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3章
我在记忆中等你
小小奈何兮
3078
历史久远

“进来吧。”

苏洛侧了侧身子,让莫夕颜进了门。

莫夕颜今天身着一条色彩斑斓的长裙,裙摆一直延伸到她的脚踝,上面是件白色宽松上衣,配着一条贝壳项链,很清纯,很好看。

像他第一次与她约会时候的打扮。

莫夕颜进来后,目光在客厅转了一圈后又回到苏洛脸上,“苏洛,你还是一个人吗?”

她大大的、水汪汪的眼里满含期待。

苏洛犹豫了下,还是点了点头,“嗯。”

“苏洛,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果然,在得到苏洛的承认后,莫夕颜眼里闪过一丝惊喜。

“谁说他是一个人。”

向晚晚“嘭”的打开门,双手环臂颇有些“吊而郎当”的走到他们面前。

不过当她一眼瞥到苏洛显然变黑的脸,立马缩了缩脖子。

心里开始忐忑不安的跳个不停。

她这样做,是不是太小人了?

可是话已说出口了,收不回来,且观莫夕颜受伤的表情,她似乎也相信了!

“抱歉,打扰你们了。”

莫夕颜突然丢下这句话,也没待苏洛解释,就冲出了门。

“这下,你满意了?”

出乎意料,苏洛这回并没有“雷霆震怒”,但看着向晚晚的表情却是极其的冷,那种冷就好像六月里飘起了鹅毛大雪,令人不寒而栗。

向晚晚本能的打了寒颤,抱着臂呐呐道,“对不起,我就是看不惯她那样。”

“她怎样对我都不管你的事。”

苏洛的声调冰凉,吐出的话语也非常伤人,“你不要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你不要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向晚晚一听这话眼圈顿时红了,她抽了抽鼻子,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可心里实在难受酸涩的却连一句话都再说不出口。

“你走!”

苏洛指了指门。

向晚晚还是第一次被苏洛这样”毫不留情“的对待,心就跟被什么东西搅拌了一样,生疼生疼的。

她沉默的去卫生间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在换衣服中,她的眼泪终于忍不住如串了珠子般往下直掉。

真难受,比死了还要难受,她想。

分开以后每个夜晚格外的寂静滴答滴答剩大钟在陪着我回忆电话里头曾经是你最温柔的声音现在只有空气冷漠地回应oh 给你我的心能否请你别遗弃一句爱你爱你爱你爱你能否再也不分离oh 给你我的心为什么你却给了我孤寂就算爱你爱你爱你爱你可能你也不想听你的拥抱曾经是最温暖最熟悉现在换了谁安睡在你胸口的位置你的承诺曾是一种不自觉的甜蜜现在一划一笔刺在我心里oh 给你我的心能否请你别遗弃一句爱你爱你爱你爱你能否再也不分离oh 给你我的心为什么你却给了我孤寂就算爱你爱你爱你爱你可能你也不想听你不想听回忆(回忆最后的回忆)对你最后的回忆是你(是你走远的身影)慢慢走远的身影然后你(然后你离开)离开了没有痕迹然后我(然后我哭泣)崩溃了放纵哭泣恨你恨你(恨你每当我想起你)每当我想起曾经曾经曾经曾经曾经还是爱你爱你爱你爱你难道还不能清醒oh 给你我的心能否请你别遗弃一句爱你爱你爱你爱你难道你也不想听oh 给你我的心为什么你却给了我孤寂就算爱你爱你爱你爱你不值得为你伤心伤心your confession remains to be my final pleading,but the only thing that's here with meis tic tac tic tac tic tac tic tac

后来,他们的关系就彻底的僵了。

他再也不会联系她,甚至为躲着她重新搬了次家。

向晚晚开始还能找到他,后来便很难再找见他了。

如果一个人想要躲着另一个人,是很轻易的一件事。

后来,他的确又跟莫夕颜在一起了。

但相处不到三个月,就发现彼此之间已经有了一道深深的隔阂,他想尽办法想要迈过,可就是过不了那道坎。

她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她了,不会在失意的时候给他鼓励,只会冷眼旁观,不会考虑他的感受,不会跟对她有意思的男人保持距离......明知道他不喜欢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还时不时与他们暧昧。

他们的矛盾越来越大,争吵越来越多,终于在某天,他提出了分手。

于是,他又回归到一个人的生活。

他有时候也会想起向晚晚,想到她的“小无赖”,想到她对自己“别扭”的关怀.....

