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6章
曼珠沙华
lxglrg
6383
历史久远

第二十九章

星期日,两人腻歪了一整天。花蕾初放,娇艳欲滴。

再次上班的时候,朱曼莎的全身气质已经有所变化。若说之前好似沁人心脾的玫瑰,现在则像花瓣半张的罂粟,隐隐散发着异香。

“这个周末过得怎么样?”午饭时,王琼又来找朱曼莎一起吃。

王琼用手肘撞撞朱曼莎,眼神暧昧,女人对女人的变化更为敏感。

朱曼莎淡然一笑,不做回答。她想起今晨在总务部,俞落天看到她的时候,一边眉毛挑起,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就在她以为俞落天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他又转回视线,不再理会自己。

这一周,朱曼莎过得十分惬意。因为整整五天工作日,俞落天都没有到哪里去折腾。忙完了,他自己就开车走了,连鲁悦都闲置到一边不用。

唯一一点遗憾的是,刘仕又没有联系了,反而王琼的男朋友天天来。他像把她们的宿舍当成了自己家,随便得很。幸好他这几次就和王琼耍到十点左右就走了,没有恋战。

和谐

大概是这个星期太简单的缘故,很快又到了周末。

周六的晚上,朱曼莎想到刘仕可能回来找她,所以一直没有出门。

就这样都等到朱曼莎吃完了晚饭,他也没有出现。朱曼莎叹着气,洗着碗,她是真的不想让刘仕做这种有今日没明天的“工作”。

“咚咚咚”,朱曼莎刚擦完手,就听到门外有拳头砸门的声音。她还以为刘仕这冤家终于来了,就过去开门。

没想到,打开门一看,竟是王琼的男朋友站在门口。

“嘻嘻。”王琼男朋友的笑脸让朱曼莎都快吐出来了。

她隔着最外面的铁栏门,冷淡地问了一句:“什么事?”

嬉皮笑脸的男人根本不介意朱曼莎冰块一样的表情,语气亲昵地回了声:“在家哈~”

第一次见到眼前的女子时,直感觉她想朵红莲,妖娆而清高;等到过了个周末,再次看见她的时候,发觉她又变了样,眼角含情、身姿妩媚。虽然她还是一副目中无人的态度,却惹得人心痒痒的很。

王琼男朋友的话语更让朱曼莎蹙起了眉头,抬手就要关上里面的木门。

她皱眉的样子更有几分烟雨朦胧的美态,令男人不觉地滚了滚喉头。

“诶诶,不要关不要关。”男人急急忙忙地想要制止朱曼莎,舔着脸问她:“王琼在家吗?”

“王琼找你去了,不在家。”朱曼莎连一眼都不想再看到他,她的话音随着关门声一起落下。

王琼昨晚就说今日早上还像上周一样去她男朋友家,现在又怎么可能在家?她男朋友又跑来找她是什么意思?朱曼莎觉得其中定有什么问题,毫不留情地决定要把王琼的男朋友拒之门外。

第三十章

朱曼莎打开电视,市电视台又一如既往地放起了电影,此时正播放着《苹果》。

“都是靠博位赚人眼球。”朱曼莎拿起遥控器正准备换台,外面却传来开锁的声音。

不可能是王琼!除了她唯一有钥匙的就是王琼,再联想到刚才出现在门口的王琼男友,她心里立马猜想到了事情的原委。

朱曼莎心中涌起阵阵恐惧,这个男人并非善类,不能让他进来。她飞速的跑到厨房,关上门,握住一把菜刀。

这是栋老房子,除了外面的大门,屋里所有的门都是锁不上的。如果真要发生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朱曼莎只能拿着武器保护自己;若是个误会,她也可以假装在做饭。

事实总是好的不灵,坏的准。开门的正是王琼的男朋友,他也确实起了歹心。

他之所以会先敲门,亦是确认一下屋里到底都有什么人,二算是情趣的一种,这种事情总要有个“游戏”的开头。他不介意玩这种猫捉老鼠的小儿戏,尤其他还是那只猫。

王琼男朋友内心已经断定朱曼莎今晚将会成为自己的盘中餐,口中肉了。他狞笑着走进屋里,随便关了一下门。

木门“啪”的一声更加引起朱曼莎的恐慌,但是她现在要镇定下来,要想办法对付擅闯者。

“小宝贝,你别躲了,哥哥我来啦。”

