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12章
废天师与萌小鬼
苏囧囧
3351
历史久远

x城,某五星级酒店高级套房

杜一坐在欧式贵族风格的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葡萄酒悠悠的晃动着,他将酒杯拿近轻轻的嗅了嗅,斜眼看了下前面茶几上的照片。

房里还站着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满脸的络腮胡渣子,左眼角还有一道刀疤,穿着黑色的紧身t恤将肌肉完全展现出来。

杜一慢慢的开口:“阿武,你从这些照片里看出什么名堂了吗?”

杜一嘴里的照片就是摆在茶几上的,那是今天阿武去工地拍来的,照片是工地各个角落的样子,还有一张全貌。

从照片可以看出来,那块地并没有完全并开发,有很大一片还是保持着原来的样子,像一个小鼓包似的小山,上面布满了植被。而另一边就是挖掘机开发过的模样了,露出土地本来的颜色,有一片已经被碾压成平地,可能就要打地基了吧。

听到杜一的话,站在那边的那个魁梧男人,也就是阿武回到:“师父,我没有特别看出什么,但是我一到那就觉得骨头都冷了。”

阿武因为天生就有阴阳眼,杜一才收他为徒,他跟着杜一已经两年了,不过杜一只教了一些简单的东西给他,所以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杜一听到他的话,只是淡淡一笑,慢悠悠的说:“这块地倒是邪乎,能让水清清马失前蹄真是了不起。”

“师父,听说她明天就到现场去。”阿武说。

杜一眯起眼,沉稳的说,“不是说她搬救兵去了么,请来的是什么人?”会不会是水家的老头?

阿武想了想,“她好像没去请救兵,是自己回来的。”

今天阿武特地去那个开发商那里打探了一下,不过开发商说她是一个人来的,似乎没找所谓的救兵。

杜一冷笑,“哼……不找救兵,那我倒是要看下她水清清有多大的能耐了!”

顶着水家的名号,水清清可是抢了他不少的生意,想到这,杜一阴阴的自语,“我倒是要看看这天师大家的名号,明天会不会砸在她手上!好一个天师大家,哼哼……”

两百年前,也就是清朝嘉庆年间,天师大家这称号可落不到水家头上。不过后来水家慢慢有了声望,并结交白家、百里家,最后慢慢的和白家、百里家、易家来往频繁,甚至联姻。水家慢慢发展壮大,最后天师大家最被人称道的四家里便有了水家。

杜一一口气喝下酒杯中的葡萄酒,慢慢放缓神色,淡淡的说,“阿武,明天可要精神点啊!”

“是,师父!”阿武恭敬的回答。

等第二天杜一见到水无忧,并确认水无忧是水清清搬来的救兵时,心里冷哼,这水家是没人了么?居然找那么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来帮手,是水清清脑子不清楚,还是那小子太不知天高地厚。

水无忧跟着水清清来到那块地,那块地位于x城的郊外,空气质量好像真的不错。

下车后,跟着水清清往一条小路往下走,因为地势比较高,水无忧很快就看到了那一块面积巨大,外围用围墙圈起来的地。

慢慢开始接近那块地,便传来一阵阵凉意,越是接近便越发刺骨。

“无忧……我感觉很不好。”小七的声音凭空响起。

水无忧一脸的严肃,淡淡的应声,“恩,怨气冲天啊。”

话说在水清清他们离开之前,水无忧打算让小七自己留在家里的,小七可不答应了,非要跟着来。然后小七那家伙居然聪明了一次,把可怜的眼神用到了水清清身上。

水清清那白痴自然招架不住,马上答应要带小七去。水无忧本来死活不答应,但转念一想带着去也没什么坏处,不过他不想水清清那么得意。

所以,小七跟着去是可以,不过有条件。

条件就是小七必须附身在一个东西上,不能随时随地在外面飘着。

水清清马上就从包里掏出一个玉葫芦让水无忧挂脖子上,然后让小七附上去。

水无忧看了眼玉葫芦,揶揄她,想不到水大天师也用水货啊。

水清清一笑,这不正符合本小姐的姓氏么。

所以此刻的小七正挂在水无忧的脖子上,和水无忧说话呢。既然小七跟来了,小黑就没有不来的道理,可是再他们没下车之前,小黑一直飞在车顶高处的天空,现在却不见踪影了。

不过小黑这只神鹰就不用他们多费心了,所以水无忧他们也没多在意,任由它去。

等他们进入工地,一股寒气从脚底冒起来,水无忧和水清清都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地产商已经把工地叫停了,所以现在工地里已经没有一个工人,水清清对水无忧说,“咱们四处转转吧。”

话音刚落,一个沉稳的男声便响起,“水天师近来可好!”