想到了便是苦涩一笑,她现在应该还好吧。

苏洛的思绪从遥远的回忆中拉回,转而看向怀中被环抱起来的向晚晚,她的身形渐渐变得稀薄起来,也越来越透明。

“晚晚......”他急切的叫出声,想要去抓她,却抓的只是空气。

他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下来,心跟着一点一点的抽痛起来。

他想起曾经她的“活蹦乱跳”;想起每次遭遇挫折,总会有她在身边陪伴;想起她每次的“死缠烂打”;想起自己对她从不留任何情面的态度......

算算时间他们已经认识七年了,比他遇到莫夕颜的时间还要长、还要久.......

要不是出了那次的事,他对待她还会是好朋友,可是她打破了这层‘窗户纸’,他不想、不愿......

他也纠结,也难过,更是不知再怎么继续跟她相处。

他那时候心里有莫夕颜,他不想拿她做“备胎”,他觉得那样对她一点不公平。

她应该值得更好的人。

这个人不是他。

向晚晚虚弱的笑了笑,便化成一道白光彻底的消散在空气中。

白光消失,一切又重新恢复了安静,就好像这里什么都没发生过。

苏洛站在原地,神情痴呆。

他狠狠的掐了下自己,确定了自己不是在梦中,便快速冲到电话旁,拿起它拨了向晚晚最好朋友的手机。

“冯慧,你知道向晚晚在哪里吗?”

“苏洛?晚晚她......”

冯慧才说了几个字就声调哽咽了,“她一天前出了车祸,当场身亡。”

当场身亡!

她真的死了!

电话从苏洛手里掉下,“砰”的掉在地上。

里面冯慧的话还在继续,“苏洛,在吗?我想起晚晚还有些东西在我这,应该是准备送你的,你有空能来拿下吗?”

“喏,这是杯子。”

“还有这个,围巾,这还是跟我学的,那是她大二的时候第一次织围巾,说很难看,都不敢送给你。于是就放置在了。”

似乎是有一次她欲言又止,旁门右击的问自己喜不喜欢围巾。

当时他给出的回答是,“不喜欢,从来不喜欢带那个。”

“手表。是你生日的时候她买的,不过没找到你人,就没送出去,买的时候她还嬉笑的说‘只要你戴了她的手表,一定会时时刻刻的想到她了’。她可真傻,明知道你不喜欢她,还老异想天开。”

对不起,他那时候就在想尽办法躲避她了,生日时,好像是跟莫夕颜复合后一起过的。

“对了,还有一张你小时候的相片。据说是她假扮你女朋友的身份去你家拜访,然后你妈妈招呼她看相片时,她偷偷拿下来的......”

难怪他妈每次打电话过来,总会笑嘻嘻的让他快点结婚,说人家女孩子真的不错,可经不起你这样等。

原来他妈早就见过向晚晚,而且貌似还特别喜欢她。

............

听着冯慧一句又一句的说着,看着手里那满满的一捧东西,苏洛眼眶尽湿。

他伤害的是怎样爱他的女孩子啊.......

可能全天下都找不到这样傻的向晚晚了。

向日葵般的向晚晚。

勇敢追求幸福的向晚晚。

如空气般存在在他身边的向晚晚。

空气很轻,可不能或缺。

否则就无法呼吸。

“警察说是晚晚自己闯的红灯。”

冯慧又默默添了一句,眼里的泪水跟着从脸庞上滑过,“她好像是追什么人!然后就.......”

追什么人?苏洛呼吸一滞,全身就跟缺了氧气般难受。

他下班的路上,穿过人行道后,似乎是听到了不远处的人们尖叫声和刹车声。

不过他一向不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人,所以也就没注意,径直走了。

是不是向晚晚当时是在追他?

一眨眼,向晚晚已经离开有一年了。

这天苏洛又带着花去墓地看她。

他静静的站在墓地里,看着墓碑上向晚晚如花般的灿烂笑颜,心里的空荡感终于填满了些许。

“向晚晚,你赢了。”

他声音有些颤抖,近乎在咬着牙,“人真的很贱,在你喜欢我的时候,我不喜欢你;在你爱我的时候,我躲着你,可当你真正离开了,我却喜欢上你。你总觉得是我走的太快,其实,是你走的太快啊......”

可惜一切都太迟了,世上没有后悔药。

他明白的太晚,也真的是他犯贱。

初恋只是一种遗憾,可对向晚晚,他却是失去了全天下最珍贵的心。

如果有下辈子,他一定不会让她那么辛苦,一定会先爱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