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书架
目录
目录
×
公众号
关注二维码,回复“九阅”领书券
关注二维码
回复“九阅”领书券
重生我娶你
重生我娶你
宝宝宝哎呀妈 著

穿越重生

类型

2013-07-23

上架

8.70万

已完结(字)

本书由九阅小说发行
©版本所有 侵权必究
指南
第1章
重生我娶你
宝宝宝哎呀妈
3584
2019-05-29 14:45

“哇哇......”一声新生儿的啼哭显示这个村庄又添了新的生命。

临时隔离出来的产房门口围着一堆显得很混乱的男女老幼。

听到哭声,一个满头大汗脸色发白的中年男人立刻冲到门口,急切的问道:“男的女的?”“男的女的?”跟着挤过来的一个手捧甜酒煮鸡蛋的老妇人也异口同声的道。

其他围观的人也同时抬起头,齐齐的盯着从产房走出来的脸颊边挂着汗珠双手抱着孩子的胖胖阿婆。

“闺女。”阿婆边把孩子给男人边说道。听到这,男人脸色瞬间由白变青了,接过孩子后就没有再抬头。捧着汤碗的妇人刹那间变了脸,没有只言片语便端着碗离开了,连孩子都没瞧一眼。

“家里还有事,我先回去了。”阿婆边擦汗边说。“家里还有事,我们先回去了。”围着的人也同声说道。

“造孽哦!”“坏事干多了!”“良心不好!”“前世欠的债哦!”......指责声,同情声,叹气声伴随着村民的离去而逐渐消逝。

没人看过屋里晕躺着的女人,甚至没人问起过,包括前一刻还嘘寒问暖的丈夫、婆婆。

暗黑的房间里冷清清的。

“哇哇哇......”从宝宝哭声中醒来女人疲惫的睁开双眼,转头看见放在身边的用旧衣服裹住的孩子,女人痛苦的使劲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开,一只颤抖的手慢慢伸向了孩子的脖子......

这时,婴儿把漏出来的小手放到嘴里允吸了起来,小眼睛直直的看着女人。

女人愣了一下,终于还是垂下了手臂。“孩子,你为什么要来啊!你为什么要害我啊!为什么要选我呐!”“我留下你,你也不会好过的!你不会幸福的!”

甜甜睡着的的小婴儿,俨然不知自己始终逃不过重男轻女的命运。

这个婴儿被取名“悔生”,乃是后悔生了她之意,亦有让其活着后悔之意。

“悔生!”一个面黄肌瘦的小身影缓缓的出现在门口,头上歪歪的两条辫子,用杂草胡乱绑得松松垮垮的。

伤痕累累的小脸低垂着,嘴里的声音细若蚊语:“奶...奶奶,有...有什么...要我做的吗?”颤抖的语调泄露着她的恐惧。

“你个死丫头!”一只肥胖的手忽地伸过来,死死的抓住了她枯黄干燥的小辫子。“你个死丫头,一眼没盯住你,你就死不见了!看我不打死你个扫把星,丧门货!”说着随手就抄起门板上的门栓往这个12岁却看上去才8岁般的小身板上打了下去。

“我...我只是去扎了一下头发,好更方便干活的。”“别...别打了。”带着哭腔的声音一边解释一边求饶着,松垮的辫子此刻早已散乱在头上。

“快点把这些米糕送到村头大叔家去!记住,别再给我添乱了!人家儿子要跟你玩,你就陪他!要是别人再告诉我你把人家儿子惹哭了,看我不好好收拾你!”

“可...可是......”

“可什么可,你大叔好像不那么介意你这个灾祸,有意让你嫁给他那个歪嘴跛脚的宝贝儿子,你可得给我表现好了!要是再给我搞砸了,看我不要了你的命!我们可再没闲粮养你这个多余的货!”

“天啊,我该怎么办啊?谁又能帮帮我呢?奶奶经常拜那些神明,可真的有神明吗?如果有,为什么我却看不见;如果有,为什么带走了爸爸妈妈独独留下了我却又不好好待我;如果有,为什么却让我总处在地狱的深渊!”弱小的心灵无助的呼喊着,却没看见有一丁点神明的光环照耀人间。

一路瑟瑟缩缩走着,来到一座“小洋楼”前,挂满泪珠的脸抬了起来,举起瘦削的右手,“扣扣......”“悔生啊~!来啦?来!进来坐...”门缝里伸出一个脑袋。

悔生见是那个村头的大叔,嗫嚅着:“我..我只是...奶奶只是...让我把这些米糕给叔叔你。我...我这就走了。”

“来撒!走什么走!急什么呢!你奶奶说了,家里不需要你!你可以好好玩,甚至晚上都可以不用回去了。看你囧二哥也在呐,来见见...”话未说完,那个大叔伸手一把提起小悔生,将她放进了院子。

“嘿嘿嘿...亲亲...要亲亲...洞房亲亲...”悔生刚一落地,一个歪带着草帽挂着鼻涕的中年男子就好像螃蟹似的一拐一拐的扑了过来,搂住小悔生就要把嘴瞅到她脸上去......

“哥...哥哥...”“叔...叔叔...”

“悔生乖,陪你哥哥玩玩嘛,你看他可喜欢你了!你就要给他做老婆了,还害什么羞嘛!”

