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7章
曼珠沙华
lxglrg
5624
历史久远

第三十六章

“你没事吧?”又是鲁悦扶住了她,昨天也是,他总是在她支持不住的时候挺身而出。

“哎呀,你发烧了!”鲁悦的手覆在朱曼莎的额头上,她只觉得鲁悦的手很是清爽和刘仕火热的大手完全不同。

“你这个丫头,哎,还真是……”鲁悦埋怨的声音令朱曼莎听起来就像是真正的亲人般,完全没有让她觉得不开心,反而心中很是舒服。

“我没事。”朱曼莎抽出自己在鲁悦手中的胳臂,努力地挤出笑容。“对不起,我还可以继续工作……”

“生病了就赶快休息,不自量力只会给别人添麻烦。”上官宏十分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她风风火火的行事作风都像个男人,只有声音甜糯和软得让人骨头都酥了。

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不太爱说话,而且一出声还总是板着脸故意压低声音。

这还是她第一次对朱曼莎说话,朱曼莎还一度猜想是不是身为精英分子的上官宏瞧不起自己。后来事实证明,她的目中无人似乎性格的一部分,对任何人都是一样,连对俞落天也是高傲地抬着头说话。

比起这种说话难听,态度恶劣的人,那些将龌龊的想法都藏在心里的人才更可怕。而且从上官宏的话语中,还是能听得出来她特有的关心,性格中别扭的部分。

“啊啦啦,这是何苦哪~今天又不忙,赶快休息得了~你放心,老大超~级好,不会扣钱的!”陶涛也再一旁劝道。陶涛业务繁忙,偶尔还是能和朱曼莎说上几句话的。

此时,他的圆眼镜忽闪忽闪,十分可爱,完全看不出来他已经有三十多岁了。

陶涛说话的时候,还喜欢带着夸张的口吻,手舞足蹈的比划,看起来真是天真又怜人。

“恩。”韦协敏也难得的吭了一声,说起来,他这个人并没有鲁悦说得那么恐怖。不过,真正的韦协敏是什么样子的,朱曼莎也不清楚。

“你也听到大家的话了,好好休息一个下午,明天才能有精神继续做好工作啊。”鲁悦也跟着劝说道。

“我……”朱曼莎还想说自己能坚持,但是她的双腿却不听使唤地软了下去。

“走吧,我送你下楼。”又是鲁悦接住了她。

朱曼莎这回只好乖乖地听鲁悦的话,回家休息。鲁悦问她要不要人送她回家的时候,她还斩钉截铁地说自己没问题,宿舍又不远,可以走着回去。

结果,她刚走了两步又一个脚步没落稳,差点栽了过去。最后,还是鲁悦搀住了她。

她这个风一吹就倒的架势,鲁悦着实不敢让她自己一个人回家。

“谢谢。”朱曼莎无法,只好同意鲁悦送她回去。

最糟糕的是,朱曼莎就走了十几步,然而歪倒了好几次。她也真心无耐,昨天跑得过头,双腿不听使唤,加上发烧得有些迷糊,比起醉酒的人来还要晕头涨脑。

“嗯!?”朱曼莎觉得身体一轻,被人提了起来。等她清楚了视野,发现自己已经落到了鲁悦后背上。

“你可要给我外出务工的费用啊。”鲁悦背着朱曼莎,开玩笑地说:“下次做些肉食的菜做晚饭吧。你看你这么瘦,没几两肉还不补补。我也可以借光吃到好吃的不是?”

“你的外出务工费用还真是便宜,几两肉就打发了。”朱曼莎趴在鲁悦身上,他宽大的肩膀很是遮风,温柔的感觉袭来让朱曼莎全身心舒爽。

她听着鲁悦“呵呵”的笑声,跟随着他一起震动着,像是摇篮里的婴儿,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第三十七章

朱曼莎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到了宿舍门口。鲁悦就这么背着她站在那里,没有吵醒她。

他知道自己的家在那里还比较容易理解,但是他就这么扛着她一个大活人有点难以理解。

“你不累吗?为什么不叫醒我?你站了多长时间了?”朱曼莎又睡了一会儿,精神了点。她赶紧从鲁悦的背上下来,掏出钥匙去开门。

鲁悦微笑地看着她,不作回答。

走了几步,朱曼莎又觉得浑身发冷,头疼得厉害。她把钥匙放到客厅的茶几上,尽量稳下语气对鲁悦说道;“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我先进去休息了,没办法送你,真是不好意思。”