男人的调笑声传入朱曼莎耳里。若说刚才她还存了几分侥幸,说不定他真是来找王琼的,那么此时真是幻想破灭,一泼冰水覆盆在她心头。

她双手紧握着菜刀,微微地颤抖着。

“哐”厨房的门被踹开了,老旧的木门剧烈地摇摆了一会儿,“吱嘎、吱嘎”的声音甚是刺耳。

一滴汗水顺着朱曼莎的脸颊流到她瓜子脸的下巴上,最后又晃在颏的尖部明明遥遥欲坠却倔强得不肯滴落。

“啪”王琼男朋友一手按在门上,停止了它抖动的身型。他看到眼前的娇弱的美人拿着菜刀对向自己,大笑了一声,完全不畏惧地朝朱曼莎走了过来。

毕竟朱曼莎不过是个女子,还没有什么对战的经验,只是举着菜刀一通乱砍着。

看来王琼的男朋友还是练过些防身术的,左躲右闪得很有章法。

朱曼莎慢慢体力不支,紧张过度的时候体力会消耗得更大。男人就趁着她停了几秒钟的功夫,一个箭步向前拍掉了她手里的菜刀,一把箍住了她纤细的手腕。

双手都被制住,朱曼莎就抬脚猛踢乱踹,惊怒之于还不管不顾地张口就使劲咬。

“哎哟”男人被她咬得生疼,腿上有挨了一脚。刚才他还在玩耍,这回是真生气了。他一翻手抓住朱曼莎的脖子把她提溜起了一寸左右,抬手就给了她几巴掌。

被打的眼冒金星的朱曼莎又感觉自己被王琼的男朋友狠狠地扔到了地上,全身都传来如骨头断裂的剧痛。

以下和谐。

第三十一章

被和谐。

第三十二章

“不可以!”朱曼莎冲上去,按住了正待行凶的手。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杀了这个畜生!”刘仕眼眶通红,表情狰狞,牙齿死死地咬在一起。他看到朱曼莎竟然要救这个刚才差点对她犯下罪行的人渣,愤怒地咆哮道。

和谐。

她并不畏惧刘仕的凶狠,语气温和却又不容质疑地劝着他:“我不想让你成为杀人犯。”她摸了摸刘仕青筋暴跳的手背,温柔地盯着他眼睛,认真地对他说:“如果你要是杀了人,要是进了监狱,或者不得不跑路,那我怎么办?”

刘仕的神情已然有所缓和:是啊,自己不久前还信誓旦旦地对阿曼承诺要给她安稳幸福的生活,如今怎能因为一只畜生就毁了所有?更何况自己在工作中这么快就得到了老大的赏识,怎可说放弃就放弃?

菜刀被朱曼莎慢慢夺了下来。

“难道就这么放了这混蛋?!”虽然刘仕答应朱曼莎不杀这只畜生,但是心里还是咽不下这口恶气。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朱曼莎的声音突然变得沉寂又空灵。她手里的菜刀没有放下,就这样缓缓地低下身去。

“阿仕,帮我按住他。”朱曼莎的语气寒彻刺骨,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刘仕似乎知道朱曼莎要做些什么,他从小就知道朱曼莎虽然在母亲面前很是顺从,但绝不是什么小白花。更何况他自己来说要把这人渣剃肉卸骨才好,朱曼莎还是温柔了许多。

“扑哧……”王琼男朋友的手被朱曼莎重重剁了一下,却没有切断骨头。

“啊拉?”朱曼莎似乎没有感知到喷洒自己全身,全脸的血渍,认真专注地又挥舞着手里的菜刀。

“咚、咚、咚……”

“用不用我来帮你。”刘仕到不介意朱曼莎的凶残,他有些在意自己满身的血迹能不能洗得掉。

“没关系,我自己来,就差一点儿筋还没有的断。”朱曼莎说话的口气像是在谈论今天的雾霾天气一样自然。

“简单地给他处理下伤口吧,这样下去早晚也会血尽而亡。你想好把他扔到哪里吗?”朱曼莎同做完饭一样的动作,洗了洗手,用手巾擦干,自然得很,好像刚才切的不过是个大排。

“交给我吧,这点事情我现在还是能办得了的。”只见刘仕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不知给什么拨打了起来。从他的对话中可以了解到,他叫了一些人来,帮他做一件“小事情“。

“他们很快就到了,你在卧室里,不要出来。”刘仕边说边摸了摸她仍然红晕的脸颊。“接下来都交给我就好了。”

“你现在可真是不同凡响了呢。”朱曼莎戏谑地说道,眼神落到了刘仕手里握着的手机上。

“我今天就是要给你送这个的。”他又像变戏法似的从另一个裤兜里掏出一个暗红色的手机。“喏,这是给你的,这样咱俩以后联系起来就方便多了。”

朱曼莎毫不客气地接了过来,“那我先进卧室,正好换件衣服。”

刘仕伸手拎了一下朱曼莎摇摇荡荡的吊带,抚了下她的肩头,神情暧昧地小声说:“那我站在这儿,看着你换。”

“不是一会儿有人要来么?”

