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1章
曼珠沙华
lxglrg
3518
历史久远

也许权贵之人多少都有点怪脾气,萧皇后不仅rere切切地拉了张初尘过去,还热心地帮她看起了手相。

末了,萧皇后说了一句话,让张初尘惊诧不已——萧皇后说她福薄命薄,要想过得好,就必须投靠一个叫做李靖的男子。作为一个现代人,张初尘虽然对鬼神之事并非不信,但是对算命之说却完全觉得是在骗人。

而且这么一个身份高贵的女子怎么会无聊到精通算命神学?那么,只有一个解释,萧皇后说不定是和她一样,穿越过来的!张初尘将将忍住想要脱口而问的chong动,心中有那么一点儿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情绪。

可惜,人家萧皇后说完了自己想说的,就没有想要再理她。宴会一毕,她只得悻悻地随着其他歌ji们又回到了杨素冰冷的府中。

或许,这萧皇后真是精通神论的人,否则她怎么会一把年纪还jiao若少女,等到五十多岁还迷得李世民团团转呢?但是,也有可能是,她和自己一样都有系统的本事,享受了特殊的技能。如果是这样的话,不知她的系统是否和自己的一样,都这么坑爹?

不过,怎么看,萧美娘的系统一定比自己的要好,否则不会人家当皇后,她沦落到风尘了。

“哎……”她轻轻暗叹一声,又忽然庆幸杨素是个为老不尊到夜夜都喜不同女子 的;今夜,她是逃得升天了,就是不知还有哪个可怜的女子又要被 了。

“李靖啊李靖,你娘子在等着你哪,你可要快点来啊……”张初尘对着天上的皎月,嘴里喃喃地祈愿着。

上天兴许是听到了她的呼声了,未过几月,便有一眉清目秀,却身材魁伟的男子来投靠杨素,此人正是红拂女心心念念的李靖。

念在李靖出身隋朝贵族之家,杨素算是礼遇相加,可他自己早就年老意衰,不再心怀雄志,只愿富贵地过完下半生;所以,即便承认李靖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但就是白养着他,从来没有采纳过其意见。

张初尘观察了他几日,发觉李靖人品的确不错。杨素府里这么孤寂难nai的莺莺燕燕,可他从来没有动过不gui的心思,唯有她每次端茶送饭的时候,他会不经意地红了耳根。

有戏!萧皇后说不定真是个神算子,这么看来,她和李靖还真有可能是天定的缘分!

在李靖被杨素几度以身体不适拒之门外的时候,张初尘趁着月色来到了李的房门前。

“红拂姑娘,你怎么夜深至此?”李靖一开门,见是张初尘娉婷袅然地立于门口,月色的清华洒在她的身上、面庞上,显得她更为出尘似仙。

“李公子不想请妾身进屋么?”她缓缓开口,衬着别样的背景,连声音都有点变得飘渺起来。语毕,她也不管李靖到底会不会邀她入房,就自己走了进去。

她经过的瞬间,他分明闻到了一股芬芳,不同于胭脂水粉,端得是清新雅致的味道。

“李公子不关上房门吗?夜凉风大,还望公子……”说着,张初尘垂下头,一副楚楚可人的样子。李靖马上会意,转身关了门。他倒并非起了什么邪念,只是mei色当道,迷糊了些头脑。

“红拂姑娘,不知可否告诉在下,你为何深夜到此?”李靖还站在门边,没有动一步。他还真是个君子,不敢越雷池一步。

“公子还真当妾身名叫红拂吗?”张初尘掩嘴轻笑,明眸中淡淡的忧愁倾xie。

“请姑娘指点。”李靖也十分不好意思,他在杨素处的时候,几次听其叫张初尘为红拂,就以为她的名字真是这个。

“妾身本姓张,名为初尘;李官人称妾身为初尘即可。”

初尘、出尘!确实是个秀慧出尘的女子,就是不知缘何沦落如此。

“不瞒李官人,”张初尘继续言道:“妾身本是陈朝大将张忠肃之女。后我父兵败,妾身亦被当成货物转送给了大奸臣杨素。”

“姑娘!”李靖听此不觉提高了声音。他复回身,微微打开屋门,沉着脸观察了一圈。“初尘姑娘,隔墙有耳,还是小声为妙。”应该是外面没有异常,他又关上门,走到张初尘身边,压低了嗓音。

“难道妾身说的不对吗?如今世道混乱,饿殍遍地,然这些所谓的朝臣大人却酒rou笙歌、腐败堕落。李官人啊,妾身诚心相劝,若是您心怀大志,不妨投奔了别处,莫在这里继续浪费时日。”不要怀疑,她是真心的,你要是不走,不去李世民那里,她可怎么办?