说完这句话,她就受不了的抱住双肩向卧室走去。

她钻进被窝里,好像终于得到了解放,很快就睡得香甜。她已经好久没有这般沉静的睡眠了,仿佛回到了母亲的肚子里,无梦无扰。

不知过了多久,朱曼莎终于有了醒来的动作。她放在脸边的手抽动了一下,接着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醒了?醒了的话,先把药吃了吧,不吃药怎么能好病?肯定是要反反复复的。”

男人的声音惊到了朱曼莎,她一下子要起身坐起,但因为动作过猛,又摔回枕头上。

“是我啦,不要怕。”朱曼莎确认了是鲁悦的声音。等视线清晰后,她就转头看了过去。

果然是鲁悦。他搬了一张椅子坐在她的床边,双手叠握在颏下。她的bed头柜上放着一杯水,还有一个药盖,药盖的里面有两片药相依相靠地躺在那里。

朱曼莎不好意思地扯了个虚弱的笑容,慢慢支起自己的身体,鲁悦看到她艰难爬起的样子,马上扶了一下她的后背。

“好点儿了么?”鲁悦的声音很有男子的成熟韵味,又十足的温柔,着实能让人心动。

“谢谢。”朱曼莎接过鲁悦递过来的药和水,吃了下去。

“你快些回去吧,董事长万一找你怎么办?”

“今天没什么事,所以不要紧。”

“可是……”

“呵呵,你放心吧,董事长可是比你还要重要那么一点点的,要是他有事了,我就会把你抛下。怎么样,老实躺着慢慢嫉妒吧。”鲁悦边说边为朱曼莎掖了掖被角。

没多时,朱曼莎的药效开始发挥。她这次睡醒后,发现已经清晨五点了,王琼仍然没有回来,鲁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

屋子里冷冷清清的,沉静得令人觉得空荡。朱曼莎已经好了很多,出了一身的汗,刚出被窝,冰冷的空气接触到汗淋淋的身体,不禁又打了个寒战。

她找出一件外衣套在外面,向厨房走去。病得时间有点长,晚饭根本就没有吃。病情一好转,就感觉自己腹内羞涩。

“啪”厨房的灯亮开,晃得朱曼莎皱起眉头闭了会儿眼睛。厨房里的摆放都没有变,除了锅里竟然有煮好的粥窝在里面。

饭锅的旁边还有一张纸条:

锅里有粥,醒来热热再吃。

鲁悦留

朱曼莎很少吃得到别人为自己做的饭,就连刘仕也没有说做过一顿饭给她吃。她嘴角不自觉地漾起温和的笑意。

鲁悦在朱曼莎看来是个可以成为好闺蜜的对象,又像是个贴心大哥哥,若是有这样的亲人在身边,她也许今日也不会变成这副模样。曾几何时,她也不过是个天真单纯得有些没心没肺的小姑娘。

时事造人,现实误人。既然丑陋的世界恶化了她的人生,她又怎能继续保持沉寂,何不反手去影响了世界?

“好甜……”朱曼莎蹙起了眉头。

这锅粥其实香甜可口,放到世面上买,也是拿的出手的美味,真没想到鲁悦还有这两下子。可惜朱曼莎最不喜欢或者说是最讨厌吃甜食,但她还是看着这碗粥发了一会儿呆,又默默地将其全部送入腹中。

第三十八章

次日,朱曼莎就正常上班了,虽说算不上精神饱满,但是着实也是恢复了不少。往日艳丽的相貌中又泛出丝丝病西施的娇柔,更是让人驻足回首。

自从王琼没有回来后,朱曼莎就自己一个人吃午饭。这对她来说没什么不适应的,从一开始的时候,在人生路上就是一个人走着,摸索着,受伤着。

她病刚好,吃什么嘴里都没有味道,真真味同嚼蜡,不过她还是一点儿不剩地全咽了下去。

“叮叮叮……”刘仕送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的手机里除了刘仕外,只有总务部和俞落天的号码了。

