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8章
曼珠沙华
lxglrg
3037
历史久远

自此后,张初尘暂且断了和李世民 的心思,和杨妃同仇敌忾,意图将萧美娘顶下去。不愧是上上辈子,害得她翘辫子的女人,如今也是一把岁数了,还和自己的女婿乱搞,老天爷怎么就不劈死她。

她偶尔会留恋在宫中,看看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名字的花,缓解下心情。其实李靖是不同意她和杨妃走得太近的,皇子的岁数逐年大了起来,各有各的势力,都为了那个无上的位子在暗地里较着劲,李靖一族一直明哲保身,否则也不会从隋朝到唐朝,一直是名门望族。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媳妇,糊里糊涂地就被卷了进去。尤其皇上极为器重他,如今,他以位列三公,身居宰相一职,当年的包袱早就得以实现,现下的愿望就是培养儿子,继续李家的辉煌。

张初尘时常在宫中自己转悠,当然不会走得太远,就在杨妃寝宫附近活动。她频繁出入延庆殿,众人都熟悉了,杨妃也不再找人陪在她身边了,就任她自己乱走,反正也不会走丢。杨妃也觉得张初尘此人用处不大,心眼不多,不适合宫内斗争,但是她的夫君是值得拉拢的,为了儿子也不得不搞好关系。不过,杨妃现在已经没有初时和张初尘一起携手“斩妖”的心思了,态度上难免有些应付。

“哎……”张初尘托着自己的脸颊,蹲在地上,突然想起第一世时,她的父亲曾说过,她不是适合与人勾心斗角,因此她虽说是自己唯一的女儿,可也不会将家族企业托付给她。于是早早地就给她找了个门当户对的男子结婚,也算是为了家业尽了一份力。她看着地上零落的花瓣,摇头叹息,难道她就这么废物吗?

“怎么每次见到你都是在悲春伤秋?你夫君对你不好吗?”一听声音,张初尘就赶紧起身,看都不看直接福身道:“臣妾见过皇上。”

“周围没有其他人,你的礼数也可以收一收。以前你见到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温柔的。”李世民走了过来,他是屏退了侍从,自己打算走一走,没想到又会碰上张初尘。刻意接近他的人有很多,不光是女人,也有男人,其他人他都能断定是因利而为,而张初尘他看不出来。她做事从来都是想做什么做什么,很多想法好像都是突发的,所以实在推断不得。

“臣妾没有想到皇上会来这小花园中散步,臣妾惊扰了圣驾,臣妾……”张初尘向后退了一步,话没说完,就踩到了石头,一个不稳就向后仰去。

“你什么时候这么怕朕的?”李世民身形一晃就冲到了她身边,扶住了她的腰身。

“多谢皇上相救。”张初尘盯着眼前李世民无限放大的脸,直觉他一个大男人保养得也这么好,同当年竟无半分逊色,反而徒增成熟韵味。紧接着,她突然想起今早来延庆宫时碰到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武媚娘,然后对方说的那几句话。是的,萧美娘,不,舒汝又本来就是不好人,所以谁又会喜欢她。现在连武则天都要来对付她了,足以看出她这个女人有多坏,基本上就是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当然除了被她迷得丧失了神智的男人。

舒汝又这个女人长得确实不差,可和现在的萧美娘一比,那就是小家子的相貌,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或许她靠的不是美貌,而是从骨子散发出的那股子yaomei来勾引男人的吧。

“皇上……”张初尘咽了咽口水,大着胆子将手放到他的胸前,“您是真的爱上了萧美娘吗?”

“怎么了?呵呵,你是嫉妒了?”李世民抬起一只手抚平了她额角的乱发。

“若臣妾说是呢……”张初尘手心冒汗,试探着开口道:“萧美娘毕竟经历过那么多的男人,有儿有孙,又是一把年纪,她如何能会为了情爱之事,而弃了自己的亲人?”

“你想说什么?”李世民扶正了她,松开了放在她腰上的手。

“臣,臣妾是说萧美娘接近您怕是别有用心。”张初尘紧紧地攥着拳,她说的也是事实啊,难不成李世民愿意将大唐江山拱手让给萧的孙子杨侑?

