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我在记忆中等你
我在记忆中等你
小小奈何兮 著

文学

类型

9594

已完结(字)

本书由九阅小说发行
©版本所有 侵权必究
指南
第1章
我在记忆中等你
小小奈何兮
3188
历史久远

“嘶——碰——”

刺耳的刹车音,巨大的惯性和冲击力,还有浑噩中人们的惊叫声突然在向晚晚耳中像是放大了好几十倍。

向晚晚思绪空白,感觉自己浑身像被抽去了什么似的,虚幻的感觉一直在包围着她。

她觉得自己在做梦,不然为什么身体会漂浮在空中?为什么看到路上的行人均露出惊恐的表情?

如果这是个梦,也是个美梦吧?因为她可以自由自在的飞了,哪怕是梦?

现在她要去哪里呢?

向晚晚漂浮在空中,看着身边的白云悠然自在的飘来飘去,心中忽然划过一个熟悉的面孔。

那个面孔是微笑的,不特别英俊,但是总有种特别的魅力牵引着向晚晚的目光。

向晚晚只要见到他,就觉得心中满含期待。

她好想见他。

向晚晚闭上眼,心念陡转,上帝,在我的梦里能否带我去见他?

也许上帝真的是存在的,向晚晚睁开眼的一瞬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处于一所房间中了。

这间房间很陌生,也很大,同样很整洁。

向晚晚慢慢的走到沙发旁坐下,打开电视,电视中依然放的千层不变的相亲节目。

这个节目一直是她很鄙视的,因为总觉得那很假、很商业。

她漫无目标的在房间中转悠了几遍,走到柜台前时,猛然发现一个相框,相框中的男子笑的一脸淡漠,眉头轻轻的皱起,像是有万般心事聚于眉宇间。

“干嘛一直皱着眉头?”向晚晚自言自语的说道,并将手抚上了相框中男子的眉宇。“就算她不喜欢你又怎样,我喜欢你就够了啊。”

小声说完,她又不禁深深叹上一口气,万事莫强求,真的在理。她的强求,不正是映照了这个道理吗?

如今,他们比陌生人还不如。

嘭——

开门的声音惊醒了正拿着相框的向晚晚。

她连忙放下相框,小步跑到镜边仔细打理了一下头发,好吧,就算是在梦里,她也要漂漂亮亮的见他。

镜中的人,此刻,面容却异常的苍白,白的近乎有些透明,身上的衣服刚刚好也是灰白色的,真像个孤魂野鬼。向晚晚对着镜头淘气的吐了下舌头,便朝着客厅走去。

真的是他!

看到立于不远处呆滞的他,向晚晚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这个梦好真实,真实的让她觉得浑身不自在,他的眼神同样很怪异,也很吃惊,像是在看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苏洛。”

向晚晚同样看了他许久,才慢慢吐出这两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名字。

虽然是在梦里,她依然觉得很紧张。

“好久不见。”她的声音在房间中轻轻回荡,有些飘渺和空灵,仿佛来自于遥远的天际。

苏洛习惯性的皱起眉,神情竟然带着一丝不悦,看了她一眼,便将自己的公文包挂到衣架上,淡淡的开口:“向晚晚,你又想搞什么鬼?”

向晚晚心中一痛,这个将她拒之千里之外的男子,就算在梦里,都没给她好脸色,甚至如此的讨厌她。

她向前走了几步,走到苏洛身后,拼命忍住哽咽的强调,故作平静的问:“苏洛,你当真这么讨厌我?我不知道我做了什么事,让你这么讨厌我?”

她很想哭,却在这一刻,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明明心里已经难过的不能再难过了啊。

“向晚晚,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苏洛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像是厌烦到不屑看到她似的。“讨厌一个人是没有理由的,况且,你未经我的允许便撬开我家的门,你不觉得你自己很可恶吗?”

“我没有撬你家门。”向晚晚知道他误会了,又一次对她产生误解了,可是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她突然出现在这里的行为,只能低着头弱弱的、委屈的回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也不知道......”

