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7章
曼珠沙华
lxglrg
3095
历史久远

“没想到李夫人如此明白事理。”杨妃吹了吹热茶,端起抿了一小口,温柔地对张初尘笑道:“李夫人放心好了,本宫虽然比不得长孙皇后,可也是唐宫的妃子,皇帝的女人,两个皇子的母亲,自然是比无根无名的妖女来得尊贵。你投靠了本宫,日后本宫必定不会亏待于你。呵呵,李夫人还真是识时务的俊杰啊。”最近,张初尘不断直接地间接地向杨妃示好,以表明自己与萧美娘并无瓜葛,同时也向借机得以频繁进宫。

“臣妾惶恐,为唐朝皇家效力本就是臣妾一家的本分。臣妾的夫君在前朝为皇上尽忠,臣妾也断不能落后。臣妾不追随娘娘,哪里还有第二人能值得臣妾卖命的?恕臣妾直言,这皇宫大院里,有谁不知道杨妃娘娘独得圣宠,否则也不会为皇上诞得数位皇子公主。”张初尘这番话是事先想了好久才憋出来的,她本不会溜须拍马之事,眼下睁眼说瞎话的功夫就累得她汗流浃背。

“李夫人还真是会说话,呵呵……哎,不过说起圣宠,本宫最近的心情实在是不痛快。”杨妃将手里的茶杯狠劲撂到桌子上,她身后的一干太监侍女就马上会意躬身退下。

待屋中就剩下两个女人的时候,张初尘心底明白,面上糊涂地问道:“娘娘何出此言?是谁让娘娘糟心了吗?那可真是大大的罪过啊。娘娘为了皇子公主们的成长,已经操碎了心思,还有哪个这般胡闹,惹娘娘痛心?”

“不瞒李夫人,本宫的母亲……隋朝的萧皇后不愧是天下‘称颂’的人物,来此宫中才几日的光景,就招得皇上频繁地出入这延庆宫;回回在我这做了不到一盏茶的时辰,就去她的寝殿里。岳母抢女儿的丈夫,这算是什么个说法!”杨妃边说边气愤,还掏出手绢点了点湿润的眼角,看来她真是憋屈了。

其实,张初尘根本不喜欢杨妃,若然不是萧美娘是那个害过她的小三,她也不会选择投诚于杨妃。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竟有这等事情!”杨妃说话前,张初尘心中就对此事有了几分猜测,狗改不了吃屎,喜欢勾搭男人的女人也改不了骨子里的贱气,到哪里都要乱搞。“哎,娘娘真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啊!可是,恕臣妾直言,皇上乃一代明君,并非不懂明理之人,是不是哪里有了什么误会?”

“李夫人最近是频繁出入延庆宫,朕的大将军可是要深闺寂寞了啊,哈哈。”张初尘近日是连着往杨妃这里跑,目的是为了这一国之君;而李世民近来亦是常常来此先找杨妃,他则是意在旁边屋中的萧美娘。两人因此在杨妃这里也不少碰面,只不过李世民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有点纨绔的贵族子弟,即便张初尘是个天仙大美女,他也不能肆意沾惹。

“皇上玩笑了,臣妾夫君为国效力,早出晚归,臣妾也有几日未见到他了。”张初尘说的是实话,怕寂寞的人是她那个可怜喊娘的儿子。德儿,不要怪娘自私,这口气不出,娘实在是没有办法好好过日子。

“哦?那这么说是朕误会了,深闺寂寞的可是李夫人?”早年的时候,李世民挺喜欢逗张初尘的,不管说什么她都气,绝俗似仙的容颜,偏偏有时候还气得鼓鼓地发红,有趣极了。一时间,他仿佛又回到了年轻时的日子,兄弟姐妹皆在,大家最开始只是想在杨广的霸权之下活下去,是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呢?早在玄武门之变前,一切就面目全非了。

“皇上~”杨妃脸都快要绿了:皇上啊皇上,您在臣妾面前tiao戏您最器重的大臣之妻,可置我于何处?“李夫人是个实性子的,您别吓到了人家。”

“爱妃教训得极是。说来当初李夫人随同李爱卿来太原的时候,爱妃可是来我府上了?”人人都说他还年轻,可李世民觉得自己是成熟得太早,以至于现在就像老年人一样喜欢怀旧,过去的日子起码身上没有这么重的血腥味。

“皇上,当时臣妾刚刚怀了德儿,所以甚少出屋,否则臣妾早就同李夫人相识了。”杨妃挽住李世民的手臂,娇柔地说道。

德儿?!张初尘震惊了一下,然后才想起来,杨妃的长子李恪族谱名叫为德,小名也是德儿。她吓了一跳,以为在说自己的儿子——或许也是因为她心里有鬼,所以听见了什么都变成了蹊跷。