水无忧和水清清转头,便看到了杜一和阿武,他们也是才到工地。

这是水无忧第一次看到杜一,和电视上差不多,大概四、五十岁,一张脸平凡无奇,但那双眼冒着精光,就像那些久经商战的商人一般。

说好听了,是精明。说难听了,就是奸诈狡猾。

虽然从某些角度来说,咱们水无忧水大天师也很奸诈狡猾,但是他可没在杜一身上找到什么所谓的亲近或者熟悉感,反而觉得讨厌。

水清清看到杜一,露出往常般迷人的笑容,淡淡的说,“我有的吃有的玩自然很好,不像杜天师可是忙的不得了,不知道身体还好吗?”

“多谢水天师关心,杜某很好。”杜一也跟着水清清笑,慢悠悠的回她,说完他便把眼神投向水无忧,询问道,“水天师,这位是?”

水清清看了杜一一眼,然后介绍到:“杜天师,这是我的堂弟水无忧,无忧,这是杜一杜天师。”

“哦,原来是水天师的堂弟啊。”杜一眯眼笑了笑,水清清叫这种毛头小子来这,水家无人了吧。

水无忧露出灿烂的微笑,天真阳光到不行,“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杜一杜天师啊,真是久仰久仰啊!”

“哪里哪里,浪得虚名罢了。”杜一谦虚。

既然是浪得虚名,还那么得意,水无忧在心里鄙视,但面上也没有多说什么。

和杜一虚情假意的问候了一番之后,自然就分开来做自己的事了。杜一和他的手下阿武似乎是往发现尸体的那边走过去了,水清清看向水无忧问道,“无忧,我们分头行动?”

水无忧摇摇头:“不,这里头的问题暂时还没摸清楚,会出什么事还不知道呢。”

“恩,好。”一切要以安全为重,毕竟她现在还没看出门道,而水无忧是个彻彻底底的半吊子。

“无忧……那边的怨气好像最重。”小七的声音有些微弱,他觉得他有些不舒服,这里的怨气好重啊。

“你说的那边是哪边?”水无忧问。

小七想了想说:“你现在站着的左上方。”

水无忧抬眼看过去,那边是还没开发的小山包,按照地产商的设计,以后那边会推矮许多,种上草,变成高尔夫球场。

不过现在嘛,就是一个小山包,还布满了植被,算是个小山林吧。

水无忧对水清清道,“咱们过去看看吧。”

“恩。”水清清点头,抬脚和水无忧一同往那边走去。

慢慢的靠近那个小山包,水无忧察觉到四周静的可怕,不说没有鸟叫声,连风吹过的声音都没有。唯一的声音就是他和水清清两人踩着地上的树叶发出的沙沙声,显得格外刺耳。

“无忧,好像阴气越来越重了。”水清清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全都是鸡皮疙瘩。

“恩,看来根源会在这里。”水无忧小心的前行。

“无忧……我好困,我睡一会。”小七的声音慢慢变小,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皮都要抬不起来了。

水无忧紧张的说,“小七别睡。”万一睡下去就不醒了怎么办。

水清清对水无忧道,“别紧张小七没事,他太过纯净受不住这怨气,沉睡过去反而是种自我保护。”

“好吧,小七你歇会。”

听到水无忧的许可,小七安心的恩了一声,然后任由疲劳袭来,慢慢睡去。

突然水无忧听到什么声音,马上做了个停止的手势,水清清马上停下来,学着他的样子侧耳凝听。

过了一会,水清清也没听到什么,便出声询问,“你听到什么了?”

水无忧摇摇头,皱紧眉头,“我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叫声,可是仔细一听便没有了。”

“这里古怪的很,不能大意。”说着水清清便从随身背着的包里摸出一把桃木做的匕首递给水无忧。

水无忧接过来,看了一眼便反手握住,继续前进。

两人走了一会,便发现了一个小水塘,并不大但塘水格外的绿,围着水塘起了薄薄的一层水雾,塘水的深浅看不真切。

“似乎所有的怨气都聚集在这了,这塘边好冷啊。”说着水清清就打了一个喷嚏。

水无忧不置可否,两眼紧紧的盯着水塘,不知道在想什么。

水清清见他不说话,转头盯着他:“你干嘛,怎么不回话!”

他蹲下来将桃木匕首放进水塘里,水塘的水面纹丝不动没什么变化,见状他把匕首慢慢收回。

“看来这水塘没什么问题。”水清清皱起秀眉,鬼是最怕桃木的,刚才水无忧将桃木放进去,可是水塘没有丝毫变化,那水塘就不可能有鬼藏身,既然没有鬼,怨气也不应该那么重,更不会是怨气的集中地。

水无忧看了看桃木匕首,正当他回头的时候,居然在塘水里看到了一张人脸。

那不是他的倒影,而是一张惨白的人脸,五官没有什么特色,眼是闭上的,却让人觉得自己被一双怨毒的眼睛盯着,背脊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