李世民神色变幻了一会,又淡然地笑了笑转身离开。

“臣妾恭送皇上。”张初尘觉得李世民是彻底被迷晕了,没有听进去她的劝诫。

“你说萧美娘别有用心,呵呵,那么,你呢?”李世民顿了顿,没有回头。他问完话,也不等她回答,就又迈步走去。

“这几日你倒是没有往宫里钻呢。”李靖结束了一天的公务,先逗弄了一会儿儿子,又和张初尘说起话来。

“皇宫又不是妾身的家,有了传召妾身就会去;杨妃娘娘也是贵人事忙,不可能天天找妾身的啊。”张初尘自动自觉地给李靖揉起了肩膀,确实是好妻子的模样。

“杨妃娘娘怕是近日也不能召你进宫了。”李靖“恩”了一声,又开口说道。

“为什么?”张初尘想起了前几天和李世民相遇的情景,呼吸都有些不顺畅起来。

“酅国公杨侑突染急症,已经过世了。”

“什么!”李靖淡淡的语气更让张初尘觉得喉咙好像被什么堵住了,憋得慌。

是她做的吗?是因为她的关系吗?是的,再怎么自我安慰,也和她脱不开关系。她之前只给小三打过胎,可一般不会祸害大人。杨侑还是个年纪轻轻的孩子,却因为她的多嘴,魂归不知何处。

“你的呼吸很急促……难不成杨侑的死和你有什么关系?”李靖突然按住她搭在他肩上的手,冷不丁地问道。

张初尘吓得激灵了一下,马上又尽量缓和着语气说道:“相公浑开玩笑了,妾身一介女流,如何有本事?再者,妾身连杨侑长什么样子都没有见过,无冤无仇,为何要去害他?”

“我没说是你要害他,只问你有无关系罢了。”李靖没有回头,拍了拍她的手,安抚地道:“有关系也好,没关系更好,好好过咱们的日子,不必多想。”

“恩……”她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心中有股憋闷的苦楚。

萧美娘是对不起她,可杨侑确实与她无关联,她明明现在的日子过得好好的,为了些陈年旧事就犯了心魔。萧美娘肯定会难过的吧,但她也好不到哪里去;有人于萧美娘不对付,想借她的口让萧痛不欲生,她怎么就稀里糊涂就着了别人的道?她不相信,杨侑好端端的一个少年郎,会莫名其妙没两天就死了,其中必有蹊跷,定和她的话有着前因后果的关系。

现在,人死了,她才觉得,自己从头到尾,就没有做对过,最愚蠢的莫过于她自身。

此事过后,张初尘几乎一年没有进宫,听说是李世民训斥了李恪结党营私,所以连带着杨妃也跟着称病不见人,以此避嫌。即使如此,到了那种举国同庆的欢喜日子时,她还是要随着李靖一同入宫。不过,有李靖在,想来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差错。

大家都欣赏着歌舞,吃得开心,你敬我一杯,我赏你一壶的。不过张初尘要照顾自己的儿子进食,也没有多大兴趣与其他人闲聊掺和。

“相公,你先照顾下德儿,妾身去去就来。”呆了这么长时间,谁都得去趟茅房,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张初尘也不例外。虽然夜间的皇宫显得更大,角落之处阴森吓人,但是她身边有婢女跟着,也不至于害怕。

等她再沿路返回时,意外地碰上了久病不起的萧美娘。她刚开始听说萧因生病不会参宴的时候,心下送了一口气,在当对方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时,真可谓是吓了一大跳,或许还有心虚的成分在里面。

“臣妾见过娘娘。”即便李世民碍着名声没有给萧美娘名分,然而她的吃穿用度一应都是按照昭仪的水准,偶尔还会有特殊的恩典,堪比贵妃。所以所有人见到萧美娘的时候,都会喊声娘娘。

“李夫人,别来无恙。”萧美娘脸色淡淡地,似乎嘴角还有点翘起,看起来心情应该不是很差。

“托娘娘洪福,臣妾安好。”张初尘缓了缓神,觉得自己也没什么可怕的,切不说萧美娘一个老妇能做什么,她身边还有侍女呢,还怕她对自己做什么不成?

“的确是托了本宫的福,你才能过这么舒心的日子。”萧美娘迈进了一点,说的话意味不明。

“恕臣妾愚钝,不懂娘娘的意思。”张初尘跟着退后一步,仍旧低着头,继续开口道:“听闻娘娘进来身体不适,该好好修养才是,臣妾愿祝娘娘福寿安康。”她原谅她了,两人就此揭过吧,大家都心知肚明,见了面,彼此都尴尬。

“本宫有几句私话想和李夫人讲,不知夫人可会给个面子,陪本宫去御花园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