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3章
曼珠沙华
lxglrg
3318
历史久远

“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厚颜无耻!快放我下来!”张初尘在他怀里不断挣扎着,却似遇上了巨石,打在虬髯客胸膛上的手反而感到疼痛。

“哈哈哈!刚才就发现了,果然是个泼辣的小娘子!”虬髯客盯着张初尘纯净的面庞,极为满意,点点头,竟然又把她举起扛在肩上。

倒悬感让张初尘觉得极为不适,血液都冲到了脑中,连喊声都变得闷闷地。“放下我!”她仍然不停挣扎,期待李靖赶快跑来救她。自己绝对相信以李靖的本事,那么几个小兵卒是解决不了他的。

“啪——”虬髯客使劲儿拍了一下她的屁gu,打得她不禁疼痛,更是气愤难当。自己都被迫完成第一个任务了,可不想再被逼履行第二个任务!张初尘也是个狠心的,也不管眼前之人是否是将她从虎口中救出来的恩人,抬手从腰间mo出刚才护身的匕首来。

她本以为可以得手,但这小伎俩怎么能避得过身下虬髯客的眼睛?他快速地伸手握住张初尘的细腕,轻轻一折,就使得她用不上力气再拿住匕首。

“哎哟!”虬髯客没预料到张初尘这么勇猛,匕首都掉到地上了,还能张口就咬向他背上的皮肉,死活都不肯松口。“嘶……还真疼。我说姑娘,好歹我刚才也救了你不是,你不该以身相许来报答我的吗?”

“姑奶奶已经有个夫君了!告诉你,我夫君武功盖世,马上就会追上来的!”张初尘没经脑袋,恼怒之余就讲了大话;说完后,还有那么一点后悔,万一李靖追过来后,打不过虬髯客怎么办?

“什么?!你已经嫁人了?可你为何没梳妇人髻?呵,我可不信。”虬髯客哪里知道,张初尘根本梳不好发髻,上辈子营ji里有专门的小女孩负责她的日常起居,所以直至现在她就只练得一些简单的梳妆方式,什么妇人髻她是不会的。而李靖一个大男人就更别提了。

之前,她是头上包了块方布做农妇状。可是,方布早在和那三个士兵对峙的时候就掉了。现在,她大部分发束都垂落下来,尤显得她清丽绝伦。

张初尘眼看虬髯客带着她越走越远了,心下着慌得很,李靖以后是要位居一品的,她的好日子不能就让一个大胡子给毁了。于是,她不管不顾地叫了起来。一开始喊着相公,后来就直接呼喊起李靖的名字来。

正当虬髯客心疑她莫不是真嫁了人的时候,李靖的怒吼声终于响起。虬髯客一回身,就见后方一个年轻俊秀的高个男子提剑向自己冲来。

因为张初尘在虬髯客身上的缘故,李靖行动受到了限制,并不敢真正下死手,以免伤到了她。而虬髯客也灵活不到哪里去,尤其是看到李靖的出现,心中对她说的已经嫁了人的话才相信了七八分。他一肩扛着张初尘,一手举着大片刀,不断阻挡着李靖的进攻。

打着打着,虬髯客发觉李靖武艺不错,渐渐地很是欣赏了起来,尤为起了结交之心。“这位小兄弟,我们之间大概有什么误会,不如找间酒馆,坐下来好好聊聊如何?”虬髯客力气实在大得惊人,明明一只手与李靖过招,可却游刃有余,完全没有疲劳之色。

但是,李靖就不一样了。即便他武学精进,也架不住之前刚打了一架,现在又和大力的虬髯客对打。听了其有缓和的说法,心下也琢磨了起来。

这时,张初尘也出声说道:“官人!的确是个误会,适才这位壮士救我于水火之中,那边三具士卒尸首便是他斩杀的。”历史上,风尘三侠关系不错来着,她不希望三人因此失了机缘。

虬髯客一听,也越发觉得此女蕙质兰心,善解人意,不过他哪里知道张初尘是个想根据历史办事的?

三人你一句我一言,很快就缓和了气氛。她也被虬髯客放下来,“官人官人”地亲re地唤着李靖。“李官人”也是个懂事的,只稍微红了脸,就默认了自己的身份。

再者,虬髯客本就言行大方,李靖也非扭捏作态之人。两人一见如故,聊得很是契合。

“不知张大哥此行何往?”三人真按虬髯客的说法,寻了间客栈,对酒畅饮起来。张初尘这才知道原来虬髯客也是姓张的,也算是巧合了。

“虬髯客志在天下,若是得地,就自封为王,哈哈哈!”他倒是个敢说的,如今杨广还没有下台呢,就敢大庭广众之下,大放厥词。不过,以他这种身型,一般百姓也没人会来找麻烦。

“实不瞒大哥,我……夫妻二人正是想去投靠太原李家。若是大哥志在四方,不如与我们二人一同前往如何?”李靖诚心邀请道。

“虬髯客虽无大本事,但不会坐人下端,受人指使。不过,李世民此人……我确实想要见识一番!”