“刘仕”的名字在屏幕上闪烁着,不知这时他来电话有什么事。

“喂?”朱曼莎接起电话。她正好刚刚解决了这顿无聊的午间进食,起身向食堂外走去。

“阿曼啊,这个周五陪我一起参加个生日宴会。”刘仕不是在命令朱曼莎,只是朱曼莎对他说的话很少反对罢了,所以他自然而然地认为他提出来的事情朱曼莎就一定会答应他。

“周五?星期五是工作日。”朱曼莎的语气没有不满没有惊讶,平淡地回复着刘仕的要求。

“请个假不就得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工作。我这里的事情更重要一些,你一定要来啊。我先不说了,很忙,拜~”说完,刘仕不等朱曼莎回答,匆匆又挂掉了。

“我也是很忙的啊……”她揉了揉还有些泛疼的太阳穴。

请假的事情还是挺难开口的,即便她不过是个小人物,工作内容简单又不复杂。更何况她昨日才刚刚生病撂倒,还连带着鲁悦都来照顾她。她一个小新人,何德何能让一群精英分子这般迁就于她?

没想到晚上的时候,刘仕直接冲过来了。按照他的说法,一是经过上次的事件,他实在是不放心朱曼莎;二是他着实想念起朱曼莎的味道了。

接下来被和谐。

第三十九章

“十分抱歉,我刚刚休了病假,现在还想周五请假,不知道可不可以。”朱曼莎别无办法,试探着咨询鲁悦。他们这些高层人物的助理想请假是取得自己直属领导同意,再到人事部提交申请的。

“这我可说了不算。不过,你要是有正当理由,应该直接对董事长请假,他虽然总板着张脸,但是并非不近人情。”

“是吗,原来我还是很体贴的一个人。”鲁悦的声音刚落,俞落天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董事长好。”朱曼莎笑敬道。

“董事长。”鲁悦也完全没有被当事人听到非议的尴尬。

“如果有事,就向人事部提交申请吧。”俞落天淡淡地说着,从两人身边走了过去。

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朱曼莎才回头问道:“董事长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批准你的请假了,星期五之前你向人事部提交申请,就可以了。”

“就这么简单。董事长手下的人没有其他人敢置喙的。”

“谢了。”

“不客气。”鲁悦拍了拍朱曼莎的头,“不要太辛苦了,身体才好些。我还有些先走了。”

“回头见。”鲁悦对于朱曼莎的举动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但是朱曼莎自己知道他的眼中并没有带着刘仕那种情*欲的神色。说是个贴心大哥哥也不为过,对所有人都是温和有礼。

星期五,所有人都在正常出勤上班,只有朱曼莎不过是为了个生日宴会便请假,她内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刘仕一大早就来早早地接她。“不要穿你那身西装了,你就没有别的衣服穿么?”刘仕对她还是那一副穿着很不满意,就算不用穿得太好,也不该穿个“工作服”去参加这么重要的场合吧。

“我都有什么衣服,难道你还不清楚么?”朱曼莎低下头,看不出表情。

“我这不是逗你玩。当当,早就给你准备好了。”刘仕猫在背后的手拿着个衣袋终于现了出来。

朱曼莎打开一看,是一条红色的连衣裙,左边的裙角较短露出膝盖,右边的裙角偏长搭到脚踝,上身则是常见的掐腰式。

“怎么样?喜欢么?这条裙子还是便宜普通的,等我赚了大钱,我们买更多更漂亮的衣服,一车一车买。”刘仕夸张地又手划了一下,未脱的少年稚气显现了出来。

“扑哧”一声,朱曼莎笑了出来。这已经是她这么多年来穿过最漂亮的裙子了。

“走吧,马上就会有人到你们宿舍楼下来接咱们。”

看来刘仕现在真的和之前的毛头小子不一样,还可以有专车接送。

“一般的小弟只够把门当保安的份,根本不算是宴会的客人。”刘仕洋洋得意地对朱曼莎显摆着。

小轿车很快就载着刘仕和朱曼莎到了地方。刘仕先打开车门,走了下来。他穿着黑色的西装,款式虽然大同小异,但是称得他肩宽背挺,十分有阳刚之气。

他扶了下领口,又转身接朱曼莎下来。

附近的众人都有些惊住了。没想到刘仕这样的愣头小子还能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只见朱曼莎白皙的小腿先出现在车门的下方,然后,她伸出了一只手与刘仕的大手轻握。刘仕稍一用力,朱曼莎便整个进入到人们的视野里。

