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第9章
女配归来
小小奈何兮
3349
历史久远

顾先生?

不会这么巧吧?

坐在沙发上的陆琦禁不住好奇的回头看去。

晕死,竟然真的是顾子期!

旁边亲密搀着他的手,笑容甜蜜的娇俏女人,不是女主温珂歆,还会是谁。

书中曾说,温珂歆和原女配有着几分相似之处,陆琦因为当时没真正见到,所以心里对女主可好奇的紧。

现在一见之下,果真是觉得两人有一点点像,但具体哪里像,又偏偏说不上来。

当然这个相似之处,还得建立在原女配素颜的情况下。

原女配从回国后,整个人仿佛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穿着打扮上都开始往性感路线走,越怎么性感就越怎么来。

温珂歆则不一样,她一直是“清水出芙蓉”,即便她穿最简单朴素的衣服,身上也散发着原女配所没有的那种妙不可言的温柔恬静气息。

特别是她的一双眼睛,晶莹剔透,如雨后清澈的天空,眼波微微流转间,更衬托出她那不解世事、纯真的美。

这样的美,对男人的吸引力,可谓是致命的.

而在她向温珂歆看去时,顾子期就敏锐的察觉到了有人朝他们看来。

他目光锐利的回视过去,才赫然发现那人竟是汪莹然,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她的眼神没有以往的嫉妒和愤恨,而是带着一股嘲讽之意。

温珂歆本来是在温柔的同售卖员美眉说话,感觉到顾子期身体微微出现僵直后,也不由自主的随着他的目光望去。

是她--汪莹然!

这个插足她和顾子期之间、害死她孩子的狠毒女人!

从她第一眼见到她,她的内心就无比的厌恶她,因为她,她做了足足三年的替身情人,好不容易得到子期的爱,却因为她的回国再次产生动摇,更可恨的是,她明明知道子期已经爱上她温珂歆了,还不要脸的屡次纠缠,她还真是幼稚,自己出国逍遥快活,以为子期就会在原地几年如一日的等她?

她以为她是谁?也未免太过高看自己了,子期不可能再爱上她的!

从他为了她,对待汪莹然的恶劣态度以及行为,就可以看出他是有多反感和讨厌汪莹然。

她已经没有资格来同自己争顾子期,是以她现在根本不把汪莹然当做一回事。

但再怎么不当一回事,看到了人,还是会忍不住恨得牙痒痒。

可她从来不会将这些表露出来,即便她再恨!

陆琦见这两人分明已经注意到她,目光虽都意味不明,但不喜却是显而易见的。

打个比方,就好像心情很好的在逛街,突然一不小心踩到一泡狗“shi”,那槽心感......

很明显她就是他们眼里的那令人恶心的狗“shi”。

好吧,既然这样,不继续恶心恶心他们,是不是太对不起这趟老天安排的“偶遇”!

陆琦思罢,起身向他们迈了一步,笑容诡异,“真巧啊。”

“巧?”顾子期听她这么说,嘴角不禁勾出一丝讽笑,“这巧也是你早安排好的吧?珂歆,我们走。”

话落,不加犹豫拉着温珂歆转身就要出去,似乎连多看她一眼都嫌累。

陆琦闻言不燥也不恼,只平静反击道,“顾先生,我没有你那么无聊。无聊到喜欢在背后捅人,而且还不是一刀,呵呵,说的好听点是堂堂顾氏集团总经理,说的难听其实就是个小人嘛。”

温珂歆原先一直在沉默,但现在终于忍不下去了,她愤愤的回身瞪向陆琦,用她那柔柔的声调怒喝,“汪小姐,你说话不要太过分。”

“莹然,莹然,你看我穿这件.......”付晓菡试好衣服,才走出来准备让自己的好友来评价评价,就见到三人状似对峙的场面。“顾子期,温珂歆!”

这两贱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一副不爽至极的样子?

“我过分?我有在背后捅刀的人过分吗?”陆琦毫不示弱的迎上她的目光,“外界不是一直传言说,温小姐对人和善,包容心强,怎么一到了我身上,就变本加厉了呢。”

女售卖员们一看这情形,个个都站远了些,生怕殃及到他们。

这种有钱人撕逼的事,她们见过不少已经习以为常,但今日却不太一样,这几人身份均不简单,她们哪敢轻易上前劝解,一个劝导不好,把自己给搭进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是以她们只能互相干瞪眼,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我看这和善,包容,全都是假的。”付晓菡赶紧也插了进来,嫌恶的扫了温珂歆一眼,不客气的说,“自己不知道怎么把孩子弄掉了,还怪到莹然身上,莹然或许是有间接责任,但你自己就没一点责任?把责任全部推到别人身上,甚至还用各种下作手段报复她,你这是依仗了谁啊?”

“付晓菡!”顾子期紧抿着唇,冷冷转身,目光犀利而狠辣,下巴微微抬起,神情倨傲,“你说话给我注意点。没有证据的话,莫要再提,否则我会告你诽谤!”

