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6章
曼珠沙华
lxglrg
3745
历史久远

“我今天接了帖子,说是杨妃娘娘明日叫我进宫。我素与杨妃没有往来,你说她叫我是为何?”张初尘坐在床上,寻思着难不成是萧美娘叫的她。想来想去,又觉得不像,她和萧美娘才一面之缘,况且都过了这么多年了,人家还能记得她这么个小歌姬?

“女人嘛,都是小心眼。”李靖靠在床柱上,一身疲累的样子。也是,他是亲自护送萧美娘一行人回来的,奔波劳累的很。“杨妃毕竟是不是萧皇后的亲生女儿,两人有矛盾是肯定了。多半她是不喜我将萧救回来吧,走之前,她还曾托人给我带过信。”

“给你带信,我怎么不知道!”张初尘怀下手中玩闹得开心的儿子,拍拍他的小屁股让他自己一人下地玩去。“她要做什么?”

“那不是那么点事,无非就是软硬兼施的命令我,将萧皇后永远地留在突厥罢了。”李靖招呼了儿子过来,一些日子不见,还怪是想的。

“她是让你特意留下萧皇后?不对,她是让你杀了她?”张初尘新下愕然,幸亏李靖没做,倒不是她有多正义,就是这种事情若是日后被人发现了,对她李家可不是什么好事,不能影响了儿子的前途。

“我是为皇上效力的,不是为她杨家,她说什么我自然是不必理会。明天她要是说几句酸话,你也就听听得了,别往心里去。”李靖抱着儿子耍弄了一会儿,又叫来奶娘将之领走。

“你放心,我知道明天该怎么做。”张初尘随着李靖躺下,几乎一夜未睡,不知明天会不会见到萧美娘,她还记不记得自己。命运就是个圆,当初遇见了她,然后两人又各奔冻死,但都各自互相推进者生命的进程,完成者历史的真正轨迹。她们是历史的一部分,是历史的筑基者,甚至到了现代还被人津津有味地提起。

张初尘觉得自己和萧美娘很像,若是对方真同她一样,也是个可怜的穿越者就好了。她们还在统一战线上,一定有很多话题可以聊,别人无法理解的事情,她们可以互相安慰。

第二天一早,张初尘就进了宫。杨妃一见到她就姐姐妹妹地叫了起来,显得十分亲热。杨妃以前也向她示过好,因为她是满朝文武中皇上最为器重的将军之妻。不过她是对这些拉拢的行为一点都不感冒,趋炎附势是她最看不上的行为。基本上,她深居简出,从来不与贵妇们凑到一起家长里短的八卦。往日里,即便有聚会,她也是安静的坐到一边,有人搭话就礼貌地笑笑。

她这副模样,有人说是清高,背后议论她的出身,将她曾经在杨素府上做歌ji的事情加油添醋地大谈特谈;也有人说她本就是仙人投生,气质自然与他们凡夫俗子不同。总之,无论人家怎么评论她,张初尘都表示不在意,自己的丈夫是皇上手下的红人,位高权重,却从不拈花惹草;儿子她也有了,上两辈子都没有实现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她现在堂堂一品夫人,就连皇帝的女人和女儿,也要像她示好。

杨妃坐在上位,她坐在下面。聊了没多久,杨妃又吩咐婢女将萧皇后请过来。终于到了这个时刻了,张初尘有点紧张,不知那美艳绝伦的皇后是否还记得她这个当年的小人物。

“说起来,本宫的母亲还是李夫人的故人呢。”过去叫人的侍女迟迟不见归来,杨妃掩饰着眉眼间的尴尬,对张初尘说道。

“臣妾不明娘娘的意思。”张初尘望着门口,心底失望,都坐了这么半天了,要是萧皇后再不出现,她恐怕也该要离开了。难不成今天是见不到了吗?

就在杨妃都觉得萧美娘是不会来了,还是先让张初尘回去的时候,萧美娘终于姗姗来迟。张初尘发现她好像特别喜欢拖地的长衣,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就是如此,现在她仍是一袭蓝衣曳地。气场强大的人就是穿什么都好看,萧美娘明明比张初尘要矮,可是张初尘就是觉得她比压下自己半头。

紧张的情绪再次席卷,她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较为急促。整个过程,张初尘都晕晕乎乎的,待再回过神来,自己竟然是跟着萧美娘到了她的屋子,与她两人单独相对!

张初尘很想知道萧美娘是如何做到未卜先知的,不禁开口问了出来。

“也许是我一觉入了梦,等到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早已不是身外之人。”萧美娘淡淡地说道,神情也有些朦胧的mei态。

“娘娘,娘娘刚才说想要喝茶,臣妾不禁想到,西方的白人还有喝一种名为咖啡的饮品提神的习惯。不知娘娘有没有听闻过此事?”张初尘很想来一句“床前明月光”,然后突然想起李白不久之后就要出世了,不能抢了他的名句才是。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萧美娘淡定地回答,“咖啡也算不得什么,本宫还知道可乐、啤酒这些饮料,味道真是各有千秋。”萧美娘这句话彻底证实了张初尘的想法。眼前的女人一定同她一样是穿越而来,说不定萧皇后会落得如此人见人唾弃的田地也是坑爹阴间系统的手笔。

