼莎还没有想起白天王琼对她说的话。等到关上门的时候,朱曼莎突然想起来,王琼有对她说过她男朋友今晚还会来。

后半部分被和谐。

“明天我再来哦~”

男人撒娇的声音传来,朱曼莎一下子惊醒。她坐起身来,看到王琼和她男朋友在房门口手牵手,嬉笑着。

“呀,我手机忘记拿了。在你桌子上呢,去给我拿来。”王琼的男朋友摸了下她的脸,态度亲昵。

王琼娇嗔着“真是粗心”,乖乖地进屋里为他取手机。

这时,她的男朋友转头看了朱曼莎一眼,表情暧昧得很。朱曼莎只觉之前吃的方便面都要吐出来了,无限的恶心。

接着几天,朱曼莎都要跟着俞落天全城各地的跑,最后,连鲁悦似乎隐约地得出一个结论:董事长是不是故意要为难朱曼莎,或是在耍她?

朱曼莎进了总务室后,工资待遇自然比前台来得要好。一分钱一分力,这样难得的工作也是值得朱曼莎辛苦一下了。况且,她还年轻,还是处在能被折腾的年纪。

最令她疲倦的不是要忙碌到几点,而是王琼的男朋友已经连续五天可谓是频繁光临了。

他是打了鸡血吗?不怕肾虚?

回来得晚,又不能进屋睡觉的朱曼莎在沙发了忍了这几天,无奈地等她男朋友离去再拥抱自己的被榻。

有点良知的都知道这么做对不起人家,王琼当然也是这么想的。她也和她男朋友说过隔几天再来吧,可是她一提她男人就甩脸色,逼得她也无法。

终于,周末到了。工作了一周五天的朱曼莎感觉像是干了一年之久一样,周六便狠狠地睡到了中午起。

“我这两天晚上都不回来了,去男朋友那里住。”王琼拍拍正在刷牙的朱曼莎。

“恩。”朱曼莎漱了一下口,一只手压住前襟的衣服,慢慢低下头吐掉牙膏水。

连吐个漱口水都这么瞎讲究。王琼翻个白眼。

“诶,这几天不好意思了哈~我这两天不在,你也可以把你男人带来哦……”王琼捅捅朱曼莎,一脸奸笑。

朱曼莎差点把嘴里清口的水都咽下去,淡淡地笑了笑。

第二十章

朱曼莎已经有一周没有见过刘仕了。这也许是自打朱曼莎住进沈茹家后,第一次这么长时间和刘仕分离。

心中不惦念他是不可能的,更多的还有担心。

领了工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买手机。朱曼莎心里叹了一口气。

下午,朱曼莎自己做了一人份的蛋炒饭做完晚餐。她已经决定明天周日就回“家”去找刘仕。

沈茹应该不会欢迎朱曼莎又来吃着她的饭,住着她家的房的,再加上朱曼莎睡到午间才起床,今天也就没有回去。

她有把自己现在的住址告诉刘仕,就是防止自己找不到他或是不方便找他的时候,刘仕可以来寻她。

蛋炒饭很快就做好了,朱曼莎又调开电视,坐在沙发上准备吃晚饭。

周末的城市电视台一天都会播放着电影,朱曼莎看到里面正播放着韩国影片《珍妮朱诺》。她很少看电视剧或是电影,也没有过像其他同龄人崇拜某个偶像的经历,惯常开电视,仅是想用声音填充这空虚又静默的房间。

“咚咚咚咚……”急促的敲门声突然响起,朱曼莎怀疑是不是王琼回来取什么东西。

“王琼吗?”

让人吃惊的是,铁门外站着的不是预想中的王琼,而是刘仕。他双手支在门上,气喘吁吁。

“阿仕,你怎么……”口中的话还没有问出来,就见刘仕抬起的头上有血迹。

朱曼莎大惊,赶紧开门。刘仕进来后,她马上关上了门,还在里面反锁上,以免有人突然闯进来。

“哪里受伤了?”朱曼莎紧张地捧住刘仕的脸上下检查着,发现他脸上接近头皮的地方有个不太大的伤口,但不至于流这么多血。

“不严重,都是别人的血。”刘仕偏过头,不想让朱曼莎看到他受伤的样子,也不愿她为自己担心。

朱曼莎惊魂未定,又开始扒开刘仕的衣服,全身检视着,深怕他身上还有什么严重的伤口。

“真没有了,都是别人的血。”刘仕无奈的推开朱曼莎的手。

的确是这样的,刘仕身上还有许多血痕,却都不是他的。朱曼莎松了口气,又赶紧找出药箱,为刘仕擦拭伤口。

包扎他伤口的时候,朱曼莎一直板着脸,一声未吱。刘仕是知道她很少会这般拉下脸的,懂得她是在担心责怪自己,心里也不觉得委屈,反而热乎乎的。

他见朱曼莎为他处理好后,就侧过身去,不理不问,也有些着慌,觉得自己这回是真惹她生气了。然而,朱曼莎还是第一次表现出恼火的样子,他一时又有些新鲜。

“阿曼,你真不想知道今天发生什么了吗?”朱曼莎没有动,刘仕再接再厉地说:“你老公我可是真的差点丧命呀,你真不管?”

听到“丧命”一词,朱曼莎全身一下子僵直了,她咬着自己的下唇,半天吭出一声:“到底怎么回事?”

刘仕有力的大手包住她娇嫩的素手,开始讲述血战发生的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