三人商定了行程,就要了房间歇息。张初尘为了向虬髯客证明她与李靖确实是一对的,硬是只要了一件房间休息。李靖在一旁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咳了一声,稍显尴尬。

到了夜间,李靖自觉地拿了席褥,铺到角落里,算是准备就寝了。张初尘是不想给他这个逃跑的机会的,哦~~被河蟹啦~~

大河蟹爬过~

所以从第一眼见到她起,他就知道,眼前的女人会是伴他一生的那个人。

这是在此世上张初尘的第二个 ,如此一来,她便完成了三分之二的任务,心下也更安稳了不少。

系统的叮叮声,如今在张初尘听来已经是极为习惯的噪音了,若是少了这些叮当声,反而还不习惯了。

张初尘河蟹,认认真真地盯着他仿如雕削出来俊颜。终于她也有了可以依靠的丈夫了,比起她那第一世的丈夫好得太多了,她心中甚喜,满意值十个点。可惜,她恐怕是注定要对不起他了,她还有那第三个任务在身,眼下她能保证自己暂且不背叛于他,但是系统的规定,她也是没有办法。

这么想着,她突然想起自己现代的丈夫,他最常对他说的词就是他身不由己,没有办法,仿佛他一点错都没有,都是她逼着他去找外遇的一样。

难不成她亦是如此,同他一个德行,都在为自己的所做所为寻求一个理由,借口,将所有的做法都正当化?

“小丫头,怎么还不睡?”李靖迷迷糊糊地抬起头,将张初尘河蟹,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顺其自然吧,一切只能随着历史的潮流,顺着系统的要求慢慢进展。

在这小客栈里,隔音效果并不是很好,即便李靖和张初尘尽量压低了声音,但是虬髯客习武之人,自然耳力超凡,隔壁两人做了些什么,他听得清清楚楚,甚至还带着享受的心情听了大半宿。

“两位辛苦了,多吃些早点补充一下体力才好。”虬髯客半是戏谑半是真心地将面前的馒头往张初尘的方向推了推。

李靖倒是不好意思地清咳了一声,反观张初尘则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拿起了馒头就吃。虬髯客说的没错,她经过了河蟹确实早就饿了。研究说,河蟹相当于跑了1500米的耗费量,更何况昨晚他们也不止一次,都不知究竟跑了多远。

“你们要去太原是吧,本人决定了,就和你们走这一趟,瞧瞧那李家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家,值得宇文化及那老贼如此兴师动众地害他。”虬髯客一拍桌子,朗声笑了起来。

太原之行有了虬髯客的陪伴简直变成了快乐的自助旅游。他有钱,使他们一路上既没有饿到,也随时可以入住高级宾馆;他武功比李靖还高,即便有追兵过来,也几下就被他打倒,像小鸡一样的拎起扔掉。

除了虬髯客长得不太招人喜欢外,其他完全符合众多少女心中的丈夫人选,仅仅是除了那张脸外。张初尘虽然在交朋友的时候,绝对不会以貌取人,但是起码在选人 的时候,绝对不会选长成这样的,那得需要多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啊。

虬髯客倒是个开朗的,自己还将他父亲因为他太丑了,差点将他溺毙水中的故事讲与李靖两人听。张初尘对他产生不了什么爱意,但是怜意却是满满的。一路下来,三个人关系越来越好,真的仿佛成了一家人一般,最后张初尘为了彻底绝了虬髯客对她存有的那么一点点绮念,提出要认他为自己的大哥。两人正好都是姓张,此法是最好不过的了。

这样也好,虬髯客自然知道张初尘是什么意思,既然她已经嫁了人,以她大哥的名义保护她亦是他心中所想。

三人一路行来,张初尘彻底摆脱了杨素那个又老又丑的男人,李靖的光辉前程则在召唤着他,而虬髯客,也快要到了功成身退的时候了。

李渊倒是极为好客之人,听闻了李靖和虬髯客的到来,亲自出城迎接。李靖在一些地方本就是小有名气,而李渊如今被迫起兵,亦是招兵买马之时。两人各有所需一拍即合。

“父亲,儿子听闻今日有客来,便不请自来,还望父亲莫要怪罪。”几人本是在李渊的招待下,边打着招呼边你一言我一语地探视着对方的实力,正说得开心时,一道如阳似日的温雅男声响了起来。

“让我猜猜,你一定就是李大人的儿子,李世民是不是?”虬髯客第一个站了起来,向前走了几步。张初尘的视线完全被他高大的身形遮住,只能闻得其声,不见其人。可她也不能为了看清楚李世民的长相,就颠颠跑过去要个签名什么的,更何况她现在还是李靖的妻子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