她火红的裙子凸显得皮肤更为白净,长长的乌发随着她被刘仕拉起,飘荡了起来,虽是无风,却似微风拂面,轻柔舒顺。

再加上朱曼莎本来长得就很大气,有点异域风情的长相让她看起来像是个贵族的混血儿。她面带微笑,笑容娇而不媚,甜而不烈,着实让人欢喜。

第四十章

刘仕牵着朱曼莎进到了他老大的家里。她看着这礼堂般大的地方就是有钱人的“家”,心下有些唏嘘。里面已经到处都是人,和节假日旅游景点人群密集的感觉差不多。

她现在知道了今天生日的福星是刘仕老大刚满十一岁的女儿。为了一个小屁孩就如此兴师动众,真是有钱烧的。

当然,生日不过是个契机,还有时候会趁这个机会搞好一些必要的关系。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朝着他们走了过来,刘仕马上牵着朱曼莎就迎了上去。

“风哥,恭喜令千金生日快乐,这是我女朋友,叫朱曼莎。”朱曼莎听着刘仕的介绍似笑非笑,原来这么个呆人也有说话咬文嚼字的时候。

“风哥好。”朱曼莎态度不卑不亢,声音清冽而柔和。

“你小子有福气啊!这么漂亮的都被你搞到手拉!”风哥大大地拍了下刘仕的肩膀。

“刘仕,你来啦!”一个稍显稚嫩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

朱曼莎抬头望去,看到一个身材纤细,一米六左右的小女孩儿跑了过来。之所以称之为女孩儿,是因为她虽然个子不矮,但是脸上却显露了她总角韶华的年纪。

小女孩奔了过来,一下子就把他们面前的风哥挤到了一边。她热切地目光盯着刘仕,笑得十分开心。

“看看我的女儿,见了你,连爹地都不要了。”风哥哈哈大笑。

“刘仕,我生日礼物呢?”小女孩儿翻了她爹地一眼,直接朝着刘仕一摊手,毫不客气。

“小姐,生日快乐!”朱曼莎怎么看怎么觉得刘仕的样子是在讨好,他从衣兜里掏出来一个精巧的小盒子,看起来像是女孩喜爱的首饰。

“不要叫小姐,叫我珍妮!”珍妮接过刘仕递给她的礼物,迈步上前似乎很习惯地想要挽住刘仕的胳膊,这才注意到他旁边还有个女人。

“诶!这是哪里来的?!”她的声音带着疑惑和鄙视,斜着眼睛打量朱曼莎。

“我女朋友,朱曼莎。“刘仕回答她的语气明显比起和风哥对话来得随便,看来关系是不错了。

“你好。“朱曼莎点点头,对着珍妮笑道。

“她是哪个店里的?”珍妮完全不搭理朱曼莎,笑嘻嘻地指着她冲着刘仕问道。

“她是大公司职员。”刘仕的声音冷了下来,然而还是好好儿应了句。

“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啦~”珍妮敏感地察觉出刘仕不快的口气,马上撒娇地摇起刘仕的胳膊。

“呵呵,你们年轻人玩吧,我今天请来的大师来了。”风哥不介意他们这些小儿女的打闹,笑眯眯地离开迎接客人去了。

“曼莎姐姐,是吧。”珍妮叫朱曼莎是“曼莎姐姐”,叫刘仕则直呼其名,态度还变得如此之快,真是早熟得很。

“是,我是叫曼莎,你是珍妮小妹妹,是吧。”朱曼莎说道“妹妹”的时候,语调有些重。

“我还从来没有个姐姐陪我玩呢!”小姑娘仍然笑得甜甜的,转过来,握住了朱曼莎的胳膊,“我带你去后院看看吧!我家的后院很漂亮的哦!我爹地特意名人装修的中国风~”

刘仕看到珍妮在示好,也很是欣慰,点了点朱曼莎的肩膀,也劝她一起去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