“够了。”苏洛并不想去听她的解释,即使他心中觉得向晚晚此时的神态很不对劲,但他根本不想再跟这个让他从头至尾脑大的女孩,有半点的联系,他要让她彻底死心。“你走吧,赶紧离开我家。”

“我会走的,但是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向晚晚好不容易有了一次机会,当然不想这么快就走,于是她绕过苏洛,来到他面前,眼神执着的盯着他,“苏洛,我喜欢你,比喜欢自己还要喜欢你,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喜欢你,我也不想那么的喜欢你,所以曾经我做出了许多冲动的事,让你为难,让你爱的女孩对你产生了误会,让你们再也没有可能,对不起,请你原谅我。”

她深深的说完,便对着苏洛大大的鞠了一躬,抬起头来的时候,她的眼睛异常的明亮,亮的让苏洛心悸,“我不乞求你能如当初那般待我似知己朋友,只是希望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冷漠,我每天都在怀恋那些属于我们俩快乐的时光,可是那终究是过往,我知道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所以今天这就当成是终结吧,以后我会永远的消失在你面前。”

苏洛依然没有说话,只不过眼神已经落在了向晚晚的脸上,看了她许久才叹了口气,说道:“晚晚,你又何必呢?”

这句话说完,向晚晚的眼中已经泪光闪闪,神情悲怮。

苏洛莫名心中就一阵烦躁,她悲决的模样,让他禁不住的心颤,毕竟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可能一下子将所有的情绪和感觉抹去呢?

“回去吧。”他挥了挥手,下了逐客令。

向晚晚愣在原地,想说什么,却死咬着唇,不吭一声。

“你怎么还不走。”苏洛显然没有好耐心,见她硬是不动一步,气又上来了,上前便要拉她。

明明向晚晚人在面前,他伸出的手,却触碰到的是一缕空气,没有实物。

这是怎么回事?

苏洛大吃一惊,仔细睁大眼去瞧面前的人儿。

向晚晚今晚的面色意外的苍白,一丝的血色都无,身形也很单薄,像是一缕风就能吹跑她似的。

她也同样吃惊的看着他伸出的手,神情痛苦,诺诺道:“我这是在做梦吗?”

做梦不会如此的真实?为什么他触碰不到她?

她的声音轻灵的在房间上方回荡,没有一丝生气。

苏洛现在的表情可以 用失魂落魄来形容,他呆呆的盯着逐渐有些透明的向晚晚,有些不敢相信。

他伸手再去触摸,依然是空气,微薄的空气中带着一丝丝凉意,映衬着向晚晚苍白透明的脸,瞬间他身躯不由倒退了一步。

“你......是鬼魂?”

他的舌尖都在打颤,这不可能,往日那笑容纯粹的女子,怎么会在一夕之间,变成这么一副模样出现在他面前。

“鬼......魂?”向晚晚终于发现自己不对劲之处了,脑海中猛然回顾到那急刹车的一声巨响,身子的突然腾空,灵魂的突然出窍,被人们围起来的血肉模糊的身体......

那是真的吗?

如果是真的,那她在这里出现,算什么?

“我......死了?”向晚晚的声音在房间中幽幽的响起,她一定是在做梦!她努力闭上眼,再重新睁开,然后展颜微笑着说:“你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是鬼魂呢?”

这句话说出去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疑。

因为刚刚,苏洛的手的确从她的手臂上穿了过去,也就是说,她现在成了无形的形体。

为什么会这样?

向晚晚终于明白自己再如何难过,都流不出一滴眼泪的原因。

鬼当然是没有眼泪的!

苏洛的表情在知晓这惊人的一幕后,已变的呆滞,饶是他再淡定和镇静,心中仍然是充满恐惧和惊吓的。

毕竟面对他的,不是人了,而是鬼!

“向......晚晚,你到底想......怎么样?难道你连做鬼都不放过我吗?”

苏洛,你就是这么看我的吗?

向晚晚的眼里溢出一波又一波的忧伤,他在害怕她?她死了,他反而一点不伤心,反而惧怕自己伤害他?

也对,自己于他而言,从来都是无关紧要的人。

时间像是过了许久,又好像是停止不动,房间沉寂的有些可怕。

苏洛有种想狂奔出房门的冲动,但他的脚,却在此刻,钉在原地,一步都迈不出。

冷汗从他的额角渐渐渗出,他完全不知道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办?

“你......能抱抱我吗?”

静默中,向晚晚开口了,冰凉的音调中却硬生生带了一丝恳求和小心翼翼。“我知道你在害怕,但我不会伤害你的,相信我。”

她的语气特别诚恳,听着令人不忍拒绝。

苏洛无声的点了个头,对于向晚晚的请求,他一向都无法拒绝的掉,虽然他们之间曾发生那么多不愉快的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低头失落难过的模样,他心底竟满满的都是叹息和酸涩。

向晚晚见他点头,苍白的脸上顿时显出一个看起来似乎比较灿烂的微笑,“苏洛,谢谢你。”

苏洛向前迈了几步,站在了向晚晚的面前,她依然是那么的瘦,一脸的纯粹无害,用‘纯粹’和“瘦弱”来形容鬼魂的确有些不切实际,但是向晚晚给他的感觉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