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4章
恶魔王子的禁宠
蔻蔻西
3501
2017-05-19 20:13

叶雨萱怔怔的看着这个漂亮如芭比一样的少女,心中竟自怜了几分,这样美丽的少女,原来,就是他的妹妹!

那么,他藏在面具下的脸,该是多么惊心动魄的俊逸妖孽呢?

爱丽丝一看自己平日里颇为管用的话语竟没有震慑住这个卑微的女奴,心中一股暴躁邪火噌噌噌上涌,踩着能拉长身材的细长高跟鞋,走到叶雨萱的面前,“啪!”的一声,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

这手劲儿,应该是拿过靶子练过射箭的。

叶雨萱跪伏在精美的羊毛地毯上,一丝血迹,如一朵颤抖薄翼的花,开在了她微启的薄唇一侧。

这种痛楚,与漂泊来此的地狱经历相比,算不得什么。

“还不赶紧滚出去!哥哥的房间,从来就不允许别的女人的踏入,你不过是个低贱的奴隶,有什么资格染指这里的一方土地?”

爱丽丝绞着双手,错骨拉筋,若是这个看着弱不禁风的女人再不识趣,她不介意破了她的相,让她沦为供下人取乐的妓子。

“爱丽丝?”门外响起了hero淡淡的声音,脚步声也由远及近。

爱丽丝冷哼一声,腿脚故意一歪,低声痛呼着倒在了地上,“哥哥,呜呜......哥哥,她推了我!这个下贱的女人竟然推倒了我!”

“爱丽丝!”

hero仍然戴着那个仿佛从来就不曾拿下来的黑色面具,蓝色的眸子中逸出无奈的光,一把捞起了赖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少女。

少女丝毫都不介意自己的这招有多作假,只是拽着hero的手臂,撒娇道:“人家不依!我们的血统如此高贵,哪里是这些低贱的奴隶能够碰触的?哥哥,我要狠狠地惩罚她!”

狠狠地,有多狠呢?

神说,天下众生平等,均是神庇佑的子民,那又何来血统的高贵低贱之分呢?

叶雨萱跌坐在地毯上,她有水雾泛起的眸子中,映射出了他柔情的眼,只是那迁就温和的目光,却是对她——那个刁蛮任性的少女。

那抹柔情,唤起了她心中执念的狂,那个深深藏在心底从不敢拿出来透风的身影,不知未来还能否有机会再相见。

若有机会再相见,她会说什么呢?我很喜欢你?

“你又在走神儿!”

爱丽丝似乎趁机跟hero达成了不平等协议,笑眯眯的主动离去。

hero转身走向跪伏在地上发呆的女人,她流血的口中,逸出的那句话,是中文,可是他却听懂了。

我很喜欢你......

“你很喜欢谁?”

黑色的小羊皮高筒靴,踩在软软的羊毛地毯上,却如正踩在她的心脏上,颤抖的惊!

该死的,他......他怎么能听得懂中文?

叶雨萱吃惊的神色,被他如海的眸子一丝不落的都给吞了进去。

呵呵......有趣。

hero的嘴角逸出了邪异的笑,她看不见,却浑身颤抖的冷。

他的手指干净修长,仿若经常触摸钢琴按键的王子之手,一下就撕去了她裹在身上的吊带睡衣。

曼妙的曲线,丝毫不因她面上的狼狈而受到一分影响。

叶雨萱被男人压迫,倒在了地毯上,后背的伤口撕裂,被柔软的羊毛刺激的生疼,那鞭伤虽做了处理,却还是抵不住他这样用力的压拂。

“就算是这个时候,你也要戴着这个东西吗?”

肉体的痛,刺激的她浑身颤抖,控制不住的直流冷汗,可是她的倔强,不允许她此时此刻的昏迷与退缩,只能找着最能点醒自己的话语,咬牙说出了声。

hero的疯狂,似乎突然就被她的话语给点燃,那之前的柔情,如昙花一现,不复得。

他冷冷的注视着身下女人的眼睛,看着她咬着唇瓣不屈的脸,这一切,都是赤残暴的前戏!

叶雨萱身子越发颤抖起来,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起了一层暧昧的鸡皮疙瘩。

他干净漂亮的手指,轻轻滑过她腻滑的皮肤,以蜗牛慢爬的速度。

她不会动情,因无情。可是在他熟稔的动作下,她还是羞愤的闭上了眼。

似是极其反感身下的女人闭上眼睛,hero的手劲蓦地加大,捏住了小女人冰冷的下巴,阴声命令道:“不许闭眼!”

他知道,闭上眼睛的她心中幻想正在蚀情的那个男人,必定不会是他!

叶雨萱紧紧的咬住嘴唇,眸子中复又显出了挣扎不甘的色,只是一瞬间,那光色却变成了顺从与淡然。

身为奴隶的命运,她不屈,可是这一抹献身得以换得叛逆机遇的险,却香氛扑鼻的吸引着她。

hero的手掌磨搓出了热度,刺激已经彻底放下心结的叶雨萱忍不住收紧了身体。

她是处子身,那一船的女人,即便最小的黑珍珠,也都已经早早破了身,唯有她,成了人贩头目奇货可居的押宝对象,只是这本以为可以赚大价钱的亚洲女人,却在关键时刻,提前扑到了看台前,成了撒旦大人看上的猎物!

粉嫩的唇瓣儿上沾满了血迹,却是她太过用力,咬破了唇。

hero戏弄猎物的耐心似乎已经所剩无几,他站起挺拔俊逸的身子,去除了身上的衣衫束缚,一把捞起躺在地毯上颤栗不休的女人,狠狠地丢在了软软的大床上。

狂风暴雨,也不过如此!

