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注定
注定
听说你叫大宝 著

现代言情

类型

2013-10-24

上架

17.63万

已完结(字)

本书由九阅小说发行
©版本所有 侵权必究
指南
第1章
注定
听说你叫大宝
2251
2018-05-28 13:28

每个女人总有那三四个死党,淡定闷骚的,温柔执着的,二逼花痴的,霸气侧漏的......

李茉在白文的那几个死党中的定义就是二逼花痴的,都是三岁的孩子妈了,还一副伪文艺二逼腔调,将孩子扔给三好婆婆,当下最热衷的就是给白文介绍相亲对象。

这次约的是个大学教授,李茉牵了线之后,就去了一旁新开的一家书吧文艺看书去了。

这厢,两个人刚自我介绍完,李茉那边就打来电话。

“白文,你快过来,快过来,擦,大白天的撞上鬼了!”李茉声音压的低低的,

“你犯什么神经病?”白文皱眉,这让自己专心相亲的是她,打扰她相亲的怎么还是她?

“我好像看到陆亚冬了......”

白文还来不及跟对方说句抱歉,拎了包急匆匆的冲出去。

白文心跳如鼓,捏着手机放在耳边,完全没有留意,其实那边李茉已经挂断了电话,书吧里,李茉像个地下工作者,拿了本书挡住脸,对着白文招招手,白文环视四周。

下午这个时间,书吧里人不是特别多,三三两两的小姑娘,白文的目光直接就锁在角落那边的沙发上,那人

趴在桌子上,看身形怎么都不像陆亚冬。

李茉看白文目光有些茫然的走过去,不太放心的跟上去,那人刚进来的时候,她也震惊了,除了大白天见到鬼的感觉外,这个人也几乎是瘦成鬼了,颓败的不见一丝人气。

白文站在一边,心里想着,真的是陆亚冬吗?万一不是他该要怎么办?

两个人的气势很快的就把借阅台那边的小姑娘引了过来,像母鸡护雏一样护在那人身边。

“你们两个是什么人?”

“他是?”李茉开口,

“我们老板,”

“你们老板叫什么名字?”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小姑娘很警醒,别是人贩子,不过老板那身形,好像也没人买吧,自己被自己的想法搞到囧住。

“陆亚冬吗?”白文有些颤抖着问了句,

“唔,又是认错人的......”小姑娘放松下来,似是见怪不怪,推了下那边沉默的人,“老板,又来认亲戚的了,这次是两个女人,一个长发一个短发,短发的这个眼神,额,不太好形容,长发的这个是震惊,大白天见鬼的感觉......”

那人缓慢的抬起头,“是么......”声音嘶哑缓陈,疲惫感十足。

白文终于看到了那个人的脸,她连呼吸也跟着一窒,这张脸至少有八分相似,还有二分是这人瘦的过分了些,眼神没有焦距,五官显的更加立体。

“陆亚冬的哪一个女人?”他声线缓陈,有种死气沉沉的感觉,根本不是朝气蓬勃的陆亚冬,

“你不是陆亚冬?”白文深吸一口气问道,

“你不是第一个,”陆亚齐额角,开口就像背书一样,“陆亚冬死了,我真该在胸前挂一块陆亚冬已死的牌子,他的墓在西郊知园,或许你们有兴趣献上一束花,出门左拐有一家花店,你可以说是给陆亚冬买的花,老板娘看心情估计会送你一束,又或者给你打个折,不过,被打出来的,倒是也有,那就是她心情很不好了,我是陆亚齐,陆亚冬的哥哥,”陆亚齐语气缓慢的,却一字一句都像敲在白文的心里,

“陆亚冬你化成灰我都认识你!”白文咬牙道,虽然这人跟陆亚冬无论性格还是外形都有出入,但是她感觉这人就是陆亚冬,出了什么变故,让他变成这样?

“这句话本来就是夸张过头的一句话,陆亚冬火化的时候,我在高级等待室看着,虽然那时候我也已经看不见,我让工作人员将细节一一描述给我听,人身上的有些坚硬的骨头是烧不成灰的,你知道白骨吗?那个骨灰盒里就放了陆亚冬的几根骨头,这样是不是根本也算不得全尸?你还能凭着几根白骨认出陆亚冬吗?”陆亚齐依旧缓慢的说着,话到最后,就隐隐的透出些嘲讽,听他说话不止需要一定的勇气,还要有一定耐心,在座的都被他森冷话述,惊的寒气肆意。

最后,陆亚齐突然站起来,展开手里的盲杖,轻点了下地面。

“你要看我脱衣服吗?”陆亚齐平静的问出一句话,一边小店员姑娘在一边翻白眼,老板是个极其怕麻烦的人,他不太喜欢纠缠,先前有找来验证的,说陆亚冬身上某处某处的印记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就脱了衣服。

“我就怕你不太想看......”走出了两步,然后顿住脚步,歪头想了下,慢慢的说,“我最怕麻烦,”然后真的将外面的衬衫一颗一颗的解了扣子。

陆亚冬确实有一处印记在胸口,颜色很浅淡,每次白文指尖画着圈,总说像一颗心的形状,这人的身子苍白瘦弱的带着丝丝鬼气,胸口腰腹处都有手术的疤痕。

陆亚齐没听到那边的回应,“这副鬼样子没死真的是奇迹吧,其实我也是这样认为的,也要看吗?”

白文按住他的手腕,像撒了气的气球,“够了!”

“哦......”

陆亚齐将手腕从她的手里挣开,慢吞吞的将扣子,一颗一颗的扣上。

“恨一个死人,你够笨的......”语气有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觉,陆亚齐点着盲杖走向二楼,

白文看着他的背影,仿佛那瘦弱的背影,被风一吹,就会倒了一般,无端的又生了些希冀。

李茉拖了一下白文,“我们认错人了,走吧......”

“我想握一下你的手......”白文看着他的背影,带着些恨意的说道,

以前白文和陆亚冬还在一起的时候,白文从同学那里学来无聊的测缘分的法子,两个人的右手和右手掌心相对,缓缓合到大拇指,然后再把掌心翻过来,会发现掌心中间的一条纹路会密切的排成一条直线的,便是有缘人。

白文不死心,她就是想亲自验证这人就是陆亚冬,陆亚冬没死,她至少还有人可恨,而不是冷冰冰的墓碑。

陆亚齐站在台阶中间,回过头来,坦然道:“过来吧......”

他的右手还握着盲杖,白文有些颤抖的将盲杖拿在手里,将他鬼气森森瘦骨嶙峋右手翻过来,慢慢的对在一起,下了很大的勇气才翻开。

像命运的纹路再也合不上一样,她还是断了与陆亚冬的缘,白文颓然的放开他的手,将盲杖放在他手上,一语不发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