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4章
曼珠沙华
lxglrg
3168
2018-05-28 13:27

待李世民真正绕过虬髯客坐下来,与众人欢谈的时候,张初尘激动得不得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唐太宗,贞观之治,武则天的丈夫外加公公……更重要的是,没想到真正的李世民竟然帅的一塌糊涂,李靖作为男人就已经够风度翩翩了,而李世民则是更具温文尔雅的气质,就属于电视里那种朝你一笑,一片人闪着心眼卧倒的类型。

李世民应该很适合去拍牙齿广告,那么白的牙齿晃得张初尘头疼。在现代的时候,张初尘可以说是没有真正地谈过一场恋爱,然后就顺从地没有自我意识地嫁给了一个不爱的人,打扮过日子。不管之前的岳琛、岳琮,还是眼前的李靖,张初尘最中意的类型,其实就是李世民这种,给人心底暖暖的感受,比之阳光还要炫目。

到了夜间,张初尘还感觉晕乎乎的,甚至有种见到了这样的人杰,就算是死了,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这李渊气度不凡,而其子李世民更是人中龙凤,本人一向自认为心胸可纳海川,今日见到此人后,才觉得落人于后,深知不足啊……”虬髯客饮茶也像喝酒一般的痛快,一干二净,果然醉不醉只在乎人心而不是喝的是什么。

“大哥,您也不必失落至此,李家本就是西凉国国君的后裔,与咱们不同也是正常的。眼下可谓是乱世出英雄,大哥何不与我们夫妻二人一起,助这天下得个明主,开辟出新天地呢?”李靖对于投奔于李渊的决定甚是满意,他现在就已经可以断定,日后李家为皇,自己亦能出人头地,一展雄风。

“妹夫,你不知啊,你不知……”虬髯客仰脖长啸一声,终是认清了事实。“我张某人不如他李世民有着霸王之相,甘拜下风。日后还望妹夫好好照顾好初尘妹子,张仲坚再次谢过了!”

“大哥,这是说的什么话,初尘是我的妻子,我李靖自会是一心一意地待她好。您也莫要多想……”

“官人,”张初尘知道这是虬髯客要功成身退的时候了,一切都是按照历史的脚步走的,不要再罗里吧嗦的了。“大哥心中自有沟壑,你也莫要再劝了。”

虬髯客是个行动派,前儿个晚上说完,第二日早上就离开了,自此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张初尘他们的面前。后来,她倒是有听说,说是虬髯客成了朝鲜半岛的国主,也算是成了他一心想要成就霸业的野心。

他离开前,最令张初尘感动的是他将自己的家财全部留给了她,算是大哥送给她的嫁妆。两人非亲非故,虽是兄妹想成,却仅是萍水相逢。没想到他竟为她做到此等地步,着实让人不得不感激涕零。

日后,夫妻二人得了闲,去虬髯客藏有财宝的地方,这才发现虬髯客口中所说的全部家财到底有多少,富可敌国也不过如此。

李靖有奔头,早早地就开始上班,而张初尘就如同现代的贵妇一般,呆在房中,没有任何可以做的事情。她感觉自己好久没有这种闲暇的时候了,在现代的时候,防小三,防小四,心力交瘁;上一次穿越的时候,才几天就被人打得屁股开花,差点一命呜呼;这辈子她虽然身份仍是低贱,以上场就被糟老头 ,可是现在也算是熬出来了不是?以后她就是名副其实的官家夫人,李靖也是极听她的话,若是他敢去找小妾什么,自己也绝对饶不了他。

虽说宅的日子挺潇洒的,睡觉睡到自然醒,家务有小丫头婢女解决,但她每天所需要做的事情除了吃就是睡,和养猪也差不多了。大概过了十来天的功夫,她真心腻歪了,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恐怕会提早老年痴呆。无聊之余,她就在院子里到处乱转,欣赏欣赏园中的风景。

他们夫妻现在还没有自己的宅子,暂住在李府的一处院中,毕竟李靖算是李家的门客谋士,住在这里也理所当然了。以后,李靖当了大将军的时候,当然会有他们自己的家,属于自己的院落。

张初尘现在都对第三个任务没有多大兴趣了,她还想多享受一下这样的时光,谁知道下一个世界又会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生呢?所以她尽量拖延一下在这个世界生活的年月,过段舒心的好日子。

“哇,这是什么花,好生好看!”张初尘蹲在一株像是蝴蝶扬翅的花前,伸出青葱般的玉指轻轻点了点。“难不成是传说中的蝶恋花?”