叶雨萱屈起身子,条件反射的就要寻求自身的庇佑,可是hero有力的手臂却已经禁锢住了她纤细柔弱的腰身。

她的完美,她的无助,她不甘心的顺从与逆受,无不刺激到了他嗜血的心,他要吃了她,吞她入骨血。

“啊——不要!”

他的猛然,彻底痛翻了她麻木的心脏,那身体传来的火辣辣感觉,如这世间最炽热的火烤,让人心尖儿发颤,却又着迷的愿至此沉沦。

她面上的酸楚,她肢体语言的生涩,取悦了他已经暴虐无边的心。

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只此一点,便足以让他宠她至天明!

叶雨萱觉得自己就如大海上的一叶扁舟,没有掌舵自由的希望,只能随着波涛汹涌的海水,上下起伏,遍体凌伤。

“若承受不住,喊出来,喊出来,喊啊——”

叶雨萱苍白着脸,她感到背后有大量的液体渗进了天蓝色的丝绸床单上,失血换来的,不是动人的shenyin,而是快要晕眩的昏迷。

hero阴沉着脸,终于,他如一头暴怒的狮子,一把拽过她瘦弱的身子,拖到门口,丢向了一直守候在门外的普斯,“处理掉!”

处理掉?这是她最后的命运吗?叶雨萱迷蒙中,听到了这最后的声音,心中不知是解脱还是疲倦,终还是落下了一滴哀伤的泪。

普斯也知道主人已经陷进了偏执意识中,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出现,立刻大力扛起了叶雨萱残破不堪的身子,呼啸离去。

“主人又犯病了......啊呸呸,普斯你个王八蛋,怎么能诋毁主人的名誉?应该是主人又受刺激了,唉,这女人真是能耐,竟然能让主人发这么大的脾气!嗯嗯,这样说比较好听......”

普斯嘀嘀咕咕的声音,断断续续的飘进了叶雨萱的耳中,她面上的泪,却流的越发多了起来,一颗一颗,摔在坚硬的大理石铺就的地板上,跌得粉碎。

hero一把撤掉面上的黑色面具,黯淡的蓝色眸子中闪着隐晦莫名的光,那地毯上已经干枯的血迹,那床单上仍潮湿不堪的大片血痕,仿佛一记响亮的巴掌,狠狠地扇在了他的脸上。

那个面色苍白,神色痛苦的女人,却是因为背后裂开的伤痕,才无视他发狂的情~欲爱抚吗?

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除了墙壁上一直燃烧的一支火烛,就再也没有亮光存在的牢狱。

叶雨萱穿着一身比麻衣好不到哪里去的及踝长袍,侧着身子躺在一间狭小牢笼的石头床榻上。

背后的伤口没有处理,蚂蚁嗤咬的疼痒。

得到了被“处理掉”的命运,没能立刻身死,算不算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嗨,美女!嗨,这里,这里,看这里!美女,这里有有趣的东西,你过来看一下啊!”

在这里终年关押着若干个刀尖儿舔血却冒犯了撒旦大人的暴徒,他们一些是在各国通缉名单上排名靠前的杀人犯,一些是劫持了若干海轮却不小心惹到了撒旦大人的海盗,还有一些,却是不听话的叛逆男性奴隶。

像叶雨萱这种姿色的女奴,很少出现在这种肮脏的地方。

普斯也是个人精儿,并未按照hero的命令真的处理掉叶雨萱,而是把她关在了这个暗无天日的潮湿牢笼里,观察一段时间,若是她熬不住自己去了天堂,就怨不得别人;若是主人突然脑子抽筋又想起了她,也算以备后患。

关在牢狱中的男人们狼狈蹉跎的几乎没有了人样,但是这却挡不住他们荷尔蒙的激增,挡不住他们想要吃掉她的心。

叶雨萱隔壁的男人,手中拿着一根编成了小人儿的枯黄草叶儿,隔着铁栏杆,唧唧歪歪的热情呼唤着叶雨萱能够回头看他一眼。

“美女,这里有好玩的东西,你过来看一下,我把这个东西送给你!”

喋喋不休,满是欲望之念的口气,抵抗住了叶雨萱浑身散发出的冷,似乎侧躺在床上的女人不答应他,他就决不放弃。

“查尔,你那种勾搭小孩子的把戏,还好意思在这里演?你得不了手的!都快淡出来个鸟儿了,过来,让大爷我来帮你解决问题,包你一次就过瘾,怎样?”

一个人高马大的黑人,舔着唇,隔着铁栏杆对查尔招了招手,那语气,那姿态,仿佛在招唤一个羞答答的小姑娘。

查尔回头看了一眼那隔着铁栏杆仍对他虎视眈眈的黑人,心中一个激灵,伸手对黑人比出了一个鄙视到极点的动作,分外激动的怒吼道:“混蛋!你被男人捅一次菊花试试,看看是个什么难忘的滋味!你那玩意儿那么彪悍,肠子都要被捅断了!”

黑人似乎一点都不介意查尔的批判,只是一个劲儿的游说查尔过去他的面前。

叶雨萱侧躺,面对着墙,免去了看那充满了罪恶邪念的场面,却封不住耳朵中悉悉索索亢奋挣扎的声音。

那个黑色面具的拥有者,那个囚禁了这些邪恶海盗的男人,果真是恶魔的化身,撒旦的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