“臣妾也叨扰娘娘多时了,就不打扰了皇上和娘娘说些体己话,臣妾告退……”张初尘想着接下来那个不算计划的计划,背后就隐隐汗湿。

李世民没有发话,杨妃倒是言笑间请了张初尘出去。李世民爱美女,或者说没有哪一个帝王不爱美女的。所以杨妃对此特别敏感,一看见李世民瞧着张初尘别有感觉的眼神就憋气。男人没有一个不色的,帝王更是其中翘楚。

张初尘不敢在杨妃面前太放肆,一眼都没有看向李世民。但她今日穿的衣服有些说法,jiao rou 一低,美好白皙的后颈就全lou了出来,还隐隐地豁开出了一道缝隙,惹人想一探究竟,看看那灰暗的衣襟里是否同她颈上的fu色一样玉润,与她面上的ji fu同等hua nen。

当然,她也没有指望凭着这一次说不上是you huo的手段就得手,再加上她心中还存有几分犹疑,连自己都快要弄不清楚到底在做什么了,怎么做到底对不对。

“你先回去伺候你家主子吧,我在这小花园里逛一会儿就自行离宫。”张初尘淡淡地对身旁杨妃派来送自己的侍女道。

“李夫人,要不奴婢陪您好了,这花园是娘娘亲自命人整理栽种的,都是娘娘喜欢的花草。”小侍女奉了杨妃的命是要将张初尘亲自送出宫去的,她可不敢失了分寸。

“行,那你就跟着吧。”张初尘也不阻拦,缓缓地在院子里躲起了步子。

她早就发现了,这院子中种了好多当年被戏称为“蝶恋花”的花卉,而且不论是种植范围,还是花瓣颜色都比当年的规模要大得多。

过了不久,一直没有离开太远的张初尘终于听到身后的拐角处应该是传来了送驾的声音,就琢磨着时机,淡淡地开了口:”这蝶恋花还真是漂亮,说起来我有好多年没有看过此花了。上一次见到还是在李……”她似乎觉察说错了话,马上低下头,脸上露出落寞的神情。

“夫人,这不是蝶恋花,是叫做……”身边的侍女显然没有张初尘耳朵明晰,或者她专注于眼前的李夫人的一举一动了,连皇上的圣驾也没有察觉。

“李夫人说是蝶恋花,那就该叫蝶恋花。”他来了,一如当年地cha了嘴。

“皇上……”张初尘回过神来,慢慢弯下腰去。宫里就这些礼节最为繁琐,就算是刚才见过了皇帝,这回工夫还会要行礼的,够折腾的了。

“李夫人这是在赏景?”李世民一摆手,示意张初尘不必麻烦了。他行至她身边,望着眼前的花海慢悠悠地开口。

张初尘好不容易得了和李世民接触的机会,心底却越发的茫然了,她要做什么?是要和李世民来段刻骨铭心的爱情,还是ji情四she的一 情?萧美娘也不过是李世民手中的玩物,她也要如此吗?压过萧美娘,压过所有的后宫妃嫔,成为李世民排行第一的玩物?

“李夫人还是和当年一样,极爱走神,呵呵……”李世民偏过头看向她,见她额前一丝不听话的刘海垂了下来,不自觉地就想抬起手去,又马上意识到眼前的女人虽然身在后宫却不是他的后妃,马上又停住了动作。他举起的手转到了自己的chun下,清咳出声:”李夫人在想些什么?“

“臣妾是在想这花开的时候好看,谢了后就再也无人问津了,不免觉得些许凄凉。”李世民的咳声惊醒了沉浸在自己想法中的张初尘,她低着头,越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才好。

“是由想物吗?是在感慨自身?”李世民偏过头看着她。

“皇上,这些花都是杨妃娘娘吩咐摘种的,好多更是娘娘亲自动手移摘的。”杨妃的那个侍女突然开了口,吓了张初尘一跳,她都忘了身边还有这么号人物了。

“你……”李世民转过头来指着侍女道:“倒是个护主的。既是人才,即刻起你就跟在朕身边伺候着吧。”李世民无端感到烦躁,他一甩广袖,也不等张初尘的回答,就转身离去。那小侍女再是不乐意也不得不跟了上去,自会有人去告诉杨妃一声,其身边的奴婢调职了。

李世民走后,张初尘又稍立了片刻,才复抬脚离去。不管李世民会不会成为她的第三个任务,萧美娘于她的仇她不能不报。她会尽一切的可能好好的辅佐杨妃,让萧美娘一败涂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