“姑娘说笑了,这世上还没有叫做蝶恋花的花朵,不过姑娘既说是,也未尝不可。”

这个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张初尘疑惑地抬头望去。

啊呀,这张脸,不是那谁谁谁吗,当初还震惊来着,有段时间没见,差点因为过得太舒服就忘记了。

“李公子……”张初尘盈盈一礼,不知该趁现在与将来的唐太宗搞好关系,还是做个矜持的小xifu,离他远一点。

或许是李世民的视线太过火热了,搅得张初尘实在是呆不下去了。男人说来说去还是肤浅的东西,她又与李世民没有什么过往,如今对她如此态度,莫不是因为她的这张脸,她着实想不到还有什么原因能使李世民这样的。

“妾身也出来有些时辰,该是回去了,就不扰公子了。”张初尘又款款失礼,转身欲离去。

“姑娘请留步。”李世民却有点不依不休的气势,忙走几步,来到张初尘的后面,出言挽留。

“李公子,妾身已经嫁人了。您可以叫妾身为李夫人,甚至李氏都可以,姑娘这个词,妾身是担待不得了。”张初尘总觉得他叫自己姑娘怪怪的,刚才还说蝶恋花什么的,现在又姑娘,感觉像是花姑娘一样,好恶心……

“明媒正娶的吗?”李世民的话差点没噎死张初尘。我是否明媒正娶,还是八抬大轿的又与你何干

张初尘没有恢复,压住怒气,牵起嘴角淡笑了一下,继续向前走去。

“脾气倒是挺大。”李世民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神情有些迷茫,她的身形与娇艳盛开的鲜花融在一起,不知是她衬托了它,还是它反衬了她,美得不可方物。“不过,这样才不会空做花瓶。”

如今,张初尘和李靖还处于新婚蜜恋期,就连她自己都不想因为系统的任务而影响了小两口的的感情。再说这第三人谁也没说一定就是李世民啊,英杰这么多,她愿意给谁就给谁,哪里就非得是李世民?

舒淇的那版电视剧里倒是有李世民横刀夺爱的场面,可怜的喷壶凄凄惨惨的,不过,谁又知道历史上真正的是怎么一回事。

令张初尘厌烦的是,李世民从此后就像盯上了她一样,只要她走出自己的院子到外面的花园里逛逛,他就跟苍蝇一样冒出来缠上她。他不是以后的皇帝吗,为何这么清闲!

平静的日子周而复始地过,不管外面的男人争得又多么地剧烈,后宅的生活简单而又枯燥。自从隋朝垮台以后,李世民就很少再在后院里出现了,日子过得平静如水。

“听说了吗?隋朝的妖后被窦建德抓住后,又送到了东突厥,成为了北方野人的玩物。”张初尘是个好说话的主子,侍女在她旁边闲聊什么的,她完全不介意,有时候兴致来了,还会和大家聊上一会儿。

“突厥人听说会吃人的,好恐怖。”另一个侍女边给张初尘倒茶,边做害怕的模样,夸张地说道。这些小婢女彻底被张初尘惯坏了,天天叽叽喳喳地,虽然吵人,但是不在她身边,又会让人觉得寂寞。

“突厥有什么新消息?”张初尘刚才再走神,这回功夫也决定加入她们的话题。

“萧皇后啊,大大有名的萧皇后被送到东突厥了。”侍女小碧为张初尘揉起了肩膀,她年纪不大,伺候的主子却换了好几拨,张初尘是她遇见的最好的主子,从来不发脾气,而且很随便,与其说是主人,不如说是常聚在一起的闺房友人。

“萧皇后?”张初尘手中的茶盏差点掉在地上,之前她在萧皇后面前跳舞为贵族人取乐的事情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就像是电视剧里的场景,一点都不真实。萧皇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不清楚,不过当时萧皇后确实也建议她去找李靖来的,光是凭这点她就实在不觉得这萧美娘是个如人口中的那般不耻的人。

就算她跟了很多男人又能怎么样?她不过是为了生活罢了,再说了,听说她好不容易才从宇文化及的手下保下了自己最小的孙子,多么不容易啊。她也是在刀尖下活命的人,现在却成为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人物,张初尘感觉心里不是很舒服。明明都是男人的错,为何要将罪名都按在女人身上?妖后妖后的,长得漂亮了,就一定是妖了?

“夫人,你说隋朝会不会在突厥的帮助下重新复立?毕竟感觉上杨家才是名副其实皇家。”另一个侍女捶着张初尘的小腿,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

“这些事情不是咱们能妄议的,还是换个话题吧。”张初尘一听到萧皇后的名字,心里就像被堵住了一样,实在是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