“还要等会儿呢,你快去快去。”

两人调笑着,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仿佛躺在地上血迹斑斑的不过是只死猪。

第三十三章

不多时,就有几人抬走了半死不活的王琼男朋友。朱曼莎在卧室里没有出去,不知道到底有几个人来了,也不知道最后残废掉的男人会被怎么处理。

这几个人动作迅速,交流很少,明显是见惯了这种场面的。

“哐”的关门声响起,朱曼莎从里面走了出来。刘仕双手支在门上,头深深地埋在胸前。

朱曼莎看着他的背影,感叹一声:这个时候该被安慰的不是她么?

“在想什么呢?”朱曼莎的手落在刘仕的后脖颈上,不知是谁的体温冰凉,谁的又是热如烈火。

刘仕没有回过头来,仍是低着头,闷声闷气地答了一句:“是我没有保护好你……都是我的错。”

“虽然勇于承认错误是件好事,但是刚才的跟你完全没有关系。错的就是那找死的人渣,动了不该有的心思。”她的手摩挲着刘仕的颈背。“我今天已经很累了,我们去休息好不好?”

她感到手下的刘仕动了动,接着就见他转过身来。刘仕的眼眶还有些红红的,不知是愤怒没有消却还是不甘得在哀泣,也许两者皆有。

纤白的小手牵住了有力的大手,慢慢拉着进到了里屋。

两人默声地躺在了bed上,这次朱曼莎没有背对着刘仕,她将头挤到刘仕的胸口,深深吸气,感受着刘仕身上令人安心的味道。

谁也没有阖眼,谁也不可能睡着。

电视早就关掉了,激烈的剧情也已落幕。今天幸而那畜生太过掉以轻心,没有关严门,否则真让他得逞了,刘仕是绝对不会像现在还给他留了一条生路的。

大概过了很久,朱曼莎感觉额头上有些湿润,刘仕像小鸟啄食般地轻点着她。

慢慢地,满室旖旎,传来渐强渐弱的水声,舒缓又情意绵绵。

周末过后,回到工作岗位上的朱曼莎一点儿也没有差点遭到不测的表现。她神情自如,微笑着和大家道早晨。

上周过了一周的清闲生活,这周一开始就有些忙碌了。虽说是忙得脚不离地,不过却是一直跟在俞落天旁边提醒他下个要会面的人、时间和地点。

一整天都坐在鲁悦的车里,即便没有用脑力和体力,也着实有了颠簸感,比较累了。

“今天的晚饭是麻辣豆腐,给,要是能吃热乎的就最好了。”朱曼莎笑着把自己准备的饭菜递给鲁悦。

“你的手艺不用吃热的,也很赞了。”鲁悦示意地举举饭盒,“我开动了。”

“别客气。”朱曼莎也拿起筷子吃起自己的一份来。

不知道是不是有钱人会谈的场所都喜欢大酒店。他们今天最后一站就是希*顿大酒店,俞落天已经进去一个小时了。

朱曼莎一边咀嚼着嘴里的豆腐,一边透过车前的玻璃望着外面。不愧是是世界闻名的大酒店,周围的一圈都是灯火辉煌,看起来高贵典雅得很。

突然一个很是陌生却又让朱曼莎死都不能忘掉的面孔出现在了她眼前。

第三十四章

外面的男人在灯光下,面部表情极为清晰,和当年的表情如出一辙。他双手插在衣兜里,半低着头向酒店外走出来,眼珠却吊在了上面,盯着前面的路。

待他快要离开酒店灯光的范畴时,又停下脚步,四处警惕地望了一圈,嘴角勾着邪恶的笑意。

看到他这个动作,朱曼莎如遭雷轰——很多年前,他也是带着这幅魔鬼般的笑容出现在她面前,然后夺走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朱曼莎上下牙打着颤,不清楚是感到害怕还是恨到咬牙切齿。