“娘娘,您说到梦,臣妾也切实有感,昨夜清风入眠,甚是舒凉,令臣妾不觉梦到了幻世。起初,臣妾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子,可后来丈夫叛欺,寻了外室;而臣妾也是不幸流产,痛失了孩子。再后来,外室之女勾结恶人霸我夫家业,臣妾悲痛至极,就寻了那女子同归于尽。梦醒之后,泪湿满巾,久久不能释怀。当然,臣妾亦知,梦有坏的,也会有好的,只是昨夜之梦太过真切,扰得切身再也无法安枕入睡。”张初尘一口气将自己的前世说了出来,连她都说不好自己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讲述她现代发生的事情的,也许是真的憋了太久了,仅是想找个明白人倾诉。

“哦?有这样的怪梦?那还真是怪异呢~”萧美娘表情没有什么变化,让张初尘有点失望了,难道她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要是身为一个健全的现代女人就该和她一样,同仇敌忾,厌恶小三才对。“难不成李夫人这梦还是从长到大,有名有姓,真实得很?”

“是的,不瞒娘娘,臣妾在梦中另有生身父母。若是没有记错的话,臣妾于梦中姓林,名唤蓝沂。”张初尘说得也是似是而非,要是萧美娘她与自己不一样,不是穿越而来的,那就当讲个故事给她听好了。

张初尘一提起前前世的事情,就像打开了话匣子,止都不止不住。她相信,萧皇后是不可能喜欢杨妃的,一个丫鬟爬上床生下来的女儿,如今成为无上的妃子,而萧美娘这个正妻生的孩子反而死的死、出家的出家,如今就剩下孙子杨侑一个人。她们两个人是一样的,都是苦命的女人,都是被其他女人逼至如此的女人,即便现代的事情她忘了不少,但是死亡的痛楚却如论如何忘不了,是她心中一道永远也抚不平的伤疤。

“娘娘,您觉得呢?”“娘娘,您说是不是?”“想来娘娘也是这样想的吧?”直到萧皇后派出去的小苏又回来了,她还是觉得意犹未尽,有无数的话想说。张初尘像是把憋了好多年的气一起发了出来。

也确实说了好半天了,萧皇后揉着太阳穴一副怠倦的样子。张初尘也不是完全没有眼力劲的人,知道该走了,她们二人也许是志同道合的穿越者,可相聚也不能在一时。

她礼数做全准备离开的时候,萧皇后又突然叫出了她。萧皇后的手又细又长,十分好看,就是这样的一只手搭在了她的肩后,取下了一片叶子,然后又俯身贴到她的耳边近乎是喃喃地说道:“我就是舒汝又……”

一瞬间,张初尘觉得自己的脑海炸开了,震惊已经不足以形容她此时的心情。天啊,天底下真的有如此巧合的事情,那个害得她到阴间报道的女人活生生的站在她面前,而她还以为两人有着莫名的联系,一定可以交到一起去。结果,联系是有的,却是让张初尘恨不得自己甩自己一巴掌的联系——萧皇后就是那个始作俑者的恶女人,是那个害得至今偶尔还会从噩梦中惊醒的罪魁祸首。她到底是有多迟钝多糊涂,会简简单单地就认为两人是一样的,有着同样悲苦的人生,同样惹人怜惜的遭遇。

“李夫人,接下来的路恕奴婢不能送您,您走好。”小苏都送她到了宫门,她还没有转过劲来。此时,她一个人站在宽大的宫外,觉的无比的凄凉——为什么,为什么老天总是要耍她!

“娘~娘~你看我写的字好不好看,好不好看嘛~”张初尘被拉扯了半天才回过神来,她看向身旁殷切地渴望她称赞的儿子,想笑却没有成功。“德儿写的真好,越写越好了。”张初尘感觉说出来的话都不像自己的,她的声音原本是这样软糯的吗?不是的,那个大大咧咧,又固执又死心眼的林蓝沂才是她。

“这几日是怎么了,总是心神不宁的?”好不容易有个休沐日的李靖看着一旁走神严重的张初尘也不觉皱起了眉头。自从张初尘从杨妃宫里回来后就有点奇怪,问什么也不说,难不成是杨妃说了什么话吓到了她?

“之前也说了,真的没事。”张初尘终于淡淡地挤出一个笑容来,“只是感慨,觉得时光荏苒罢了。其实上次妾身同杨妃娘娘聊得很投机,以后还真想常进宫陪伴娘娘左右呢。”

“你要常进宫?那德儿怎么办?”李靖不太同意她这个想法。宫里的人哪里有简单的,说不定什么时候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更何况杨妃娘娘也不像是好说话的主,平日里尖酸刻薄得很,怎么自家媳妇和她好上了呢?李靖觉得很诡异,有蹊跷。但是张初尘不是个善于说谎的人,他一时又拿不定主义,两个女人也有可能真是交好了,这也很难说。

“德儿的奶娘就有五个,还差能妾身一个?”张初尘扶着自己的发髻,不想和李靖视线相对,“再者,妾身就算想进宫,也是偶尔被传唤而已,还能日夜留在那里候着不成?你放心吧,府里不会出任何事的。”李府确实是个安静养身的好地方,不仅景致修葺得可观,而且最重要的是没有小三小四那些闹人的东西,所以张初尘的日子过得再是自在不过。

可是,她心里的那个结怎么也解不开。眼见前世的仇家已经出现在眼前,如何能让她安然度日。她要如何做才好?是的,她要报仇,她要找到机会进宫。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萧美娘这个人最后是李世民的妃子,死在这个后宫。

前世对方抢了自己的丈夫,这辈子她也要抢过来,否则难解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