语气冷静,气场强大,不亏为楠竹,短短一句就能抓住别人的要害。

“你去告啊,告啊!有本事你现在就告!”

付晓菡从来不是个软柿子,了解她性格的人都知道,她一向“吃软不怕硬”,你要跟她好好说话可以,但一旦“横眉冷对”,那么她也必不客气。

虽然她知道如今的顾子期不同往日,对莹然狠辣无情,或许对她也会一样,可是她真的看不惯他那装逼样。

“Jason,我在兴隆广场,这边有两个诽谤我名誉的疯女人在闹事。”没想到顾子期竟真的拨通了他律师的电话,“对,一个叫汪莹然,一个叫付晓菡,这事就交给你解决了。”

挂断电话,他挑衅的瞄了她们一眼,一个字一个字的咬牙笑道,“我说过,不要挑战我的底线!”

“你个人渣!”陆琦禁不住再次爆了粗口,眼中尽是凌厉之色,“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告我们。以诽谤罪的名义吗?呵呵,诽谤,请问我们诽谤了你们什么?”

顾子期瞧她双眼几欲喷火,里面不仅蕴有嘲弄,还有极浓极浓的嫌恶,那嫌恶似乎浓的都快溢出来,就如他看她的那种眼神。

他心里隐约觉得,眼前的人好像哪里不太一样了。

对他没有爱,没有恨,只有满满的厌恶和不屑。

厌恶、不屑?

就凭她!

她配吗?

想罢,他讽刺的勾了勾唇,“诽谤我和珂歆的个人名誉,怎么不服气?”

“顾大少一出手,谁敢不服。”

意外的是,顾琦竟顺着他的话,但仔细听听,还是可以明显听出她话中的讽刺。“不过,既然说我们诽谤你们的个人名誉,那总得告诉我们,哪句话诽谤了你们的名誉,让你们糟受到如此巨大伤害?”

让律师收拾她们又如何,她没什么好怕的。

诽谤罪?

诽谤罪的成立也得看到底诽谤了哪些具体内容,呵呵,她们只不过说了一句他是小人、人渣,这又能怎样?难不成他的权利就大到可以将她和付晓菡弄进牢里?

“汪莹然,你还真是牙尖嘴利。”顾子期冷冷的盯着她,像看一个白痴,“不过嘴巴再厉害也没用,我有的是法子治你们。”

“那我拭目以待。”陆琦握起拳头,对他和温珂歆示威性的一笑,便走向付晓菡。

付晓菡恶狠狠的瞪他们一眼,抓住陆琦就甜笑着问,“你看我穿这件衣服如何?”

陆琦示威完,心中其实忐忑的很,可她尽量没有表现出来。

又惹了一件麻烦事上身。

虽然感觉在这件事上,她们不会有太坏的结果,但顾子期真想要“弄”她们,如他所说,方法多的是。

他的身份、地位,就表明他完全有资格将别人随意玩弄于股掌之中。

所以她要更加紧行动了——

她努力将自己的目光集中到付晓菡身上,忽视掉那两人,轻描淡写道,“我们去别的店看看吧,这里总有一股人渣味。”

“人渣味?”付晓菡闻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你不说我还没感觉,现在果真闻到了,好浓,你等我换好衣服,咱们赶紧撤!”

“你们!”女主一听这话气的不行,美目圆瞪,“这世界还真乱套了,贼喊捉贼,明明自己一身骚贱味,还说别人,明明自己是蛇蝎心肠,还一脸的理所应当,子期你不用理她们,我们看我们的。”

“嗯。”顾子期给她一个温柔宠溺的笑。“听你的。”

陆琦一直知道女主嘴巴很厉害,特别是在中后期,当她掌握着主动局面时,和原女配的每次对决谈话,都把原女配气到快要吐血。

对于女主控的读者来说,女主对女配的反击简直是大快人心。

由此可见,女主可不是像表面表现的那般柔弱,她可不简单着呢。

刚刚那话,如果是换成原女配站在这,是不是早该上前给女主一巴掌了,不过有顾子期在,怎么可能会让原女配的行为得逞。

“对哟,我们心狠手辣,你圣母,你大度,你善良,那么请问如此圣母大度善良的你,在我们曾向你真诚的表示歉意时,有圣母大度善良的原谅我们吗?没有,我可以理解,但变本加厉的趁人不备捅刀的行为又算几个意思?不要说你是代替上帝来惩罚我们这些恶毒的女人。一你不是上帝,二你连天“shi”都算不上,在双标别人的同时,想想你自己的行为吧!”

陆琦好歹也算是“文学工作者”,骂人不带脏字对她而言,仅仅只是小儿科。

所以在她一口气丢出这么长一串话后,女主的脸都快绿了。

女主显然没想到自己的话会被如此顶回来,她以为汪莹然会气的受不住上来跟她撕拼,哪里像现在这样的冷静和气定神闲。

顾子期在旁边听了,眉毛越皱越紧,他沉下脸走到女售卖员面前,“你们的店长,经理呢?叫他出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