“既然初尘实心以待,李靖也不敢藏藏掖掖。实不相瞒,李靖正有此想法。只是不知乱世当道,又有何处能容得李靖栖身。”李靖轻叹一气,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还像泄气一般,自斟了茶水,猛地喝下。

“官人可曾听过太原慰抚大使,李渊李大人?”张初尘也寻到李靖的身旁,坐了下来。她纤白的rou荑缓缓地da在他的手背上,眼神灼亮地盯着他。

一切进展得很是顺利。李靖本就是有另投别处的想法,再加上张初尘在一边引导着他,他马上就做了决定。两人一拍即合,择日不如撞日,趁着夜色正浓,四周无人,匆匆收拾了细软,就逃离府去。

李靖毕竟是大户人家的子弟,有着人身自由权,可是张初尘就不是了。她本就是前朝败军之将的后人,而且还是ji籍,按理来说她的行为构成了潜逃,要是被抓,下场多半就是个死。

不过,她虽然怕死,但是更可怕的是要天天陪在一只肥猪身边。李靖一听她表态,更觉得此女有胆有谋,并非徒有姿色,心中也对她倾心不已。他本就对她有好感,况且现在美人也向他诉情了,作为一个男人,现在不xiong起更待何时?

城门刚开,就见一对身着朴素的年轻夫妻出了城,正是李靖与张初尘。他们一夜未歇,即便困倦,也害怕杨素滔天的势力,一刻不敢松懈。古代和现代差得远,从一处往另一处往往要花上数月的时日。

他们连马匹都未敢用,生怕目标明显,引人疑惑。所以只能盼着到了下一个城都,好购置一些必要的东西。

第一日,他们平安渡过,未见到有追兵的痕迹。也许是杨素府中还没有察觉少了一个无足轻重的歌ji,也有可能是他们走的尽是偏僻小路,不是那么容易发现的。不论如何,这个局面是最喜闻乐见的。

晚间,奔波了一天一夜的二人都累得狠了,寻了个山洞,席地而睡。李靖是个大少爷,而张初尘也是个未真正吃过这种辛苦的弱女子。不免对于“逃命”一词,有些陌生和忽视。

结果,第二日,他们就遇上了一伙兵卒来追赶。李靖身材魁梧,别看样貌清秀打起人来倒是真有日后成为大将军的风范,可是来者太多,他就算能以一挡十,也是疲于应付,无法顾得上jiao弱的张初尘。

连她都感慨自己怎么这么废物,没跑个多远,就被几个士兵追上,围了起来。

“啧啧,怪不得会让杨大人念念不忘,真是个貌若天仙的美人。可惜,敢背叛杨大人,下场就是个死。”其中一个瘦高长脸的男子盯着张初尘的脸,摩挲着下巴,一副甚是可惜的语气。

“诶,你说,要不咱们兄弟三个将这小娘们就地正法了怎么样?嘿嘿,物尽其用,别浪费了吗。反正她回去也是被杨大人折磨死……”张初尘死死地盯住提出这无耻建议的男人,眼睛都快pen出火来。

“要不,你先?”提议就地正法的男人个头不高,长得不算差,可是表情和行为都太猥琐了。

“干脆 吧。”一直没出过声的那个男人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张初尘被他们围住,不断后退,直到靠到一颗粗壮的大树上,再无路可退。

系统!你家用户都被逼成这样了!你就没有个解决办法吗!要不然,这次恐怕要一举突破规定任务,眼前三个 ,还要超额完成啊!

叮!接受用户请求。

叮!系统提示,请用户开启中级技能2C:身轻如燕的隐藏项。

系统声音一落,她就马上点开了救命稻草,根本没注意到底是什么功能。结果,她突然感觉身体轻到不行,稍微一蹦竟然就跳到了cu壮的树枝上。

这个技能好啊!比那些xxoo的本事强太多了!她这一跃,跃到有两层楼那么高,着实把几个围过来的男人也吓了一跳。

“这小妮子竟然会传说中的轻功?”

“我看不像,估计就是情急之下跳得高了点。你爬上去把她弄下来,别耽误了咱们哥几个的兴致。”

现在的张初尘底气可比刚才足多了,她一手抱住树干,一手悄悄小腿上防身用的匕首隐在袖中,狠下心来——他们要是敢上,我就敢杀!

她本来就是偶尔同情心泛滥,但是绝不会在敌人面前手软的类型,否则也不会因为处理掉太多胎中婴儿,而被阴间打到这里来了。总体来说,她算不上多坏,正义感还是有的,但也绝非良善之辈。

也许是她rou弱的模样,使几个男人所有轻敌;也或许是她本就脱俗清雅的仙人气质无法让人怀疑到此女内心狠辣的心思。

第一个奋力爬上来的就是提出“建议”最为猴急的猥琐男。作为杨素麾下的士卒,本事不算差,爬树什么的更不在话下。

“小美人,别躲啊,哥哥保证让你 翻天,来……”他眼见离张初尘越来越近,伸出手就去够她的小腿。

“扑哧——”其实刀尖入肉的声音几乎是闷响,但她就是感觉自己拔出的时候,仿佛听到了血液喷溅的声音,甚至比对方哀嚎的叫喊还要响亮。

她精神高度集中,趁对方怒骂大嚷的时候,一脚狠狠地将他踹了下去。

“我的手!我的手!”猥琐男嗷嗷喊着,咬牙切齿地瞪向张初尘,恨不得将她乱刀砍死。

“废物,怎么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不爱说话的男人应该是行动派的,他将刀背衔在口中,双手攀/住树身,快速地朝张初尘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