“我......我......奶奶......不是......”不知道是惊恐,还是对人生已没有挣扎,悔生没有再多说什么,或许知道说了也是徒劳吧。只是拼命的用小身板抵抗着,期望或许能够一时幸免...

傍晚,拖着酸疼的手脚,踩着月光,一路坑坑洼洼的回到了自己平时栖身的窝棚。

“还好骗那个傻子要娶过门拜堂了才可以洞房亲亲,暂时躲过一劫。不过,哎,也是被折腾得够呛的,不知道他爸又会给奶奶怎么说呢。”心里想着,却没有祈祷。

“哎,明天又要难熬了,只希望今晚能安然些吧.”悔生躺在棚里的稻草上,准备赶紧休息一下。

“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你还有脸睡!你还睡得着哈!你怎么就回来了啊!不是叫你好好讨好吗!怎么就回来了啊!回来干什么啊!明天你大叔要是有说什么不满意,看我不打死你个不争气的!还指望你能让我过个好年呐!你说你啊,人家能看上你,你已经不错了!你应该谢天谢地了!你还想挑呐!有你这命就不错了!”窝棚虚掩着的门突然噗的一声扑在地上,奶奶那粗壮的声音接着恶狠狠的响起,一张脸已扭得变了形。

“奶奶...我...我...能不能...我就陪你,可以么?我可以再少吃点...多努力干点活,我给你好好养老送终......”悔生刚躺下的身体惊惧的坐了起来,紧紧的贴着窝棚的茅草围壁。

奶奶闻言大怒:“呸!你想得美!还想吃我住我啊!那么多年还不够啊!养老?你想早点气死我好自己当家做主吧你!做你的大头梦!明天不给我好好去道个歉!还指望年前把你嫁出去好过年呐!还给你那死鬼爹妈买纸钱呐!你想不孝啊你!他们都是你克死的!丧门星!”

...

“卖米糕咯......买米糕咯......”悔生提着早上奶奶扔过来的一篮子米糕,努力的吆喝着。

已是深秋,集市的道上落满枯黄的叶子,已有冷意的风时不时吹过。小悔生穿着前年用奶奶的破裤子拆解缝合成的补丁衣裤,薄薄的衣料已经洗得发白到快变成纱布。凉意直透肌肤,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悔生继续在集市叫卖着,这些都不是她最在意的,只希望奶奶能少打少骂些,再冷再饿都还能顶得住。

其实,直到现在悔生都没明白自己究竟错在何处。从记事起就被同村的小朋友欺负,毒打,被亲人歧视,甚至有时走在别人旁边或者前面也会被挥巴掌和扔石子......这到底是为什么啊!难道是自己满月那天,父母去给村长家干活,被天火引燃稻草烧死的原因么?可根本没人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当天就爸妈俩人,事后接到通知时,奶奶只看到了两具烧焦的尸体而已。但是村长是那样说的......

全村都说是我招来的报应,从此我就在奶奶的诅咒和村民们的欺压和毒打中度日......“真的是我么?怪我么?可为什么又不带走我......”每天,悔生都会这样问。好像是自言自语,又好似问苍天大地,而回答她的永远是村邻的嘲讽和奶奶的毒打。

“卖米糕啊...米糕..米.”

“哟!这不是诅咒之身的小悔生么?”一只恶魔的手边说边摸上了悔生那无半点血色的小脸。“来,哥哥亲个!你诅咒我吧!让哥哥我看看就你这小娘们能不能有那么灵啊?哈哈哈哈哈哈......”

“牛...牛二哥,别...别这样。村...村长会骂你的...”悔生伸出小手想拨开村长儿子捏着自己下颚的手,同时努力用小身板试图护住身后装满米糕的篮子。

“哈哈哈哈哈哈...”

“嗬嗬嗬嗬..哈哈哈哈哈哈...”

牛二身后跟着的村里的孩子见状,霎时全都哄笑了起来。

“骂我?你没听说过‘我爸是李刚吗’?我爸是村长!你可是知道的哦...过来!乖乖给哥哥们都亲个!否则,今天你这篮米糕可是马上就卖完了哦...嘿嘿..可到时候,你有没有钱交给你奶奶......就不知道了哦...”牛二拖长着声音的笑着。

“求求你们,别碰我的米糕。你们可以打我,来啊,你们可以像以前一样踢我骂我,就是请你们不要在为难我了,好不好?”悔生一边护着奶奶交代的东西一边脸色惨白的乞求着。这些都是村里的男孩子,悔生极为后悔刚才没有早点发现然后躲开,现在......

“牛二!”在村长儿子正准备再次将手伸向小悔生时,一个声音制止了他。回头看见自己的父亲正朝着这边走过来,牛二恨恨的说道:“这次就放过你,下次再让我们遇到,就将你剥光衣服丢大街!”说着伸手抓了一把米糕就朝另一个方向走了。同行的孩子也一窝蜂的涌了过来,争先恐后的抢起米糕,末了,不知道是谁还把篮子踹翻在地上,甚至踩了几脚。

被推倒在地的小悔生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扬长而去,快被风吹干的泪水又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的往下掉。转过头看着村长,却见村长嘴巴张了张,像是要说些什么却又好似不知如何言语。村长最终没有开口。悔生就这样望着他,他也这样看着悔生。“唉......”终于还是无话,村长只是叹了一声气就离开了。好似后悔着什么,又好似在同情着什么..