“你怎么了,没事吧?”鲁悦听到了朱曼莎牙齿发出的响动,抬起头看着她。朱曼莎看起来不像是生病,满脸震惊与怒气,却又像是发烧冷得不行的样子,上下牙在打仗。

“喂,朱曼莎,你清醒一下,你……”鲁悦一面伸手覆在朱曼莎的额上,探试她是否真的病了,一面顺着她的视线向车外望去。他只看到了一个快要消失在拐角处的男人身影。

紧接着,鲁悦放在朱曼莎头上的手被甩开,只见朱曼莎扔了筷子,打开车门疯狂地跑了出去。

两只筷子在车厢内“噼啪”飞落,一只砸在了车窗上,一只摔到了鲁悦身上。

鲁悦当然不能让朱曼莎一个女孩子在这么晚的时候还到处乱跑,更何况她现在的状况有点奇怪;他马上也开门追了上去。

“嗖嗖”鲁悦觉得自己已经跑得很快了,风声在耳边长啸而过,可是朱曼莎就像疯了一样,完全赶不上。

“朱曼莎……”他的声音被呼啸的大风吞没,无力地追逐在朱曼莎的身后。

“不见了不见了不见了,为什么为什么。”朱曼莎“咻”地止住了脚步,因为停顿得太快,踉跄地向前面扑了一下。

刚才的男人已经不见踪影,朱曼莎瞳孔放大,眼睛睁得过大,眼白一下子都露了出来,显得突兀又吓人。她“哈哈”地喘着粗气,脑袋快速地左右转着,寻觅着刻进骨髓的人影。

鲁悦好不容易跟了上来,他刚想拍住朱曼莎的肩膀,没想到朱曼莎却一下子掉转过来,两人撞到了一起。

一停下来,朱曼莎心中憋的一股气马上泄了下来,双腿不住的颤抖着,和鲁悦这么一碰,便像失去了脊梁骨瘫软得摔倒在地上

朱曼莎这幅样子,行事鲁莽又冲动,表情恐慌又衔恨,让鲁悦很是头痛。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失态的朱曼莎。

她总是温和有礼,目光又似洞察了一切,现在半跪半坐在地上的人完全与之不同。

“他是你十分重要的人?”鲁悦蹲下身企图扶起朱曼莎。结果她刚站起来又摇晃得差点倒下去,幸亏鲁悦及时地拉住了她。

“是,他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人。”朱曼莎的声音与其说是说出来的,不如说是咬出来的。

“你们很久没见了?”鲁悦心想一定是这样,否则朱曼莎怎会这般着急?但是又不会是那么美好的关系,从她充满仇意的眼神就能看出端倪。

“七年四个月零十三天来,我一直盼望着能再见他一面……”能在见他一面,亲自手刃杀父仇人。

“他叫什么名字?我可以帮你找找看。”鲁悦轻声安慰道。

“他的名字就叫做仇……”

第三十五章

“他的名字就叫做仇(chou2)……”朱曼莎眼神迷离,嘴角挑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

“你是说他姓仇(qiu2)吧。”鲁悦似乎察觉了什么,试探着问。

“没什么,我们快回去吧,董事长出来,没看到我们,就不好了。”朱曼莎走得有点蹒跚,大腿根用力过猛,有些抻到了。

鲁悦上前扶住她的胳膊,没再提什么。

等到停车处附近时,果然看到俞落天已经靠在车上,一只手夹着剩下一半的烟。

朱曼莎原本以为他会雷霆大怒,大展领导风范,却没想到他只是皱皱眉头看着朱曼莎一瘸一拐的样子未吱一声。

“抱歉。”反而是鲁悦以一种较为随便的口气对俞落天致歉,也没有想象中窘迫解释的样子。

俞落天自己先钻进了车里。他似乎是累了,头后仰靠在车座上。

沉默之后有可能是更猛烈的回击。朱曼莎猜测说不定明天俞落天才会处理她今日的“不妥”。

她只猜到了这个开头,没有猜到这个结局。第二天,俞落天的确是叫了她到办公室里,但是想象中的惩罚没有实现。

“那个男人是你什么人?”俞落天还是一心二用的样子,一面低头批着文件,一面询问着朱曼莎。

其实,昨日晚上,朱曼莎一晚上没有睡,她一闭上眼睛,就好像看到了那个男人丑陋的笑脸,让她窒息让她痛苦。她此时顶着一对熊猫眼,可表情很是淡定自然,笑靥依旧。

“一个熟悉的陌生人。”她的回答只让俞落天以为她是在开玩笑,却不想对于朱曼莎来说这是心底的真实答案。

“你下去吧。”俞落天和朱曼莎对视了一眼,平和地吩咐道。

朱曼莎刚想打开俞落天办公室的大门,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道波澜不惊的声音:“今晚的行程取消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谢谢。”朱曼莎没有回头,礼貌地回应。

还真是有趣。自己是他的行程秘书,然而要由他来告诉自己他个人的行程取消与否,她这个秘书真的有存在的必要么?她已经隐约猜到了刚开始为她安排工作的时候,俞落天不乏有耍她的意思。

可是,他真的觉得这种行为就是愚弄?当今社会赚钱不易,这点辛苦就能戏弄与她?还是觉得她的尊严真的会被这些微不足道的事情打倒?

周末的事件发生之后,王琼没有出现过,也没有来上班,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就王琼的为人来说,还算是个可交之人,但她遇人不淑。

真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选择这么个败类做男友,不过感情的事也很难说,可谓是萝卜白菜可有所爱。

“朱曼莎,朱曼莎,曼莎……”有人在轻轻的推着她。

朱曼莎猛地抬起头。她竟然在工作场所睡着了,这几天她快要把这辈子最失态的事情都做了遍。

“你没事吧。”鲁悦拍拍她的肩膀,看着她一脸睡糊涂的样子,微微笑了下。

“我……”朱曼莎想马上站起来道歉,却感到一阵头晕,歪倒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